首页 > 繁尘锦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三百四十七章 帷帽女子

        

不过安仁脸上很快露出释然的一笑。


        

姑娘能够这样直白坦荡的告诉他,他也绝不能有负姑娘的期待。


        

他会将对姑娘的这颗不该有的心完全放下,好好生活。


        

“姑娘放心,我绝不会给姑娘惹麻烦的。”厽厼


        

白素心会心一笑,阔步离开了豆腐坊。


        

从豆腐坊出门后,白素心去了范家裁缝铺,将范姑娘的那份贺礼,交给了范夫人。


        

之所以拿到裁缝铺,而不是送到小学堂,她的考虑是小学堂只是范先生教孩子们读书的地方,过去送贺礼似乎并不大方便。


        

而范家裁缝铺就不一样了,那可是范先生一家人居住生活的地方。 追哟文学 zhuiyo.com 厺厽


        

范夫人自然是不会想到白素心会送贺礼过来,因此她是惊喜又惊讶的。


        

“姑娘到时候可要来喝杯喜酒呀!”范夫人笑盈盈道。


        

白素心之所以在此时将贺礼送出,就是打定了不去参加婚礼的心思。 一秒记住https://m.qitxt.com


        

因而此时婉拒道:“喜酒就不喝了,帮我给新娘子问声好。再帮我转达给范姑娘,我将安仁视作是弟弟,但却绝不会偏袒安仁。若是日后安仁敢欺负范姑娘,我绝对会站到范姑娘这边。”


        

范夫人笑着点头,重复道:“一定,一定。”


        

京城中谁人不知白家三姑娘未出嫁前的风言风语,说她与豆腐坊的伙计有染。


        

可她一见到白素心,就知道白素心不会是那样的人。


        

至于京城中的流言,应当也只是假的罢了。


        

她还以为在这样的情况下,白素心会对安仁绝口不提呢。


        

没想到,白素心竟然会如此这般坦荡,倒是更说明她跟安仁之间并没有什么了。


        

不然她绝对没必要,在此时刻意这样说。


        

白素心自然也是知道范夫人对那些流言也是略知一二的,因此很可能范姑娘也知道。


        

为了安仁与范姑娘以后能好好过日子,白素心才刻意这样提及。


        

她知道范夫人是聪明人,一定能明白她说这些话的意思。


        

*


        

黎葭在玉纯公府居住了数日后,得知她自己在京城中已经“亡故”。


        

她虽然心生不屑,但对镇南王府还是有了一丝好感。


        

毕竟这样做对她来说,可谓是个上好的脱身之法。


        

再加上她遇见安成平的时候,刻意将自己在镇南王府的境况说的悲惨了些。


        

安成平虽然是半信半疑的将她带回了府,但当他得知镇南王府对外宣称黎葭亡故的时候,也开始相信了黎葭的话。


        

看来他的好兄弟司马成文如今还真的是变了不少。


        

想来黎葭还真的是可怜。


        

安成平虽然将黎葭带了回去,却没有告诉家人黎葭的身份。


        

因此这倒是给了黎葭重新翻身的机会。


        

此时还没有站稳脚跟的黎葭,派人传信,约见拓跋府的侧夫人玉华。


        

玉华虽然先前一直被拓跋忆派人看守在一处小院子里,可偶尔还是会容许她出门的。


        

毕竟拓跋家的人,并没有那么的狠心,将一个侧夫人囚禁在府中不得出门。


        

这也是白素心的授意,她担心关的久了,玉华再被逼疯可就不好了。


        

却没想到,这样反倒是给了黎葭可乘之机。


        

玉华本来是出门逛脂粉铺子的,却在路上收到了一张没有署名的字条,说是要话要同她说。


        

那张字条,便是揉成一团,被人扔到了她所乘坐的马车内。


        

玉华心中疑惑,原本想要置之不理。


        

可看着字条上面写着,若是想保住侧夫人的位置,就去见面的地方。


        

她其实也很担心,侧夫人的位置保不住。


        

毕竟她也知道,将军的视线从来就不在她身上。


        

也是因此,她倒是很想知道,究竟怎么样才能保住位置。这可是她百思不得其解的事情。


        

字条上面所写的地方,便是一品居的二楼雅间。


        

玉华随即以口渴为由,吩咐车夫将马车赶到一品居。


        

车夫虽然是拓跋府的旧仆,可却是跟着玉华来京城的,因此并不会多话问什么。


        

来到一品居后,玉华在小二的带领下走进了那处雅间。


        

只见一位头戴帷帽的女子坐在茶桌前,白皙的手指把玩着手中的茶盏。


        

玉华疑惑地看向那位女子,轻纱帷帽遮住了面颊,以至于她看不清楚此人的长相。


        

“你是何人?”


        

头戴帷帽的女子嫣然笑了笑,因被遮蔽,也只是听到浅浅的笑声,“侧夫人请坐。”


        

玉华心想既然已经来到了此处,便还是迟疑着坐下身来,想要听这位女子怎么说。


        

“你找我来,究竟是何目的?”


        

女子将帷帽轻轻取下,一双杏眼正笑意满满地看向她。


        

玉华虽不认得此人,但总觉得这副容貌是眼熟的。


        

黎葭笑道:“侧夫人见我,可觉得有些面熟?”


        

玉华眯了眯眼,上下打量了一番黎葭,问道:“你跟白素心是什么关系?”


        

黎葭用手中的帕子掩唇一笑,“侧夫人说的没错,我正是白素心的表妹。”


        

玉华一听对面的女子是白素心的表妹,便觉得这是在瞧她的笑话,当即就准备起身离去。


        

“侧夫人请稍等。”


        

“你还有什么话好说的?”玉华冷着脸,心想白素心派人囚禁她还不够,竟然还让自己的表妹来看她的笑话?


        

还真的是过分。


        

黎葭亲手倒了杯茶水,推到玉华的面前。


        

“侧夫人莫要误会,我虽然是白素心的表妹,可却从来都是帮理不帮亲的。因此见我表姐这般欺负侧夫人,就连我都看不下去了。”


        

“你对我说这些话,是想要做什么?”玉华瞥了一眼茶水,问道。


        

她虽然没有经历过那么多的明争暗斗,可毕竟在拓跋老夫人身边侍奉多年,还是懂的一些手段的。


        

因此她并不想跟面前的女子弯弯绕绕的说话,只想弄清楚她的目的。


        

“侧夫人好眼力,我当然是想让侧夫人想一想,怎么做才能让侧夫人重新获得拓跋将军的宠爱了。”


        

玉华脸色一僵,重获宠爱?将军何时宠爱过她?


        

看来面前的这个女子,对她在府中的地位调查并不到位啊。


        

“你想让我怎么做?”玉华问道。


        

黎葭嘴角一勾,“当然是先让将军和白素心之间生出嫌隙,侧夫人不妨想一想,将军这些年可曾遇到过其他关系特别的女子。”


        

玉华心中冷笑,看来面前的这个女子,想要帮她是假,更多是想要破坏将军和白素心的感情。


        

不过当她是一个工具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