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夜雾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番外-1(万事万物里,我最爱你。...)

        

这是一个雾霭迷蒙的下午。


        

中午时, 青漓下了一阵小雨,雨后温度宜人。卧室的窗敞开着,微风习习, 窗纱随之轻轻浮动。


        

“觉灵寺”的钟声自遥远的山间云雾中来,余音袅袅;稍远处是海浪与鸥鸟和鸣;楼下庭院里落在树梢上的蝉和麻雀不甘示弱,鸣声此起彼伏;屋檐上偶尔落下一两滴积雨,“吧嗒”“吧嗒”,砸在窗台上。


        

这些可爱的小热闹,都没能吵醒黄栌。


        

是混合着泥土与青草幽香的风, 拂动她脸侧碎发, 发丝捣乱, 黄栌感到脸颊有些痒痒的, 意识才逐渐从梦中苏醒。


        

睁眼时黄栌有些茫然, 一时没想起来自己在哪儿。


        

甚至有些恍惚地以为自己还在停留在半年前的时间, 停留在那个她通宵驱车到达青漓的年三十那天下午,太困,用了很久补眠。


        

但窗外已无爆竹, 满是一片盛夏。


        

黄栌睡懵了, 看到自己手上的钻戒, 终于想起今夕何夕。


        

是因为她觊觎青漓的美景, 孟宴礼才在她毕业当天,开了一夜的车,今早他们抵达青漓。


        

还有...... 一秒记住https://m.qItxt.com


        

在晨雾中,孟宴礼向她求婚了。


        

忽然想起年三十那天, 她似乎在放爆竹时和孟宴礼说过, “这个爆竹红红火火的,我感觉我毕业设计肯定会很顺利, 今年也一定会有很多很多好事发生。”


        

当时的话,好像成真了。


        

毕业设计确实顺利。


        

至于好事么,收到展馆的邀请!画得到肯定!


        

还有......


        

黄栌看着自己的手,忍不住笑了。


        

钻石在雨后的阳光中闪着光,令人愉快。


        

那是一枚巴洛克风格的钻戒,忘记是春天时的具体哪个下午,黄栌和孟宴礼当时还在帝都,一起去看画展。


        

展厅里人群三三两两,却很安静。


        

走在一幅幅油画前,孟宴礼似是无意地问过她,是否喜欢巴洛克风格。


        

当时,黄栌点点头,说非常喜欢。


        

也许那个时候,他就在筹划着,送她一枚戒指?


        

黄栌抚摸着手上的戒指,咧嘴笑。


        

她真的不是那种喜怒不形于色的女孩子,只觉得满心满眼都是甜甜蜜蜜的。


        

好高兴。


        

床头花瓶里,插着孟宴礼送给她的那束黄栌花,如粉色烟雾,开得正盛。


        

花瓶旁边是一杯水,上面盖着一张纸巾遮尘。那是孟宴礼怕她口渴,和她一起上楼时,从楼下带上来的。


        

当时他们刚吃过午饭,被家长们催促着赶上楼来,说是怕他们劳累,让他们好好睡个午觉,休息一下,等晚上再一起吃饭。


        

青漓别墅很少有那么热闹的时刻,两家的家长都在,还有杨姨和混在这儿蹭饭的徐子漾。


        

黄栌还惦记着帮杨姨收拾餐桌,被孟妈妈拉住:“这里不用你,赶路一夜,肯定累了,快去休息吧。”


        

她有些不好意思,挠了挠耳垂,和大家解释,是孟宴礼整晚一直在开车,她什么也没帮忙,上车就睡着了,睡到青漓才醒。


        

“那也去睡一会儿,休息休息。车上哪能睡得舒服呢?”孟妈妈这样说。


        

徐子漾小声在旁边嘴欠:“上楼睡啊?光天化日同床共枕,你说你俩......”


        

孟宴礼端着一杯水从他身后走过,不客气地给他了一脚。


        

然后拉起黄栌的手,对长辈们欠了欠身:“我们去休息一下,晚点见。”


        

可是,明明通宵开车的人是孟宴礼,他却早已经睡醒起来了,只剩黄栌一个人,裹着蚕丝夏凉被,睡到现在,仍然懒懒的不想起床。


        

连喝水都是扭动爬行着,勉强摸到水杯,她稍微抬头,喝完又把水杯放回去,重新窝回被子里。


        

大学生涯的最后一个学期,黄栌始终忙得要命。


        

终于可以稍微放松一下了,她想。


        

现在,她毕业了。


        

她收到了Grau亲笔画的黄栌花。


        

她答应了孟宴礼的求婚。


        

48小时内发生的事情太多,好像她穿着学士服在暴晒的操场上、努力在明媚阳光下睁大眼睛拍毕业照,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现在无论怎么回忆,脑海里闪回的,都是她踩在沙滩上,抬起手,却意外地看见手上戴着钻戒的画面。


        

还有孟宴礼和她说,“我爱你”。


        

黄栌蒙上被子,像蚕蛹一样卷在被子里偷笑。


        

然后又忍不住,探出头去,把手举起来,看手上的钻戒。


        

真好看呀。


        

孟宴礼的眼光真好!


