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夜雾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借住(男人的喉结不能摸...)

        

黄栌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


        

画室里平时都是那样杂乱的,只有应付老师检查时,他们才勉强把画具收拾好。


        

黄栌一直在画,耳边总有不同的声音重复着同一句话,“你没有天赋”“你没有天赋”“你没有天赋”“你没有天赋”......


        

黄栌从梦中惊醒,出了一身薄汗。


        

毕竟有钱人很多,把昂贵的实木家具不分风格胡乱买回来堆在家里的,大有人在。比如她爸爸黄茂康,就是其中之一。


        

这里应该是孟宴礼家。


        

落地窗外浪花涌动的海面上,弥漫着一层薄雾,显得景色不真实,像玄幻剧里云雾缭绕的修仙神境。


        

刚退烧,头脑不算十分清晰,黄栌对着眼前场景懵了一会儿,才堪堪想起来,自己好像是输液过。


        

隐约记得,有人用力握稳了她的手腕,安慰她说:“别怕,只是输液,很快就好了。”


        

手机不在身边,屋子里也没有钟表,黄栌不知道时间,但觉得自己给人添了不少麻烦,不能再懒在床上,应该去道谢。


        

她在二楼,出门时正好看见楼梯正对面的墙上,挂着一幅长近2米的油画。黄栌认识这幅油画,是近代很有名的一位国外画家画的。 一秒记住https://m.qItxt.com


        

这要是真品,得多少钱啊?


        

“咦,黄栌,你醒啦?”


        

黄栌鞠躬,真诚道谢:“杨姨谢谢您,我好多了,给您添麻烦了。”


        

“哎呀,客气什么。这儿只有我和宴礼,能多个人热闹热闹我可高兴了。”


        

黄栌的爸妈离婚早,黄茂康又是个以事业为重的男人,整天不在家,家里的阿姨只负责定期来打扫卫生。


        

“杨姨,您知道我手机放在哪里吗?”


        

“喏,那边。”


        

黄栌当时不知道,让杨姨备好鸡丝蔬菜粥的人,是孟宴礼;也不知道,给她手机充电的人,还是孟宴礼。


        

那时候黄栌对这栋别墅里的一切一无所知。


        

电话那边,黄茂康依然在忙,周遭嘈杂。


        

黄栌再坚强,也到底是20岁的女孩子。


        

站在厨房门口等黄栌的杨姨,听见她的话一阵心酸。


        

黄栌始终想当面和孟宴礼说一声谢谢,但孟宴礼一直没露面,这房子太大了,黄栌连他在哪层都不知道。


        

爸爸在电话里说,让她就住在孟宴礼家,过些天如果爸爸忙完了,也会过来一趟。


        

但孟宴礼是爸爸的朋友,真的论起来,算她半个长辈了,请吃饭买奶茶这种就显得有点太小儿科。


        

黄栌在画室群里发了一句:


        

因为是暑假,同学估计都闲着,群里瞬间就热闹起来,七嘴八舌说什么的都有,就是没有正经给主意的。


        

大家都用文字交谈,只有仲皓凯发了一段语音。


        

孟宴礼家只有杨姨和孟宴礼两个人,极为安静,黄栌吓疯了,生怕被听见,一把捂住手机,手忙脚乱地把语音关了。


        

仲皓凯这个人不知道什么毛病,每次被骂完,都还挺高兴,回了黄栌一串18秒的笑声。


        

但过了一会儿,仲皓凯又发:


        

黄栌懒得理他,干脆没回。


        

窗外雾色又浓了些,已经看不清远处山色,只有海水潺潺。


        

黄栌满腹心事,总觉得麻烦了孟宴礼这么多,一直到晚餐时见面再轻飘飘地说一声谢谢,这样太失礼了。


        

这栋别墅三层。


        

出了房间,黄栌对着那幅油画,没忍住,摸出手机拍了一张。


        

楼梯旁有一扇房门始终关着,黄栌敲了门,然后推开一半,探进去半个身子:“孟叔叔......”


        

后面的话没说出口,卡在嗓子眼里。


        

浴室里弥漫着淡淡的沐浴露或者洗发水残留的木调清香,浅灰色的瓷砖墙上挂着一件或是睡袍或是浴袍的衣服。


        

家里安静习惯了,突然多一个人的存在,有一些声音不需要刻意留心,就能听得到。


        

他正在看架在跑步机前的平板电脑里的文件,听见声音时,脑子还没从文件里转出来,延迟几秒,才关了平板和跑步机,从三楼下来。


        

黄栌就在楼梯旁边的浴室门口,一手扶门把手,一手扶门框,探了半个身子进去。


        

突然听见身后的声音,黄栌吓了一跳,猛地后退一步同时转身。


        

孟宴礼似乎下意识仰头躲了一下,但他这个动作,黄栌的视线里就只剩下了他喉结。


        

有那么一个瞬间,黄栌突然想起雕塑系同学做的粘土头像。当时有人去摸雕塑的脖子,吐槽那个同学脖子做得有点别扭。


        

黄栌突然冒出一个疑问:


        

可能是见黄栌走神,孟晏礼抬手在她眼前打了个响指:“你找我?”


        

百.度.搜.醋.溜=.儿-=文.-学,最快追,更新.最快


        

又换域名了,原因是被攻击了。旧地址马上关闭,抢先请到c>l>e>w>x>c点卡目(去掉>),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