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夜雾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喜欢(孟宴礼,我陪着你呢...)

        

黄栌坐在地铁站的一家饮品店里, 等孟宴礼来接她。


        

饮品店里人不太多,放了些黄栌不知道名字的轻音乐。没有椰子口味的饮品,她随便点了杯热的柠檬红茶。


        

红茶没有孟宴礼家里的那种香, 但她慢慢喝着,想明白了一些事情。


        

黄栌回忆着从认识孟宴礼以来的过往,关于他从不提及的某些事,其实是有些细枝末节,以碎片化的形式,展现在她眼前的。


        

用心想想也能拼凑出一些脉络。


        

比如, 孟宴礼放弃画画那年, 也是叶烨和孟政一分手的年份。而那一年孟政一病了, 病得很重。从那之后, 似乎孟宴礼的家庭氛围也变得奇怪起来。


        

但那些毕竟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 黄栌拼凑不出具体,只能凭借感觉猜测,其中必然有些什么极大的不愉快。


        

那些不愉快把把孟宴礼这个人割裂成两部分:


        

一部分, 是他相册中那种爱好广泛、生长在充满温情的家庭氛围中的大男孩;另一部分, 是现在沉稳冷静、万事从容的成熟男人。


        

有新的客人推开玻璃门走进来, 门上风铃叮当, 一股北方冬季特有的干燥冷气吹进来,拂过她放在桌面上的手背。


        

黄栌毫无察觉,用搅拌棒搅动着红茶杯里的一片柠檬,沉默地思考着。 记住网址m.qItxt.com


        

对,不是失落难过郁郁真欢。


        

是思考。


        

黄栌在用她的理智, 抵抗着初次恋爱中难免的不安和彷徨。


        

指尖轻敲在茶杯上,她在想, 那些问题永远不该被概括为“我喜欢上了一个浑身秘密的男人怎么办”“我的男朋友对我总是有所隐瞒怎么办”“男朋友秘密太多该继续吗”......


        

没错,孟宴礼是个有很多秘密的人。


        

但她不想因为这些秘密,影响他们之间的感情。


        

在青漓时,孟宴礼的书房对她开放,电脑没有密码,工作笔记本摊开在桌面上。


        

现在也一样,她可以随便使用他的手机、平板电脑。


        

家里所有有密码的地方,连徐子漾都知道,只要连着输两遍孟宴礼的生日“07210721”,就能解开。


        

他的秘密不是刻意隐瞒,只是不愿提及。


        

有一段往事,以极不愉快的方式发生,在他眉心刻下深深的一道纹。


        

虽然也担心,或者说,也会有点小小的失落,自己没能成为分担他悲伤的那个人。


        

但黄栌不想打着“喜欢他”“为他好”的名义,莽撞地往孟宴礼那些明知不愉快的往事里硬闯......


        

她自己过去也并不是一个特别特别外向的姑娘,以前仲皓凯和陈聆他们说过,“黄栌要是有什么事儿,非得点名问到她头上,她说不说还是两码事呢”。


        

忘了是什么样的契机下有过这样的对话,但别人眼里,她也许也有属于她自己的秘密。


        

面对孟宴礼时,她没有这样,是因为孟宴礼让她有了足够的安全感。


        

因为这份安全感,她才慢慢变得会主动倾吐心声。


        

她记得在青漓海边,她蹲在礁石上,连头发丝都散发着丧气。


        

孟宴礼坐在她身边,给她讲阅读理解里肯德基老爷爷创业失败数十次的心灵鸡汤。


        

在对未来迷茫时,在对参赛犹豫时,在对母女关系失意时,在对爸爸抱有歉意时......


        

这半年里,站在人生重要的转折点上,有太多太多时候,都是孟宴礼陪在她身边了。


        

黄栌有这样的改变,是自然而然的。


        

可她不能因为自己有了改变,就强迫孟宴礼也去改变,强迫他把自己完全摊开来展示给她看......