        

孟宴礼进来时,黄栌就那样带着一脸幸福的傻笑,对着自己的钻戒发呆。


        

他笑着问:“这么喜欢钻石?”


        

这样说着,他走到床边,依次解开袖箍,丢在一旁,然后倒进床里,把黄栌往怀里一揽,扣着她的后颈,去吻她的唇。


        

短暂的唇齿相依,黄栌却还惦记着他的问题,窝在他怀里,老老实实回答:“因为是你送的,我才特别喜欢的。”


        

孟宴礼又亲她,然后问:“醒很久了?”


        

“没有,刚刚才醒。你呢,起来很久了么?”


        

“有一段时间了,去洗了个澡,然后处理了一些事情。”


        

“不累么?”


        

孟宴礼声音里带了些懒洋洋的放松:“本来没觉得累,看见你躺得这么舒服,我也有点不想起了,再躺会儿吧。”


        

也许是觉得衬衫太束缚,孟宴礼抬手,捻开一颗扣子。


        

他的手指好像真的很灵活,单手操控笔记本电脑的鼠标区域时,单手解开衣扣或者袖箍时......


        

还有,指尖探进某个地方时。


        

黄栌脸红了。原来不只是孟宴礼会想要和她亲密接触,她也会有这样的时刻,会想要孟宴礼。


        

“脸红什么?”


        

黄栌猛地摇头。


        

这种事情根本不好意思讲出口的嘛!


        

她还是老毛病,说谎就会变结巴:“没、没有啊,我哪有脸红,就,就可能是你抱我太紧了,有些热的,对,可能是热的吧。”


        

为了让自己的话被信服,她挪了挪,从他怀里钻出来,还抬手扇了扇脸侧,戏很足地嘀咕一句,“好热呀。”


        

孟宴礼看她一眼,倒是没说什么。


        

下午的时光令人慵懒,昨夜旅途劳顿,两人相拥着躺在床上,聊了几句,不知不觉又睡着了。


        

再醒来时,窗外已是黄昏。


        

孟宴礼的衬衫上压出一些小褶子,他脱掉换了一件,准备带着黄栌去楼下吃饭。


        

孟宴礼的爸妈暂住在黄茂康那边,不过这个时间,大家应该是都来了,但没上楼打扰他们。


        

隐约能听到黄茂康和孟爸爸说话的声音,也能听到杨姨笑着,不知道在同谁讲,说她在网上学会了怎么做腊肉,打算这几天试试,如果成功,刚好可以当下酒菜。


        

在这些热闹窃窃声音里,黄栌看着孟宴礼把衬衫袖口解开,袖子叠了几道,挽在手肘处。


        

有时候他不戴袖箍,会这样调整衣袖。


        

她飞快地看了他的指尖一眼,然后移开目光。


        

黄栌不知道女孩子如果有这方面的想象,该怎么解决掉。


        

可孟宴礼像是她肚子里的蛔虫,推开卧室门向外走时,他忽然揽了揽她的腰,示意稍等,他有话要说。


        

黄栌停住脚步,偏头看他。


        

他很温柔地揉了揉她的头发,过廊只有他们两个人,他却凑近了和她说悄悄话:“今晚。”


        

“什么今晚?”


        

“今晚做。”


        

过廊里一眼望去,有好几扇门。其中一扇是水波纹的玻璃质地,窗外夕阳橘色的光落在上面,像一幅油画。


        

黄栌和孟宴礼对视。


        

他的眼睛和那扇玻璃门一样,被落日点燃,柔情地望着她。


        

她下意识点头。


        

等走到楼梯,黄栌才忽然捂住脸,小声惊呼:“孟宴礼,我...有那么明显么?”


        

孟宴礼笑了:“没有。”


        

徐子漾不知道从哪冒出来:“什么玩意儿明显?”


