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夜雾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耳语(轻轻拉了一下她的小臂...)

        

输液第三天,黄栌的感冒几乎好了。


        

黄栌换好衣服,决定去一趟日租公寓,取回孟宴礼的身份证和押金。


        

杨姨正在庭院里浇花,见黄栌要出门,悉心叮嘱她多穿一点,别再着凉。


        

到日租公寓时,老板娘不在。只有小米一个人坐在前台,正对着面前的《高中英语词汇》,困得睁不开眼睛。


        

黄栌笑着:“好多啦,谢谢你关心。”


        

小米的目光没在黄栌身上停留,反而一直向黄栌身后看。


        

黄栌有些莫名其妙。


        

“小姐姐,你记不记得我之前和你说过的,我在海边遇见过一个帅叔叔......”


        

“抱走”这两个字让黄栌十分羞赧,不怎么自然地摇了摇头:“不是不是,是长辈的朋友。”


        

“我妈啊,旁边小店买菜去了,估计一会儿就回来了吧。”


        

黄栌怎么会知道孟宴礼有没有肌肉...... 首发网址https://m.qitxt.com


        

正不知道怎么回答时,老板娘从外面回来了。


        

从日租公寓出来,黄栌看了眼拿在手里的身份证:


        

而且算一算年龄,这个被她叫叔叔的人,其实只比自己大九岁啊。


        

要给孟晏礼准备生日礼物吗?毕竟自己现在借住在人家家里呢......


        

黄栌完全不了解孟晏礼的喜好。


        

孟宴礼是不同她们一起吃早餐的,整个上午都见不到人影,一直到午饭时间才会出现。


        

那天午饭杨姨煲了汤,三个人每人一小盅。


        

这种话黄栌才不信。


        

想要送礼物,却没个参考。


        

黄栌想,如果她住进的是爸爸其他的朋友家,对方肯定要热情死了。


        

这些行为孟宴礼一样都没有,他懒得搞这些人情世故。


        

孟宴礼很为别人着想。


        

黄栌记起来,就在她住进孟宴礼家的第二天,她没忍住,走到二楼挂着的那幅油画前,认真赏析起来。


        

她知道客厅角柜上摆着一尊玻璃艺术品,像浮游生物似的。


        

黄栌有一个雕塑系的同学,叫陈聆。


        

巧的是,陈聆喜欢的艺术家,正好是孟宴礼客厅里那尊艺术品的作者。


        

所以听到动静的第一时间,黄栌脑子里只闪过一个念头:


        

她趴在二楼护栏向下看,看见杨姨正拿着抹布,手足无措地站在一摊碎片前。


        

这个画面冲击力太大了,黄栌都懵了一瞬。


        

孟宴礼也应该是听见了声音,从三楼下到一楼。


        

毕竟是艺术品呢,每一件都是独一无二的,碎了就不会再有了。


        

可她想错了,孟宴礼只是快步走到杨姨身边,拉住了她正准备去捡玻璃碎片的手。


        

“没有没有,我想擦一擦柜子,手滑,没拿住......”


        

孟宴礼依然是那幅面容平静的样子,挺像那么回事儿似的想了想:“记不起来了,在市场闲逛时淘回来的。可能二三百块钱吧,不用放在心上。”


        

他语气太过自然,黄栌都差点信了。


        

杨姨面露狐疑:“真的?哪个市场淘回来的?”


        

“古玩街旁边的装饰品市场吧。本来也没想买,我去的时候没什么人,卖这东西的那位老板有点难缠,懒得废话,就顺手买了。”


        

孟晏礼这个人......


        

杨姨应该是信了,看样子松了一口气,还答应孟宴礼下午出门时,给他买个新的玻璃摆件放在这儿。


        

孟宴礼一笑:“不用麻烦。”


        

“麻烦什么呀,不麻烦,杨姨有钱!而且这地方摆东西摆得时间长了,突然空出来,看着怪不习惯的。”


        

孟宴礼笑笑:“嗯,碰见了记得划价。”


        

当天下午,黄栌被杨姨拉着,去了趟孟宴礼口中的装饰品市场。


        

当然是买不到的,最后杨姨挑了个玻璃摆件,大小和之前的艺术品差不多,品相就......


        

东西一般,主要是老板会忽悠。


        

黄栌试图阻止,但她年纪太轻,脸皮又薄,敌不过老板那张能说会道的嘴。


        

晚饭前,孟宴礼坐在餐桌边,一眼看见角柜上的海豚,他居然还笑了。


        

艺术品就那么碎了,黄栌心里还是可惜的,下意识叹了一口气。


        

当时杨姨正在厨房里,哼着小曲,准备最后一道菜。


        

孟宴礼闻声,向她这边看过来。


        

黄栌随孟宴礼离开餐厅,两个人走到客厅另一边。


        

“谁?”


        

孟宴礼吐出一个挺长的外国名字。


        

“也不算认识。”


        

孟宴礼点点头。


        

听声音,杨姨已经关掉油烟机从厨房出来了,大概是见餐厅没人,她纳闷地喊:“宴礼?黄栌?奇怪,人去哪了......”


        

“来啦。”黄栌礼貌应声。


        

孟宴礼轻轻拉了一下她的小臂,一触即放。


        

黄栌脚步微顿,只感觉耳边一丝温热的气息拂过,孟宴礼已经先她一步向餐桌边走过去。


        

百.度.搜.醋.溜=.儿-=文.-学,最快追,更新.最快


        

又换域名了,原因是被攻击了。旧地址马上关闭,抢先请到c>l>e>w>x>c点卡目(去掉>),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