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侯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一千零九章 述职

        

三天后,完颜喝离撒率领四万大军狼狈撤出了土门关,撤退到正定县,之所以狼狈,是他们的粮草在前一天断绝了,不得不杀掉三千头运载粮草的骡驴,用来充当军粮,好在他们的后援粮草已经送到正定县,还没有来得及送入井陉,这些后援粮草彻底救了他们的性命。


        

完颜喝离撒任命统制王徵为真定府兵马使,率领八千人坐镇正定县,其中由三千军守住土门关。


        

完颜喝离撒已经没有勇气再进入井陉,他实际上放弃了井陉,只守住井陉的最后一道关隘。


        

安排好防守事宜,完颜喝离撒这才率领三万大军浩浩荡荡返回大名府,虽然损失了近一万军队,完颜喝离撒倒也不放在心上,毕竟都是签军,死再多也无所谓,只是他不知该怎么向完颜昌解释井陉之战,这一战打得太狼狈了。


        

........


        

临安,岳飞足足等了一个月,终于等到了他述职,早有传闻说他要被贬去岭南为官,但一直没有人向他宣布调令,岳飞自己也不太相信,还没有经过述职这一关,一般不会直接贬黜,这是惯例,朝廷要给他一个解释的机会。


        

他的述职被安排在紫微殿左偏殿内,而右偏殿后面就是天子赵构的御书房,一般重要的述职都安排在左偏殿进行,方便天子聆听。


        

所有的外派文官武将,都必须按时回临安述职,述职又分为两种,一种是正常述职,比如每年一次的正常述职,文官们分别向吏部、户部述职,重要州府向宰相述职,武将则向枢密院述职,这种述职只是走走形式,不会有什么风险,反而是地方官员和京中高官搞好关系的机会。


        

还有一种述职叫做特别述职,主要针对带兵武将,由朝廷发专项述职文牒给地方大将,要求他们回京述职,这些述职又叫聆讯,聆听讯问的意思,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朝廷有了不满,要大将回京解释清楚。


        

这种特别述职对每个带兵大将都是一个坎,迈过去了前途光明,迈不过去,就会遭到罢官贬职。


        

之前几乎每个大将都遭遇了这种述职,刘子羽、刘锜、吴阶、王彦、岳飞、陈庆、刘光世、张俊、韩世忠等等,一般有后台的大将都能熬过这一关,或者积极活动打通关节。 首发网址https://m.qitxt.com


        

刘子羽、刘锜、陈庆的后台是张浚,张浚帮助他们渡过了朝廷的聆讯,刘光世的后台是韦太后,张俊则是各种关系打点得好,韩世忠对天子有救驾之功,岳飞之前深得天子的信任,都有惊无险通过了聆讯。


        

吴阶和王彦没有任何后台关系,述职完后就回不去了,先后被贬黜。


        

岳飞这次在临安等了近一个月,他没有找任何关系,也没有去拜访任何一个相国,就这么耐心的等着,对他的各种调查都进行得差不多了,聆讯开始。


        

偏殿上,岳飞向天子赵构深深行礼,“微臣拜见吾皇陛下!”


        

赵构一摆手,“岳都统请坐!”


        

岳飞坐下,周围都是相国和高官,今天主问是宰相秦桧,他咳嗽一声,清清嗓子,淡淡道:“按照惯例,本相会向岳都统提出三个问题,你据实回答就是了。”


        

“卑职明白!”


        

秦桧缓缓问道:“去年五月,朝廷和金国签订了无限期停战协议,按照协议,朝廷要求岳都统收兵回襄阳,但岳都统却说,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连续三次拒绝了天子的手谕,是否有此事?”


        

岳飞叹口气道:“当时卑职的军队连续大败金兵,攻下邓州、汝州、唐州、攻进了河南府,另一支军队正准备挺进敌军兵力空虚的颍昌府,吴阶的军队也攻克蔡州、颍州,准备进军陈州,一旦卑职的西路军攻下洛阳,中路军占领颍昌府,东路军攻占陈州,就对汴梁形成三面进攻的势态,这么大好局面从来没有过。”


        

秦桧冷冷道:“所以你就说将在外,君命有所不授?可以拒绝天子的召回手谕?”


        

“卑职原本是想攻下汴梁后,再回来向天子请罪!”


        

赵构忽然问道:“如果在军营内,大将拒绝执行岳都统的军令,岳都统会怎样处置?”


        

岳飞沉默片刻道:“按军规当斩!”


        

赵构看了他片刻,淡淡道:“朕没有定军规,所以也没法将你斩首,但朕现在要提醒你,天下军队都是朕的军队,朕才是三军主帅,岳都统只是朕派出去的大将。”


        

“微臣明白!”


        

赵构向秦桧一摆手,意思是此事过!


        

秦桧翻了一页,提出了第二个问题,“按照朝廷规定,每个都统制都有自己的管辖地域,每支军队也有自己的活动范围,只有朝廷调动才能垮境出兵,但朝廷得知,岳都统在没有得到朝廷的许可之下,居然准许川陕军过境荆襄,是否有此事?”


        

岳飞点点头,“确有此事?”


        

“你为什么擅自准许川陕军过境?”


        

岳飞叹口气道:“陈庆的军队借道南下,实际上只有一次,是他的一万骑兵去荆湖南路剿匪,当时朝廷特使折彦质也在,卑职特地向他请示,是否同意川陕军过境,折彦质当时出任枢密事同知,他有权决定一万人以下军队过境,折彦质同意了,条件是对方不能超过一万人,当时对方是九千九百名骑兵过境,这些都有记录,秦相公可以去查,也可以询问和折彦质一起的枢密院官员。”


        

秦桧愣住了,他没想到岳飞居然把此事推到折彦质头上去,折彦质已经投奔了陈庆,去哪里找他对质?


        

朝堂内气氛有些尴尬,徐先图暗暗有些恼火,岳飞没有和自己事先说好,随手一推,就把枢密院推到火上烤,责任变成枢密院了。


        

徐先图冷冷道:“但岳都统和陈庆达成过过境协议,难道不是吗?”


        

岳飞摇摇头道:“过境协议确有其事,但那是我准许陈庆军队中的士兵借道襄阳回乡探亲,才达成的协议,协议上写得很清楚,一次过境不超过十人,不得携带长兵器和军弩,需要有对方军队开出的回乡探亲证明。”


        

“和陈庆达成协议,为什么不向朝廷备案?”


        

岳飞看了一眼徐先图,缓缓道:“回禀枢密使,卑职是荆湖北路宣抚使,这点权力是有的,不可能事事都向朝廷汇报,这种回乡探亲的小事,我认为没有必要向朝廷汇报。”


        

“这个问题过了!”赵构开口道。


        

大学士刘枳心中暗暗叹息一声,这个岳飞真的不懂政治啊!关键不在于事件大小,而是他私下和陈庆接触谈判,这才是关键,他居然看不透。


        

秦桧又问到了第三个问题,“你军中有人告发,说你曾给在京兆休养的陈留郡王赵谌写过信,可有此事?”


        

岳飞腾地站起身,厉声喝问道:“绝无此事,秦相公请告诉我,是谁在陷害我?”


        

秦桧眯起眼睛冷冷道:“岳都统为何如此心虚,咆哮朝堂?”


        

岳飞才意识到自己失礼,他向天子赵构躬身道:“微臣是急性子,听到有人陷害微臣,所以微臣就炸了,有失礼仪,请陛下见谅,但事情有就有,没有就没有,微臣绝不会说谎,请陛下明鉴!”


        

赵构摆摆手道:“朕有点乏了,述职结束吧!”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