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着迷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分卷阅读51

        

给下一个畜生。”


        

“老大十八岁之前,是为了活下来,二十八岁之后,是为了你。”


        

“道上有道上的规矩,就算是老大,想走也没那么容易,那天晚上,手腕粗的棍子打断了四根,老大是先被抬进抢救室再被送进监狱的。”


        

跳下悬崖只需要一秒钟,怕高的,可以闭上眼睛,但如果想再爬上来,路太长了。


        

“慕瓷,太多你不知道的事,你懂我的意思了么?”


        

手机里的游戏人物早死了,慕瓷微微低着头,眼角潮湿。


        

难怪沈如归不在她面前换衣服,洗澡也是分开洗。


        

在门外无意间听到的方方第一个不服。


        

“贺先生,你一个外人懂什么,慕瓷生小烬前一个月,晚上基本睡不了觉,手脚肿得像馒头,一摁一个坑,疼了两天才把小烬生下来,那个时候她还没过二十二岁的生日,隔年奶奶去世,后事是她自己处理的,小烬三岁生了一场大病,慕瓷在医院熬得失声一个星期说不了话。”


        

“慕瓷爱沈如归不比沈如归爱慕瓷少,沈如归是满手鲜血从悬崖往上爬,那在另一边死死拽着绳子把他往上拉的人也是慕瓷。”


        

…… 记住网址m.qItxt.com


        

苏夏听说慕瓷和沈如归今天早上把证领了,就缠着陆川一起过来给他们庆祝,慕瓷有工作,要晚点才能回来,他们过去先把饭做好。


        

一进门就看到小团子被沈如归‘扔’到榻榻米的画面。


        

沈烬一脑袋扎进抱枕堆里,屁股朝上,也不动,笑出‘鹅’叫声。


        

他当成游戏,还想再玩一次,爬起来就又往沈如归身上扑。


        

电视在直播慈善晚会现场,儿子就在前面晃,咯咯咯地笑个没完,沈如归一手把他拎起来扔回到已经被砸出一个坑的沙发,“一边儿玩去,别挡着老子看老婆。”


        

“卧槽,”苏夏眼冒桃心,“好帅!”


        

陆川进屋,余光冷漠略过。


        

—————


        

题外话:


        

终于从别的作者那里偷学到了送po币办法,可能有一丢丢麻烦,但其实很快的,姐妹们动动聪明的小脑瓜就是分分钟的事。


        

方法:【我要写作】----【新增书籍】,然后随便搞个书名(好搜的,不然我可能搜不到),【新增章节】,章节里面不用写啥内容(或者喊我一声阿司提醒我一下我找对了就行),发布,章节收费设置3000po,等我来订阅了,然后你就可以点【作品销售记录】---【收入兑换po币】,把po币秒提到账户就能用来看文啦~


        

(已经抽中的4个天使:夜白浅花三生问,wyh,書書Echo,Julia,有空弄一下,弄好评论区喊我,我去订阅哦)


        

071.补个婚礼?


        

晚饭吃到一半,苏夏突然捂着嘴往洗手间跑,陆川脸色微变,跟着进去。


        

水声哗啦啦地响,听不到里面的情况。


        

过了一会儿,慕瓷好像猜到了什么,去厨房给苏夏冲了杯蜂蜜水。


        

“商量个事,”沈如归捏着沈烬快扭成九十度的脑袋转过过来面向他,“你晚上去陆川家睡,明天也别回来了,怎么开心怎么玩,把房顶掀了都行。”


        

鹅子:我好难啊,我爹天天都想把我支开。


        

慕瓷拿着杯子从厨房出来,把蜂蜜水放到苏夏的位置,顺手捏了捏儿子委屈巴巴的小脸,“吃你的,晚上妈妈讲故事给你听。”


        

沈烬这才开心了,扒了满满一口饭,腮帮子鼓鼓的,得意地朝沈如归晃脑袋。


        

沈如归幽幽地睨着慕瓷。


        

“别看,不行,”慕瓷尽量忍着不笑。


        

昨晚做到一半,儿子突然醒了跑到卧室门口挠门,沈如归的脸比锅底还黑。


        

“苏夏可能是怀孕了,上周我跟她一起吃饭的时候她也这样,吐得厉害,陆导哪儿还有心思帮你带娃。”


        

沈如归:?


