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9章 杜启喜又爆了

林冬这边的审讯戏一边拍完了之后,大家开始转移第二个片场。


第二个片场是京郊的一个小果园。


从农户家租过来的。


剧中,这里是绑匪们用来安置肉票的地方。


这个场景里,主要是四个绑匪,还有俩肉票,林冬也是在这里才算见到刘福荣。


之前警所审讯的戏没有刘福荣什么事。


他的拍戏场景非常简单,除了两场被绑时候的戏,还有一场被解救出来的戏,其他的全都在这个小屋子里完成。


“荣哥你这比我捆的还结实啊。”


林冬看道具师给刘福荣上锁链,对比了一下自己在审讯室的待遇,心里顿时就非常平衡了。


“都是因为你太坏啊。”


刘福荣幽幽的来了一句。


还真是这样,与某些电影里随随便便绑着,似乎就为了人家能挣脱不一样,华子这个绑匪非常的专业。


林冬和刘福荣的第一场戏。


就是他打算杀掉之前绑的肉票,从而造成一种二十四小时不给钱就撕票的心理压力。


刘福荣打算用自己的原声,所以他的港台口音就有些奇怪。


不过,编剧为此做了一点改动,把被绑架的明星设定成了香江过来拍戏的,这样就显得一点都不违和了。


刘福荣演技是有的。


但是他和刘弈有点像,就是个人特色太鲜明,很挑角色。


他拍戏的时候更倾向于采用“体验派”的表演方式。


或者说是自然流的方式。


什么叫自然流呢?


就是你用针扎我一下我就表现出疼,你用开水泼我我就表现出烫,一切表演回归生活中最自然的反射行为。


所以他才要求铁链缠身的时候,是真的勒紧,勒到难受。


不然,以他的身份地位,谁敢拿那么多铁链把他缠成那样。


而林冬则更倾向于体验派结合表现派的模式,一部分内容要由他自己切身去体会和同化。


而另一部分则需要他利用表演的技巧来更充分地展现。


为此林冬阅读了大量犯罪心理学相关的书籍,他现在是真的有本事弄一场完美的犯罪。


拍戏的期间,林冬大部分的时间是不洗漱的,所以头发和脸都很脏,就连手指甲都带泥。


他还原的是一个暴虐到近乎疯狂的悍匪在警方多重阻击下的心境和情态。


而且,林冬和刘福荣还有一个不一样的地方。


刘福荣帅习惯了。


你甚至可以把他和黄达岸归成一类,只是一个是晚期,一个始终没有在自以为很帅的道路上深挖下去。


所以,刘福荣演帅的角色,就显得很真实。


比如他的《暗战》,非常的精彩,算是一种本色演出。


而林冬,他虽然也觉得自己挺帅的。


然而或许是自身巫师的底气在,他真不太把皮囊的帅气当成一回事。


《为了黄金就是干》里的小东北,《降魔西游》的空虚公子,包括现在正在拍的《最强对手》,痞、虚、坏,任何一部塑造的角色都和帅不沾边。


演了一会,林冬帮忙把困在刘福荣身上的铁链给解开。


身上估计都得勒青。


这个影帝对自己有点狠啊。


“荣哥,给你听点东西。”林冬拿出手机,凑过来。


刘福荣一边喝水,一边听林冬手机里放的东西。


“什么歌,没听过。”


“唱的怎么样,我唱的。”


“不太像。”


“哎呀,这不是重点啊,你觉得我有没有进军歌坛的希望?”


矜持的等夸。


“歌坛现在很不景气,唱片没人听了,演唱会也赚不到多少钱,只能上上综艺,我觉得你还是算了吧。”


多委婉啊。


不说林冬唱的不好,而是说歌坛不行了。


“歌坛确实惨了点……”


等等!


歌坛不行了。


哈哈。


天王给的提示,咱为什么不做音乐呢。


找大咖编曲填词,给百万酬劳不过分吧。


顶级录音棚里制作出来,出一批黑胶唱片和实体CD,又是百万没了。


一张专辑九首歌,我出三个MV都算是非常克制。


一个MV就算不请太高端的明星,也得百万的制作费吧。


便宜点的三五百万,贵的话一千万都不够花。


实在是太划算了。


林冬想到就做,当天拍完戏就自己开车返回公司。


就当顺便练练车了。


克莱斯特文化传媒难得加班开会,因为老板白天拍戏没时间。


没人有意见,毕竟有加班费。


克莱斯特文化传媒的加班费和工资相关,这些领导层随便加几个小时都不少钱。


进入设立在食堂的会议室,进来的人都是恭喜杜启喜的。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这是杜启喜的庆功宴呢。


杜启喜的《穷途》前些天拿到了威尼斯国际电影节最高奖项,也就是金狮奖。


简直闪瞎一众国内媒体的氪金狗眼。


都觉得这个导演很疯魔,很玄幻,可是从来没有人觉得他能拿到最高奖项。


和评委会PY了?


就连林冬都有这样的怀疑。


完全不知道这部破电影是怎么搔到那些洋鬼子的痒处。


如此跪舔一个新人导演,还要碧莲不。


不过,此时也确实没办法说杜启喜是新人导演了。


2012年他一部《新路》拿到了金虎奖,2013年一部《推拿》拿到了银狮奖,今年再来一部《穷途》拿金狮奖似乎也没啥稀奇的了。


这部电影林冬去看了。


主要的内容就是一个山村穷孩子,去了城里,经过一番奇遇成了富人家的园丁。


但这并不是重点,电影并没有拍成林冬一开始认为的穷小子获美得宝的套路,而是穷小子将父亲和妹妹都带到了城里,进了这栋别墅做工。


然而在一次意外中,任性的富家小姐不小心害死了穷小子的妹妹。


穷小子绑架了富家小姐,要一个公道。


构思这部电影的时候,杜启喜可能在研究昆汀,使得这部电影带上了浓重的黑色幽默色彩。


电影甚至可以当成喜剧看。


但是在喜剧的背后,是巨大的沉重,甚至可以说绝望。


按照网友和影评家的分析,这部电影体现的是日益严重的两极分化,还有富人们那种无处不在的优越感。


其实,这部电影里没有坏人。


也不存在悲天悯人的好人,每个人都在做自己应该做的事情。


结尾皆大欢喜的结局,更像是讽刺,让这部电影更加的绝望,令人窒息。


可能正是这些不断被深层次发掘出来的人性和社会东西,才让素来喜欢这种调调的电影节如获至宝。


拿不拿奖对林冬来说无所谓。


杜启喜就算是拿奥斯卡金像奖他也没意见。


他有意见的是电影票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