        

问完就被孟宴礼揪走了。


        

那天的晚餐,格外热闹。


        

杨姨恨不能把自己所有擅长的手艺都做一遍,也不管是不是搭配合理——


        

拿手的香辣蟹和椒盐皮皮虾有做,新在网上学会的咸蛋黄鸡翅和炸鱿鱼圈也做了,肚子里塞了玉米粒青豆和糯米的烤鸡、烤猪肘混搭在一起,甚至还煎了两块战斧牛排,切了红肠。


        

吃食摆满餐桌,过年都没这样喜庆热闹。


        

看起来,杨姨对自己的手艺感到满意,当然,也对眼下的气氛感到满意。


        

她喜滋滋告诉众人:“我还煲了海鲜粥在砂锅里,一会儿当主食!”


        

唯一敢毒舌挑剔的人只有徐子漾,他这阵子心情不佳,嘴也就更欠,恹恹地靠在椅子里:“我们这么吃,真的不会拉肚子吗?我胃肠很脆弱的......”


        

话没说完,被杨姨在后背上拍了一巴掌。


        

常年和面做饭的手,力气还是有的。


        

徐子漾顿时倒在桌上,做了个吐血的假动作,嚷嚷着:“孟哥,我胳膊肯定是折了!快来帮我看看。”


        

孟宴礼正在帮黄栌剥螃蟹,闻言头都没回:“胳膊不长在后背上。”


        

“我是畸形行不行?!”


        

黄栌笑起来。


        

她抬手捂嘴时,手上一闪,被大家调侃手上的钻戒,又很不好意思地往孟宴礼那边躲。


        

黄茂康喝了酒,两颊泛红,带着老父亲的心酸,幽幽叹一声:“女儿马上就是别人家的喽。”


        

孟妈妈柔声说:“我们是一家人。”


        

“对对对,你们是一家人!”杨姨愉快地说。


        

那枚钻戒做得确实美,得到了大家的一致肯定。


        

黄茂康说:“宴礼的眼光还是好的,当年我挑的钻戒,被嫌弃死了,婚礼上张琼都不愿意戴......”


        

提到“张琼”这个名字,他顿了顿。


        

这些天在青漓,黄茂康也曾对大家倾吐心事,所以很多事情,大家是知道的。


        

孟爸爸揽了黄茂康的肩膀,举起高脚杯和他撞杯:“都过去了,都过去了。”


        

“对,都过去了。”黄茂康喝掉了手里的红酒。


        

孟妈妈总是食欲欠佳的样子,吃东西很少。被杨姨拉着再三叮嘱,帮她夹菜,让她多吃些。


        

满眼热闹中,黄栌留意到孟妈妈几次扭过头,偷偷擦掉了眼泪。


        

烤鸡切开,满室飘香。


        

黄栌喜欢里面的糯米,动手夹了两次,被孟宴礼看见,干脆把烤鸡挪到了她面前。


        

他自己喝红酒,却又时刻留意着帮她倒满椰汁。


        

同家长们对话时,也不忘给嘴角沾了汤汁、四处张望寻找纸巾的黄栌,递过抽纸盒子。


        

当着家长们的面,黄栌不好意思太亲昵。


        

她偷偷在桌子下面,拉孟宴礼的手。


        

孟宴礼回握她,然后轻轻捏了一下她戴着钻戒的无名指,凑近了和她说悄悄话:“之前没问过你,喜欢什么样的求婚。这种事情上,我没经验,只送了戒指,会觉得太简陋么?”


        

当然不会。


        

实际上,黄栌连梦里都重复了那个神奇的场景,抬起手看见钻戒的瞬间,简直可以说是她人生惊喜的前三名。


        

黄栌摇摇头,想到什么似的,自己先笑了:“我喜欢你送我戒指时情景,像变魔术一样。就,如果是我自己设计的话,求婚可能会变得很没有创意。”


        

“你想的求婚,是什么样的?”


        

“就是在餐厅吃饭呀,比较西餐的餐厅吧,然后有人弹钢琴曲,《梦中的婚礼》或者别的什么,然后你拿出戒指,单膝跪地......”


        

她的描述,令孟宴礼想起一段多年前的回忆。


        

好像冥冥之中自有天意,黄栌注定要成为他的求婚对象。


        

孟宴礼忽然笑了。


        

“你笑什么?”


        

黄栌说不下去了,“......是不是也觉得我的设想很没意思?”


        

孟宴礼摇摇头,眼波含笑,似乎有话要说。


        

可坐在对面的两位父亲却在这个时候,忽然抬高声音,谦虚起来——


        

孟爸爸说:“宴礼其实很细心,但就是话不算多,性子上没有那么活泼外向,有什么事喜欢藏在心里。这一点,要你家黄栌多担待担待了。”


        

黄茂康马上开口:“哪里哪里,还得是宴礼多担待黄栌。宴礼多沉稳啊,倒是黄栌她年纪小,容易冒失毛燥。”


        

两位父亲谦虚过后,又是一波互吹:


        

“别这么说,我看黄栌这女孩子,很好很好。”


        

“欸,宴礼才是很好很好。”


        

就好像这山珍海味摆满桌子的,其实是黄栌和孟宴礼的喜宴。


        

马上就要拜天地高堂,然后入洞房了......


