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侯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四百四十四章 官衙

        

次日天刚亮,陈庆便起身了,吕绣搂住丈夫的脖子撒娇道:“夫君刚回来,就休息两天嘛!”


        

陈庆苦笑道:“我倒是想休息两天,可一堆事情等着我处理,大家都眼巴巴盼着我,我实在不好意思啊!”


        

吕绣无奈,只得退而求其次,“那好吧!夫君要回来吃午饭!”


        

“尽量吧!我就怕遇到什么事情处理不完,大家便就一起吃午饭了,我尽量回来。”


        

“算了,晚上回来我就很满足了,夫君去忙吧!”


        

陈庆歉然地吻一下爱妻的俏脸,起身穿上了中衣,吕绣慢慢爬起身,陈庆连忙按住她,“你多睡一会儿。”


        

吕绣慵懒地笑道:“小家伙才不会给我睡懒觉呢!你不在家我也是这个时候起来,正好我来给你梳头。”


        

陈庆小心扶起妻子,给她穿上保暖的内衣,这时,余莲和余樱连忙过来伺候二人起身。


        

穿上衣服,吕绣吩咐两人道:“阿莲去准备热水,阿樱去催一下早饭。”


        

两个小娘子答应一声,连忙去了。


        

陈庆在妻子的梳妆台前坐下,吕绣给他梳头,抿嘴一笑道:“昨天夫君回来,看见那么多丫鬟仆妇,是不是吓了一跳。” 记住网址m.qItxt.com


        

“是吓了一跳,有四五十人吧!”


        

“一共四十五人,我后来才发现人多了一点,但契约都签了,也没有办法,不过有了孩子,事情就会多很多,光浆洗尿布就要专门一人,我还得雇一个乳娘。”


        

“有适合的乳娘吗?”陈庆笑问道。


        

“正在找呢!师父说,她帮我介绍一个。”


        

陈庆一怔,哑然失笑道:“她老人家的人脉这么广了吗?”


        

“她现在忙呢!易安茶馆一开,天天都有人去茶馆拜访她,还有人专门从成都跑来,师父忙得一天到晚看不见人影,她又成立一个易安社,整天和一群人谈诗论道,指点天下。”


        

说到这,吕绣忽然想起一事,“师父说给夫君荐一个人才,原来也是一个知县,好像叫....叫朱什么,对了,叫住朱遂,推荐给你当幕僚。”


        

“朱遂?”陈庆觉得这个名字有点耳熟,但一时想不起在哪里听说过,便点点头,“回头我问一问。”


        

这时,余莲端来热水,陈庆梳洗完毕,又去吃了早饭,这才出门去节度府官衙。


        

节度府官衙位于城北,占地约三十亩,由官署、情报署、小军营和库房四部分组成,从正门进去,走中轴线,过三道门就是节度府官房,两侧都是六曹官衙,目前有官员、参谋二十余人,还有从事近百人,平时各种琐事都是由录事参军张晓负责。


        

走进院子,院子里布置得很优雅,假山池鱼,墙角还有几簇腊梅和梅花。


        

官房很大,至少有五百个平方,俨如一座小宫殿,由内外五间房组成。


        

外房有五间,一间是等候大堂,官员在这里等候宣召,两座参军房也在两侧,然后旁边是议事厅以及文书房,这外面五间就占去四百多个平方。


        

里房也有两间,一间是主官房,里面还有一间小小的休息室。


        

陈庆在自己主官房转了一圈,虽然远不能和空旷的外堂相比,但也确实很大,这间屋至少有七十个平方。


        

墙壁四周都是书架和地图,东北角有一座香炉,香炉上正袅袅冒着青烟,陈庆在自己宽大的桌子前坐下,他以前都是在军营,桌子不大,这张桌子就大了,比后世的老板桌还要大得多。


        

陈庆敲了敲木质,和他府上的家具木质一样,是陇西特产红榉木,用材厚实,做工考究,油漆得乌黑光亮,这种木头一般用来做弓箭,密度很高,做桌子虽然谈不上名贵,但也是上好的家具。


        

旁边还有一口大箱子和一只书橱,目前还是空的,但桌上却放着数十本文牒。


        

所谓文牒就是官方文书,前后有封面,里面纸整齐叠起来,可以打开合上,封面上写内容,还要加印盖章。


        

陈庆打开第一本文牒,是节度府以州学教授名义招募的人才,写着密密麻麻的小字,每个人的名字以及履历,足有三十五人之多。


        

其中一些人已经任命为六曹参军以及司马、判官、掌书记等等。


        

这时,进来一个小茶童,约七八岁的样子,熟练将一壶煎好的茶放在桌上,陈庆笑问道:“你是茶童?”


