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3章:娘娘忧思

        

“如果能保持百年。那时的状况,老夫都不敢想贪心了。贪心啦,咱们不都是寻思着让大唐平安无事儿吗?这回老夫一定不会答应陛下再折腾了。”


        

杜如晦说完拱手就往自家粮店里去了。房玄龄也背着手回了自家的生药店,唐昊站在自家珍珠行门口,觉着这两位大佬此时更像是一位锱铢必较的掌柜。


        

“唐将军,救命啊,小吏我也是不知道那位是陛下呀。”


        

“陛下是很讲道理的,你说的又没错儿,也没有徇私枉法,担心什么?回去吧,今天你也没心思查账,我估计啊,你马上就要升官儿了。”


        

老邵站在唐昊后,目送又惊又喜的张主簿离去,小声儿说:“这家伙又粘了咱家的光,凭白无故的,见天眼祖坟上冒青烟了。”


        

“别管人家祖坟冒冒烟,你家将军我已经气的冒烟了。帝王珠没了,气死我了。”


        

“将军莫恼,那颗走盘珠还有九颗,都在宝库里放着呢,但是后面再售卖的话,咱们必须拿着一个过得去的借口。”


        

这就对了,这才是唐家的人,面对皇主也能分清楚里外,皇家可没有。


        

李治哀叹的声音不时的从凉亭子里传出来,娘娘把一条带子紧紧的勒在李治的头上,自从娘娘告诉皇主那个该死累进税制是怎么来的之后,他就开始头疼。


        

正在给魏征准备手术的孙思邈急急的过来,诊过脉后说是忧思过度,然后不需要服药,只要静养两天就可以痊愈。


        

“你说房玄龄、杜如晦,唐昊三个人是不是正在笑话朕?笑话朕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丢人啊,朕处理了政务成千上万,哪里能一一记住这些琐碎的小事?” 一秒记住https://m.qitxt.com


        

娘娘轻轻的揉着皇主太阳穴说:“陛下,这可不是小事儿,妾身算过,光是恒顺号一年少缴纳的赋税。就超过了八万枚银币,再加上长安、洛阳、晋阳等豪商少缴纳的赋税,绝对是一个很大的数字。拿来修路就可以足够修好几千里的道路。”


        

“您把精力过多的放在百骑司那些人的身上,妾身一直想要说,总觉得自个儿不该。今日的事情妾身认为发生好,陛下能警觉过来,那些钱财就不算什么。”


        

“不盯着不行啊,帝国越来越大,朕需要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盯着这个国家,就算是这样,依然出现忘忧草事件,假如不是唐昊不满忘忧草的用法,他就不会试探朕,朕也不会知道,原来百骑司也敢私自下令。他们向朕禀报了有秘密材料会运往京师,但是却没有说明秘密材料。”


        

“既然会是忘忧草,他们就指望着朕疏忽大意遗漏掉这件事儿。假如不是唐昊说起,朕相信那些忘忧草会成为吐蕃人的恩物,这样做虽然会给大唐带来利益,相比忘忧草的后患,这样的利益不要也罢。”


        

皇主接着说:“此时斩首十八级,就让那些供奉们看清楚朕的心胸。如果想要把吐蕃人彻底消灭,朕有的是法子,秦岭里的一个山洞,就有一千倍更加恐怖的兵器,也更有效。但是朕把这个恶魔,锁在不见天日的洞窟不敢动用,就足以说明朕对上天是恭敬的。”


        

娘娘叹了口气儿,把李治脑袋搁在自个儿大腿上,怜惜着说:“一个人的精力终归是有限的,您一个人,就算是长八百双眼睛也盯不过来呀,更何况您的麾下人才济济,房玄龄、杜如晦这些老狐狸已经足够您操心的了。下一辈的小狐狸也已经长成了。咱们儿子他们都已经长大了,一茬儿一茬儿的人才纷纷出现,作为您的妻子,实在是不愿您耗费心神跟这些人打交道。”


        

“甭说别人,光一个唐昊跟他打交道,都会让人头疼。”


        

娘娘的眼神儿真着呢。


        

“昨日不过是拿了他家一枚珠子,您不过浪费了他家一顿饭吃,今日早上他家酒楼就专门把您昨日点的那桌酒席拿沙罩罩起来。上面专门写着‘陛下钦点的美食。’珍珠铺的大门上写着‘娘娘也爱这里的珠子’。。。。”


        

李治刚要坐起来发脾气,却被娘娘在额头上亲吻了一下,火气就消散了。


        

“算了,这些都是小事儿,其实妾身最担心的是有一天内府的钱财会超过国库。”娘娘说出了内心的忧虑。


        

“妾身以为皇家不能再把钱庄握在手里了,现在钱庄虽然挂在户部的名下,但真正运作钱庄的还是内府,这一件非常不妥当的一件事儿。”她的目光变得凝重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