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7章 帝王心底的愧疚

        

第337章帝王心底的愧疚


        

因着这个伙计的事,百草诗和真一楼成功地打入了商队。


        

无独有偶,这个商队来自宋国。


        

百草诗不得不怀疑,这些人寻找冬虫夏草是为了满足摄政王的需求。


        

正常寻药无可厚非,可若是残忍加害药农……百草诗不是审判者,但医者父母心。想到摄政王总是春风和煦的磊落样子,又觉得他做不出这种龌龊之事。


        

车前子将《大祝由术》的翻译结果转达了百草诗。


        

百草诗觉得有点离谱。


        

巫医演变千年,对后世医学有着不可磨灭的推动作用。可她得到的这本,却不涉药理,更多的是怪力乱神。就这东西,还能换一万积分?怎么看都是她赚了。


        

不过,本着糟粕里挑精华的心,百草诗对于巫医的心理暗示、催眠、祝祷、咒语倒是有了更深的了解。


        

得了疟疾的伙计名叫许三,他的的病见好,就开始找东西。


        

百草诗自然知道他找的是什么,斟酌之后决定套套话。 一秒记住https://m.qItxt.com


        

“我看你这两日好似在找东西,可是有什么东西遗失了?“


        

许三知道自己的命都是百草诗给的,那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相当配合。“百大夫,百神医,实不相瞒,我的书不见了,那是本……很重要的书。”


        

百草诗状若不解,一边收拾着小药箱,慢悠悠的,“莫非是孤本?我看你们宋国致远书局刊印的书极多,你不妨到书局去觅一觅。”


        

许三手指放在唇边,“嘘”,小声点。“百神医,我们商队主要跑云昭和京都线的,这本书宋国没有,是我意外在云昭得到的。信了上面的祝祷之术,会得到……眷顾。”


        

得到谁的眷顾?莫非这是个组织的教义?


        

百草诗的兴趣被极大地吊了起来。但不能流露出太多,防止对方多心。“我劝你啊,还是要信良医,你的病情非常严重,再不治疗真的……倘若它有用,那也轮不到我来救你啊,所以别太在意。”


        

许三却是很执着地,“百神医,你可能体会不到,我们每个人的祝祷之力,是会汇成祂的……”他指指天上,“愿力的,他得到了大家的祝祷,会变得更强大,将光芒普照时间。”


        

这这这……百草诗下眼皮跳动了一下,这到底是怎样的组织啊。


        

“这么说,这个组织是……在云昭的。”


        

“不止,还有那齐、罗布,很多地方都有,如果得到祂祝由,还可以益寿延年。”


        

百草诗不再言语,人们都是一样,只愿意相信自己相信的。


        

*


        

就在百草诗抵达玉蓉城时,折羽的马车也进入了焱京。


        

根据大焱的律例,官员们进宫觐见都是要步行的,折羽因为替焱武帝挡了剑,且身子骨本来就不好,繁文缛节都免了。


        

马车长驱直入,停在了含元殿前。


        

窦安扶着人去面圣。


        

就折羽这病弱之躯,唇红齿白,容颜见憔悴,焱武帝看了都动容,直接免了跪拜之礼。


        

折羽泰然受之。


        

焱武帝令符盛搬来了椅子,“坐”。


        

折羽从善如流,柔弱无骨地窝在里面,别提多惬意了。未开口先咳嗽,顿时,心疼的焱武帝先说了。“朕没想到你会伤地如此重,是朕疏忽了。你的发妻不是神医吗?怎么将你治成了这副模样?你有伤,她都不知道要贴身照顾吗?”


        

折羽用帕子堵住嘴,狂咳嗽,肺都要吐出来了。“陛下,不要……不要怪她,她是为我去找药了。”


        

焱武帝大袖子一挥,走出了几分暴跳如雷的步伐。“糊涂!什么药皇宫没有,要你们去找?就来皇宫里的珍奇园,你没少进去,小时候总是把药草踩得一塌糊涂。”


        

这些古早黑历史,不提也罢。


        

折羽缄口不语。


        

一旁看的符盛,嘴角一抽一抽的。焱武帝很久没对谁,如此有耐心了。


        

“你夫人去采药,采得什么药?方剂可留下了?”


