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碧寒谜,玉簪误

        

营场上,又过了几轮如火如荼的比试。


        

“大王有旨,”一行侍从场外匆匆赶来,走在次位的侍从手中捧着一个盒子。场中比武之人也停下,全场都注目着侍从手中的盒子。


        

为首的侍从走向前面,道:“参见王爷,七皇子。圣上特送来一份彩头,预祝仪敏郡主和未来郡马”。


        

众人议论纷纷,不知大王找人送了何物,也有人笑道,大王害怕今日选不出郡马,竟提前找人送来了彩头。


        

只见侍从当众打开了盒子,众人只觉得眼前一亮,定睛一看,一颗殷红的珠粒,在阳光下闪闪发光。侍从道:“启禀王爷,这是西燕国的稀世珍宝,碧寒丸,乃是昆仑寒蟾所制,是极为珍贵的药材。特作为今日郡马的彩头。”


        

众人哗然,慕容冲心中一震。


        

侍从道:“那奴才就先行告退了。”几个侍从退出,比武继续。


        

清河公主向慕容冲瞥去,只见他神色坦然,问道:“冲弟,大哥答应把碧寒丸交给你,是吗?”


        

慕容冲一怔,道:”原来姐姐也知道此事。”清河公主似乎有些为难,尴尬笑道:“大王对我讲了,他让我劝劝你,若你能娶到仪敏,拿到碧寒丸,也算两全其美。”


        

慕容冲冷笑道:“大哥说过,只要仪敏寻得如意夫婿,便将碧寒丸交到我手里。原来是这个意思。”


        

清河公主见他神色冷淡,不禁难堪,也不再言语。 首发网址https://m.qitxt.com


        

此时场上的一位羌族男子已经久战多时,无人能敌。众人不禁喝起彩来。赵王也来了精神,一直盯着这个男子。


        

清河公主轻声道:“冲弟,你真的不上场吗?”


        

慕容冲充耳不闻,无暇顾及清河公主,此刻头脑中一直在飞速思索。


        

只听得人们又一阵喝彩,原来是这名羌族男子又打倒了一个好汉。已经连续胜了七场。


        

赵王不禁也拍腿喝道:”好!”


        

那人上前几步,对赵王抱拳道:“多谢王爷赞赏。小人有一份小礼物,若有机会,希望能够亲自送给郡主。”说罢从怀中掏出一物,慕容冲一见,不禁背脊发凉。


        

此物不是别物,正是谢微燕的梅雪白玉簪,羌族男子有意无意地向慕容冲看


        

去。


        

慕容冲忽觉血气上涌,无暇多想,从座位上一跃而起,向那名男子一掌劈去。


        

那名羌族男子忙挥掌相迎。


        

此刻场上众人全都惊呼起来,七皇子竟然亲自下场比武,只为求娶仪敏郡主。


        

不少人议论纷纷,若是七皇子看上了仪敏郡主,直接求亲即可,又何须兜这么大个圈子。慕容冲长期远离皇宫,不少王公贵族从未见过慕容冲身手,不禁面面相觑。


        

赵王吃了一惊,他也未想到慕容冲武功竟然如此高强。只有清河公主长长叹了一口气,也不知是喜是优。


        

羌族男子武功也着实不弱,二人一时难分胜负,但三十来个回合后,那人终于露出了破绽,被慕容冲一脚踢倒在地。


        

慕容冲喝道:“拿来!”众人疑惑不解,不知七皇子向这名羌族男子索取何物,只见那人颤颤抖抖地从怀中掏出那根簪子,递给慕容冲。


        

慕容冲喝问:“人呢?”


