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春意闹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98章 不允许

        

反正清景园里,不允许有这样的存在。


        

送走了一个春桃,庄皎皎将人都集中了起来。


        

她自己懒得训话的,就把这事交给了米娘子和廖妈妈了。


        

两个管事的原本就有压着众人的心思,如今光明正大给了她们机会,她们当然乐意了。


        

反正,大娘子的意思就是,也不必明着说春桃怎么回事,但是这么一件事,不能叫下面人不知情啊。


        

于是,米娘子笑道:“今儿呢,是大娘子的意思,叫我们把近来的事,跟你们说一说,咱们呀,也高长记性,别再出错。”


        

“春桃呢,那会子分来了咱们清景园里,或许是不大满意。这不,急着赶着的要出去呢。为了保云姑娘的胎,咱家大娘子不想叫传的满世界知道,等生出来,自然就都知道了。可这春桃啊,说是一时说漏嘴了。”


        

“大娘子是宽厚的,说漏嘴就说漏嘴吧。不过依着我的意思,你要不说,怎么能说漏了?”


        

“哼!你们这些小蹄子要是有二心,趁早自己走。免得哪一日没了好下场。我们大娘子是最宽和不过。是少了你们赏赐还是短了你们月钱?不知足的很。如今好了,春桃可是被送去庄子上了。不肯老实安分,就这下场。”廖妈妈冷漠道。


        

她是个脾气大的,说出话,自然也比米娘子要厉害些。


        

下面的人,基本也都明白了。 一秒记住https://m.qitxt.com


        

不明着说春桃是为什么被赶走,反正春桃把园子里的事说出去了。


        

这一点是不允许的。


        

今日主要便也就是传达这样一句话。


        

散了之后,女使们就三三两两讨论起来。谁心里还没个惧怕?


        

能在府里伺候的,肯定不乐意去庄子上啊。


        

庄子上,什么脏的累的都要干。


        

能见着主子们的,和庄子上那种可能一辈子出不了头的怎么比啊?


        

庄子上的奴仆们,可能只能嫁给庄子上的人了。


        

她们自认是不愿意的。


        

这种大家子的女使,最后出了府都能嫁的不错。


        

去了庄子上,不就毁了?


        

不就是不许将园子里的事传出去么,这不难,大娘子也没苛待她们啊。


        

又不是说,大娘子进门之后她们收入低了活多了,还不是一样。


        

如今有了主母,逢年过节赏赐还不少呢。


        

所以除非就是叛主,否则怎么会发生什么说漏嘴了?


        

就跟管事妈妈说的一样,你不提起这件事,怎么能说漏嘴了?


        

于是,庄皎皎送走了一个春桃,成功将清景园的篱笆扎的更牢固了。


        

是要做咸鱼,可也不是由着人窥探的那种。


        

我不惹事,事也别来惹我。


        

我不觊觎府中权利,最好府中之人也别来惹我。


        

是要在二房面前低头,那是因为敬着他们是嫡出。


        

但是不可能什么都由着他们。惯出来的毛病最后都要自己受着。庄皎皎一开始就不想受着。


        

庄皎皎当然从一开始就不会纵容这些事发生,才有之前猛收拾了温氏。


        

要是王氏不知好歹,她一样不会放过的。


        

她不管二房是怎么想的,反正她自己舒服了。


        

赵拓知道了之后也挺乐:“大娘子真是软刀子扎人。”


        

元津嘿嘿:“大娘子也是为咱们清景园嘛。这几年,二房没少打听咱们的事。您这前院是不行,后头零碎的事,过去您不在意,如今大娘子进门了,自然也不喜欢叫人打听的。”


        

“是啊,先前大娘子不是送了一批岁数大的人出去么,嘿嘿,您猜那里头有几个是二房和王妃那的眼线?”唐二也乐。


        

“且,这女人。”赵拓直摇头:“云氏那如何?”


        

“云姑娘挺好,吃得好睡得好,胎像稳固。既然是叫外头知道了,大娘子索性叫了太医来瞧。也说极好,只是大娘子也说了,暂时不要管是男是女。等生了再说吧。”元津道。


        

赵拓点头。


        

他本人首先是岁数还不大,不算喜欢孩子。


        

其次就是皇室也好,他家也罢,这些年,损伤的孩子实在是太多了。


        

就单说二房,生不出的,生出来就没的,几个了?


        

再看五房……


        

所以他实在是看不下去。


        

旁人的孩子伤了损了,他皱眉也就过去了。


        

要是自己的呢?


        

先不说伤心不上心,这样是不是伤天和?


        

所以他一开始就不期盼。


        

之前宋氏有了,他也没多高兴,云氏有了,他一样没什么高兴的意思。


        

甚至,他想着庄氏岁数也还小,要不先不要生吧?


        

所以他知道云氏喝着药调理着,也是暂时不生的意思。


        

知道后,也没说什么。


        

主要是,大娘子自己也做的光明正大,开始就说了,她月事不太准,身子还不是很好,要调理个一年多。


        

而就算是撇开孩子不容易养活这一点不说。


        

过去东宫都无子,他要是有了儿子,给谁生的?


        

种种原因下,赵拓不可能盼孩子。


        

他又不是那种能用孩子换前途的人,他不需要什么前途。


        

就很高兴,大娘子也是这样的人,也是这样想的。


        

如今么,云氏这一胎,显然是成了气候了,自然没有不留下的道理。


        

可生什么,他依旧不是很在意。


        

“我多久没去了?”赵拓又问。


        

“也有个十大几天了。要不您还是去看一眼?”唐二道。


        

赵拓就起身点了个头,说实话,还是因为孩子。


        

不盼着,也不能叫她不生出来,所以该看还得看看。


        

庄皎皎这里,听说赵拓去云姑娘那了,也没什么反应。


        

“应该的,郎君应该不过来了,我们该摆膳了。我可饿了。”庄皎皎笑道:“估计是养膘时候,最近我就比较能吃,也吃胖了吧?”


        

“没事啊,您往年在家里时候不也冬天胖一点,夏天就瘦了。不碍事的。这还没去年胖呢。”望月道。


        

“是吗?没去年胖?”庄皎皎惊讶。


        

“真没有,不信您拿去年衣裳试试?”望月询问。


        

“那我晚上试试,总觉得胖好多的样子呢。”庄皎皎捏了捏肚子,还是有一点小肚子的。不过她浑身上下,婴儿肥还有呢。


        

赵拓到底没留宿云氏那。


        

看过了云氏之后,就去了李氏屋里。


        

知道庄皎皎没兴趣,索性这些话,就回到了指月这里就结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