        

黄栌听不下去,在桌子下面偷偷伸出脚,想要踩爸爸一下,结果踩中了刚好在这个时候伸长腿的倒霉徐子漾。


        

这人夸张地“嗷嗷”乱叫,扭头和孟宴礼告状:“孟哥,你媳妇儿把我脚踩骨折了!”


        

黄栌气得要命:“怎么可能骨折,我是大象吗?”


        

“妹妹,你最近胖了你自己不知道吗?我瞅着,至少胖了五斤!”徐子漾伸出手掌,比了个“5”。


        

“我没胖,你胡说!”


        

毕业前她忙都要忙死了,怎么会胖,黄栌扭头和孟宴礼求证,“孟宴礼,我胖了么?”


        

“没有,太瘦。”


        

孟宴礼说完,切了一块牛排,送到黄栌嘴边,“再吃点。”


        

杨姨煎的牛排特别好吃,黄栌被美味暂时消了气,但徐子漾还在不依不饶地闹腾:“孟哥,我也想吃牛排啊!刚才你把鸡端到黄栌那边,我就不说什么了,牛排也给我切一块呗?”


        

“你手断了?”


        

“哇,那黄栌是手断了吗?”


        

杨姨打徐子漾一下,切了超大一块牛排塞进徐子漾嘴里:“吃吃吃,吃都堵不住你的嘴。”


        

“咳咳!杨姨,我可是失恋的人!”徐子漾捶胸顿足。


        

孟妈妈坐在一旁,帮忙递过去一杯饮料:“慢点吃,别呛到了。”


        

无论徐子漾怎么闹,孟宴礼岿然不动,依然在给黄栌切牛排。


        

黄栌喜欢眼下的热闹。


        

这种热闹的家庭氛围,她几乎没有体会到过。最近一次见到,还是在孟宴礼那本相册里。


        

也许对他们每一个人来说,这些热闹,都太“久违”了。


        

还好,每个人都在尝试着向未来迈步前进。


        

哪怕是她自己,那些孤单的新年,那些亲情缺失的日子,也都已经逐渐远去。


        

几只流浪猫互相追逐着从窗边跑过,然后扑在无花果树下,抱成一团。


        

几只麻雀被惊到,不满地叽喳嘀咕着飞走了。


        

挨着窗子最近的一枚无花果坠在枝叶中,熟透了,已经被鸟儿啄了个洞。


        

杨姨在厨房扬着声调问:“海鲜粥煲好了,有没有人想要先来一碗?”


        

黄栌嘴里含着牛排,急急举起手,还没等张口,听见孟宴礼已经笑着帮她说:“黄栌报名,先来一碗。”


        

这是一个太美好的夏天。


        

他们举杯欢庆,水晶质地的红酒杯“叮当”“叮当”碰撞在一起,其实也没什么要特别庆祝的理由。


        

可黄栌心想,就庆他们所有人,重获新生吧。


        

饭后,男人们留在客厅喝茶聊天,黄栌先回楼上去了。


        

她洗了个热水澡,然后穿着孟宴礼宽大的浴袍,去书房翻出几张信纸出来。


        

回到卧室里,她对着精致的信纸构思半晌,才拿出孟宴礼办公时常用的那支钢笔,开始给孟妈妈写信。


        

信的开端,先用钢笔勾勒了几朵黄栌花。


        

“亲爱的阿姨......”


        

孟妈妈关于过去的心结有很多,今晚在餐桌上,孟妈妈也不止一次落泪。


        

要孟妈妈彻底解开心结,黄栌无能为力,但也许,她也可以尝试着,做些什么。


        

她知道,孟妈妈有时候会担心自己的情绪令大家扫兴,因而总是压抑克制着,实在难以抑制,会背过身偷偷擦掉眼泪。


        

黄栌想通过写信的方式告诉她:


        

不会有人觉得扫兴,他们所有人都一定会在互相陪伴中,越来越好。


        

这些,是黄栌在孟宴礼身上学到的。


        

过去她没有认真想过,也是在认识孟宴礼之后,她才渐渐发现,无论哪一种感情,都是需要沟通的。


        

就像杨姨庭院里的那些花,总要精心呵护,才能枝繁叶茂,才能盛开。


        

人与人之间的感情,一定也是这样吧。


        

窗子没关,清凉夜风携楼下客厅里的欢声笑语而入。


        

信的结尾,她用了英国诗人约翰·多恩的一句诗,《没有人是一座孤岛》——


        

“没有人是一座孤岛,可以自全。


        

每个人都是大陆的一片,大陆的一部分。”


        

当她把最后一句话写完时,卧室门被推开。


        

孟宴礼从外面进来,对她坐在桌边、手握钢笔的这个场景,他略感意外:“在写什么?”


