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9章 鱼螺之神大祭司

        

第339章鱼螺之神大祭司


        

对于周堂主的审讯,很快就进行了。


        

起初,周堂主还铁骨铮铮不肯说,然而严刑一上,他就招了。


        

但墨非战马上发现不对,他分明就是随意攀诬,指正的都是复国会的堂主、舵主,甚至还指认了真一楼的父亲。


        

复国会的人都被激怒了,直接把周堂主打了个半死。


        

百草诗听到这个消息时,也颇为震惊。认识真一楼一年多的时间,从未听起他说过自己的父亲。她还以为他是个孤儿,被墨非战收养。


        

去他房间找他时,见真一楼正在做最后的行李打包。见她来了,手上动作也未停。“商队明天就要启程了,你是和商队一起,还是在等等周的审问结果。”


        

百草诗此行,首要目的自然是寻找冬虫夏草,保护这种被商队快要采灭绝的珍稀本草,再查查采药农消失的原因。之于周堂主,反正他也插翅难飞,不急于一时。况且这件事针对的是折羽,百草诗觉得,以周堂主的段位,还远远不够参与这场阴谋,充其量是很端末的一环。


        

“和商队出发吧。”


        

真一楼从自己的包裹里,拿出来一条火狐绒做的帽子和围脖,递给她:“立秋已经过了,高原上会很冷,给你买了个小玩意,你带着吧。”


        

百草诗接过,摸在手里柔软又温暖,凝结着真一楼的心意和温度。左右只是围脖,不算太贵,百草诗也没推脱,“那就谢谢了。真一,好像从没听你说起你的父亲呢。” 一秒记住https://m.qItxt.com


        

“他,没什么好说的。在我心里,总舵主才是我的父亲。”


        

百草诗:“……”


        

这是有故事吗?不过他既然不愿意说,她也不会勉强他。


        

第二天,两个人整装,牵着各自的马,告别了墨非战,向着玉蓉城外行进。


        

然而没走多远,就看见长街上有军队在开路,铁血肃穆。百姓们被驱赶至外围,遥遥看着越来越近的仪仗队伍。


        

那仪仗也是特别的,拉车的不是高头骏马,而是一头头健硕的黑牛。


        

围绕着最中间的牛车,四面拱卫着年轻的、充满力量感的男子们。他们都穿着极具蛮荒特色的衣服。头上的帽子镶嵌着鱼螺装饰,衣服是藏蓝和红的撞色,上面挂满了具有云昭特色的琥珀珠子和银饰。走路时,会发出环佩叮当的声响。而最引人注目的是,这些人的眼下,都涂着一道赤红的血色。


        

百草诗看了一眼真一楼,用唇语说了什么。可惜真一这个木头,根本听不懂。


        

是的,百草诗感到了熟悉,她在想,在云昭会有很多人喜欢在脸上抹血吗?这是对神明的敬畏还是对某种教义的执着?


        

当初商队的许三,在做祝祷时,眼睛下面也抹上了血。


        

牛车上垂下帘子,看不清里面的人。人群中忽然有人在高呼,“大祭司,大祭司!”


        

起初,只有零星几个百姓无比虔诚,匐地叩拜。而后受到了别人的情绪感染,更多的人跪拜下去。


        

车帘掀开一角,露出了里面大祭司的真容。大祭司一手拄着鱼螺的权杖,另一只手微微抬起手,指尖竟似环绕着白色的灵力。他的面容是那么圣洁。


        

对,脱离了人间烟火的圣洁,仿佛他是神的代言。


        

“祂……”百草诗脑海里有一个词一闪而过。“喂”她想问问周围的人,大祭司什么来路。明明去年她来王府时,还没听说过玉蓉城有这样一号人。而且玉蓉城是平昭王的地盘,平诏往铁寒阳死了,可王位被铁晋世袭。大祭司来了,怎么看都需要和铁晋打个照面,过个明路。所以,大祭司和铁晋,是什么关系?


        

可惜,没有人回答她。


        

因为大家都跪下了,显得百草诗和真一,特别的突兀。


        

大祭司的目光,便探寻了过来,相距二十多米的距离,隔空对望。


        

真一楼愣了一瞬,整个人变成了玉雕。而恢复后,便也凝望着大祭司。


        

“真一?你……”百草诗用手肘撞了他一下,他状态不太对。


        

真一楼嘴角下意识一动,“什么?我没事。”


        

仪仗队很快过去了,人群站起来,人们开始议论纷纷。


        

百草诗逮到了一个看起来十分亢奋的百姓,问道:“老哥,我们是外地人,能和我们说说这大祭司吗?”


        

那百姓斜着眼,打量了一下百草诗,毕竟刚刚那么多人叩拜,只有她是站着的。“大祭祀法力无边,我们为大祭司祝祷,会得到鱼螺之神的护佑,全家平安喜乐。”


        

鱼螺之神?


        

百草诗蓦然想起了一件事,当日在平昭王府,墨非战和真一楼袭杀铁寒阳时,他们的口号好像和鱼螺有关。不过眼下不适宜问。


        

“老哥,我去年还来过玉蓉城,当时可没见过什么大祭司啊?”


        

旁边又来了个百姓,“大祭司是最近半年来的,你是不是想问,我怎么知道?”说着,他以手掩着嘴,低声道:“我家有亲戚在王府当短工,听说大祭司是王府的座上客呢。”


        

王府,自然就是平昭王府了,大焱唯二的异姓王。


        

这么看来,这个大祭司和铁晋是一伙的?


        

铁晋弑弟,霸占弟媳,人伦俱灭,百草诗对他全无半点好感,只恨苍天不收了他。


        

又问了几句,再没有用的信息,百草诗便和真一向城外去,约好了和宋国商队在那里汇合。


        

“真一,鱼螺之神是怎么回事?我依稀记得,你们也是信鱼螺的?”


        

真一楼停下,郑重地回答道:“鱼螺是云昭故地信奉的神。我们攻打王府时,口号就是‘玄鸟已死,鱼螺当立。铲除暴政,天下大吉。’”


        

百草诗歪着小脑袋,沉吟思考,问:“信仰相同,这个大祭司和你们可算志同道合啊。只是我想不通,既然他也信奉鱼螺之神,怎么会和铁晋搞在一起了呢。”


        

如果折羽在此,一定会给她一个答案,真一楼不是折羽。


        

“你猜猜,折羽会怎么回答。”


        

换位思考,倒是提醒了百草诗。“嗯,其实要我说,所谓神嘛,谁给他供奉,他就保佑谁。至少,宣扬他的人会这么说。如果我是大祭司,想取得王府信任,大抵会说,王爷虔诚做鱼螺神的信徒,鱼螺之神一定会福佑你的。”


        

真一楼竖起了大拇指,看着百草诗,眼中有光,但转瞬暗淡。“诗诗,你和折羽一样聪明。”


        

百草诗挠挠头,“哪有哪有,我这点小聪明不及折羽十一。”


        

提到折羽,百草诗便觉得心里空落落的,已经分离十几日了。不过计算日子,他应该快出发了,索性沿途给他留一些信号好了。


        

快马扬鞭,两个人很快到了城外,宋国商队已经等着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