        

方剂是万万不可能给焱武帝看的,折羽翻了翻眼皮,大殿暗淡几分,“产自云昭的冬虫夏草。”


        

焱武帝怔住了。


        

他已经好久没听人提到过云昭了。因为云昭公主已死,云昭的儿子……他看看折羽,带着幽怨,“你还是不肯叫朕父皇,在你心里,怕是永不会原谅朕了。”


        

符盛悄悄退了出去,接下来的话已经不适宜太监听了。知道的越多,死的越快。


        

然而折羽的下一句话,让焱武帝目瞪狗呆。


        

“如果……咳咳,如果我叫你父皇,你能……准我去……云昭吗?我想去找我夫人,就算死,我也要……”


        

死在她怀里。


        

这是一个丈夫对夫人最忠诚的诺言。


        

焱武帝笑了,笑意不打眼底的冰冷,如果当初云昭对他,有折羽对百草诗千万分之一,他立刻回献上他的所有虔诚。可惜啊!


        

“可你这个样子……”


        

焱武帝都怕折羽会折在路上,他的名字也是不吉利。


        

“父皇……”


        

折羽匍匐着小椅子,身子歪斜重心不稳,眼看脸要和大地自然接触,焱武帝扶住了他。“我的儿啊,我都答应你。先让太医院给你治,如果治不好,朕就准许你去云昭,走走你母妃的故国。”


        

“谢,谢陛下。”


        

**


        

百草诗与太医院的交锋早就开始,从姒妃生产时,百草诗已经证明了她的医术高于太医院。那么折羽想做出病灶的样子,又岂是太医院能看得出来的。


        

“启禀……陛下,臣……臣……臣……”


        

是真的回天乏术。


        

焱武帝一脚踢了过去,如果不是为了给亡妃度音德,他都想杀了那太医。


        

万分愧疚地面向折羽。


        

“你想去,就去吧,只是朕要多派些高手护着你,你别起幺蛾子。遇到问题,先解决自己的人。”


        

话糙理不糙。


        

折羽知道,该选自己的精锐了。“那就多谢陛下了。”


        

人已利用完,称呼由父皇变成了陛下。


        

翻脸堪比翻书。


        

从含元殿出来,折羽依然谁在手里,


        

**


        

百草诗和真一楼的队伍,终于抵达了玉蓉城。


        

这是百草诗第二次来这里,竟然有些恍惚,仿佛去年发生的事历历在目。


        

韩子岑和他们分道扬镳,“本来还打算请你们喝两杯,可听说,你们还要继续西行。不知你们到底要去做成样子?”


        

百草诗校道:“韩掌柜,实不相瞒,我们打算找……”她在自己手心里写了两个字。


        

怎么,一个个的都和银子过不去。


        

韩子岑想,但他亲眼见识了百草诗起死回生的真切例子,这让他对百草诗的医术,毫无保留地相信。如果神医同行,成功回来的机会将会大大增强。


        

“天下果然有不散的宴席啊,我们打算在玉蓉城补充些吃食、武器,后天再上路。如果你们愿意,可以继续与我们同行。”


        

百草诗要的就是这个结果,心里求之不得,而表面上还故作矜持。“可是,天材地宝……”


        

天材地宝本是有德者居之。万一撕破脸皮,大打出手,那就不妙了。


        

“绝对不会的,我们宋人做生意,最讲究诚信了。”


        

真一楼走了过来,“谢谢相邀,我们也要补充不给了,左右知道你们的客栈,到时候再联系。”


        

在云昭,就是真一的地盘,他要略尽地主之谊。


        

“晚上,总舵主会来,亲自给你接风洗尘。”


        

百草诗有点不好意思,总舵主都要出马了吗?只是她还是比较喜欢安静。“不必了吧,我们还要采买,时间紧张地很。”


        

真一楼这一次固执己见,“总舵主本来也想见你,另外还有礼物要送给你。”


        

执拗不过,百草诗只好应下。


        

下午的时候,她去了云昭市集,买了很多预防严寒的物品,厚被子厚衣服火折子。为了防止空气稀薄而造成心悸,她又果断收了不少回心草。


        

玉蓉城的商贾,比平日多了不少。她暗自询问了几家,无一例外都是为虫草而来。


        

百草是有预感,暴风雪将至。


        

**


        

当晚,百草诗见到了久违的墨非战。


        

“诗诗,你来了。折羽现状如何?”


        

百草诗苦笑,折羽好得很,偏偏赚了这么多人的偏心。“他去焱京了。大概,不久就能和我们汇合。”


        

墨非战点点头,他是真心希望折羽好的。“冬虫夏草的事,你们在市集上看到有没有,数量很大且真假难分。另外,失踪的药农越发多了,最奇怪的是,没有发现什么尸体。”


        

百草诗凝眉,武侠小说中有化骨伞的故事,在异世界也有?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