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天地觉醒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四十六章 藏于暗处的妖兽

        

远处的陆凡自然不知道屋里发生的一切,他还在专心研究如何找出另外两只神兽!


        

既然能直接召唤出青龙和朱雀,是不是也能直接召唤出白虎和玄武呢?


        

陆凡这样想着,意念随之一动,回到了心海之中的一片孤舟上!


        

望了眼一望无边的海洋,陆凡稍微酝酿了一下,然后深深吸了一口气,最后用尽所有力量呼唤道:


        

“白虎~!”


        

许久过后,平静的海面没有掀起半点浪花!


        

陆凡皱眉陷入到了思索之中:


        

“难道是我使用的方法有错?还是说召唤四神兽是有前提条件的?在没有达到那些条件前,是无法召唤出其他两只神兽!”


        

“朱雀是在我和二阶猪妖打斗时触发的,而且当时的我处于绝对的劣势,几乎是必死的局!这么说来,朱雀的触发条件,应该是陷入危机之中,触底反弹!有点像凤凰的涅槃重生!”


        

“而青龙则是在我陷入幻境之时,突然出现,撕碎了那片天空,让我回归真实世界!”


        

“嘶~,这就有点麻烦了!理不出它们四神兽之间的关系!” 一秒记住https://m.qitxt.com


        

小花见陆凡一直在那里发呆,歪着脑袋看了许久,实在忍不住抬起一爪子拍在陆凡的额头上,问道:


        

“姑爷,你在想什么?想得这么入神?”


        

“哦,是小花呀!其实也没什么,只是在寻找一条捷径!”感受着毛茸茸的猫爪,陆凡一见是小花,将其揽入怀中,回答道。


        

“捷径?什么捷径?”小花疑惑道。


        

“神通方面的捷径!”陆凡用手抚摸着小花那毛茸茸的脑袋,继续解释道:


        

“我现在已经学会了如何召唤四神兽之中的朱雀和青龙,于是想将另外两只神兽也召唤出来看看!”


        

“你说神马?你能召唤四神兽~!不是开玩笑的吧!”小花一愣,连忙站起身,追问道。


        

小花是传承妖兽,自然也传承了一些关于神兽方面的事迹!


        

无论是哪一种天地神兽,都是它们这种低阶妖兽能与之匹敌的存在!


        

四大神兽虽不是最顶级的神兽,但在这一方天地之间也可以称霸一方,当上一个土财主。


        

别说召唤出四种,就算是召唤出一种,也可以让他们今后的生活高枕无忧了!


        

“不,不是你说的那种召唤!我说的召唤,是施展它们四神兽的技能!”陆凡知道小花会错意了,立即摆了摆手,解释道。


        

“这也很恐怖呀!你能施展四神兽的多少威能?”小花被陆凡说的话给震惊到了,继续追问道,连乔羽交代给它的任务也抛到了一旁。


        

“时只能施展朱雀的火翼,以及青龙的破幻,威力都不是很大!”陆凡不知道小花为何会如此激动,但还是一五一十的回答道。


        

“火翼~,破幻?都属于四神兽的天赋技能!”小花沉吟了一下,嘀咕了一句,随即双眼放光的望向陆凡,问道:


        

“火翼上面的火是不是能释放出去?”


        

“这方面,我还没有尝试过!不过我用朱雀的火伤过那只二阶猪妖的一只胳膊,它那个时候好像无法熄灭身上的火焰,最后只能咬断自己的胳膊逃命!”


        

陆凡说到这里才恍然大悟,紧接着是懊悔不已!


        

如果自己当时不顾一切的朝二阶猪妖扑过去,将它全身点燃,估计这只猪妖将没有任何逃走的机会,也不会惊动那只可恶的鼠王。


        

不过,当时的形势紧急,外加朱雀之力在疯狂的抽取陆凡体内的神秘力量,也容不得陆凡思考这类问题,最后让那只猪妖逃之夭夭了!


        

“这就对了!朱雀身上的火焰可不是普通火焰,只要被点燃,很难将其熄灭!区区二阶猪妖,自然害怕,做出弃朱保帅的行为实属正常!”小花在一旁点了点头,表示理解。


        

“小花~,赶紧去接人呀!我怕我拦不住小颖!”房间里的乔羽一边拉着李颖,一边对着小花催促了一声。


        

“小颖?小颖是谁?”陆凡闻言一愣,随即抬眼看向了那名小女孩,长长‘哦’了一声,表示理解。


        

“我知道了!”小花回头答应了一声,如一道幻影般冲了出去,一跃而起,翻过了三米高的围墙,对着陆凡催促道:


        

“姑爷,我们一边走一边说吧!”


        

“我也要跟着一起出去吗?”陆凡带着狐疑的目光回头看了一眼,发现刘明正用一双哀怨的眼神看着自己,陆凡一头问号,不明所以的捞了捞头,嘀咕了一句,但还是转身跟了上去。


        

身为一阶妖兽的小花没有陆凡的速度快,被陆凡两三步赶上了,问道:


        

“我们这是去哪?”


        

“长川河!”小花答道。


        

长川河,位于普乡镇的北面,约十几公里的路程!


