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城隍驾到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148章 红女郎设计卢清清,贪得无厌行踪暴露(第一更求订阅)

卢清清骑在魉的肩头,放出了“魑、魅、魍、魈”沿途去寻觅着裴琳琳和甘雨晴的踪迹。


魉一边扛着卢清清跑,一边忍不住瓮声瓮气地说:“清清,我们是不是应该先回小爷那?把这件事情告诉小爷,然后让小妖们配合寻找?”


卢清清非常固执:“不要,琳琳和雨晴是我最好的朋友呀,所以我一定要把她们救回去的。”


这个时候,魍如一条水纹飘带般,飘荡在女孩的身边也帮着劝说。


“可是清清,我们这样去很危险,对方敢光天化日之下在学校抓走孩子,明显是有厉害的手段,说不定就是一个圈套呢?”


卢清清认真地说:“不怕的,我们人多呀,而且如果不行的话,还可以有小妖们帮忙的。”


正说着,魈一条独腿蹦蹦跳跳地回来了。


“找到了,找到了,就在前面不远处的地方,那边好像是一片废弃的厂房呢,留下的踪迹好像就指向那边的,可以肯定就在里面。”


听到魈的回报,卢清清指着前方说:“快点呀,魉我们快去。”


但是魉反倒是没有加速,却停下了步伐。


“清清,我觉得这件事情很危险,对方就像是故意要引我们来这里,我们不能直接过去,还是通知城隍爷吧。”


如果是以前的卢清清,一定会很任性地命令魉直接冲进去救人。


但是现在卢清清在城隍府中学了挺久,脾气也是逐渐被磨了下来,并且经过黄四、白慈的一些教导,小女孩现在也开始变得有心眼。


被魉这么提醒了,卢清清也觉得事情好像有点不对劲了。


“魈,你去把魑魅都叫回来呀。”


魈有些奇怪地问:“为什么要都叫回来?我们不直接杀进去吗?那些超凡不厉害的。”


但是卢清清却扬手敲了魈的大脑袋一下。


“让你去,你就去呀,不要废话。”


魈捂着脑袋,一脸无辜地只能迅速跑去,把魑魅都给叫了回来。


卢清清看到五鬼都聚齐了,然后坐在魉的肩头说:“你们帮我分析一下,自从黄四爷爷和白慈婆婆让山里小妖进城了,那些超凡和修士都变乖了,对不对?”


五鬼一起点头,确实这段时间里,外来的超凡和修士都不再敢随便闹事。


卢清清接着说:“可是这次,那个女人,突然就闯进了我们学校,而且抓起了裴琳琳和甘雨晴就跑,说明什么?”


魈下意识就跟了一句:“说明什么?”


卢清清扬起拳头敲了一下魈的大脑袋。


“不是让你问,是让你想,脑袋那么大,赶紧想。”


魅此时开口说:“清清,你的意思是,对方可能会早有预谋?而且对方的目标极有可能就是你?所以才会只抓裴琳琳和甘雨晴?”


魑听了魅的话,思考了一下,觉得好像很有道理。


“嗯,可能还真是这样。”


魍此时开口奇怪地说:“可是,对方究竟是谁?为什么要针对清清呢?而且对方要抓住清清,目的又是什么呢?”


魈紧接着开口:“那我们杀进去,问一问不就知道啦?”


“闭嘴。”


这次卢清清和四鬼一起呵斥魈。


吓得魈立刻闭嘴,悻悻然地退到一边去,不敢再随便插话了。


魉瓮声瓮气地说:“对方会不会是,城隍爷说的,那些很善于隐匿的超凡呢?”


大家一起看向魉,有些不明白他为什么会有这样猜测?


面对大家的目光,魉继续说:“那些超凡来的很早,而且非常善于隐藏自己行踪,他们一直潜伏在城市中,自从被发现那个家属院事情,一直没有再出手。


说明他们应该是在等待,等待着一个绝佳出手机会,或者说他们是在找一个突破口。”


卢清清听得有些绕,小脑袋一时之间不是很明白,就问:“什么突破口呢?”


