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郡主宴,得罪权贵

        

“什么事情,动这么大怒?”贵妃声起。


        

“谁?”梅娘子看向外面,一愣,“贵妃娘娘千秋万载。小皇子万安。”


        

“不必行这么多礼。发生什么事了,你这脾气还能不能改改了?”


        

“改?就跟父亲把你送给庄尧,你死也不从,最后成了我。凭什么,凭你是长女,是长夫人生的。可以选择更好的?”


        

“闭嘴!”


        

“怎么,怕丢脸?你也知道丢脸?”


        

“子卿,你先出去,母后有话跟梅娘子说。”


        

温子卿正在逗躺在床上的庄音,庄音胖嘟嘟的,软绵绵的,可爱极了。突然间被母后一喊,有些遗憾的不情愿出门。刚出去,房门就关了上去。


        

“真是扫兴,这是哪啊?”


        

“母亲,我们闯进别人的后院,不太好吧!”小少年有些懂事,见自个母亲如同泼妇一般,闯进别人家的院子,实属看不下去。


        

“有什么不好的,你是来看庄音郡主的,我们进院子不应当么。再说了,前院挤了那么多夫人,吵都吵死了,她们不待见我,你难道要看我在那受屈?” 记住网址m.qitxt.com


        

“也有道理,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我们看一眼,不就走了……诶呀,是哪个不长眼的东西,撞了我。”小少年连忙上前扶起母亲,担心的检查她一番。


        

妇人有不饶人的看向温子卿,“你是哪家小孩,这么不长眼,撞到我了,还不找你母亲过来,给我赔罪?”


        

温子卿冷笑,“就你,也配我母亲给你赔罪。你连给我母亲提脚的侍女都配不上。”


        

“你说什么?”妇人上手就是指着他额头,骂道。


        

温子卿拍开她手指,“指什么,你算什么东西,敢指我,信不信我让人把你千刀万剐了。”


        

“呵?就你。我告诉你,要么让你母亲来赔罪,要们,你在这给我磕三个响头,叫一声我错了。”


        

“娘,我看算了吧!”小少年打量着少年衣着不简单,自己家刚得了个小官,定不能得罪人。


        

“算什么算。”


        

“温子卿,你在这啊?”宋似玉提着小花灯走了过来。


        

“你怎么过来了?”刚说完,想起不跟她说话,这时候又开始后悔。


        

“呦,又来个小姑娘,怎么,要帮他赔罪?”


        

“赔什么罪?”顾慎禹语气很冷,一说话,就带着一股寒流。妇人看他器宇不凡,倒有些畏惧。


        

“这小孩撞了我,不该赔……赔罪吗?”说话也带三分颤音。


        

“就凭你,敢要他的赔罪。他撞到你哪里了?”


        

“话不能这么说,他把我母亲撞倒了,害得我母亲腿又犯疼,是不是该道歉。你们达官显贵都这么爱摆架势?”孩子见母亲被欺负了,自然不再畏缩,站了出来。


        

“你可知他是谁?”顾慎禹耐心已然快没了,耳边全是那妇人聒噪的声音。


        

“我管他是谁,今天我就要在这讨个公道,否则我就闹的整个王府鸡犬不宁。”妇人一屁股坐在地上,开始哭,开始闹。


        

小少年有些嫌丢脸了,前厅,王爷正在接待客人。今日难得,顾宰相也来,自然不能亏待人家。听到后语有人闹事,这才带着几个人过去。


        

不料刚到哪里,已经聚满了一堆人。


        

“这是什么情况?”他有些懵逼,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了。


        

“来人,把她给我拖走。”顾慎禹立马下达号令,手下毫不留情的拖起妇人。


        

妇人害怕极了,闹的更大,“诶呦!没王法了,普天之下,要杀人灭口了……”


        

“我顾名阳的儿子,想杀你,就可杀你。你算什么东西。”顾名阳是个护食的。见顾慎禹动作不利落,失望的摇了摇头。


        

顾慎禹脸上一黑,表情更加难堪。


        

“滚。”


        

“发生什么事了?”梅娘子从里屋走了出来,看到这场闹剧,有些不解。贵妃娘娘也随其走了出来。


        

“梅娘子啊,你要给我们做主啊?”


        

“你慢点说,别噎着。王爷,这是我母亲的一个远房亲戚,这不,丈夫刚获得个官职,搬到京城,还不懂什么规矩,你们多担待点。”


        

“呵?不懂规矩,我看懂的很,知道敲诈达官子弟。知道借着身份,蛮横无理。”


        

“到底发生何时?”


        

“禀母后,我听您话,出了房门,刚准备离开去前院吃点东西,不料,撞了这位妇人。子卿也不是嚣张蛮横之人,自然准备道歉。可谁知,这夫人死拉我,硬要我道歉,语气之强硬无理,甚至,出言伤人。”


        

“母后?”妇人看向贵妃娘娘,一愣。


        

“怎么个出言伤人?”贵妃娘娘没看妇人,倒是问温子卿问题。


        

“他竟然让儿臣跪下,跟她道歉。”


        

“这样啊?来人,把这人拖出去,”贵妃前秒表情还好,这会已然动怒。


        

“什么,为什么?”妇人还不清楚情形。


        

“你让跪下道歉的是这北元的三皇子,你吵架的少年时当朝宰相之子。你说,你还有什么理由待下去?没有砍你的头已是万幸。”有人站出来解释道。


        

妇人彻底瘫痪在地。这一下子惹了这么多人,自然夫君的官职也没了,自己也没有面子活下去。


        

“本宫已然是仁慈义尽了。”


        

“似玉,还不过来!”胡氏将宋似玉拖了过来,紧紧抱着。“这不是你该插进的事情。”


        

“阿娘!”宋似玉伸手,抱住胡氏,胡氏已然身子颤个不停。解释那人没将宋似玉说出来,已是万幸。皇族忌惮宋家,顾家又与宋家是世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