        

这样不对,


        

“黄栌,这样是不对的!”


        

她不小心说出声,身旁路过的侍者停步,礼貌地问她是否需要什么。


        

黄栌歉意地摇头:“没有没有,抱歉。”


        

侍者走后,她继续思考,试图从自己浅薄的人生经历中,找到一些经验。


        

就像她和爸爸之间,明明这么多年,爸爸比妈妈爱她更多,但她凭着对母爱的幻想,就站在了妈妈那边,一直隐隐觉得爸爸对家庭付出不多,才导致了离婚。


        

就像爸爸表达爱的方式是打很多钱给她。


        

也许孟宴礼喜欢一个人的方式,就是把所有情绪都藏起来,不让她跟着担忧呢?


        

在自己的小情绪和孟宴礼之间。


        

黄栌明显感觉到,自己偏心孟宴礼。


        

不太好喝的红茶被黄栌喝得只剩下一点底子,她深呼吸,做了个决定。


        

那天下午,孟宴礼来得很快,他那辆黑色的SUV停在饮品店门外,可能是有心灵感应,黄栌也是在这个时候抬起头的。


        

透过橱窗,她看见他熄火下车。


        

孟宴礼穿了一件深灰色的长款羽绒服,也许车子里热,羽绒服没拉拉锁,敞着怀。


        

他迈着那双大长腿,从车子里出来。


        

隔着玻璃,他同她对视,在阳光下展露笑容,眉心的纹也舒展开。


        

孟宴礼对她扬了扬下颌,意思是,还不出来?


        

这样做完,他似乎想到什么,向街的另一侧偏头,认真看了几眼,然后在黄栌从饮品店跑出去的时候,问她:“昨天不是说白色颜料快用完了么,那边有家美术用品店,要不要去看看?”


        

自我审视和与情绪对抗让黄栌精神上感到有些累,逛了那么久的佛寺让她体力上感到累,但她还是跑过去,拉住孟宴礼的手,轻快地回答他:“好的呀!”


        

阳光明媚,黄栌活跃在孟宴礼身边,给他讲她在寺庙里偶遇的一只野猫,也给他讲她爸爸在拜掌管财气的佛前叩首得十分认真。


        

孟宴礼拉着她的手,怕她冷,把她的手放进羽绒服口袋。


        

他们就这样肩并肩,一起去了美术用品店,买好东西,然后开车返回孟宴礼家里。


        

寒假不算长,而且临近新年。


        

本来杨姨要在回老家之前来一趟帝都的,但青漓这阵子天气不太好,飞机总是延误,来帝都有些麻烦。


        

“本来想给你和宴礼带些东西过去的,买了海参和鱼干,还有我新学的小酱菜。前几天子漾吃了,说配粥很开胃,他吃了不少呢。不过这阵子一直有雾,看样子我是去不了了,等我问一下快递,看看能不能寄过去给你们。”


        

视频是黄栌给杨姨打的,得知杨姨不能来,还有点遗憾。


        

但听到杨姨说可能会寄小酱菜给他们,她又很高兴地表示:“那我很期待呀!最近天太冷了,不想出门吃早餐,要是有小酱菜,我们就可以在家里煮粥啦。”


        

杨姨对着摄像头,露出欣慰的笑容。


        

黄栌反应几秒,才想起,这是她第一次在杨姨面前,把她和孟宴礼称为“我们”。


        

她垂了垂眼睑,有些不好意思、


        

后来说起过年,杨姨也就顺着这个话题,问到了坐在黄栌身旁、没露脸的孟宴礼:“宴礼,过年你在哪边?”


        

黄栌回头看他,她以为他会说去国外过年呢,但他说:“青漓吧。”


        

“咦,不在帝都吗?”


        

“你不去国外的吗?”