魍魉通常为一体,所以魍还是立刻明白了魉的意思。


“对方是想要找出,小爷城隍府中,最薄弱的一个点来?然后以这个点为突破口,对小爷的城隍府发动奇袭?尝试夺取小爷的城隍府。”


卢清清听了立刻说:“呀,那对方真是大坏蛋呀,竟然要夺走哥哥的地方。”


魑突然开口说:“可是,对方难道不知道,小爷是城隍爷啊,城隍府他们也夺不走啊?”


魑这句话说完,在场的卢清清和其余四鬼都是一愣。


然后魑魅魍魉几乎同时说:“难道?对方不知道?”


魈奇怪问:“不知道什么啊?”


卢清清敲了一下魈的大脑袋:“你真笨,长这么大的脑袋,都不会动脑筋想一想吗?当然是不知道,哥哥是城隍爷。”


魑魅魍魉也都点头:“对,对方可能不知道这里有城隍爷。”


魈却不相信这一点:“可是,如今城市里都在传说啊,而且妖们都出动了,这还不知道的吗?”


魅笑着说:“城市在传说城隍爷的都是普通人,而且魈你也说了,出动的是妖啊?”


魈想了想顿时明白了。


“不会吧?那些人那么笨吗?不会以为,实际上城隍府里的也是妖吧?”


实际上,在外来超凡和修士,甚至是本地除了张青松和上清学院的弟子之外,大多数人都不认为这个城市里真有城隍爷存在。


城隍爷那是什么?


那可是真神了。


超凡和修士们都很清楚,无论是超然所还是修真宗派,都对外宣布的是,世间暂时没有发现神。


没有发现神,那自然城隍爷也就不可能真的存在。


所以超凡和修士会代入这种观念,认为这座城市里不存在城隍爷。


而城隍府中群妖出动,其实又间接的给了超凡和修士佐证。


如果城隍庙里有城隍爷,为什么不派出阴差呢?而且一群小妖在城市中制造都市怪谈,同时又给城隍庙树立起有城隍爷的传言?


就像是此刻,在卢清清和魑魅魍魉魈已经追踪到的郊区这座工厂里,肖勇鸣和无面他们也在这样分析。


肖勇鸣非常笃定地说:“我可以告诉你们,城隍爷是根本不存在的,但是我曾经在天眷营内听说过一种传言。


那便是如果能够收集足够信仰,获得了广泛的认同,那么可以借其成神。”


听到肖勇鸣这话,无面瞬间有些激动:“你是说,这个传言是真的?”


肖勇鸣摇头:“是不是真的我不能确定,但是我猜测,城隍庙里的大妖应该也知道这办法。”


孙棍子听到这说:“你是说,那个大妖让麾下小妖出动,在城市中救助普通人,制造出都市怪谈,实际上是为了自己成神?”


肖勇鸣闭口不言,很明显他不愿意就这个问题继续深入谈下去。


但是无面此刻眼神闪烁,已经在心中想到了某种可能。


如果肖勇鸣说的是真的,那么把城隍庙里那只大妖给擒住,从他的口中弄出他的办法,对他进行取而代之,那岂不是有机会成神?


成神啊,那可是无数超凡和修士追求的东西。


想到这里,无面压下心底的渴望,看向了红女郎问:“红红,现在那两个孩子怎么样了?”


红女郎认真地说:“放心,绝对没问题的,我的布置你还不放心吗?”


这次抓两个小女孩过来的计划,是红女郎谋划出来,再通过和孙棍子商量后,最终敲定的一个计划。


整个计划到现在,完全按照他们的计划在发展了。


而无面他们至今没有人暴露。


因为抓回裴琳琳和甘雨晴的人,是被红女郎给控制住的方婷,这是整个计划的关键一步。


红女郎那日在街头上,遇到了失魂落魄,被楚浩然身体里情魔放大了负面情绪的方婷,便趁机把她给抓回去,施以手段控制住她的身体。


这是红女郎所拥有的超自然能力,一种很独特的替魂能力。


可以替换掉对方的魂魄,然后让对方的身体,受红女郎分裂出的另一个魂控制。


至于对方自己的魂魄,在被控制期间,会被囚禁在身体当中,目睹一切发生,但是却毫无办法。


这个手段很可怕,而且也非常的诡异,所以红女郎凭借这一手,被评为A级超凡。


如果不是因为这个手段,施展时候有特殊的限制,可能红女郎完全可以凭借这种手段被评为S级。


肖勇鸣此时开口问:“先说好,那两个女孩是普通人,她们是无辜的,事后你们要把人送回去,千万不要在伤害她们两。”


听到这话,孙棍子嗤笑道:“肖勇鸣,你什么时候开始发善心了?”


