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七十七章 无上真佛,造化遗蜕

        

与此同时


        

峰顶处,伫立菩提妙树之畔的王腾目光骤然幽深了起来


        

祂感受到了白金圣佛传递而来的念头,灵山诸佛圆寂,精华被某种存在吞噬!


        

“无处不在,祂的目标是佛陀?迦叶躲避的是祂!”心念急转,重重心海迷雾被撕裂,认知重组,王腾心中豁然开朗,祂侧身面对菩提古树,猛然自那重重交映的霞光中照见了一抹纯白


        

一抹舍我之外再无外佛的纯白!


        

不远处,孟奇、太离与辉光谨慎戒备,不敢有丝毫怠慢,落伽、非想与青丘身周渐渐有霞光浮现,震荡之间似与金箍棒有了共鸣,一呼一吸,一摇一晃。


        

就在这时,孟奇目光忽地凝重,再次打量四周,他接收到了“真定如来”化身所见的画面,显然灵山发生了大变


        

有某种未知的强横存在脱困而出,吞噬诸佛!


        

而辉光则皱了皱眉,疑惑道“怎么感觉这里又暗了一点……”


        

落伽与非想闻言摇了摇头,示意自己没有类似感受。


        

孟奇则轻轻吸了口气,望向了王腾的方向,赫然一顿,因为他同样感受到了,峰顶像是多了一层阴影,被某个巨大的影子笼罩了! 一秒记住https://m.qitxt.com


        

而此刻,王腾的目光中,六妙明净光缔结成环,明澄如镜,倒映出一抹极其纯净的白光


        

“若我证···时,··漫天佛陀,罗汉菩萨,皆为我,皆为无上··”


        

···


        

三十三天外,奇花盛放,灵泉奔涌,兜率宫亘古不变般屹立此间。


        

那亘古亘今恒在的长河间,一架六色神桥浩荡而归,其上伫立着一尊帝影


        

祂古老尊贵,浩渺难言,不在认知中,超然概念上


        

两边金银童子把持着火候,道装老者回眸,目光停留在了帝影的掌心中


        

那里,赫然有着一朵金莲缓缓盛开,犹如灵山


        

“天时已至。”帝影注视向那沉寂了六百多年的丹炉,声音自过去未来同时响起,构筑起一幕幕变幻不定的光影,无一列外,内里都是一尊屹立在开天辟地之初的伟岸帝影


        

闻听此言,盘腿坐在八卦炉前的道装老者收回目光,眸子再睁开时内里氤氲一片,如藏别的诸天万界,缓缓开口道:


        

“该开炉了。”


        

该开炉了?金角童子、银角童子愕然回望,看向大老爷与帝君。


        

这炉炼制了六百多年的仙丹要开炉了?


        

那位昔年斗天战地的存在,要回归了?


        

···


        

灵山后峰的洞穴中


        

白金圣佛与真定如来收摄心神,继续向洞穴深处行去


        

不知怎么的,白金圣佛莫名想起了见到迦叶时,对方所御使的如来神掌第八式·诸行无常!


        

诸行无常,与这后山洞穴何其贴切!


        

一尊尊佛陀金身湮灭,如梦似幻,恰好合了“无常”二字,世间之物,哪得永恒不变、永不破败的道理,情是如此,人是如此,仙是如此,佛亦如此。


        

不成道果不得超脱。


        

在祂念头触及至此时,两人恰好行到了洞穴的中央


        

抬手一拂,各色琉璃纷飞,淡金暗金洒落,眼前所见变得空荡而鲜明,封印之地仿佛石制的巨大莲台,万佛遗蜕围绕着核心堆放。


        

两尊佛陀皆脑后悬灵光,双掌合十间如含层层净土,谨慎前行,抵达了封印核心。


        

这时,如若既定般的诵念之声浮现,环绕耳畔


        

“若我得证菩提……”


        

“无上真佛……”


        

满含奇异魅力的低沉嗓音回荡,像是千百年来日复一日诵念残留的痕迹。


        

烙印天地间,直达心灵深处,似禅唱佛音,要度化世人


        

白金圣佛与真定如来顿住,掌中净土放大撑开,化作两重光幕护持,侧耳倾听,将回荡的声音连成了完整的话语:


        

“若我得证菩提,则众佛陀、菩萨、罗汉、金刚与明王悉数为我化身。”


        

“若我得证菩提,三界十方、诸天万界,唯我一尊无上真佛。”


        

声声入耳,竟是摇动心灵,让真定如来因为末劫即将来临和所见不好结局产生的担忧和急躁涌现了出来,有了几分狠厉这之情,想要不管不顾,直接杀掉了产生灵智的元始天尊投影,吸纳祂们,快速提高。


        

咚咚咚,他猛地摇了摇头,佛心跳动,遏制了不好念头,这里看似净土,居然有诱人偏激和堕落的能力!