        

“我在给阿姨写信。”


        

孟宴礼走过来,站在她身后,手拄着椅子背,另一只手拿起纸张。


        

他身上有淡淡的红酒味道,目光落在纸上,良久,轻轻笑了一声。


        

给长辈写信这种事,黄栌从来都没做过。


        

这是第一次,听见他笑,她马上就慌了:“我写得不好?该不会有错别字吧!”


        

“不是,很好。”


        

当时黄栌并不知道,曾经孟宴礼也给妈妈写过信。


        

哪怕他一个人在青漓与帝都市之间往返,独自看着心理医生,也没忘记去爱他的家人。


        

最巧的是,他在信里,也曾引用了和黄栌一样的句子。


        

就是那句《没有人是一座孤岛》。


        

后来孟妈妈告诉黄栌时,略带惊讶地说:“宴礼也给我写过同样的话,难道这就是天作之合的心有灵犀?”


        

当然,这都是后话。


        

眼下,孟宴礼摸了摸她还湿着的头发:“怎么没吹干?”


        

“着急写信嘛。”


        

孟宴礼去浴室拿了吹风机回来,插好电源,帮她吹头发。他指尖穿过她的发丝,帮她捋顺。


        

黄栌则把信折好,收在一旁,然后拿了一张新的信纸。


        

温暖的风烘烤着她的发丝,早晨孟宴礼和她说“我爱你”时,因为自己太过害羞,她还迟迟没回应。


        

现在她在信纸上,认认真真写下七个字:


        

“孟宴礼,我也爱你”。


        

他关掉吹风机时,她就把纸举起来,挡住脸:“孟宴礼,你看!”


        

回应她的是,孟宴礼那只游走在他发丝间的手,捏了捏她的耳垂:“知道了。”


        

他的手上带有吹风机的温度,说不上为什么,黄栌心脏砰砰砰直跳。


        

他随手把吹风机放在一旁,拔掉电源。然后把她抱起来,放到床上。


        

他喝了一点酒,怕黄栌介意酒味,从桌上摸了一块椰子糖,撕开,含进嘴里。


        

糖在吻中融化。


        

不知道什么时候,她身上的浴袍带子,已经被孟宴礼解开了。


        

他略顿了顿,目光沉沉:“在等我?”


        

她知道他为什么这样问,因为她只穿了浴袍。


        

酒精没能拉扯断孟宴礼的理智,要他命的,是黄栌害羞小声的那句回答。


        

她乖乖巧巧地说“嗯,在等你”。


        

那张写了“孟宴礼,我也爱你”的纸,不止何时飘到床下,落在睡袍上。


        

黄栌把头埋在枕头里,又在某个瞬间被带着回头,接吻。


        

青漓小城有最清凉的夏夜,可他们还是满头汗水,不得不在深深的夜里去浴室洗澡。


        

黄栌全无力气,被从浴室抱出来时,两人都听见楼下徐子漾不知道在发什么疯,对着月亮唱了一首特别有年代的老歌《把悲伤留给自己》。


        

也许是为了和月亮沟通吧,调跑到月球上去了——


        

“能不能让我,陪着你走,既然你说,留不住你。回去的路,有些黑暗,担心让你,一个人走!”


        

最后一句唱得撕心裂肺,都破音了。


        

黄栌和孟宴礼对视,都看见彼此眼中又嫌弃又惊诧的神情。


        

然后他们笑着,一起倒进床里。


        

“孟宴礼。”


        

“嗯?”


        

“你唱歌是什么样子的?”


        

“想听?”


        

“有点想。”


        

孟宴礼却逗她:“这三个字耳熟,是不是刚才,你也说过这句话?”


