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38 做大做强

        

拔出后腰部位的猎人小刀,李凡计算了一下间距,在小木桶上开了两个洞,接着扣到了脑袋上。


        

“小粉,怎么样?一点特征都没了吧。”


        

“是滴喵...不过说话声有点回音。”


        

迪露观摩片刻,回应说。


        

“正好,声音都不用伪装了。”


        

李凡对于木桶头盔更满意了。


        

平平无奇的猎人皮甲套装,外加超级常见,用途广泛的小木桶。


        

这种搭配之下,想靠装备锁定身份根本不可能。


        

换句话说,李凡现在已经成为一个不能被追踪的猎人了。


        

月色渐浓。


        

偶尔遇上猎人小队或是商队,仍旧会对李凡投来好奇的注视。 记住网址m.qItxt.com


        

但被当做头盔佩戴的小木桶,反倒不太受关注。


        

究其原因,怪物装备的造型本身就风格迥异。


        

威猛帅气,靓丽美型,古怪猎奇....


        

见得多了,佩戴木桶反倒是不稀奇了。


        

罐罐就这样疾行了一夜,天亮充分进食后,卸掉装载物,趴倒地面开始睡觉休息。


        

由于两只前爪总得抱着东西才会舒服,李凡塞了个木桶给对方。


        

这套夜晚赶路,白天休息的进行方式,是李凡研究出来后,首次应用于远途狩猎。


        

优点是在危险频发的野外夜晚,都是在进行中度过的。


        

等于说还没遭遇危险,就已经在逃了。


        

虽说需要李凡跟迪露,其中一个保持清醒给罐罐指路。


        

但只要时间分配得当,一人一猫都能在罐罐背上,小睡休息半晚。


        

这样第二天上午修整之后,下午再次启程出发,安全跟进行效率,都有一定保障。


        

至于村口的远途车厢,李凡也考虑过。


        

可他携带的物资实在有点多,不仅运费很高,速度也很感人。


        

热气球跟飞艇,卡拉村压根就没配备,骑乘罐罐就成了最好的远行选择。


        

迪露架起小锅,倒入食材烧饭。


        

李凡带上眼罩,枕着罐罐大腿补觉。


        

上午九点,李凡醒来吃饭,换迪露去睡。


        

赶路虽然有辛苦,可一人一猫却是出奇享受这种野外生活。


        

吃过饭,李凡就近找到一处坚硬的矿脉,上去就是两刀。


        

当!当!


        

刀身震颤弹开,痛感传来,少许练气涌入。


        

“库库,快甩尾!”


        

李凡说着,双手持刀对向库库。


        

库库两腿微屈,猛力甩动身体,红色尾巴犹如鞭子一般,甩动了过去。


        

李凡一脚踏地,身体猛然向后回转,颚刃一型中储量的少量练气,化作蓝色雾气,随着刀身挥散到了身体前端。


        

“看破...”


        

啪叽!


        

李凡很有气势的喊出两个字,接着就被库库的甩尾抽飞了出去。


        

在身前飘荡的蓝色雾状练气,随即飘散。


        

“这看破斩难度也太离谱了吧。”


        

李凡抱怨了一声,干脆躺倒地面。


        

但心里还是对刚才不足的地方,做起了总结。


        

力量上的不足,外加击打矿脉是弹刀攻击,导致获取到的练气量很少。


        

练气储量少,能挥散出的蓝色雾状练气自然有限。


        

对覆盖区域,厚度,以及攻击来袭的时机把控,就要更为精准。


        

就在李凡展开总结时,库库来到身后,用巨喙叼住剑鞘背带,将李凡拖行起身。


        

这不是库库第一次参与看破斩训练了。


        

本来配合训练的是熊大,但看破斩成功施展后,是要迅速出刀上挑。


        

李凡不想在训练中惯性收招,又怕伤到熊大,于是便让库库用甩尾攻击来进行练习。


        

这样即便成功施展,上挑位置也会跟尾巴间出现错位。


        

失败的话,熊大跟库库虽然不会在训练中全力出手,不过挨上一下还是很疼的。


        

哇哦!


        

库库站到李凡标定的位置上,欢快的叫了一声,表达还想再来一次。


        

显然在对方眼里,这并不是什么训练,而是一种很好玩的互动游戏。


        

“来!做好准备!”


        

李凡说着,举刀斩向矿脉。


        

下午,李凡带着一身淤青,给罐装载好驮行背带,再度上路。


        

两天后,经历长途跋涉,终于是赶到了水没林。


        

所见之处,皆是丰茂树木跟长满绿植的山岩。


        

无数粗大藤蔓横挂在头顶,错落交织。


        

哗!哗!