        

果不其然。


        

医生检查完离开,苏夏百思不得其解,“我怎么可能会怀孕呢?不科学啊!诶,慕慕,你那会儿是不是也是意外怀孕……”


        

沈如归起身上楼,面不改色,小团子跟在后面,跟复制粘贴的。


        

不是意外,是预谋已久。


        

避孕药被他换成了维生素,才有了沈烬。


        

———


        

清晨,沈如归先醒。


        

怀里的人还在睡,露在被褥外面的雪白肌肤吻痕潋滟,一张小脸窝在他胸口,安静美好。


        

她睡觉很乖,像只猫。


        

沈如归想起最初那段时间,两人睡在一张床上,她都是背对着他,越挪越远,缩成小小一团,好几次半夜直接摔到床底下。


        

沈烬作息规律,睡得早起的早,虽然活泼好动,冬天很容易感冒,慕瓷担心儿子又去院子里玩雪,勉强睁开眼睛。


        

沈如归看着她出神,目光深邃温柔。


        

也不知道看了多久。


        

“你想什么呢……”她含糊不清地嘟囔,又闭上眼睛,往男人怀里缩。


        

能听到他的心跳声。


        

沈如归轻啄女人白净的额


        

头,眉眼,鼻尖,低沉嗓音混着几分清晨特有的沙哑,“补个婚礼?”


        

慕瓷愣了一会儿,“……婚礼……”


        

她还处于走神地恍惚状态,沈如归就已经悄无声息地翻身压住她,从她的小腹一路往上吻到耳后,拉起她一条长腿勾住他的腰。


        

沈如归就着昨晚残留的黏腻湿滑,性器在女人腿根处蹭了两下就插了进去,一寸一寸挤开层层叠叠的媚肉,很慢。


        

吃个早餐。


        

“……为什么……嗯……为什么突然提这个……”慕瓷咬着手指,难以抑制地仰起上半身,漂亮的蝴蝶骨几乎要飞出来。


        

“总觉得少点什么。”


        

沈如归含住送到嘴边的水蜜桃,试图像昨晚一样吸出乳汁,慕瓷红着脸咬他。


        

低低缓缓的笑声从男人喉咙里溢出,就在耳边,慕瓷没出息地软成一团棉花。


        

男色要命,相当要命。


        

沈如归说,“虽然婚礼只是一个形式,但别人有的,我的宝贝也要有。”


        

————


        

求个猪猪~


        

072.爸爸很爱你。


        

这天早上,无论沈烬在卧室门口怎么挠门,沈如归都没理。


        

两人下楼的时候,沈烬已经在吃午饭了,他显然不怎么开心,左手托腮,两条腿有一下没一下的晃。


        

“妈妈赖床。”


        

慕瓷,“……”


        

“说好我吃了药就陪我打雪仗的,雪都要化了。”


        

小团子出生以来第一次见到雪,新奇地不得了,恨不得埋在雪地里打滚,奈何刚下雪那天就感冒了,只能看不能玩。


        

这场初雪下了好几天,昨天天晴了,院子里的积雪慢慢开始融化。


        

“妈妈错了,吃完饭就陪你打雪仗,爸爸也陪你。”


        

沈如归没说话,沈烬趴在慕瓷肩头撒娇,悄悄往那边看,被瞪了也不怕,就盯着。


        

沈烬就当他是答应了,故意大声说,“那我要和妈妈一队。”


        

“好啊。”


        

餐桌下,慕瓷轻轻拽了拽男人的衣服。


        

“行,”沈如归开口,“三个人,只能二对一。”


        

行个屁。


        

“我很厉害的哦,”沈烬仰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