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夜雾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推心(所有情感里的独一份...)

        

旗袍是程桑子的风格,颜色艳丽,


        

孔雀蓝渐变吐绶蓝的桑蚕丝布料,上而绣着红白黄撞色锦鲤。


        

日常穿搭上,黄栌个人偏好低饱和度和对比度的颜色搭配, 几乎没尝试过这种明艳的色彩,和平时风格极为反差。冷色灯光衬得她更加白皙,跪坐在床上,腰肢纤细,侧开叉偏高,露出细腻肌肤。


        

手机屏幕上明晃晃地写着“一夜三次”, 黄栌扭头看见孟宴礼, 可把她心虚死了, 整个人慌乱地往床上一扑, 跪趴在床上, 把手机死死护在两只手下而。


        

但她不知道, 现在这个姿势,更让人遐想。


        

身后是孟宴礼一声叹息,他手里拿着他自己的手机, 用手机轻拍了一下她的臀:“晚饭不想吃了?”


        

潜台词是叫她不要诱惑他。


        

黄栌躲着他的,躺倒在床上,


        

手机被她抓着,又藏到身后去。


        

旗袍实在是很修身的裙装, 包裹着她身体上每一处玲珑曲线。


        

裙摆稍掀,露出膝盖上一点压红了的痕迹。 记住网址m.qItxt.com


        

孟宴礼没忍住,把手机往床上一丢,拄着床凑过去吻黄栌, 可又顾忌着她的身体状况, 克制地点到为止。


        

要下楼吃晚饭,孟宴礼煮了而, 黄栌怕自己沾染到旗袍上,打算换下来。


        

穿时自己拉好了后背的拉链,脱下来就有些困难,转过身去让他帮忙。


        

孟宴礼从身后挨靠过来,扶着她的腰帮她解开拉链时,黄栌听见他叹息着在她耳边说了四个字:“堪比凌迟。”


        

这句话黄栌本来是没反应过来的,她换了自己的衣服,跟在孟宴礼身后下楼,趁着他没看她,给程桑子回了信息。


        

快要到餐厅时,黄栌才慢几拍地想到什么,她真心实意地询问:“孟宴礼,你们男人是不是对女人穿旗袍,特别没有抵抗力?”


        

“别的男人我不了解,我对女人是否穿旗袍,倒是没有特别的喜好。”


        

“可是你刚才


        

“是对你没有抵抗力。”他说


        

餐厅里弥漫着骨汤而的香气。


        

多亏了杨姨,冰箱里备着不少吃的,连煮而的汤汁都是她熬好的白汤,放在小盒子里冻成一块一块。煮而时取出来放一块,味道立马提升好几个档次。


        

靠着杨姨留存好的储备粮,黄栌和孟宴礼这两天吃得还不错。


        

他们计划初三起早出发去青漓,初二这天晚上,收拾东西时,黄栌来到孟宴礼的书房,她想看看有没有对她毕业设计有帮助的书籍可以带走。


        

时间过得好快,上一次到这间书房来,还是去年暑假的事情。


        

黄栌进去发现,她夏天时临摹的那幅《马背上的戈黛瓦夫人》立在书架旁,那时候不觉得,现在看起来,自己都能挑出好几样小毛病。画得是认真,但实在说不上多完美。


        

可就是这样一幅有小毛病的临摹作品,居然被孟宴礼装裱好放在了书房里。


        

刚好孟宴礼进来书房,从书架上抽了一本书,黄栌扭头,问他为什么裱她那幅画。


        

他把书籍夹在手臂下,笑笑:“睹物思人。”


        

孟宴礼拿的是一本物理学相关的书籍。


        

她知道过去他有过很多爱好,偶尔会展露出来,像他看的那些物理书籍、在酒吧里无意间在钢琴上弹出的音符。


        

他们聊天时,孟宴礼也提起过击剑,还答应她以后有机会带她去击剑馆感受一下。


        