        

没过脚踝的水流,在地表快速流淌,时不常有鱼儿跃出水面,或是从脚边游过。


        

“这猎人皮靴,防水性真的不错啊。”


        

李凡在水中猛踩了两脚,赞叹说。


        

“老白,土砂龙种群栖息在一个叫做泥沼地的区域喵,要选择那边建立营地嘛?”


        

迪露看着地图,询问说。


        

“泥沼地足够深入吗?”


        

虽然这一路遇到的猎人小队越来越少,但为了安全起见,李凡还是想找一个更深入的位置。


        

毕竟这次任务讨伐土砂龙,本来就是一个幌子。


        

“根据工会地图的危险等级划分,算是很深入了喵。”


        

“就去那建立营地。”


        

罐罐在水面快跑了起来。


        

这一跑,就直接跑到了深夜。


        

水没林的面积,超乎了李凡跟迪露的想象。


        

达到目的地后,在一处山体岩缝中,李凡找到了一个不大的洞穴。


        

支起帐篷,生起火堆。


        

一人一猫谁都没力气做饭了,于是拿出味道类似午餐肉罐头的携带食料,草草吃过饭敢,便决定先休息。


        

“迪露,你先去睡吧。”


        

“好的喵...”


        

迪露揉着眼睛,步伐飘忽的走入帐篷。


        

李凡来到岩缝边缘,确认四下无人,打开了一颗饱腹球。


        

被释放出来的泡芙,出现在下方水面上。


        

扭头观望了周围片刻,泡芙仰头,看向岩缝中的李凡。


        

“这环境怎么样,很适合你吧。”


        

李凡挥手说。


        

泡芙尾巴一甩,砸入水面,两条咬鱼击飞到空中,接着昂头张口接住。


        

细长的脖子微微鼓动,咬鱼被吞咽到了肚中。


        

远处的垂皮龙一家三口,见到泡狐龙忽然现身,呆立片刻,全家飞速开始逃命。


        

“泡芙,今晚的安全就拜托你了。”


        

李凡下达指令后,便要回帐篷休息。


        

“呜呜...”


        

泡芙发出一阵低吟,狐头轻轻剐蹭岩壁,像是在给出提醒。


        

李凡跟泡芙相处时间比较短,一时不太能理解这个含义,便只能顺着绳索向下攀爬,来看看情况。


        

“你在担心什么吗?”


        

李凡询问说。


        

泡芙缓缓扭转身体,狐头再次靠近岩壁。


        

李凡好奇转头看向身后岩壁,三道深入岩层的爪痕映入眼中。


        

“你是想说....这是某只迅龙的地盘?”


        

李凡试探问。


        

呜呜....


        

“没事的,不用担心我们,营地的岩缝那么窄,以迅龙的体型进不来的。”


        

李凡安抚完,但转念一想,又觉得哪里不太对劲。


        

“对哦,迅龙进不来,你也进不来...”


        

很快,李凡又有新的推测:“等下,你对迅龙遗留的痕迹如此敏感,难道之前有过接触,这样说的话...你本来就在水没林生活!是为了躲避迅龙,才迁移到了卡拉村周边的!”


        

呜!呜!


        

泡芙的叫声,由低沉变为高亢。


        

“不是吧,那不等于我又给你送回来了...”


        

李凡有点无语。


        

他本以泡芙会喜欢水没林的环境呢,闹了半天人家就是从这离开的。


        

“先进球里吧。”


        

李凡说着,将泡芙收入饱腹球。


        

结合泡芙来卡拉村周边前,几乎空白的战斗经历。


        

李凡猜测泡芙并未与迅龙发生战斗,而是一直在避让。


        

水没林区域那么大,两只五星怪物没有血海深仇,没有猎人引导,会发生死斗的概率其实很低。


        

就算是争抢地盘,搏杀到一定程度,弱势的一方也会极尽所能逃走。


        

或者像是泡芙这种,根本就不想打,直接就选择迁移的。


        

短暂分析后,李凡觉得迅龙危险程度并不高。


        

毕竟自己又不是来狩猎迅龙的,水没林区域那么大,想遇上都难。


        

给岩缝外侧用藤蔓做了一些遮挡后,李凡将库库放出。


        

“晚上的安全就交给你了库库,这里很危险,千万不要...哦,你这体型也出不去,总之就守好这道缝隙,不要让任何东西通过。”


        

李凡做出指示后,便回到帐篷内睡觉了。


        

第二天,天空晴朗。


        

阳光顺着岩缝照射进来。


        

李凡走出帐篷,看到库库仍旧坚守在岩缝处,不免有些感动。


        

走进一看,发现原来是巨喙卡在石缝里睡着了,便将其收入到了精灵球里。


        

简单整理了一下装备,李凡将放置在树丛里的一个大桶搬出,开始为采集起泡滑液做准备。


        

“小粉,之前我做过调研,卡拉村收购的起泡滑液,浓度只有60%,你知道为什么吗?”


