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零三章失望,她要出宫

        

长夜漫漫,这一晚,沐芷兮说什么都没同意萧熠琰留下。


        

他不放心,只能睡在外殿的软榻上。


        

没想到,次日一早,太后过来得突然,看到他睡在软榻,当即询问他缘由。


        

萧熠琰自然没说是被媳妇儿赶出来的,扯东扯西地糊弄过去。


        

但,知子莫若母。


        

想到昨晚发生过的事,太后也能猜到个七七八八。


        

她看了眼内殿紧闭的门,悄声打探。


        

“皇后在外人面前给足了你面子,回来就跟你闹了?”


        

萧熠琰已经整理好衣裳,长身玉立,挺拔俊朗。


        

听到她这话,当即皱起眉头。


        

“母后,兮儿不会因为那些子虚乌有的事生气。” 一秒记住https://m.qitxt.com


        

太后没有当回事儿,只以为他是在帮沐芷兮遮掩。


        

“就算生气,也没什么。女人使使小性子,无可厚非。”


        

说完,她话锋一转。


        

“听说皇后喜欢吃芙蓉糕,这是母后亲手做的,不知道她会不会喜欢。


        

“都这个时辰了,她还没起吗?”


        

萧熠琰看了眼太后精心准备的芙蓉糕,心情复杂。


        

“她生完孩子没几天,需要多休息。这芙蓉糕,她怕是没胃口吃。”


        

“怎么会没胃口?是身子不舒服吗,怎么不让太医为她瞧瞧?”


        

萧熠琰沉默了片刻。


        

想到昨晚兮儿那双哭红的眼,心又揪成了一团,


        

“她没什么大碍。您若是没什么事,别往这边跑了……”


        

太后表情一僵。


        

紧接着,她就表现得局促不安。


        

甚至,她还有些慌乱无措。


        

“琰儿,是母后哪儿做的不好吗?”


        

萧熠琰语气平静,“兮儿生母早逝,最近有些敏感,您多体谅。”


        

得知是这个理由后,太后松了口气的同时,不以为意。


        

“没什么的,孩子想娘,这是人之常情。琰儿,你放心,母后会将她当作亲生女儿一般疼爱。”


        

见她这么通情达理,萧熠琰就没说什么。


        

他没有多想,移驾去御书房,和几个大臣商议政事。


        

与此同时,翠柳也忙里偷了个闲,亲自去了趟东宫。


        

煊儿正在用早膳,见到翠柳,眼神明显有些心虚。


        

翠柳赶时间,直入正题。


        

“太子殿下,昨晚您答应奴婢的画像,应该没忘吧?”


        

昨晚,小太子为了能进琉璃殿,出卖了元日。


        

想到元日最近的心思在一个女人身上,翠柳昨晚几乎一夜未眠。


        

煊儿抓了个鸡蛋,放在桌角敲了几下。


        

“画像是吧,知道了,本太子一会儿让人给你送去。”


        

“没有现成的吗?”翠柳心生疑惑。


        

煊儿咬了口鸡蛋,假装镇定。


        

“这不是得花时间找吗。”


        

听他这么说,翠柳不疑有他,向他行了一礼后,便告辞了。


        

殊不知,她离开后,煊儿心有余悸地摸了摸心口。


        

好险!


        

“来人,去找个画工来。”


        

……


        

一个时辰后。


        

萧熠琰和大臣商议完政事,无心批阅奏折,打算先去琉璃殿看看。


        

这个时候,兮儿也该起了。


        

然而,他来到琉璃殿,床上已经空空如也。


        

“皇后呢!”他冷声质问殿内的婢女。


        

婢女小心翼翼地回答。


        

“是太后,太后邀娘娘去御花园了。”


        

一听和自己母后有关,萧熠琰没来由的慌了。


        

他明明早上才告诫过母后,她怎么……


        

来不及想太多,他当即移驾御花园。


        

……


        

赶到御花园后,他一眼就看到了沐芷兮。


        

她身上披着连帽的毛毡斗篷,全身遮得严严实实,手里还抱着一个汤婆子。


        

此时,她正静静地坐在石桌边,身边除了太后,还围了一圈人。


        

但她就像入了狼窝的羊羔,与她们格格不入。


        

石桌上摆满了点心,以及琳琅满目的礼盒。


        

那些女人谈笑风生,开心极了。


        

不知是谁惊呼了一声“那不是皇上吗”。


        

于是,所有人站起身,恭敬行礼。


        

“参见皇上,皇上万安!”


