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夜雾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犯困(要不要,留下来睡?...)

        

11月底, 帝都市连续两次降温,大风,道路两旁金灿灿的银杏树很快被吹秃了。


        

陈聆他们那帮男生也不臭美了, 一个个戴上从老街小店里淘来的棉线帽子,早课晚课都戴着帽子去,头可断血可流,帽子不能忘。在冷风里缩着脖子,像一群退休老大爷。


        

谁要是敢动他们的帽子,就是要他们的命。


        

仲皓凯对他们的评价是, 一群傻逼。


        

虽然这样说, 他也没再穿破洞牛仔裤了, 据陈聆爆料, 这人早已经套上秋裤了, 就是死要面子没说而已。


        

也许是爱□□业双丰收, 黄栌倒没觉得有多冷。


        

她甚至在这种寒冷的天气里,凌晨起床,坐进孟宴礼开了暖气的车子里。在天色灰蒙之际, 和他一起去了郊区的山上, 看日出。


        

是孟宴礼问, 她过了初筛想不想庆祝一下。


        

她提出想去看日出。


        

朝阳自云层里缓缓升起, 黄栌抱着孟宴礼给她准备的暖宝,吸了吸鼻子:“好美呀!我要把它画下来!”


        

然后,她肩上一沉,是孟宴礼脱掉了他的大衣, 披在她身上。 一秒记住https://m.qItxt.com


        

黄栌使劲儿抿着嘴, 怕自己一开口,就笑得嘴角咧到耳根。


        

她有一个超级棒的男朋友, 这太幸福了!


        

因为是周末,从山上下来后,黄栌直接跟着孟宴礼回家了。


        

画室群里一直探出新消息,同学们在抱怨画室温度太低,连握笔的力气都没有时,黄栌已经在孟宴礼家里,调好了颜料,准备画朝阳。


        

恋爱之后,每逢周末,她已经不常在画室画画了。


        

经常带着所有绘画工具,在孟宴礼家里,画上一整天。


        

通过初筛后,黄栌在画画上又多了些自信,画起来更轻松随意。


        

这种状态下画出来的东西,反而比之前紧张谨慎时,多了些韵味。


        

下午时,黄栌坐在画板前,用画笔勾了几笔,忽然想起什么似的,扭头问孟宴礼:“你为什么不回青漓了?”


        

当时孟宴礼正坐在她身侧的沙发上,腿上放了笔记本电脑,他单手操纵端着电脑上的触控鼠标区域,另一只手端着陶瓷茶杯,送到唇边。


        

听闻黄栌的问题,孟宴礼似乎延时了几秒,才把思绪从电脑里的内容中挪出来。


        

他没说话,只是在吹开茶杯上升腾的热气时,眼睛始终在看她。


        

(6)初恋会这么游刃有余?!


        

黄栌记得放在青漓书房那本相册里,孟宴礼更小的时候,偶尔不笑时的神情,甚至给人眸色锐利、傲气,不太好接近的感觉。


        

但他此刻隔了缥缈蒸汽看着她,轻轻扬眉,目光里的柔和与笑意混糅。


        

于是黄栌明白了,他是在用眼神示意她——


        

“这不是显而易见的么?我为什么不回青漓,当然是为你。”


        

黄栌低头,装作调颜料,其实在心里暗暗吐槽。


        

明明两个人都是第一次谈恋爱,黄栌就是觉得,孟宴礼可比她会多了。


        

他哪怕坐在那里,一句话都不说,也很撩人。


        

(2)那双眼睛,轮廊算不上温柔


        

她本来觉得,孟宴礼肯定是身经百战,才练就了一身本领。


        

但她某次晚饭间,对孟宴礼提出这个疑问时,孟宴礼只是浅浅一笑,以一种非常绅士的语调,慢条斯理地开口:“那真抱歉,没有你期待的那些经验,新手,请多指教。”


        

黄栌当时目瞪口呆,筷子上夹着的小酥肉都掉进了油碟里:“什么意思,孟宴礼,你没谈过其他女朋友吗?”


        

(3)这点上黄栌真的很不服气


        

(4) “没有。"


        

因为在感情里,她总觉得一惊一乍、欢天喜地的都是她自己,孟宴礼就很沉稳很淡定。


        

就像那天早晨,他在早餐店外,忽然拥抱她,说出那么撩人的话。


        

也没有像她似的,回学校的路上一直脸颊发烫,依然波澜不惊。


        

(5)黄栌当时是不相信的。


        

那这样说的话,同样是第一次恋爱,相比之下,自己这个状态多少显得有点没见过世面了......