        

“恒河沙数,唯我唯真。”白金圣佛供奉己身,唯见真我,唯我独尊,虽与这禅唱之音相似,但并不相同


        

唯我唯真,唯有有‘我’才是真,是焚尽外物供养真我


        

而这禅唱佛音则无比偏激,要让所有存在,都成为‘我’,只有‘我’,虽有共鸣之处,但亦有冲突


        

白金圣佛诵念六妙玉皇经,与这度化般的禅唱对抗着,缓缓前行


        

凝目看去,巨大石莲核心处,残留着点点最纯粹最纯净的琉璃佛光,除我之外不容他物的纯粹与纯净。


        

“至极则近魔。”不知为什么,真定如来脑海内忽地闪过了这个念头。


        

“我”之外为邪教为异端,必须同化,没有道理可讲,这不是魔,什么是魔?


        

“去吧,内里之物与你有缘。”此时,白金圣佛忽地开口,像是心灵迷雾消散,彻底洞悉了什么,示意真定如来上前


        

与我有缘?


        

再近一步,他心灵忽有悸动,因为最纯粹最纯净的琉璃佛光里有着些许让自己熟悉的因果感应。


        

魔佛阿难!


        

祂竟然与封印在灵山后峰的怪物有过接触?


        

眯了眯眼睛,只是“真定如来”这尊化身的孟奇虽然无法运转诸果之因,但还是借助自己与魔佛之间的微妙关系察觉到了似曾相识,明白这来自于魔佛阿难。


        

“身为佛祖二弟子以及娑婆净土未来之主的阿难应该知道灵山后峰之处封印之地,知道里面究竟封印了什么……”他陷入了沉思。


        

究竟是什么让阿难这得道高僧,断了诸多执念的大阿罗汉还有一点执念未了,最终堕落成魔?


        

是不是他日复一日受灵山后峰这怪物的影响,于是越来越偏激,那点执念越来越强?


        

另外,阿难逆练如来神掌成为魔佛时。并没有直接登临彼岸,而是离开本身净土,不知去向,再次出现时,已证彼岸,这段时间祂行踪不明,是否来到了此地,借助怪物突破?


        

更为重要的是,阿难怎么会知道去尝试逆练如来神掌?


        

“心中所想,心中所念,深处皆有所答。”白金圣佛琉璃金身闪耀,眼瞳内倒映出王腾白衣金甲的身影,带着莫名的意味,越过最纯净的琉璃佛光踏入了封印核心之地。


        

···


        

灵山之巅


        

那通天抵地的巨棍之所在


        

霞光呼吸般震荡,一放一收,紧紧缠绕着青丘、非想与落伽,以三位妖神之力诵念咒文,收摄金箍棒,亦是如此费事,足见其强。


        

嗡嗡嗡!


        

就在此时,灵山有了轻微晃动,因为金箍棒在随着霞光震荡而剧烈摇摆。开始一点点缩小,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缩小。


        

“好了!”青丘发出一声呼喊,饱含着欣喜之情。


        

非想与落伽半是松气半是高兴,妖族大圣们的威名从小聆听,一直向往,今朝总算能拜见他们了。


        

孟奇正专注于“真定如来”化身所见所闻,心神略微震荡,陷入了种种念头的推演中


        

他已经有所预感,事情不可能那么轻松成功,必生波澜!


        

就在这时,一抹纯白转瞬即逝,唯有六色横空,立身在菩提古树前的王腾悠然一叹


        

“灵山,又污秽了。”


        

“污秽?!”三位正在收取金箍棒的妖神闻言皆是一怔,下意识抬头望去,目光却忽地凝固


        

只见那原本布满一道道雷霆与青莲的高空,不知何时,已然被一只淡金近肉色的巨大手掌占满了!


        

天花乱坠,琉璃光转,佛音伴着那只巨大手掌的压落猛然回荡:


        

“若我得证菩提,则众佛陀、菩萨、罗汉、金刚与明王悉数为我化身。”


        

佛陀般的巨掌落下,似乎将灵山峰顶尽纳手中,没有任何花哨,就这样平平无奇的按落


        

同时在另外一边,在半山腰处,同样有一只淡金巨掌笼罩而下,打向逃窜的迦叶遗蜕,手心开了一张嘴巴,露出四十颗牙齿,透出几分让人毛骨悚然的诡异。


        

“若我得证菩提,三界十方、诸天万界,唯我一尊无上真佛。”


        

佛音阵阵,撼动人心,难以生出对抗之念


        

“无上真佛”王腾望着那被圣洁唯一到了极致的光芒所包裹的巨掌,五指缓缓并拢而起,六妙明净光流淌,普照大千,轰然斩落


        

砰!