        

确实说过,在他用手帮她放松后,在一切正式开始前。


        

她回答过某个问题,出口的也是这三个字,“有点想”。


        

可黄栌捂住耳朵,拒不承认:“才没有,你听错了。”


        

卧室关了灯,一片昏暗中,他拉开她捂住耳朵的手,凑过去,在她耳边唱轻唱。


        

和徐子漾在楼下狼哭鬼嚎唱的是同一句,可他唱出来,声音干净又温柔。


        

这是黄栌第一次听孟宴礼唱歌:“你的声音好温柔呀。”


        

孟宴礼笑了。


        

他说,能不温柔么,体力都用给你了,肯定是没多余的力气像楼下那位那样,扯个嗓子喊。


        

-


        

到青漓的第三天,程桑子约了黄栌出去玩。


        

顾虑着黄栌不能喝酒,两个姑娘也就没去酒吧,买了两杆鱼竿,像两个老太太一样,坐在海边钓鱼。


        

程桑子拎着鱼竿,水桶里空空如也,一条也没钓到。


        

她哭笑不得地感慨:“妹妹,我就没和人约过这么夕阳、这么健康的活动,真的。我感觉我一下子成熟了许多,像八十岁。”


        

黄栌也没有收获,但仍然兴致勃勃。


        

她戴着一顶淡粉色的渔夫帽遮住太阳,正在给鱼钩放新的鱼食。


        

听到手机响,黄栌拿出手机放在耳边听了几秒,然后露出一脸快乐的甜笑。


        

她给孟宴礼回信息,说自己什么都没钓到,但是每次甩出去的鱼钩,再拉回来鱼食都会消失。


        

还很乐观地告诉孟宴礼,如果实在什么都钓不到,就当她是在喂鱼了,玩一下午也是可以的。


        

孟宴礼依然是一段语音,声音含笑,无奈又宠溺:“你倒是想得开。”


        

隔几秒,他又发来一条语音。


        

鉴于暑假前两家人一起露营烧烤那次,黄栌中暑过,孟宴礼多叮嘱了一句,说“注意身体”。


        

黄栌给孟宴礼回了两个可爱的表情包,放下手机,一扭头,对上程桑子调侃的目光。


        

程桑子抬起她那只做了粘钻美甲的闪闪指尖,勾下墨镜,目不转睛盯着黄栌,然后眨眨眼:“昨天晚上,你俩战况很激烈?连钓个鱼都让你注意身体了?”


        

“不是!”


        

昨晚其实没做。


        

倒是今天早晨,不知道为什么两人在5点多的时候,不约而同地醒了,躺在一起聊天,然后接了个早安吻。


        

清晨嘛,天色昏暗,气氛刚好。


        

吻着吻着情到深处,也就......


        

记忆里最鲜明的那一帧,是孟宴礼的汗水滑落,滴在她背上。


        

黄栌这个老实的姑娘,脸颊发烫,借给鱼钩换鱼食的动作偏开视线,然后小声嘀咕着辩解:“是因为我之前中暑过,他说的注意身体,是小心别中暑的意思。”


        

她解释得认真,殊不知自己像变相承认。


        

程桑子在一旁哈哈大笑:“妹妹,你真的太可爱了!”


        

黄栌想起来,今早吃早餐时,徐子漾几乎也是这样调侃孟宴礼和她的。


        

徐子漾当时坐在餐桌旁,看见他们下楼,立刻调转视线,看着手腕上的表,说他们两个起得比平时晚了10分钟:“这10分钟,干什么了呢?”


        

10分钟能干什么!


        

所以,他说完,被黄栌狠狠地踩了一脚。


        

徐子漾嗷嗷鬼叫之后,也是像程桑子这样哈哈大笑的。


        

其实程桑子和徐子漾性格真的有些相似呢。


        

可是,徐狗配不上美女!


        

黄栌终于钓到一条鱼,两个“没见过世面”的姑娘,尖叫着把鱼放进水桶里,程桑子拿出手机,拍了十几张照片,一连发了两条朋友圈。


        

在那之后,黄栌明显有点小兴奋,不自觉地哼起歌来。


        

大概是那天晚上睡前,孟宴礼随口唱的几句歌让她印象深刻,她也就无意识地哼了哼,反复几遍,都是这一句。


        

海面波光粼粼,青漓难得有这样阳光明媚的午后,程桑子却忽然叹了一声。


        

她问黄栌:“这么老的歌了,怎么连你也听过?”


        

确实是很老很老的歌了,黄栌小时候听爸爸唱过。


        

后来很多年都没再听到,直到前些天徐子漾唱了跑调版的,然后是听孟宴礼唱。


        

有两只白色的鸥鸟落在礁石上,啄食着石缝里栖息的贝类。


        

沙滩上有孩子来过,几座用模具做出来的沙土城堡聚集在一起,像一座微型城市。


        

程桑子有些烟嗓,不开玩笑时,声音给人一种故事感。


        

她说:“我很喜欢老歌,和徐子漾在一起睡的第一天,家里用黑胶唱片机放的,就是你刚刚哼的那首歌。”


        

顿了顿,她无所谓似的笑了笑:“怎么样,他还活着吗?”