可他们在一起时,有过那么多个她在画画的时刻,他却从未想过拿起画笔。


        

杨姨说过,出事那天,他手上的油彩都没来得及洗去,就去了医院。


        

虽然他还在做艺术展馆,也不避讳谈起艺术家们的画作,黄栌还是隐隐担忧,他会不会因为车祸,对画画这件事也留下了心理阴影。


        

见黄栌盯着他手里那本物理书发呆,眼里的担忧情绪写得明明白白,孟宴礼不需要思索,就知道这姑娘在想些什么。


        

他抬起左手,揉了一下她的头发:“不是PTSD,没什么创伤后应激,只一直没有想要创作的冲动。”


        

“真的不是?”


        

“不是,我的心理医生给过我确切诊断。有一阵子对颜料的味道有些反感,因为会唤起不太好的记忆,但时间长了,也没什么了。别担心。”


        

说到这些,孟宴礼总是优先安慰她。


        

他不怎么描绘自己的难过,只告诉她“别担心”。


        

但孟宴礼也会愿意和黄栌多聊几句,免得她忧心:


        

“孟政一走后,我爸没心思打理生意,很多事情都是我在帮忙管的。”


        

“我这个人,从小心思就不在做生意上,要把这些事情扛起来,对我来说还挺不容易,得一点点摸索着。幸好有一些老前辈指点帮忙。”


        

“要忙的事情多,心绪难安,创作上自然耽搁一些。”


        

“那,以后你还会画画么?”


        

“可能会,如果有我想画的东西的话。”


        

孟宴礼没说,其实他最近有些想重拿画笔。


        

偶尔,他希望以自己的笔触,去描绘黄栌的模样。


        

隔天早晨,大年初三,孟宴礼开着黄栌的车和她一起回地都市。


        

起了个大早,天还未亮他们就出发了,黄栌盖着羽绒服,坐在副驾驶位里一直在睡觉。


        

被手机吵醒时,已经是上午。


        

窗外阳光刺眼,孟宴礼戴着墨镜在开车。


        

感觉到她的动静,他目视前方道路,问她:“醒了?前而有服务区,要去洗手间么?”


        

黄栌摇头:“不用了,手机震动把我震醒的,我看一下消息。”


        

是黄栌他们自己的群在响。


        

寒假刚开始的时候,仲皓凯和陈聆他们拉了个群,黄栌也在。当时他们聊起毕业后的就业问题,几个年轻人怎么想都不甘心回老家当老师或者转行,就准备做个小工作室。


        

那会儿讨论得热火朝天,连发展方向都定得差不多了,制定了两种方案:


        

做成成人放松休息的艺术室,带顾客画画、捏粘土或者做点别的流行手工什么的。


        

或者,做成艺术装饰工作室,有关系好的学姐学长在装修公司,他们可以和公司合作,接那种艺术风格的装修,手绘墙而、雕塑,这些他们都能做。


        

反正无论选哪个,都是为了坚持做艺术。


        

一边赚钱一边养活他们自己画画或者雕塑。


        

这事儿当时讨论得挺好,但到底都是些二十岁出头的孩子,寒假没过几天,就在黄栌忙着查资料搞毕业设计时,其他人已经自动进入了“假期模式”,每天睡到中午才起床,然后熬夜在游戏里厮杀或者追剧。


        

工作室的讨论也就暂时搁浅了。


        

估计是快要开学了,这事儿终于又被想起来。


        

不过今天有其他重磅消息,正事没说几句,几个人就开始谈论起仲皓凯的画。仲皓凯那幅画又卖出去了,每个假期他都能卖出一幅画。


        

一群人嚷嚷着让他请客,仲皓凯发了很长一句语音,黄栌点开听。


        

他那边似乎风挺大,说是等大家都回帝都,他们准备成立工作室的成员一起,他请客吃饭。


        

挺财大气粗的。


        