        

茶童乖巧地行一礼,“正是!”


        

“你叫什么名字?”


        

“小人叫福哥,是张老爷给我起的名字。”


        

官衙里用茶童做事非常普遍,这些茶童大多不识字,不怕他们窃取机密,其次他们性格单纯,沏茶也比较安全,当然他们也不光负责烧水煎茶,也负责在官衙内部跑腿送信,也算是一种习惯了。


        

陈庆在临安见得多,也不足为奇,他端起茶壶给自己倒了一盏茶,当然,也可以让茶童倒茶,只是很多官员的茶盏比较名贵,不愿意让茶童触碰,还是他们自己倒茶更安心一点。


        

这时,张晓快步走了进来,抱拳笑道:“节度使还习惯吧!”


        

陈庆笑着点点头,“还好,比军营里更舒适一点。”


        

张晓微微笑道:“在军营内是都统制,在这里是节度使,军营那边也会继续保存,看节度使自己方便。”


        

陈庆请张晓坐下,这时,福哥进来上了茶。


        

等茶童退下,张晓叹息一声道:“他的父亲是一名宋军,在富平之战中阵亡,留下一个妻子和两个儿子,他妻子没改嫁,含辛茹苦拉扯两个儿子长大,我见他们娘仨着实可怜,便安排他们兄弟在官衙里做茶童,每人一天三十文,租房吃饭都够了。”


        

陈庆点点头,“他们其实应该去读书。”


        

“他们家读书不太现实,母亲多病,兄弟二人必须挣钱养家,过几年我考虑设立一年制的学堂,至少可以让他们读一年书,能认识几千个字,也就够了。”


        

“说说铁矿的事情,顺利吗?”陈庆转开了话题。


        

“铁矿早就运行了,两万战俘都在铁矿里采矿,一切都比较顺利,这一个多月便产出十几万斤矿石,以后产量还会加大。”


        

“那些战俘好管吗?有没有闹事造反?”陈庆又问道。


        

“还好,关键是要给他们希望,我就明着告诉他们,就等西夏把他们赎走,如果西夏实在不肯赎人,挖矿五年后放他们回家,我还找人替他们写家信,这次一并交给了西夏特使。”


        

说到西夏特使,陈庆便问道:“特使还在吗?”


        

“特使已经回去了,他来的目的也很简单,第一就是希望善待战俘,不要杀戮,明天开春后他们会派人来赎人,第二是希望这个冬天暂停作战,要作战等到明年开春后再说,特使留了一封西夏皇帝给节度使的亲笔信,如果节度使同意他们天子的建议,回一封信给西夏就行了。”


        

停一下,张晓又道:“是卑职和杨元清与对方谈判,我们提出了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


        

“我们要求不管两军怎么作战,都要继续保持贸易往来。”


        

这个要求让陈庆很赞赏,西夏的药材、牲畜、皮毛、葡萄酒非常有名,而他们这边出了皮件、陶瓷、布匹、日用品,也比较有名,甚至他们做中转,低价买入西夏的皮毛,运到江南卖高价,再从江南买入茶、丝绸、胭脂、香料等物,高价卖给西夏人,两头赚差价。


        

“他们同意吗?”陈庆笑问答。


        

“特使当场表示同意,甚至提出用会州保川县做贸易城。”


        

陈庆大笑,“这帮家伙还真会打主意啊!保川县我势在必得,他想让我放弃攻打会州么?”


        

“反正他们也没说保川县由谁控制,到时候我们攻下来当贸易城也不错。”


        

这时,陈庆又笑问道:“我发现外屋是空的,掌书记还没有到位吗?”


        

掌书记相当于节度使的机要秘书,属于幕僚官,职责非常重要。


        

张晓取出一份名单,“这里有几名比较合适的人选,节度使可以挑选一两个,或者找他们过来面试。”


        

陈庆看了看名单,指着第二个人道:“这个朱遂,就请他过来一趟吧!”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