        

“活着活着。”


        

黄栌先是用轻松的语气告诉程桑子,不但活着,还知道饭桌上抢牛排,半夜里对着月亮狼哭鬼嚎。


        

然后她才说,“其实徐子漾夜里唱的,就是这首。”


        

程桑子一笑置之,过了良久,才说:“前阵子徐子漾总来找我,但我怀疑,他根本不知道什么是爱。他自己都说过,很可能这一刻他说喜欢我,下一刻,他已经不再喜欢了。”


        

那天程桑子和黄栌聊了很久,她捏着黄栌的脸,笑眯眯地说:“我可真是情路坎坷呀,哪像你呀,第一次谈恋爱就遇到了懂得珍惜和包容你的人。真是羡慕死我啦!”


        

黄栌丢下鱼竿,去拥抱程桑子:“过年时我和孟宴礼放了爆竹,那时候觉得,今年会发生很多件好事,我今年是幸运的人,把幸运传给你一大份。”


        

她念念有词,像个小巫婆,“程桑子,你今年一定会遇到真爱。”


        

程桑子笑着补充:“那我要超级帅、超级猛的真爱。”


        

“超级萌?你喜欢萌的那种?”


        

“No,不是‘萌’,是猛。”


        

程桑子口无遮拦,“我喜欢能让我下不来床的那种。”


        

黄栌脸一红,尖叫:“天呐!”


        

被黄栌钓回来的那条小海鱼,在水桶里不满地扑腾着,拍打起一串水花。


        

水滴落在黄栌手臂上,她本来想带这条小鱼回去和孟宴礼显摆,但这么一看,又心软了,拎着水桶把鱼放回了海里。


        

黄栌陪程桑子一直在海边玩到天色将晚,远处码头的灯火一盏盏点亮,她在夕阳下给程桑子拍了几张照片,看着她眉开眼笑地发了朋友圈,才稍微放心些。


        

临分别时,程桑子揽着黄栌的肩:“妹妹,你看你这个小可爱的样子,哈哈哈哈,别担心我,我没事儿。我还能就因为离开那么个总爱穿得像花蝴蝶似的男的,就不行了?”


        

即便程桑子笑着,黄栌也还是有些忧心的。


        

到家门口还在给她发信息,约好了过几天一起再去钓鱼。


        

她手里东西拿得满,鱼竿、折叠椅和小水桶,发信息时不得不停下脚步。


        

等信息发出去,再抬眼,站在门前的黄栌才觉得有些不太对劲儿。


        

这个时间,刚好是晚饭前。厨房里没有杨姨快乐地哼着歌忙碌的身影,客厅沙发里也没躺着徐子漾那个没长骨头的懒虫,连两家的长辈也没在......


        

黄栌翻出钥匙,开门:“孟宴礼?”


        

偌大的别墅里空无一人,只有几只小肥鸟,站在厨房窗边的无花果树上,“啾啾啾”地叫个不停。


        

奇怪,人都去哪了?


        

黄栌纳闷地拿出手机,拨通了孟宴礼的电话。


        

他那边似乎有些吵,黄栌感觉自己像个被遗弃的小可怜,蹲在家门口的台阶上,问他:“孟宴礼,你们去哪了啊,怎么全都不在的?”


        

“我们在你爸爸这边,今天晚饭在这边吃,忘记告诉你了,抱歉。”


        

往爸爸的别墅走时,黄栌隐约感到有些不对劲儿。


        

孟宴礼不是那么不细心的人,而且她总觉得,如果是平时,他一定会在家里等她,然后再和她一起过去的。


        

更诡异的是,当她走到爸爸家门前,里面好像也一样寂静无声。


        

黄栌趴在门板上听了听,连一句说话声音都没有。


        

这群人到底在干什么呀?


        

黄栌按着门上的密码,脑子里堆满问号。


        

推开门,她愣住。


        

刚到青漓那天,爸爸就已经兴致勃勃地带着她和孟宴礼,参观过整栋别墅。


        

和孟宴礼家里的装潢风格完全不同,她爸爸在审美上,确实有那么一点暴发户和老帝都相结合的混搭风......


        

那天,黄栌被巨大的实木多宝阁,和挂在上面的各种手串、核桃给震惊了。


        

客厅还搞了个冒雾气的假山,茶桌上堆放着各种茶叶罐子和茶饼。


        

但喝茶的用具,还是那个她小时候,爸爸从古玩市场淘回来的大茶缸。


        

他居然把它从帝都带过来了。


        

黄栌刚被孟宴礼求婚过,整个人晕晕乎乎,只隐约记得客厅里震惊她的东西挺多,好像还有个跳舞毯和电动麻将桌......