        

于是在好胜心的趋势下,黄栌苦思冥想,据理力争:“那你上次,就是我生日那天,我说我100年以后回答你,看你挺不慌不忙的呢。还说活到130岁,要留一年陪我谈恋爱。我当时只说了‘回答’,可没说‘答应’,我以为你是因为有经验才那么淡定呢!”


        

那天晚上他们吃的是川渝火锅,黄栌扬着精致的下颌,在满室沸腾的辛辣香气中,觉得自己分析得超级有道理。


        

说完,放心地夹起一颗滚满红油的生菜,笑眯眯地,等待着她的胜利。


        

只要不是那种多年后相见仍然红着眼眶的白月光,孟宴礼有过感情经历什么的,黄栌是不在意的。


        

她那时候总是心里惦记着叶烨,是因为她初见叶烨,就看见她哭得那么伤心,留了点心里阴影。


        

孟宴礼那时候是以一种玩笑的态度说的:


        

经验没有,常识是有的。想拒绝也不至于纠结100年,再告知。老得牙都没了,说不定拄拐都不行,得坐轮椅。这种情况下还要拒绝他。那得是什么仇什么怨啊?


        

颇有点四两拨千斤的意思,但也不忘记,在说这些话的同时,用漏勺帮黄栌捞起,她夹了半天都没戳到的牛肉丸子。


        

那天后来发生什么了?


        

好像是她吃得太多,胃不舒服,孟宴礼开车找了几条街,帮她买到了帮助消化的药。


        

想起这件事,黄栌忽然停下手里的画笔,问孟宴礼:“那我们都是第一次谈恋爱,也没个经验,万一以后要是有什么矛盾啊、吵架啊什么的,该怎么办啊?”


        

帝都市还没开始供暖,孟宴礼家里开了空调暖风,杨姨三番五次打电话来,叮嘱他记得开加湿器,所以屋子里并不干燥。


        

加湿器里的精油是黄栌挑选的,有点乌木沉香那种味道,现在这种味道和红茶香气混合在一起,十分温馨。


        

孟宴礼就在这样温馨的环境里,很认真地同黄栌探讨,她提出来的问题。


        

“我不保证我们永远没有矛盾,但如果出现矛盾,无论大小,我会和你一起商量,直到找到合适我们的解决这个矛盾的办法。这样模式的恋爱,你觉得可以吗?”


        

黄栌点头。


        

她很高兴孟宴礼没有说他绝对不会同女孩子讲道理,也没有说不管发生什么事他会永远让着她。


        

她想要的是平等的恋爱。


        

之前黄栌曾有过这样的担心。


        

她担心在孟宴礼眼里,她就是个不懂事的小姑娘,永远讲不通道理,永远需要让着。


        

幸好,孟宴礼不是那样想的。


        

他很尊重她,这一点让她感到安心。


        

就好像,他们是友军。


        

如果发生了什么不开心的事情,一定是有外力敌人来破坏他们的感情了,他们可以共同商讨,共同决策。


        

反正,他们永远是一起的。


        

午后的时间似乎过得特别快,或者说,和孟宴礼在一起的时间,过得特别快。


        

孟宴礼提醒她,让她起来活动活动、休息一下时,黄栌才发现,下午已经过去一大半,临近黄昏了。


        

总是坐在画板前,黄栌也累了。


        

她起身活动几下,坐进沙发里:“杨姨一个人在青漓,会不会无聊啊?”


        

“别小看杨姨,她有很多闺蜜的。昨天电话里还和我说,去和邻居家的太太们一起到港口渔民那里买了新鲜的鱼。几个人研究着,用鱼肉做了小饺子。过得非常充实。”


        

孟宴礼帮她倒了一杯红茶,“杨姨应该发朋友圈了,你可以去看看。”


        

他们都不是常看朋友圈的人,仲皓凯以前就经常吐槽黄栌,说他发一条动态,过将近半个学期,黄栌才想起来点赞。


        

黄栌翻开朋友圈,果然看见杨姨那些丰富多彩的生活,她很热爱美食,每天都在研究着做吃的。


        

“好想念杨姨的手艺,她做什么都好吃。”


        

孟宴礼告诉黄栌,杨姨过年回老家前,会来帝都住几天。


        

黄栌马上说:“那我要请杨姨吃饭!”