        

视频里外,一大一小两个女人同时发出疑问。


        

黄栌不知道,那个瞬间,孟宴礼感到了一种舒适的熨帖,因此而笑了几声。


        

挂断视频,黄栌心怀两个问题,因此一脸纠结。


        

第一个问题是,“孟宴礼,我在杨姨面前说‘我们’是不是有点太不知羞了”,孟宴礼摇头,说杨姨早就知道。


        

杨姨怎么会知道呢?


        

黄栌一扬下颌:“哼,我知道了,肯定是徐子漾那个大嘴巴说的!”


        

孟宴礼笑起来,揉着她的头发,告诉黄栌,确实是徐子漾说过。


        

但他也有打过电话,认真和杨姨说起,他在和她谈恋爱,因为杨姨在他眼里,是家人。


        

孟宴礼还说,他打算过完年回来,约黄栌的爸爸谈一谈这件事。


        

不过他逗了她一句:“如果过年期间我没被甩的话。”


        

这就让黄栌想起她的第二个问题:“可是,过年你不去国外陪你爸妈和弟弟吗?”


        

“不是很方便。”孟宴礼笑笑,没说,他们可能也不太想他回去。


        

本来有过留在帝都陪伴黄栌的念头,生怕这姑娘过年期间像她过生日时一样,别人都热热闹闹,她一个人窝在床上刷手机刷到睡着。


        

但他之前联系过黄茂康,黄茂康说今年过年期间,他会多抽出时间陪黄栌,带她逛逛庙会什么的。


        

还表达了老父亲幡然醒悟,再不多和女儿相处相处,等她找了对象,就该嫁人了,就没机会了。


        

黄栌过年有人陪,孟宴礼也就不担心了。


        

他打算回趟青漓,等年后再回来。


        

“我也好想去青漓啊......”


        

“过完年去找我?”


        

黄栌摇头,寒假她还有毕业设计要构思。


        

青漓是一座小城,适合放松身心,但查资料方面肯定不如帝都更便捷。


        

帝都有太多大型书店可以供黄栌参考了。孙老师也在帝都,偶尔假期会组织画室的几个学生一起聚聚,聊聊正经事。


        

而且那么多画具,也不能都搬到青漓去。


        

她靠进孟宴礼怀里:“算了,我还是先忙毕业设计吧。”


        

暑假时,黄栌还以为自己肯定做不好毕业设计呢。


        

没想到现在,她还对毕业设计还挺有想法的,她要尽快确定好主题,和孙老师商量一下是否可行。


        

黄栌抻了个懒腰,偏头去看孟宴礼:“等我毕业,又是夏天了。到时候我想去青漓住一段时间,你欢不欢迎我?”


        

“那不是当然的么。”


        

晚饭后,孟宴礼接到了国外家里的电话。


        

他坐在客厅沙发上,和过去每一次接到电话一样,并不背着黄栌,只是看她一眼,确定自己接电话的声音不会打扰到她正在做的事。


        

黄栌正在平板电脑上翻孟宴礼存的艺术品资料,留意到他的目光,笑着冲他挥挥手,表示他,“我没在做什么正事,不影响的”。


        

电话持续的时间不长,但黄栌抬眼,依然觉得,孟宴礼眉心比平时蹙得更深。


        

她明白,那些她不知道的过去,像个磨人的小妖精,又来重创她的男朋友了!


        

于是,在孟宴礼挂断电话后,黄栌凑过去,拉拉他的袖口,戳戳他的手臂,温柔地叫他:“孟宴礼。”


        

“嗯?”孟宴礼回眸。


        

黄栌就在他转头看过来时,靠过去,主动吻了孟宴礼。


        

那是刚满21岁不到两个月的黄栌,打败所有未能如热恋幻想中“忧他之忧”的失落情绪,打败所有胡思乱想的不安,打败所有初恋时的兵荒马乱,以她的一腔孤勇,投掷出的所有喜欢。


        

“孟宴礼,我陪着你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