肖勇鸣瞪了孙棍子一眼,然后对无面说:“如果你想要取代那只大妖,那最好不要再做伤害普通人的事情。”


无面被这么一说,自然是顿时心动不已,对取代城隍庙里大妖他还是很期待。


“好,事后,把那两个女孩给安全送回去,不许伤害她们。”


红女郎则是笑着说:“自然是要送回去,而且我有个计谋,可以把城市里普通人的仇恨,指向城隍庙里的大妖,就说那只大妖抓孩子练功。


事后,我们以除妖的超凡出现,无面你便可以大摇大摆取代那只大妖,上位。”


无面听到这话,心中顿时开心不已。


“哈哈哈,果然还是我家红红聪明啊,这个计谋很好,那这样的话,我们是不是要多抓些孩子回来呢?这样更容易栽赃。”


肖勇鸣听了心里是一阵暗骂,这帮家伙真的是贪得无厌。


孙棍子则是舔舔嘴唇说:“老大,如果有需要的话,我孙棍子愿意去,保证手到擒来,而且我这样子,会被那些普通人当成是妖。”


无面点头:“好主意,那孙棍子你去跑一趟吧,记得一定要小心。”


孙棍子立刻领命:“遵命,老大,您等着吧。”


看到孙棍子真的要去,肖勇鸣开口阻止:“现在不能去,我们还没抓到那个追随大妖的小女孩,现在你出去可能会被对方捕捉到踪迹。”


孙棍子拍拍腰间的魔术布:“肖勇鸣你怕什么?别忘了,我可是有老大的魔术布。”


红女郎开口说:“没错,就是要现在去,这样才能搅乱城市里人的视线。”


见无面和红女郎都同意,孙棍子纵身一跃,下一刻已经离开了工厂。


肖勇鸣心中一阵郁闷,总觉得这次的事情,可能会被眼前这帮贪得无厌的家伙给弄砸了。


可是如今已经上了贼船,而且箭在弦上不能不发,即便是肖勇鸣觉得不妥,事情到了这个地步,明显不受他的控制了。


孙棍子出了工厂后,没有第一时间用魔术布隐匿行踪,而是大摇大摆疾冲了一段。


对孙棍子来说,终于有机会出手,真的是他很兴奋的事情,这段时间他真是憋得太难受。


可是在孙棍子大摇大摆出来时,殊不知他已经被盯上了。


卢清清和魑魅魍魉一直没着急进去,经过了一番分析,觉得对方是在针对卢清清,针对城隍府,所以他们选择在外面守株待兔。


没想到,还真的是让他们等到了,一个身影从里面出来。


卢清清没了对五鬼下令:“好了,跟上去,我们先把他给抓住,然后再想办法问出里面情况。”


魅开口说:“不要在这附近动手,可能会打草惊蛇,我们先跟着他,看看他要干什么。”


卢清清和魑魍魉也都同意,然后魈却愣了一下。


但是不等魈回应,卢清清抓起魈,直接丢进了自己的嘴里去。


她觉得,魈实在是不怎么听话,为了不让魈坏事,干脆就不让魈出去了,这样她和魑魅魍魉配合起来会更加的方便。


被丢回去的魈,蹲在自己的空间里一阵郁闷。


“怎么就不信我呢?为什么就觉得我一定会破坏你们的计划呢?”


只是现在魈说什么也没用了,已经被关进卢清清身体里,魈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卢清清依旧被魉扛着,魑魅在前面一路追踪出来的人,魍则是时刻注意周边的一些其他情况。


可以说,在孙棍子没有丝毫察觉的情况下,他已经被卢清清给盯住。


卢清清跟着孙棍子,一路竟然回到了她的学校。


“呀,这个家伙为什么又回来了?他要干什么啊?不会是又要抓小孩吧?”


卢清清惊呼话音刚落,孙棍子已经一跃进入了校园里,然后就真的光天化日之下扑向学校里的那些普通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