        

“不知道喵。”


        

搬来一个小桶的迪露,认真聆听。


        

“因为起泡滑液只有在泡狐龙战斗时才会大量产出,但没人敢在战斗时去采集,事后采集的话,周边区域以水域居多,很容易就会被水流冲淡的。”


        

“原来如此喵...”


        

迪露恍然。


        

“但是咱们不一样,咱们有泡芙,还有这广博的水没林作为掩护,浓度直接就是百分之百,所以我们要怎么做?”


        

“嗯...售卖绝无仅有,拥有最高浓度的起泡滑液,称霸清洗剂行业喵!”


        

迪露高举猫爪。


        

“错!”


        

“喵?”


        

“咱们要兑水!把含量降到70%,否则大批量的流入市场,很快就会招致别人怀疑。”


        

李凡解释说。


        

“原来如此喵。”


        

迪露恍然。


        

泡芙很快现身,听完李凡讲述完要求后,便开始原地滑动转圈。


        

滑动间无数泡泡从身下向外飘飞。


        

等转足一定圈数,便将尾巴抬起,缓缓落在大木桶上方。


        

李凡站在大木桶前,双手挤压尾部的紫色绒毛,粘稠的起泡滑液落入桶底。


        

迪露虽然矮了一些,但脚爪踩着小桶,同样能以猫爪挤压紫色绒毛。


        

“这活适合熊大来干。”


        

李凡抹了下额头汗水,想起熊大那双有力的熊爪。


        

感觉只要随便一捏,效率绝对能提升数倍。


        

两个小时过去,李凡感觉浓度超高的起泡滑液,注入的差不多了。


        

便跟着迪露一起用小桶,往里面疯狂加水。


        

将桶盖封闭后,大木桶被推倒,反复在地面滚动。


        

看着第一桶成品完成,李凡跟迪露都露出欣慰的笑容。


        

“老白,这一桶能卖多少钱喵?”


        

迪露兴奋的问。


        

“回复药瓶子的计量,一瓶就能卖500,这一大桶的话...最少也能装100瓶,也就是5万z。”


        

“5万z喵!”


        

迪露举起猫爪一堆摆弄,显然对这个庞大的数字,有点缺乏概念。


        

“这样的大木桶,咱们还有三个。”


        

李凡伸出三根手指,迪露更加迷茫了。


        

“太恐怖了喵!”


        

“当然,如果过量供应的话,即便是起泡滑液,时间长了价格也肯定是会出现跌落的,所以供货周期一定要控制好。”


        

就在李凡做更长远的打算时,一个绿色信号弹在天空炸响。


        

当!


        

从距离上判断,发射点就在附近。


        

李凡迅速将泡芙收入精灵球,然后挥散周围积压的泡沫,查看外侧情况。


        

“里面的人坚持住!我们马上就来营救。”


        

顺着一道洪亮的男子声音,李凡看到一位身穿雌火龙套装的猎人,正举一把刀身翠绿的太刀,与凝结的泡沫团展开对峙。


        

“六星猎人勋章喵!”


        

迪露看着男子胸口挂的勋章,惊呼说。


        

“这位大哥,请不要激动,这没有泡狐龙,我们只是在搜集起泡滑液。”


        

李凡尝试交涉。


        

“没有泡狐龙?呃...”


        

男子握持太刀,谨慎的围绕泡沫团转了一圈,发觉真的没有泡狐龙身影后。


        

将刀身不断滴落紫色毒液的飞龙刀【翠】,小心收进了背后的刀鞘中。


        

见到头戴木桶的李凡,从泡沫中走出。


        

男子才稳定的情绪,一下又有些不淡定了。


        

“猎人皮甲套装,颚刃....看样子好像是一型吧。”


        

男子嘀咕的同时,又相继有三名猎人,从树丛内窜出。


        

“头儿,泡狐龙呢?”


        

一位身形瘦弱的男猎人,一边给手上的重弩压弹装填,一边警惕的扫视四周。


        

“现场只有大量泡沫痕迹,应该没跑远。”


        

男子告知说。


        

“啊?目标不在,那释放集结信号弹做什么?”


        

使用雌雄双焰刀的女猎人,不解的问。


        

“是我判断失误了。”


        

男子有些无奈的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