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侯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四百四十七章 新兵

        

次日上午,陈庆在西城外的军营内巡视新兵训练,军营就是之前甘泉堡家眷们居住的临时大营,他们都已经搬进城内,这里便改成了新兵营。


        

新招募的五千军队是从各州招募而来,这便使熙河军的兵力达到三万五千人,但这些兵力还是远远不够。


        

镇守秦州就需要一万人,防御德顺州、巩州、临洮府和河州也至少要一万人,看守铁矿山两万两千西夏战俘还要三千人,他实际上能作战的军队只有一万两千人。


        

就不知道这次郑平去巴蜀能给他带回多少人?


        

这个时候,陈庆倒是很希望伪齐军前来攻打自己,只有伪齐军的战俘才能转换成自己的军队,其余西夏人、女真人、东胡人根本就不能用。


        

新兵在牛皋的统领下,浩浩荡荡奔出了军营,进行五十里长跑训练。


        

这时,王浩匆匆找到了陈庆,躬身行礼道道:“今天一早杨奇找到卑职,说昨晚有人上门出高价请他抄书,高出市价二十倍,五十贯钱抄十卷金刚经。”


        

陈庆笑了笑,“然后呢!”


        

“然后对方留下二十五贯钱作为定金,杨奇很纠结,他确实急需钱给妹妹办嫁妆,但他也知道这钱是用来收买他的,他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陈庆淡淡道:“我就提两个意见,第一,以一百贯钱为上限,对方贿赂他的钱,他最多能拿一百贯,算是我奖励他的,多出来的钱最后都要上缴。”


        

王浩心中顿时松了口气,这样最好,也解决杨奇的大问题了。 记住网址m.qItxt.com


        

陈庆又继续缓缓道:“第二,你不能直接和他见面,很容易被对方发现,你安排一个人进节度府做文档整理,这个人就专门负责和杨奇联系,这样就不会打草惊蛇,你是专做这一行的,应该比我更懂。”


        

“卑职明白都统的担心,其实今天是卑职去找杨奇,我就怕他傻乎乎地跑来内务营,卑职觉得现在一定有人在暗中监视他。”


        

“就按照我说的做,千万不可低估了西夏探子。”


        

“卑职今天就会安排人进节度府做事。”


        

陈庆点点头又道:“要有耐心,对方一定会反复试探杨奇,告诉杨奇,要保持本色,不要假装,会被人看破的。”


        

“卑职一定会小心安排!”


        

王浩行一礼,匆匆走了。


        

.........


        

时间又过去半多个月,秦州终于入冬了,这天上午,天空下起了纷纷扬扬的小雪,今天是休日,陈庆难得有时间在家陪陪妻子。


        

大概还有一个月,吕绣就要生产了,她身体更加沉重,也更加慵懒,她半躺在一张软榻上,身上盖得十分厚实,欣赏庭院里纷纷扬扬的雪花。


        

“夫君,他们说去年成纪县下几天几夜的暴雪,差点把整个县城都给埋了,今年还会这样吗?”


        

陈庆微微笑道:“有点夸张了,去年下雪是大了一点,但也不至于把县城埋了,估计说这话的人家在低洼处,所以积雪比较严重。”


        

“夫君没有回临安述职的计划?”


        

“暂时没有,可能明年也不会回去。”


        

吕绣见丈夫有些心不在焉,便笑道:“夫君若有事情就去忙吧!我让巧云来陪我,她也是个不爱出门的家伙。”


        

陈庆笑道:“今天其实没什么事,就是习惯性的胡思乱想。”


        

他话音刚落,门口有使女禀报道:“老爷,蒋知州来了,说有急事!”


        

“我知道了!”


        

陈庆无奈地向妻子摊摊手,吕绣噗嗤一笑,推了丈夫一把,“快去吧!你什么时候闲过。”


        

陈庆快步来到客堂,蒋彦先站起身道:“打扰节度使休息了!”


        

“有什么重要之事?”陈庆直接问道。


        

“刚刚接到消息,临洮府的第二批粮食马上到了,还有郑将军也会在今天到来。”


        

陈庆还在担心河水结冰,粮食被冻在河中,他急忙问道:“有多少粮食?”


        

“这次送来十二万石!”