        

可能是看多了杨姨晒丰富生活的朋友圈,黄栌环视孟宴礼家时,看到她的小画板立在客厅里,也很温馨。


        

画具摊在茶几上,霸占了大半张桌子,剩下的地方,放了一壶加了柠檬和蜂蜜的红茶。


        

她拍了自己没画完的画,稍微露出一点加湿器的雾气和红茶壶,也发了朋友圈。


        

有一个很快点赞的人,纯黑色头像,黄栌一时没认出是谁。


        

点进去才发现,是程桑子。


        

程桑子以前的头像不是这种风格的,一直都用她自己的照片,她身材好,拍照也经常大秀身材,性感极了。


        

突然换成黑色头像,黄栌还挺不适应的。


        

而程桑子在点完赞后,突然给黄栌发了一条语音。


        

她那边有些嘈杂,似乎在“粉红桃子酒吧”里,她问黄栌:“妹妹,我记得徐子漾说过他和你挺熟的,我知道你回帝都了,徐子漾最近去哪了你知道吗,这人失联了。”


        

徐子漾失联?


        

不会啊,前几天明明还听见他给孟宴礼打电话呢。


        

“徐子漾上周末是不是和你通过话?”


        

孟宴礼翻了翻通话记录:“是,怎么了?”


        

黄栌想到一个不太好的可能性。


        

徐子漾这个人吧,虽然她没亲眼见过他频繁更换女友,但从他言行里也能察觉到端倪,他大概不是个对感情特别专一的人。


        

这让黄栌很犹豫,在手机里打着字,想要回复程桑子,可怎么写都觉得有些不妥。


        

反复删了几次后,程桑子那边又发了一条语音过来。


        

程桑子是个挺通透的人,也聪明:“行了妹妹,你不用回复我了,我知道了,那孙子估计没失联,只是不和我联系,对吧?没事儿了,当我没问过。”


        

这事儿......


        

黄栌咬咬牙,给程桑子回复,说徐子漾去国外了,也许有时差,让她别担心。


        

“谁担心他,他没死就行。”


        

徐子漾和程桑子相比,黄栌当然是更喜欢程桑子。


        

人家是超漂亮的姐姐,性格还特别好。


        

再一想徐子漾,他出国前在电话里还怼过自己!


        

黄栌心里的天平,迅速倒向程桑子。


        

她扭头和孟宴礼说:“你联系一下徐子漾,让他把话和程桑子姐姐说清楚,动不动就玩消失算怎么回事,他是渣男吗?”


        

“可能有点。”孟宴礼说。


        

黄栌和美女同仇敌忾,凶巴巴地说:“下次他来帝都,我不可能再请他喝奶茶了!渣男不配喝奶茶!”


        

顿了顿,她说,“你也不许请!”


        

“好。”


        

黄茂康这几天又不在家,去隔壁省的工厂考察去了,黄栌晚饭是留在孟宴礼家里吃的。


        

饭后黄栌又画了一会儿,孟宴礼依然坐在她身旁的沙发上,架着笔记本电脑处理公务。


        

有时候听见孟宴礼接打电话,发现他不止有艺术展馆一件事情要打理,还有一些生意上的事情。很难想象,他这种性子,会是喜欢做生意的人。


        

毕竟在黄栌看来,他和爸爸完全不是一种人。


        

以前孟宴礼有那么多爱好呢,现在他好像没什么特别感兴趣的事情了......


        

和孟宴礼在一起很开心,非常开心。


        

但他确实像青漓浓雾弥漫时远处的山景,隐约能看到轮廓,却总也看不清。


        

黄栌打了个呵欠,想起第一次见孟宴礼眉宇间的那道纹时,对他的印象:


        

仿佛他只身夜行太久太久,但遥夜沉沉,总也走不到天明。


        

孟宴礼去阳台接了个电话,转身回来,看见黄栌捏着画笔,像小鸡吃米一样,头一磕一磕地坐在画板前。去看日出确实起得太早了,路上他让黄栌在车上睡一会儿,这姑娘也没听,一路都在和他聊天。


        

她高兴时其实话挺多的。


        

很像青漓庭院里,总去光顾杨姨那棵无花果树的小肥鸟,站在树枝上啾啾啾不停歇。很可爱。


        

孟宴礼走过去,很轻地揉了一下黄栌的头发:“困了?”


        

黄栌瞬间睁大眼睛,迷茫片刻,揉揉眼睑:“好像是,早晨起得太早了。”


        

屋子里开了暖风,窗子却结了一层雾气。


        

风声隔着窗传进室内,手机里显示,现在室外气温不足五摄氏度。


        

不到晚上9点,时间倒是不晚。


        

现在送黄栌回去,她还能睡个好觉。


        

但室内外温差太大了,他还挺怕她折腾一趟着凉的。


        

孟宴礼叉着腰,在茶几边思索片刻,看着黄栌无精打采地在画板前,身形不稳地晃悠几下,站起来:“孟宴礼,要不你送我回去吧,不画了,困。”


        

他询问她的意见:“你要不要,留下来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