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夜雾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过廊(他忽然凑近...)

        

回去的路上,黄栌像被人下哑药了一样,安安静静坐在孟宴礼车里,目不斜视盯着窗外风景。


        

为了隐瞒买酒的事情,她对孟宴礼说谎了。


        

也就一秒钟的事儿,黄栌仍然看懂了他的疑惑——


        

不过孟宴礼不是话多的人,并没真的问什么,一路上也没再提及“粉红桃子酒吧”。


        

黄栌甚至思维发散地想,孟宴礼以后,一定是那种特别会照顾孩子情绪的好爸爸。他会细心关注孩子的安全问题,又不会过分啰嗦。肯定是比她爸黄茂康更称职的。


        

孩子的妈妈......


        

“黄栌?”


        

突然被点名,黄栌瞬间坐直:“欸!怎么了孟叔叔!”


        

扭头,对上孟宴礼无奈的笑容,他说,“下车,到家了。”


        

黄栌连连点头,笑哈哈地说自己没注意,怎么这么快就到了云云。


        

孟宴礼旁观一切,糟心地揉揉眉心。 记住网址m.qItxt.com


        

丢脸事情做得多了,黄栌没脸再面对孟宴礼,进门和杨姨说了几句话后,穿着她的绿色吊带连衣裙裙,像一只海带幻化的小妖精,沿着楼梯一溜烟跑回自己住的那间卧室去了。


        

孟宴礼是在午饭后忽然告诉黄栌,如果她有需要,书房里的书籍可以随便看,也许会有新灵感。


        

这话黄栌最开始没听懂,莫名其妙地看向孟宴礼时,才想起来,是她自己撒谎和人家说要找灵感的。


        

孟宴礼说:“如果我某个时间段需要书房,会提前和你说。其他时间你随意。”


        

黄栌为了做戏做全套,结束对话后,就一副迫不及待的样子,颠颠跑到书房去了。


        

推开书房门,黄栌探头进去,在心里“哇”了一声。


        

本来是为了圆谎而去的,但被各类书籍吸引,不知不觉,黄栌盘腿坐在书房地毯上看了大半个下午。


        

所以夜里入睡困难时,黄栌又悄悄钻去了书房。


        

把之前借走的书还原后,黄栌仰着头,一排排巡视书架,忽然看见一本书。


        

她很对这位画家感兴趣,决定把书拿下来看看。


        

这一层的书格外多,塞得也紧,那本书上面还层层叠叠摞了好几本。


        

书掉在地毯上,发出一声闷响。


        

她赶紧跳下来,蹲在地毯上把书捧起来。


        

黄栌稍微松了口气,低头看内容时,才发现这居然是一本厚厚的相册。


        

照片里的孟宴礼坐在一张长椅上,仰头,正在喝一瓶看起来像运动饮料的东西,鬓角和脖颈都是汗水,喉结线条格外性感。


        

拍下来的是侧脸,但孟宴礼的目光是瞥向照相的人的。


        

深夜的书房万籁俱寂,黄栌盯着这张照片,好像隔着时间和空间,和那时候的孟宴礼在对视。


        

这不科学,真的。


        

这次更离谱,就一张照片而已,到底有什么可脸红的啊?


        

一而再脸红,黄栌还真就有点不信这个邪了。


        

黄栌一边翻着相册,一边用手扇着发烫的脸,没翻几页,她已经把看这本相册的初衷给忘了。


        

这本相册里出现的人,不只是孟宴礼,还有他的家人。


        

黄栌猜想,照片里的人是孟宴礼的爸爸、妈妈和弟弟。


        

相册里极少有孟宴礼的单人照片,多数都和家人一起。


        

可以看出,孟宴礼的童年极为丰富和快乐。


        

有他们在钢琴比赛现场和获奖的孟宴礼的合影、有在幼儿园里小粉团子举着奖状的合影。


        

黄栌很羡慕地看着孟宴礼的每一帧快乐,心里猜测,他们家人之间感情一定很好。


        

而且看周遭环境和人物,孟宴礼小时候似乎不是生活在国内的?


        

夜已经深了,黄栌把相册放回书架上最高的位置。


        

哼,还说自己从来不过生日。


        

黄栌想,也许她去酒吧买酒时,可以再买两瓶香槟回来。


        

这样想着,黄栌抱着那本关于古斯塔夫·克林姆特的画册,轻手轻脚关掉了书房的灯,走进昏暗的过廊,准备回她住的那间卧室去。


        

楼梯旁的那扇门忽然被从里侧拉开,伴随着一阵温热蒸汽和清香,孟宴礼从里面出来。


        

“我刚才......”


        

“古斯塔夫·克林姆特。”


        

孟宴礼用毛巾随意擦着头发,淡淡的洗发水味在深夜安静的空气里弥漫开。


        

孟宴礼的五官在视线里猝然放大,黄栌也说不上为什么,屏住呼吸的瞬间,脑海里闪现的是手里环抱着的画册,封面就是古斯塔夫·克林姆特的那幅《吻》。画里男人圈抱着女人,捧着她的脸颊,忘情地亲吻着。


        

过廊没开灯,只有孟宴礼身后的浴室有一些光源,他看不清,只能凑近观察黄栌,视线落在黄栌脸颊上。


        

太近了,他俯视她时太近了。


        

“啊?”


        

她惊悚地想,该不会自己又对着孟宴礼脸红了吧?


        

但还好,孟宴礼很快给了她答案:“你不知道?脸上划伤流血了。”


        

说着,孟宴礼退开些,向右侧走了几步。


        

百.度.搜.醋.溜=.儿-=文.-学,最快追,更新.最快


        

又换域名了,原因是被攻击了。旧地址马上关闭,抢先请到c>l>e>w>x>c点卡目(去掉>),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