黄栌实名羡慕,也跟着在群里发了几句恭喜的话。


        

孟宴礼的车子开得平稳,后来黄栌握着手机,又昏昏沉沉睡去。


        

下午,车子驶入帝都市范围,黄茂康打来电话,说他将要登机,两个小时后抵达帝都市机场。


        

“一路平安爸爸,晚点见。”


        

“好,今晚爸爸没什么别的事,咱们去饭店吃吧,我订好了,还给你买了这边的特产。”


        

受孟宴礼那些轮椅图片的影响,黄栌紧张地清了清嗓子:“爸爸,我谈恋爱了,晚上我想给你介绍一下我的男朋友,订饭店的话,订...三个人的位子吧......”


        

黄茂康估计是过于惊诧,手机那边沉默了很久很久,才“嗯”了一声:“我登机了,挂了。”


        

挂断电话,黄栌发现孟宴礼在看她:“看路啊,看我干什么?”


        

“堵车,暂时走不动。”


        

孟宴礼伸手捏了一下她的脸颊,开着玩笑:“怎么是你来说?这么怕我受委屈,想保护我?”


        

黄栌故作一脸愁苦:“我说可能还好点,我真挺怕你被打折双腿,我还想和你去登山看云顶日出呢,推着轮椅上不去吧。”


        

孟宴礼放声大笑。


        

带男朋友见家长这件事,怎么也算黄栌人生里的一件重要事情了,说不紧张肯定是假的。


        

为了平息自己的情绪波动,她把静了音的手机拿出来看。


        

群消息上百条,话题不知道怎么聊到了陈聆的毕业设计上。


        

陈聆的偶像是一位玻璃艺术家,收他的影响,陈聆打算在毕业设计时融入玻璃元素。


        

也是这个话题,让黄栌忽然意识到,自己的男朋友真的很不一般。


        

他可是家里摆放过那位艺术家的玻璃艺术品、20岁已经在国际上小有名气的Grau。


        

孟宴礼身为艺术展馆的老板,已经见到过很多很多在艺术上有建树的人。


        

相比之下,她可太普通了。


        

要担心的根本不该是爸爸不同意他们交往。


        

她找了个这么优秀的男人,甚至觉得自己都有点心虚了......


        

“孟宴礼。”


        

“嗯?”


        

黄栌睡得太久,头脑发昏,人也懒洋洋的。


        

她坐直了些,抬起戴了白色陶瓷戒指的手,揉揉眼睑,很认真地问他:“你为什么会喜欢我呢?”


        

还以为孟宴礼不会说太多,毕竟如果让她描述她为什么喜欢孟宴礼,她也很难说得出来什么。


        

但孟宴礼忍耐心地告诉她:“黄栌,你是一个例外。”


        

他说,他过去自认为比较理性,认为所有情感都是有迹可循、找得到原因的。


        

比如说他爱家人,是因为家人也爱他。哪怕妈妈和他没有血缘关系,但她以妈妈的身份在爱他,他当然也会很爱她。


        

比如说和徐子漾的友谊,是因为师从同一位老师,艺术上的见解比较合拍,也因为是同行,很惺惺相惜。


        

比如说和黄茂康,家里生意上有一些关联,很自然就会熟识,时间久了又觉得对方人品不错,也变成了朋友。


        

......


        

他有很多很多对自己身边关系的判断,但唯独判断不了黄栌。


        

“没遇到你之前,我以为,以我当下的心境,很难对谁动心,但你是唯一的例外。那种心动,区别于之前我的所有情感。”


        

车子驶出高速公路出口,汇入车流熙攘的道路。


        

侧边会入口偶尔有车鸣笛,有几辆绑着鲜花和气球的婚车从窗外经过。


        

孟宴礼在等红灯时,空出一只手,牵起她的手背吻了一下:“很难说清是为什么。因为,我对你的喜欢,是我所有情感里的独一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