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6章 社戏

        

许是天寒之时骤热骤冷,也许是哭得狠了,方紫岚大病了一场,昏昏沉沉,时好时坏,整整拖了一个多月,都未见大好。


        

眼见年关将至,宫中渐忙,整日都有宫女侍卫忙着布置巡视。了缘大师奉命进宫做了几场法事,之后便着手准备莲华宫的新年道场。


        

自从方紫沁替李晟轩宣旨百叶寺后,年尾几个月了缘大师几乎都在宫中,比之往年难得一见,今年可谓是他继任百叶寺住持后露面最多的一年了。


        

方紫岚精神好一些的时候,便会去莲华宫听了缘大师讲经,偶尔会遇见太后和德嘉公主,但在大师面前,大家都是和和气气,不曾有什么龃龉。


        

“阿弥陀佛,方三小姐又来听师父讲经了?”小沙弥熟稔地引方紫岚入了莲华宫,她微微颔首,“有劳小师父了。”


        

她话音还未落,就听宫院之中一阵喧闹之声,不由地皱了眉,“这是……”


        

“阿弥陀佛,这两日陆续开始排演新年社戏了。”小沙弥解释了一句,方紫岚朝人群望了过去,一眼就看到了玉成王李祈佑,“今年的社戏,也是由玉成王殿下负责?”


        

小沙弥摇了摇头,“玉成王殿下不仅是负责人,还是主演之一。”


        

“玉成王殿下居然会参演新年社戏?”方紫岚脱口而出,回答她的是一道温润声音,“阿弥陀佛,今年对殿下来说,意义非凡。”


        

方紫岚心念一动,倏然明白了了缘大师的意思。年初太皇太后离京,裴氏衰微,户部旁落许攸同之手,李祈佑始终不争不抢,安于朝堂。年中荣安郡主身死,狄戎之部与大京撕破了脸皮,他站出来力保两位王妃,后来荣安王病逝,也是他自请前往东南之地。


        

虽然太后一直不同意,将此事搁置了,但李祈佑此举,足以看出他身为皇子的担当。 首发网址https://m.qitxt.com


        

荣安王病逝之后,东南之地亟需一位能镇得住的大人,最好是皇亲国戚。相较于其他没什么声名民望的皇子,李祈佑是最为合适的人选。他上过战场,接过外使,在朝堂之上主过事,所有的历练都经过一遍,以致很多人都觉得,他是李晟轩的继承人。


        

继承人?方紫岚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曾经被忽视的模糊细节随着这三个字涌上脑海。她这才发觉,也许李晟轩正有此意,将李祈佑当作继承人培养……


        

“方三小姐?”了缘大师伸出手,在方紫岚眼前晃了晃,她回过神来,歉然一笑,“玉成王殿下丰神俊秀,我忍不住多看了几眼。在大师面前如此,实在是失礼了。”


        

“阿弥陀佛,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了缘大师低眉浅笑道:“何谈失礼?”


        

“多谢大师体谅。”方紫岚顺着了缘大师的话说了下去,半认真半俏皮的语调是说不出的轻松快意。


        

了缘大师笑了笑,请方紫岚入内听经,然而还未走出一步,就听身后有人道:“方三小姐请留步。”


        

方紫岚回头看去,只见许攸同之子许毅站在不远处,满脸别扭之色,“我听闻方三小姐为救皇后娘娘受了重伤……”


        

“许公子想说什么?”方紫岚毫不客气地打断了许毅的话,“是未曾想过我有勇气以身挡刀,还是没料到我这个病秧子命挺硬,重伤之下都未丧命?”


        

“我……”许毅面上青一片白一片,方紫岚轻哼一声,“不论如何,谢过许公子关心。”


        

许毅张了张口,半晌才憋出了一句,“方三小姐无事便好,之前花会……”


        

他说着顿了一顿,似是不愿提起难堪往事,便转了话音,“我如今是许大人了。”


        

他不说最后这句话倒还好,方紫岚至多是懒得搭理,可他说了之后,她只觉一股无名火直冲而上,把她的理智烧得干干净净。


        

“许大人好大的官威。”方紫岚挑了挑眉,讥诮道:“怎么,我唤一声许公子,便要治我的罪不成?我倒是不知,大京的朝廷命官何时这般小肚鸡肠了?”


        

“方三小姐你……”许毅气得捏紧了拳头,方紫岚仍没有收敛之意,拖腔拉调道:“是我忘了,书里写的是宰相肚里能撑船。许公子并非宰相,我以我爹的宽广心胸忖度你,岂非可笑?”


        

她近来鲜少说这么多话,一时气息不稳咳嗽了几声,看得许毅神情一滞,生怕下一刻她会晕过去。众目睽睽之下,他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于是许毅当即忍下了这口气,灰溜溜地走回了排演的人群中,方紫岚满意地勾了勾唇,转身随了缘大师进去了。


        

殊不知这一幕落在李祈佑眼中,他忽然觉得莫名熟悉。当年方紫岚迁府之时,他请她帮忙出演新年社戏,情急之下自称了本王,彼时她眉眼间藐视权贵的倨傲,便是如此。


        

恍惚之间,他竟以为再次见到惊艳了他的女人——杀伐决断的大京越国公,方紫岚。


        

可惜,她已不在人世,终究是残念。


        

“殿下!”身边人的呼喊扯回了李祈佑的思绪,他敛了神色,将注意力放在了新年社戏上。


        

依旧是除妖辟邪的故事,只是这一回李祈佑并非旁观者,而是灭妖的正派,至于被斩杀的大妖,则是由许毅来扮。


        

“殿下,新年社戏这么多年,能有什么新花样?”一旁有人不满道:“先越国公在世时的那一场,有她和卫国公大人在,武戏卓绝,加之恰逢雪日,添了不少意境。那等天时地利人和,只怕十年百年都不一定遇上一回……”


        

“是啊。”众人纷纷附和,李祈佑看向许毅,问道:“许大人觉得呢?”


        

“一切以玉成王殿下的意思为准。”许毅说的理所当然,李祈佑闻言却像是胸口堵了一团棉花,闷闷的没什么意思。


        

过了好一会儿,李祈佑才道:“许大人文官出身,武戏不必勉强,按章程来便是。”


        

许毅刚忙应下,其他人也都如释重负般地松了一口气,纷纷来了精神,耍起了花架子。


        

一场社戏排演下来,李祈佑一招一式无比认真,许毅硬着头皮接了几招,没多久就败下了阵,第一回出现了时长不够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