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掌河山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二八八章 粮草先行

        

,掌河山


        

李鸢激动地点了点头,“为了主公,某愿意流干身体里的最后一滴血。”


        

段怡无言以对,大可不必!


        

她可不想身边跟着一具干尸!到时候传言就不是她段怡不喜欢美人,而是她不喜欢活人了!


        

“你……掌握了就好!如此我不会再安排人来刺杀你了”,段怡瞧着李鸢那红彤彤的嘴,在袖袋里掏了掏,掏出一锭银子来,放到了李鸢的手中。


        

“拿着,去买一些红枣,当归,阿胶之类的吃吃,于你大有裨益!”


        

他们接下来就要北上攻打京都了,若是照李鸢这种打法,迟早要贫血。


        

毕竟他是个儿郎,并非小娘子那种月月流血都不会死的厉害生物。


        

李鸢睫毛轻颤,眼中带了泪!


        

天知道每日都要死上几回,是怎样的人间疾苦!想当初,他还在青牛山笑程穹被吓丢了魂……


        

那些龟儿子们,可不像段怡这样温柔。 一秒记住https://m.qItxt.com


        

李鸢想着,幽怨的看向了韦猛!


        

别看这厮现在这么老实,上回他被大锤子险些锤破脑袋的时候,韦猛也同其他的段家军将领一样,刮掉了他一搓腿毛以示惩戒。


        

这前头九十九回下来……李鸢想着,两股战战!


        

段怡瞧着李鸢那欲言又止,藏着八千字骈体文的眼神,头皮一麻,她伸手一拽,一把拽住了韦猛的衣袖,扯着他快速的蹿了出去,上了街市。


        

“娘子,可要买花环儿?最后一个了,一文钱卖给你!”


        

段怡闻声看了过去,只见一个佝偻的老妇人,正扯着一个妇人的衣袖,颤颤巍巍的问道,她的手中提着一个竹篮子,那篮子里头,放着一个用桃花枝儿编成的花环。


        

妇人一听,摆了摆手,“这城中到处都是桃花树儿,我若是想要,自己便编就是,哪里有这样的闲钱。”


        

段怡正想着,就瞧见韦猛默不作声地走了过去,放了一文钱在那老妇人的篮子里,然后又拿起了桃花环儿,递了过来。


        

“辟邪的,不要克你。”


        

段怡接过那花环,一把抓起韦猛的手,给他套了进去,然后那脚踮得直直的,艰难的拍了拍韦猛的肩膀,“辟邪的,不要克你。”


        

韦猛扭头看向了手臂上的花环,他伸手轻轻一碰,一朵花瓣掉落了下来。


        

小时候因为他是棺材子,附近的村民,时常会用桃花枝条来抽打他,桃木辟邪。


        

回去的路仿佛很短,不一会儿的功夫,便到了使公府。


        

议事的小院里,知路已经摆好了茶水点心,祈郎中同程穹在屋子的一角下着棋,苏筠则是同老贾一道儿,逗弄着灵机。


        

见到段怡回来,苏筠猛地跳了起来,迎了上来。


        

“我说完书,却发现你们都不见了!叫我一通好找!怎么着,我们何时去打京都!说起来,我年幼的时候,还曾去过呢!京都颇干,四处瞧着都黄突突的。”


        

“我夜里睡着,流了一床的鼻血,我阿娘还以为我要死了,就差进宫传太医了。”


        

“虽然京都不是什么好地方!但是段三你说打,咱们就打!”


        

见苏筠嘀嘀咕咕个没完,程穹立马打断了他,“李鸢可以了?”


        

段怡点了点头,走到一旁净了净手,在桌子跟前坐了下来。


        

灵机小跑着过来,在段怡的腿边蹭了蹭,毫不客气的趴在段怡的脚背上,呼呼大睡起来。


        

段怡弯下腰去,摸了一把他雪白的毛,“就这个懒虫!亏得你们把它吹成了大神!”


        

屋子里其他的人,瞧着灵机的懒样子,都哈哈笑了起来。


        

段怡正了正色,手指在桌案上敲了敲,其他的人,亦是正了颜色,坐了下来。


        

“咱们此番要上京都,先有两件事,摆在眼前需要解决。一是粮草,一是守将。”


        

祈郎中皱了皱眉头,“韩大善人颇有威望,他性子温和,擅长内务,且这些日子跟着主公一道儿挖沟渠修桥路,对主公那是忠心耿耿,颇为信服。”


        

“且他乃是本地人士,可留在这里筹集粮草。”


        

屋子里所有的人,都点了点头。


        

在段怡的诸多手下当中,大多数都是好战分子,只有韩大善人是最合适的。


        

程穹平日里在军营中练兵最多,对每个人的长处,更是了如指掌,“而且他擅长水战,最适合守襄阳,去了干涸的京都,反倒是英雄没有了用武之地。只是……”


        

“只是他打架不行,若是来了个厉害的,搞不好要将咱们老巢打没了!”


        

段怡冲着众人竖起了大拇指,眼前的这几个人,都是跟她最久的人,都已经形成了默契,几乎是她一个眼神,大家就知道她要说什么。


        

“所以要加一个能打的人,我心中已经有了最佳人选。”


        

段怡说着,敲了敲桌案,“难的是第二个,粮草。”


        

如今田间还是青苗,便是收早稻,那也要到夏日的时候。


        

不光是军中,就是百姓家中,去年的余粮,也是不多了,得掺杂着野菜河鱼来食。


        

这些东西不顶饱,行军打仗做军粮肯定是不够用的。


        

祈郎中闻言,皱了皱眉头,“山南种粮多,襄阳城中便有巨大的粮仓,足够应付这一场大战,你为何……”


        

段怡摇了摇头,“我们不能把粮仓搬空了。长江三年一小灾,五年一大灾,我安排人修河堤的时候,不止听一个老农说过,今年怕是有大水……”


        

“我们得给百姓们,留下一根救命的稻草。”


        

韩大善人为何成为韩大善人,可不就是因为天灾人祸一来,平民百姓犹如蝼蚁一般,那当真是饿殍遍野,生灵涂炭。


        

见众人神色凝重,段怡摆了摆手,“放轻松一些,我只是想要做最坏的打算。一般来说,汛期还没有到来,咱们便已经凯旋了。”


        

“不知道你们可听说百农公林渊?”


        

段怡眯了眯眼睛,突然问道。


        

祈郎中点了点头,“有所耳闻。不同于田家兜里有几个大子儿就狗叫。”


        

“那姓林的一家子人,都低调得很。他们只做一件事,那便是买地。如今林家的家主,唤作林渊,自称百农公。说起来,你拿下襄阳之后,咱们不是宴请了山南各地地头蛇么?”


        

“那林渊就没有来,只派人送了礼,说是去了江南寻良种去了。”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