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8章 青龙峡事件真相

        

第338章青龙峡事件真相


        

那些消失的采药农,究竟去了哪里?被化掉了吗?


        

换句话说,那些染指冬虫夏草的人,杀死采药农所图为何。


        

“总舵主,我不明白,商人需要草药,直接从采药农手中购入就可以了,为什么他们还要冒着巨大的性命危险,跟着一并去采呢?这显然是劳民伤财的做法。”真一楼问出了自己的疑惑。


        

其实墨非战又何尝不疑惑。“这也是我不解之处。云昭草药很多,别的草药倒是和往常无异,只有这种似草非草,似虫非虫的草药,仿佛一下子变成了天材地宝,引得商队争相购入。”


        

“咱们的人,现在有多少潜入商队了?”百草诗问。


        

墨非战思考了一下,谨慎回答:“现在有十几个人,分别进入了六个本地商队,两个外来商队。”


        

这么多人,总归能有人平安回来的。


        

又交代了一些注意的事,墨非战转移了话题,“诗诗啊,当初我们复国会,还欠你一个道歉。今天你既然来了,就交给你处理好了。”


        

他双手越过头顶,拍了两下,已经有复国会的同仁押来了一个人。


        

百草诗瞳孔一缩,不正是当初王府里的郎中,那个想借她的手谋害王府的周堂主吗? 记住网址m.qItxt.com


        

一年时间过去,周堂主大概过地很惨淡,面色是那种就不见阳光的白,头发乱蓬蓬的,胡子拉碴,他的身上扣着巨大的锁链,给行动带来了不便,但除此之外,身上并没有伤,可见复国会对于他,也算很仁慈了。


        

而当他见到百草诗时,眸光就如淬了毒,没有一丝温度。


        

“贱人,原来是你!”周堂主破口大骂。


        

不等百草诗反应,真一楼已经祭出了他的旋风腿,直中周堂主的腹部。


        

这一下毫无收敛,周堂主骤然吃痛,捂着肚子弯下腰去,脸色极为难看。“你们……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在他看来,百草诗不过是个外人。


        

墨非战眯了眯眼睛道:“诗诗,此人混在复国会之中,实为害群之马,也是我用人不察。当初他意欲害你,现在我把他全权交给你,要剐要杀,也都随你。”


        

穿书一年多来,百草诗见惯了血雨腥风,知道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况且看这位郎中的所作所为,也不值得她怜悯。“墨先生,我没有什么意见,杀了吧。”


        

墨非战向着属下人,给了个眼色,拉下去吧。


        

生死面前,周堂主终于赶到了恐惧。被关了这么久,他以为自己侥幸偷了残生,没想到还有这一天。他连蹬带踹的,“总舵主,真一,你们不可以这样对我,我为复国会出生入死。”


        

墨非战往下压了压手,一身浩然正气,沉声道:“我们复国,不是为了杀害无辜,只是为了云昭的百姓能过得好一点。而你完全背弃了我们的道义。道不同,不相为谋。”


        

两个属下拖着周堂主,周堂主眼底充了血,忽地高喊道:“青龙峡,总舵主你不想知道青龙峡的真相吗?”


        

青龙峡事件中,墨非战接洽五皇子嬴哲栩,却遭到了两位大宗师的截杀,最后墨非战堕境,五皇子对外公布道消身死。复国会的人一直在调查,究竟是谁泄露了秘密,但始终不得要领。难道周堂主会知道?


        

百草诗听到这话,也是为之一凛。事关折羽,但凡有一丝线索,她都不愿意放弃。


        

“秘密是什么?”她上前揪住了周堂主的脖领子,凝视他的双眼,也不顾及自己的形象。“说。”


        

周堂主冷笑,像一条蛇一样粘滑,“这是我保命的武器,我会轻易说出去吗?你们有本事,让我带着秘密去地府啊,哈哈哈哈。”


        

他笑得疯狂,似乎找到了他们的把柄。


        

百草诗向着墨非战道:“总舵主,先不要杀他,审!一定让他把知道的都说出来。”


        

墨非战自然很慎重,应声道:“好,在你临走之前,就出个结果。”


        

百草诗想了想,从怀里掏出了一个小瓷瓶,语气之中透着掌人生死的淡定:“这是迷雾幻剂,服用之后,会陷入自己内心欲望交织的世界,分不清虚幻和现实。墨先生只管给他用,不怕他不说真话。”


        

真的会有这么灵的药吗?周堂主嘴巴翕合,嗓子发干,显见对未知的恐惧。


        

“先关起来,稍后我亲自审。”墨非战接过了瓷瓶,看见百草诗冲他眨了眨眼睛。


        

这……是在诈周堂主吗?


        

**


        

官道之上,五匹马风驰电掣,马上坐着五个年轻男子。


        

其中一马当先的,身着一身白色丝袍,腰间玉带一束,飒沓风流。行至一处高岗上,停歇下来,男子开始咳嗽,是那种撕心裂肺的咳。


        

四个护卫面面相觑,既很敬佩公子的毅力合心志,同时又很担忧他的身体。“公子休息会吧,或者咱们给你弄辆马车。”


        

“不了,马车太慢了。骑马我们很快就可以到云昭了。”


        

马上的人不是折羽又是谁。


        

他的伤,在太医束手无策的时候,焱武帝同意了他来找百草诗。


        

太后带着赢哲哲,知晓了冲进了含元殿,“折羽,你回了宫也不来看看哀家吗?受了那么重的伤,你还要瞒哀家到什么时候?”


        

折羽微微躬身,温文有礼,“正是不想让太后担忧挂怀。”


        

太后拉着折羽的手,坐下,拍着他的手背,几多心酸幽怨,“阿栩,你认了父皇,却不肯认我这个皇祖母吗?我第一次见你,就知道是我的阿栩回来了。”


        

折羽垂着眸,心事起起伏伏。


        

倒是赢哲哲,福了福身子,笑靥如花说道:“恭喜太后,恭喜父皇,盼回了五皇弟。我就说嘛,世上怎么会有如此容颜相似的人,真真是哲栩。”


        

折羽并不表态,但在别人眼里他就是五皇子了,身份算是大白了。


        

赢哲哲又道:“如此喜事,父皇可要大赦天下?”


        

折羽又开始咳嗽了,“太后、陛下,长公主,我这病弱之躯,难堪大任,不要为我兴师动众了。”


        

众人的焦点这才转移到折羽的病上。“阿栩,你就留在宫里安心休养。陛下,召集全国最好的的郎中给他治疗。


        

折羽苦笑,“太后,我家诗诗就是最好的郎中啊。她现在人在云昭,我要去寻她。”


        

劝服的过程,也是很漫长的,大家自然不同意他这个病秧子跑那么远。但病情耽搁不得,最后也都无奈妥协。


        

关于跟随的侍卫,焱武帝按照太后的意思,要给个百人队,被折羽拒绝,最后只带了四个精干死士。


        

思绪回到现实,折羽听到护卫的建议:“再这样下去,您的身体……“


        

“坐马车,等我到了,恐怕也要死了几次了。”


        

他向着远方望去,手挨在心口,问:“诗诗,你在做什么,我来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