        

陈庆大喜,这批粮食到来,他彻底不用担心粮食问题了。


        

这时,一名亲兵飞奔到堂下禀报,“郑将军的队伍已经在县城南面十里外了。”


        

陈庆立刻起身对蒋彦先道:“我去接一下老郑,粮食的事情就拜托蒋使君了,你去找杨元清,让他派军队协助搬运。”


        

“卑职明白了,这就去找杨将军!”


        

蒋彦先和陈庆分头而去,陈庆带了一队骑兵离城疾速南下,只奔出五里,便迎面遇到了郑平的军队,他率领六千新兵北上。


        

郑平连忙催马上前行礼,“卑职郑平参见都统!”


        

“郑将军,这次辛苦了。”


        

陈庆笑眯眯上前打量士兵,他感觉新兵身材都很高大健壮,看相貌也轮廓分明,倒像川陕士兵,而不像巴蜀士兵。


        

陈庆笑道:“他们都是蜀人?”


        

郑平摇摇头,“都是陕西路和熙河路逃去巴蜀的百姓,报名积极踊跃,我挑的这六千人以前都是西军,素质相当好,稍加训练就能上阵杀敌,”


        

说到这,郑平取出一封信递给陈庆,“这是吴阶给都统的亲笔信,他再三嘱咐让我交到你手中。”


        

陈庆接过信放入怀中,又笑问道:“但你上次鹰信上说,招募到了一万军队,现在怎么缩成六千人了?”


        

郑平连忙道:“是一万人,这是第一批北上军队,还有不少士兵要把家安置好才能北上,可能会晚一个月,到时会和周宽招募的百姓一起北上。”


        

“招募到多少百姓?”


        

“这次大概有六千户,主要是大家有安全上的担心,很多人家都不愿北上,宁愿在巴蜀当佃农,我和周宽都认为,只要熙河路安全能保障,发展又好,会有越来越多的百姓北上。”


        

陈庆点点头,“先带新兵们去西边的新兵大营安置,那边有足够的帐篷,先好好休息两天,后天开始训练!”


        

...........


        

就在巴蜀新兵进入军营的同一时刻,渭河码头上开始热闹起来,第二批十二万石粮食送到了,这次是使用千石级的超大型皮筏子,一共一百四十艘。


        

通过骆驼在岸上拉拽,将浩浩荡荡的巨型皮筏子船队拉到了成纪县,这些巨型皮筏子也是当初在会州保川县缴获的,一直没有机会使用。


        

这次运输也是渭水结冰前的最后一次航行,下次运输要到明年二月开春以后了。


        

码头上,一袋袋小麦堆积如山,一袋就是一百二十斤,正好是一石,士兵不断将粮袋从皮筏子上卸下来,三千辆大车又浩浩荡荡将这些粮食运回城去。


        

这次押运粮食的大将正是巩州兵马使呼延通,呼延通自从由枢密院改派,跟随陈庆后,他一直比较低调。


        

这也和他的军队不太争气有关,他军队中的士兵大部分都是临安人,很多人都是抱着发财的想法来西北秦州,当发现发财不易时,士兵们都开始动摇了。


        

所以军中的第一个逃兵就是出现在他军中,尽管他通过强化训练的方式来增强士兵们凝聚力,但这次从甘泉堡迁徙到秦州,他的军队又有超过两百人提出退伍回乡,竟然达到军队的一成。


        

陈庆批准了士兵退伍离去,但呼延通脸上却挂不住,他申请降职,却被陈庆训斥一通,任命他为巩州兵马使,把他的军队全部换为巩州当地士兵,呼延通这才慢慢从抑郁中走出来。


        

陈庆来到码头,呼延通连忙上前行礼,“卑职参见都统!”


        

“呼延将军辛苦了!”


        

陈庆微微笑道:“我还一直担心半路上会出现冰冻,将粮食困在渭水中。”


        

“这次确实风险较大,尤其晚上会结冰,所以我们不敢停下,一直走,好在冰层很薄,一撞就裂开了,勉强运来成纪县,我估计再晚走几天,就真的会冻在河中了。”


        

陈庆点点头又问道:“巩州的情况怎么样?”


        

“卑职这次赶来,就是有一个极为重要的情报要向都统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