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夜雾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酒吧(关掉静音,开了震动...)

        

黄栌喝掉半罐椰汁后,把大学交流赛的事和孟宴礼说了。


        

孟宴礼还以为黄栌会跟他聊聊失恋的事情,实际上,他最不擅长的就是情感问题。


        

黄栌喝椰汁时,孟宴礼还在思忖:


        

孟晏礼暗自摇头,早些年他忙自己那些爱好还忙不过来,从来没在这些问题上下过功夫。


        

但还好,黄栌问出来的是件正事。


        

黄栌发现,孟宴礼和她爸爸黄茂康虽然是好友,但处理事情上完全不同。


        

黄茂康是保守型生意人,事情没有百分之八十及以上的成功率他是不会做的。


        

也许是因为黄栌一直盯着他没说话,孟宴礼猜到她想的,笑了笑:“你爸爸是商人,每一次投入都涉及到收益和信誉,肯定是要更谨慎的。你这个比赛不一样。”


        

黄栌摇摇头。


        

孟宴礼不知道从哪捏了个寄居蟹,托在手心里,小寄居蟹缩回螺壳里,不一会儿又好奇地探出头。


        

黄栌本来挺纠结的,但她瞧见孟宴礼皱着个眉在那儿吓唬寄居蟹,忽然就觉得周遭气氛轻松。 首发网址https://m.qitxt.com


        

去参赛就好了呀!


        

“但如果我比赛成绩非常不理想......”


        

听见她的嘀咕,孟宴礼偏头:“20岁怕什么失败,你高中做语文试卷阅读理解时,没遇到过那种心灵鸡汤的段落?”


        

“哪种?”


        

“肯德基老爷爷一生失败一千多次,但在六十多岁时变成了富翁。”


        

黄栌愣了愣,忽然笑了。


        

孟宴礼真的是一个非常容易让人安心的人。


        

当晚回去,她填好了电子报名表格。


        

这次出来什么画具都没带,黄栌在网上搜了搜,打算去青漓小城的中心区那家比较大的美术用品店里,去淘一些基础画具。


        

另外,她还准备去一趟酒吧。


        

袖箍肯定是没戏了,一家合适的西装店都找不到。


        

她观察过孟宴礼酒柜里,几乎都是洋酒和红酒。


        

仲皓凯不是说过,开酒吧的老板都会在柜子上摆一些比较牛逼的酒,提高逼格,吸引客人,证明自己的店和扎啤大排档不一样。


        

想到酒吧,黄栌从行李箱里翻出一张宣传单。


        

真爱不用了,能遇见一瓶好酒就行。


        

第二天一早,黄栌就做好了出门计划。


        

孟宴礼抬眼,可能是留意到黄栌背着包包,他问:“要出去?”


        

黄栌点头:“嗯,想去买东西。”


        

早餐是杨姨准备的牛奶、面包和煎蛋,黄栌和杨姨说过“早上好”,然后落座,主动帮杨姨倒热牛奶,忽然听见孟宴礼说:“去哪,我送你。”


        

“不用不用。”


        

孟宴礼问:“是渝海路?”


        

“好像是吧......”


        

杨姨听他们谈起“画具”,有些不安,一直默默地盯着孟宴礼。


        

但孟宴礼神态平静:“一家老店了,时常路过。上午我也要去中心区办事,不急的话,稍等我一下,顺路带你过去。”


        

于是黄栌快乐地蹭了个车,背着她的小包跟着孟宴礼一起出门了。


        

在车上孟宴礼问她大概需要多久能结束。


        

黄栌不是那种夜生活丰富的姑娘,平时在学校也是整天就在画室和图书馆里,脑子里装着的都是各种画家极其代表名作。


        

也许她得先点一杯喝的,消费过后,和侍者聊一聊,才能成功。


        

“我也不知道大概要多久。”黄栌挠着耳垂说。


        

孟宴礼边开车边说:“只买画具吗?那你在美术用品店里等我,我结束了过去接你,一起回家。”


        

“不用了......”


        

孟宴礼瞥她一眼:“还有其他事情要办?”


        

黄栌心虚地“嗯”了一声。


        

但她这声若有隐瞒的回应,听在孟宴礼耳朵里,总觉得老老实实坐在副驾驶里的姑娘今天有点奇怪。


        

红灯时,孟宴礼余光扫过去,留意了一眼她的穿着。


        

孟宴礼没再多问。


        

黄栌跳下车刚关上车门,车窗缓缓落下来,孟宴礼叫她:“黄栌。”


        

“嗯?”


        

“有事给我打电话。”


        

目送黄栌进店,孟宴礼想了想,挺不放心地把手机拿出来。


        

店里装潢很是老旧,有一些纸卷和柜格上落了些灰尘,但东西还是比较全的。


        

黄栌挑好了东西,又和老板打听着,问他附近有没有可以买到进口酒的地方。


        

这运气还没等碰,就夭折了。


        

酒吧上午不开门,门上写了营业时间:14:30-02:00。


        

要不,她找个地方等到下午酒吧开门?


        

正想着,手机进来一通语音电话,灰色头像,是孟宴礼。


        

黄栌接起语音,电话里只传来简简单单两个字:“回头。”


        

她猛地转过头,看见孟宴礼那辆黑色的SUV,停在她身后不远处的街道旁。


        

孟宴礼其实也没想到他能在这儿碰见黄栌。


        

白天酒吧招牌没亮,看起来倒没有那么浮夸。


        

等他把车停到路边,看清了橱窗上喷着的标语:粉红桃子酒吧,遇见你的真爱。


        

孟宴礼看清的不止是橱窗上的字,他还看清了黄栌的表情。


        

昨晚谈过交流赛的事后,孟宴礼本来稍微放心了些。觉得黄栌的失恋好像没那么严重,还能努力准备参赛,挺不错的。


        

孟宴礼下车,走过去,站在黄栌面前,向她身后看了一眼:“粉红桃子酒吧?”


        

他皱眉走过来时,气场还挺强的。


        

百.度.搜.醋.溜=.儿-=文.-学,最快追,更新.最快


        

又换域名了,原因是被攻击了。旧地址马上关闭,抢先请到c>l>e>w>x>c点卡目(去掉>),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