        

众人更是摸不着头脑。


        

那人喘气道:“这是我在路边买到的,觉得别致。王爷若是喜欢,尽管拿去。”慕容冲仔细一看,这跟梅雪白玉簪只是形似,但并无奇香,不是谢微燕之物。


        

忽然暗道不好,自己一时冲动,竟上了当。抬头向清河公主看去,只见她慌忙低下头,不敢与自己对视。


        

赵王突然站了起来,喝道:“好!好!好!没想到七皇子竟有如此身手,今日你独占鳌头,我的宝贝女儿和碧寒丸,都归你了。哈哈哈哈。”


        

众人全都拍掌叫好。慕容冲走下场来,一位侍从将碧寒丸恭敬递上。


        

赵王甚是高兴,道:“冲儿,以后咋们就是一家人。这就进宫禀明大王,择日完婚。”


        

慕容冲一时不知作何解释,只得含糊答道:“是。”


        

赵王对众人道:“多谢诸位捧场,今日在场的英雄好汉,若不嫌弃,都可去我赵王府领取盘缠。”


        

慕容冲无暇多言,与诸位告别后,带着碧寒丸匆忙离开了。


        

慕容冲一路小心翼翼地捧着碧寒丸,心砰砰直跳,似乎觉得这碧寒丸来得太容易了,又不知道碧寒丸会给他们带来什么。一路跑到西苑,叫道:“燕儿。”


        

谢微燕走了出来,见他似乎神色激动,问道:“怎么了?比武招亲结束了吗?是谁做了郡马?”


        

慕容冲无暇回答,忙将手中的盒子打开,一颗殷红如血的珠粒赫然显立。


        

谢微燕惊道:“这就是碧寒丸,这么快就拿到了?”


        

慕容冲点点头,但眉宇间却有一丝忧虑。


        

谢微燕伸手拿起碧寒丸,仔细端详,半晌,将碧寒丸放回盒子,淡淡道:“这是假的。”


        

慕容冲松了一口气,道:“果然是假的。只是还存了一丝希望。”


        

谢微燕道:“穆大哥,我心中甚是不安,我们还是尽快离开这里吧。”


        

慕容冲道:“不行,一定要拿到碧寒丸。我这就去找大哥。”


        

谢微燕道:“我们毫无筹码,如何能够让你大哥把碧寒丸交出来。”


        

“你只要守信娶我,大王自然会交碧寒丸交给你。”一个爽脆的嗓音响起,走进来一个少女,正是刚刚比武招亲的女主,仪敏郡主。


        

慕容冲和谢微燕二人适才都因碧寒丸之事分心,仪敏郡主走进了竟都没发觉。


        

慕容冲没想到会这么快与仪敏见面,更没想到她会在谢微燕面前说出适才比武招亲的事情,不禁大为头疼。


        

谢微燕何等聪明,一惊之下明白了原委,对慕容冲道:“是你夺得了今日的头筹,才拿到这颗碧寒丸?”


        

慕容冲甚是尴尬,道:“燕儿,你听我解释,今日有人拿了你的头簪,我一时情急便冲上去,”谢微燕黯然不语。


        

仪敏见二人竟对她视若无睹,不仅恼道:“你们以为我过来,就是为了逼七王兄娶我吗?”二人闻言,都看着她。


        

仪敏继续说道:“七皇兄,我是真的想帮你。我无意中听到爹爹和大王的谈话,说一定要把你留下来,还要你娶我,巩固西燕的统治。只有你娶了我,大王才会把碧寒丸给你,去救谢姑娘。”


        

慕容冲和谢微燕面面相觑,慕容冲道:“仪敏妹妹,委屈你了。我们不能用你的终身幸福来换取灵珠。”


        

仪敏道:“可你们能够和大王谈条件吗?他执意不给,你们又能如何?”


        

谢微燕道:“仪敏姑娘,谢谢你的好意。人各有命,我宁可不要灵珠,也不要任人摆布,更不能连累你。”


        

仪敏道:“我们可以假意成亲,等拿到碧寒丸,你们就远走高飞。至于我嘛,也不怕再嫁不出去。要真嫁不出去,就陪我爹一辈子。”


        

谢微燕见她说得真诚,不似作伪。此番心直口快,倒与昱婷有几分相似,只是多了几分豪爽,而昱婷多了几分娇柔。


        

慕容冲道:“仪敏,别竟胡说。你放心,我们自有办法,我会去找王兄商量。你呀,还是先回王府好好做你的郡主。别再往这里跑了,让人看见不太好。”


        

仪敏半信半疑,道:“真的吗?你真的有办法?”


        

慕容冲道:“自然是真的。”


        

仪敏道:“那好吧,我今日已经表明了诚意。若你们需要我帮忙,随时来找我。”


        

谢微燕微笑点头,表示谢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