        

“我们去哪里干什么?”陆凡不解的问道。


        

小花只能将李颖的事情给陆凡完整的描述了一遍,听完后陆凡是一阵的唏嘘,嘀咕道:


        

“我已经见识过古武一脉的叶家,如今又来了个李家,不知道他们是不是也和叶家一样,不可一世!”


        

叶家的氛围很是压抑,若是陆凡长期与他们待在一起,不被逼疯,也会被逼傻的!


        

陆凡很佩服叶乘风一直在那种折磨人的环境中长大,如果换成自己,估计老早就逃走了!


        

所以,陆凡经历过一次叶家后,对家族这个词开始变得敏感,不想与之接触。


        

但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陆凡又不能不管这些无辜的人!


        

更何况,陆凡如今正处在被鼠王追杀的囧境,若是能够得到这个李家的协助,势必会好受一点。


        

特别是李家的幻瞳,那可是对付鼠王不可或缺的一大利器!


        

为了提升赶路的速度,陆凡直接将小花放在肩头,以极快的速度向前冲刺,如一阵狂风一般刮过这片树林!


        

长川河~!


        

一男一女正躲在一块岩石旁打情骂俏,你一言无一语的诉说着情愫!


        

他们身旁的这块岩石忽然从中间裂开,露出了一排令人毛骨悚然的牙齿,一张一合间,将这两名猝不及防的男女吞入腹中,他们还没来得及喊出声,就被这张大嘴咬了个稀巴烂!


        

现场,只留下一滩血迹,和少许残留的血块!


        

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有一批人走了过来,扯着喉咙喊道:


        

“少主,你在哪啊?如果听到请回答一声!”


        

“李顺成,我的儿呀,你可不能出事啊!你若出事了,让妈妈怎么活呀!”一名身材臃肿的妇人,一边抹着泪,一边呼唤着自己亲人的名字,祈祷上天不要让自己的孩子出现意外。


        

“放心吧!顺成那个兔崽子好歹也是一名武者,虽然不成气候,但对付几个小毛贼还是不成问题的!”另外一名中年男子拍了拍这名妇人的肩膀,轻声安慰道。


        

这名妇人不仅没有消气,反倒是气上了眉梢,一张大饼脸都气肿了,瞪着大眼珠子死死盯着中年男子,伸出一根食指拼命的搓男子的脑袋,一边搓,一边咆哮道:


        

“放心?你让我怎么能放心?遇到小毛贼也就罢了,就算打不赢,也只会被劫财,成儿的生命安全至少能得到保障,但你可知晓现在是个什么世道?妖怪横行,尸横遍野,我们李家为了逃命都舍弃了整个家族!你竟然还敢依着成儿的性子,将他放出去玩耍?你你你,真想气死我呀!”


        

“夫人请放心,我在周围布置了不少暗哨,这些暗哨既然没有发出警报,想必我们成儿也不会遇到什么危险的,只是生性贪玩,跑到什么地方去鬼混去了!”中年男子像一个宠妻狂魔一般将妇人的手握入手中,放在胸前,大手一挥,将隐藏在周围的暗哨全都召唤了出来,任凭妇人发落。


        

这名贵妇也不客气,昂着头,对着这群暗哨不假辞色的问道:


        

“我问你们,我们的成儿现在何处?”


        

“这个,那个,我们……”


        

一名暗哨头目面露难色,吞吞吐吐嘀咕了半天,没有说出半句话有用的话。


        

中年男子也发现了蹊跷,心中突生一种不太妙的预感,连忙抬手狠狠向他一指,历喝一声:


        

“快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少爷失踪了!”另一名暗哨见头目不敢说,于是仗着初生牛犊不怕虎的胆量,上前一步跪拜在中年男子身前,道出了实情。


        

“滚~!你来说,我想知道详情!”中年男子暴怒,一脚踢飞这名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暗哨,指着暗哨头目喝道。


        

“是~!”暗哨头目不敢违抗主子的命令,连忙解释道:


        

“我们受您之命前来保护少主的安全,却被少主用家族令牌支开了!等我,再回来查看之时,他们已经不见了踪迹!”


        

“这个逆子!”中年男子听出了暗哨头目话语之中的意思,一拳狠狠捶断了身旁的一颗三米高的槐树,怒喝了一声。


        

家族令牌是一个家族遗留下来的宝物,每一名家族成员都会在令牌上面留下自己的印记,只要手持这面令牌,便可知晓家族成员的方位。


        

李顺成就是依仗着家族令牌知晓了暗哨的位置,并且以家族令牌持有者的身份,让暗哨回避。


        

当然,还有一个字眼,也引起了中年男子的注意,那就是暗哨头目口中的‘他们’!


        

他们不可能代表一个人,至少有二个人或者以上!


        

这样说来,李顺成不是独自一人,身旁应该还有其他人,只要查出这个人是谁,便可知晓李顺成的动向!


        

每个家族为了争夺家族之位,可以说是不择手段,李顺成的失踪很有可能是家族某人一手策划的!


        

只要找出这个外人,便可知晓其中的内幕!


        

想到这里,中年男子眼中厉芒一闪,回头望了在场的众人一眼,然后对着暗哨一字一顿的问道:


        

“快说,那个和成儿在一起的人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