        

可今天,眼前的景象完全不同。


        

那些东西统统不见了,空旷的客厅中央居然是一台黑色的三角钢琴,钢琴旁摆着一棵栽在灰色花盆里的黄栌树。


        

花开正旺,烟雾般弥漫在枝头。


        

孟宴礼坐在钢琴旁,在她进门时,浅笑着打了个响指。


        

随后,他的手落在钢琴上,为她弹了一首《梦中的婚礼》。


        

-


        

家庭原因,徐子漾这个人,对人与人之间的感情,有种令旁人费解的淡漠。


        

孟宴礼弹钢琴曲求婚时,他就坐在一旁,本来是百无聊赖地看着,却在孟宴礼弹琴的瞬间,突然记起一件往事。


        

那是很多很多年前,有一次徐子漾去国外,到孟宴礼的画室找他,刚好那天是周末,孟政一也在。


        

那会儿孟政一刚谈恋爱不久,烦人得很,觉得全世界都是粉红泡泡,话题三句不离叶烨。


        

就算不提叶烨,脑子里转的也都是些恋爱相关的事情。


        

天儿挺热的,孟政一叼着棒棒冰,蹲在画架旁发呆。


        

徐子漾和他说了半天游戏里的事情,他都没回应。


        

过了一会儿,孟政一居然突然问孟宴礼:“哥,你说你要是求婚的话,打算怎么求?”


        

不是,这事儿问孟宴礼合适吗?


        

他连恋爱都没谈呢!


        

徐子漾吓得把嘴里叼着的棒棒冰都拿下来了,以为孟宴礼会把他们两个从画室踢出去。


        

但还好,孟宴礼没有。


        

在孟政一反复追问几遍后,孟宴礼终于从画里抬起目光,看向他们。


        

他没什么表情地随口说了一句:“送她一幅画,然后弹个《梦中的婚礼》吧。”


        

当时徐子漾觉得挺无聊,心说,孟家那么有钱,求婚好歹也搞点有新意的行吧?就送个画弹个钢琴吗?


        

可他没想到,类似的设想,他居然会在多年以后,从孟宴礼的女友黄栌口中听到。


        

天作之合真不是说着玩儿的。


        

也是,他第一次见黄栌,就觉得和孟宴礼配呢。


        

徐子漾看着孟宴礼弹完钢琴曲,摘了一朵黄栌花,走到黄栌面前,单膝跪地。


        

以前觉得爱情是狗屁,现在他愣了愣,好像看见了爱情的模样。


        

徐子漾突然有种冲动。


        

他很想去找程桑子。


        

-


        

孟宴礼单膝跪地说“黄栌,嫁给我”时,黄栌本来愣住了,还没反应过来要哭的。


        

可是她一抬眼,她爸爸在抹眼泪,孟叔叔、孟阿姨和杨姨都在抹眼泪,连徐子漾那个冷血动物,居然也哭了,看上去眼眶红红的?


        

她突然就绷不住了,眼泪吧嗒吧嗒往下掉。


        

点头,然后再点头。


        

“别哭别哭。”


        

孟宴礼起身,揽她入怀,揉了揉她的头发,“想补给你个稍微浪漫点的,怎么还哭了。”


        

黄栌把头埋在他怀里,听见他很无奈地说:“你们几个那么大岁数了,情绪上稍微控制控制行不行,把我女朋友惹哭了。”


        

那天后来的记忆很模糊,黄栌只记得自己很丢脸,抱着孟宴礼大哭。然后所有人都来拥抱他们,他们抱在一起,哭哭笑笑。


        

也是那天,时隔多年孟妈妈第一次主动提起在家里拍照,就像孟政一和孟宴礼小时候那样。


        

他们坐在客厅,准备合影,却意外发现,徐子漾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见了。


        

杨姨给徐子漾拨通了电话,问他去哪了。


        

黄栌听见,电话里的人好像在跑步,气喘吁吁地大喊着:“我要去找我的爱情!”


        

当天晚上,照片打印出来。


        

其实照得不太好,除了孟宴礼以外,所有人眼睑都有些浮肿,眼眶红红。


        

可他们都在笑着,很温馨。


        

黄栌眼睛最肿,像个红眼兔子。


        

饭后在海边散步时,她又耿耿于怀地提起照片,感叹着:“我发现我真的特别不会拍照。”


        

孟宴礼不认同她的观点:“照得挺好看。”


        

“哪里好看啦,随便拍一张风景,都比拍我好看吧。”


        

“那不会,都没你好看。”


        

黄栌笑起来:“孟宴礼,你现在滤镜也太厚啦!”


        

“那没办法。”


        

孟宴礼帮她撩起被海风吹乱的碎发,掖在耳后,然后在她额头上落下一吻:“万事万物里,我最爱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