        

太后笑容慈善,想要招呼他一块儿。


        

然而,却发现他脸色并不是很好。


        

“母后这是在做什么。”萧熠琰压抑着怒火,语气夹杂着质问。


        

他早上说的那些话,母后是听不懂吗。


        

人群中,沐芷兮轻抬眼皮,不言不语。


        

但,他分明看见她眸中的失望。


        

太后脸上的笑容也都凝固了,赶忙温柔地解释。


        

“我见今天天气好,就带皇后出来晒晒太阳。


        

“毕竟,这殿内湿气重,待久了也容易生病。


        

“这几位都是朝中的诰命夫人,治理后宅颇有心得,而且生养孩子的经验丰富……”


        

她还想要具体介绍几位诰命,被萧熠琰打断了。


        

“皇后身子不适,朕先带她回去。”


        

他习惯性地想要横抱起沐芷兮,她却用手挡开了他。


        

“皇上,臣妾身子好得很。这几位夫人都挺有意思的,我想再听……”


        

听她这番言不由衷的发言,萧熠琰越发自责心疼。


        

他哑着声儿哄她,“别说了,回去给你赔罪好不好?”


        

几位诰命夫人面面相觑。


        

皇上身份尊贵,怎可低声下气去哄女人?


        

这可真是有违夫纲。


        

怪不得皇后娘娘会恃宠而骄。


        

太后的脸色也有些不对,但又不好当面指责。


        

“琰儿,皇后既然想留在这儿,你……”


        

萧熠琰已经有些焦躁,“母后,兮儿需要静养。”


        

其中一位诰命自以为经验丰富,大胆劝说。


        

“皇上,这生了孩子的妇人,可不能老在床上躺着,还是得出来走走。”


        

其他人也都纷纷附和。


        

“是啊皇上,皇后娘娘畏寒,更应该出来晒晒太阳。”


        

一群人七嘴八舌地说起来,别说沐芷兮了,连萧熠琰都有些头疼。


        

对于这些人,他根本不需要忍。


        

是以,他当即怒喝。


        

“都给朕闭嘴!”


        

几人吓得寂静无声,面色咯白。


        

萧熠琰沉着脸,眼神仿佛要杀人似的。


        

她们纷纷低下头,连呼吸都变得小心翼翼。


        

“琰儿,几位夫人都是善意的忠告。”太后锁着眉头,不满他这般不讲理。


        

身为明君,应当温和待人,


        

萧熠琰现在管不了那么多,强行抱起沐芷兮。


        

当着那些诰命夫人的面,他非常严肃地提醒太后。


        

“除了琉璃殿,皇宫这么大,母后想做什么,大可随意。”


        

他已经说得很委婉,但,意思已经很明确。


        

眼看着皇帝抱着皇后离开,诰命夫人们颇有微词。


        

“皇上还真是宠爱娘娘呢。”


        

“是啊,百闻不如一见。”


        

“物以稀为贵,后宫只有一位娘娘,自然宝贝。”


        

……


        

听着这些人的话,太后的眼神越来越不可测。


        

她心思不宁地走出了御花园。迎面就碰上岳如烟。


        

岳如烟手里拿着几包药材,面色清冷地上前行礼,而后低声对她道了句。


        

“太后,您这才回宫几日,皇上就开始给您甩脸色了,以后可还了得?”


        

显然,方才御花园发生的一幕,全都落入她眼中。


        

太后脸色微异,强颜欢笑。


        

岳如烟分明是挑拨帝后不成,把心思放她这儿了。


        

……


        

另一边。


        

琉璃殿内。


        

沐芷兮沉默许久后,开口第一句便是,


        

“我要出宫住几天。”


        

闻言,萧熠琰目光瞬变,脊背一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