        

一声恍如灵山崩塌般的震鸣传响,撕裂了高天金莲青雷,悠远而雄浑的传递向天外


        

剧烈的宇宙坍塌黑洞中央,下落的佛掌被横切而来的一只大手稳稳截住


        

在两者中央,纯净神圣之光与赤青白金紫黑六色高上妙光碰撞不断,激烈消磨着,荡开股股足以毁灭星空的可怕飓风


        

轰!飓风席卷灵山之巅,逸散的余波竟以毁天灭地的姿态横扫向众人


        

“快退!”还好“凤凰妖神”辉光一直用天地玄黄玲珑宝塔高悬头顶,垂下道道功德之光护佑全身


        

她咬紧牙关,展开羽翼,试图闯出这可怕的余波


        

只见五德花纹大亮,凝聚出了一张黑白阴阳鱼彼此缠绕的图卷和一柄福德深厚的紫色如意,并天地玄黄玲珑宝塔一起飞向半空,挡向那逸散的余波飓风。


        

与此同时,她昂首轻鸣,发出一声百鸟俯首的美妙清音,穿透四周缝隙,惊醒了太离、非想等妖神。


        

一时间诸般神异皆现,道德图卷,万物初定,不生波澜,攻击自消,福德如意趋吉避凶,死劫滔滔,如履平地,功德金塔,万法不侵,难以攻破,皆是三界一等一的防御神通


        

但本该固若金汤的防御,却在这交手逸散的余波中显得格外脆弱,顷刻而已,玄黄沾染杀念,道德分崩离析,福德不够深厚,齐齐瓦解,竟然连刹那的工夫都没能挡住。


        

噗!在散落的玲珑宝塔、太极图卷、福德如意碎片之中,三大妖神就齐齐喷出一口真血,从半空跌落于地,砸出了大坑,仅仅是反震之力,就让他们身受重伤,再难对抗,只能眼睁睁看着飓风席卷而来


        

这还仅是双方一击逸散的余波而已,连真身都未显露,仅仅探出两只手掌的一击!


        

从未有过的,一种深沉的无力感在他们心头蔓延,只觉察觉是如此之大,大到不可想象


        

原本环绕的霞光消散大半,金箍棒的缩小戛然而止。


        

“唉。”此刻,孟奇一声轻叹,袖里乾坤施展,同样刮起一阵可怕飓风,将小狐狸青丘与太离四人卷入袖内乾坤中


        

足下一踏,诸果之因神异发散,避开了那肆虐而过的可怕飓风,来到了一处安全的角落


        

这时,赤青金白紫黑六道光华亮起,囊括了天地,包容了物质,跨越了时空,化作一方三十三重的琉璃神塔,猛地向着那只巨掌镇压而下。


        

但见其绽放无量光,三十三重塔身犹如三十三重天一般,每一层内皆有一尊身影盘坐诵经,唤来无量寿,无量福,但镇落之际却成为了最凶厉的攻杀


        

咚!


        

覆盖了高空的巨掌被三十三重六色神塔压住,忽地停顿,如被镇压,但旋即就托着神塔向上扬起,像是披上了霞帔!


        

佛掌无量光,托塔如托天!


        

“造化?!”王腾眸中神光吞吐,一下子浓郁起来,虽然传递来的力量只是传说层次,但力量的源头,却是散发着真正的造化大神通者的气息!


        

不过,状态很不对劲,传递来的力量只有传说左右,真正造化级数的伟力在镇压迦叶金身那边


        

“开!”下一瞬,祂猛地暴喝而起,神躯无止尽的膨胀而开,白衣金甲,天帝临世


        

轰!巨大的神躯顶天立地,几于当初贯穿乾坤的金箍棒等同,每一寸血肉间皆是有着宇宙混沌在流淌,如若开天辟地,只一拳,便轰然掀飞了那托举神塔的巨大佛掌


        

轰隆!


        

孟奇几人眼前一暗,被一尊古老而无上的身影冲塞满视野与心灵大海,凝目望去,与天齐高的白衣金甲帝者浮现


        

轰隆!


        

又是一击,帝拳对佛掌!


        

成百上千道宇宙投影炸裂而开,物质能量混乱迸发,粉碎成铺天盖地的光芒洪流


        

声声破碎,天地震荡,灵山如要崩塌


        

竟然挡住了!


        

如此可怕的怪物竟然被挡住了!


        

众妖神目瞪口呆,这吞纳了灵山诸佛的诡异存在竟然被玉皇仙尊挡下了!


        

不待他们惊骇,在山腰处却又是传来一声巨响


        

只见那一侧的佛掌按落,与迦叶遗蜕的双手碰撞,轰隆声中,造化伟力开天辟地,破灭重重净土,令投影诸天的无上灵山坍塌,再次形成了一处断崖。


        

随之而来的,便是迦叶遗蜕跌入崖底,发出无量之光,照彻了灵山。


        

隐隐的,在祂跌落之地,有一捧清气汇聚而来,化作天人共主般的身影将祂揽下,收入体内宇宙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