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得救了x2

        

第二天早上临依是被馋醒的,隔壁的饭菜香勾的她美梦也做不起来了。


        

昨晚整理行李累的不轻,窗户还开着就睡了,结果还在睡梦中的临依就给馋醒了。


        

其实卧室里并没有飘过来多少香味,但大概是临依的鼻子比较灵,她感觉自己的魂快被勾走了。


        

大清早的,临依摊在床上仿佛一条死鱼,简直要崩溃,哀嚎:“这日子没发过啦!”


        

一看时间七点钟,临依更气了,她搬家就是打算在这边好好休息一段时间,结果被饭菜香叫醒,这都什么事儿啊?


        

可恨的薛秋怕不是烹饪学校毕业的!可恶!气的临依咬牙切齿,直锤床。


        

临依揉揉眼,磨磨唧唧的从床上爬起来,循着香味,走到客厅把窗户关上。


        

此时临依有个不成熟的想法,她十分想去隔壁蹭饭,但是她害怕,但是她胆小,但是她不敢啊,哪有刚搬过来就去邻居家蹭饭的,临依简直要哭了。


        

临依愁眉苦脸的,从零食堆里扒拉出昨天买的菜谱,前后翻了翻。


        

大早上的,吃点什么呢?


        

蔬菜鸡蛋饼好像不错,书上写着准备鸡蛋4个、胡萝卜20g、青瓜20g、青椒20g、火腿40g…… 一秒记住https://m.qitxt.com


        

20g是多少?40g又是多少?


        

临依按下疑惑,往下接着看。


        

准备水淀粉两大勺、盐1/2小勺,一大勺=15ml、一小勺=5ml……


        

15ml是多少?5ml又是多少?


        

临依觉得这菜谱真是让人看的窒息,她总不能再买个电子秤把东西称一下吧?


        

临依愤愤然把食谱丢在一边,她就是被猪油蒙了心,怎么会买这玩意儿,还不如在手机上找点视频看看,看看人家做菜盐都是放多少……


        

临依打开手机看视频看的欲罢不能,再一看时间都已经过去一个多小时了,叹口气,视频误我!


        

先去外面吃,然后再买点油盐酱醋和蔬菜水果什么的,回来再考虑自己要学做什么菜。


        

嗯!就这么办!


        

转念一想她倒是可以把想买的先记下来,不然到了超市跟个无头苍蝇一样乱跑。这下又花了半个小时,出门的时候都快十点钟了。


        

临依转过走廊拐角眼睁睁的看着电梯在她眼前合上,里面还站着她的帅邻居。


        

薛秋刚好不经意间抬眼对上了临依的视线,临依摸摸鼻子,怎么感觉有点尴尬。


        

临依都以为电梯要下去了,结果又在她眼前打开了,肯定是帅邻居帮了忙!


        

临依心情大好,三步做两步跨了进去,还厚着脸皮打了声招呼:“早上好!谢谢你!”


        

薛秋点点头,道:“早。”


        

嘶,大写的冷淡,临依往后缩了缩,尽量降低存在感,缩在后面双眼看地面,没再开口。


        

倒是薛秋看了她一样,轻声说:“你叫临依是吗?今天可能要下雨,你要是出门最好还是带上雨伞,注意保暖。”


        

临依愣了一瞬,帅邻居跟她说话啦?还提醒她注意保暖?我可以!我好了!不仅帅还是暖男!


        

“你也注意保暖!”临依脱口而出,然后又补了句:“哈哈,那什么,谢谢你哈。”


        

薛秋扬唇笑了,调侃道:“你倒是看我一眼啊,我穿了外套了,挺暖和的,倒是你,就穿这么薄薄的一件衣服,估计等下出门就被风吹回家。”


        

话音刚落,电梯叮的一声,一楼到了,门刚打开就一股凉风吹进来,临依一个激灵,果然,她现在已经想回家了。


        

薛秋见状笑了笑,按了十八层,温和的对临依说:“去穿件衣服再下来吧。”说完就走出了电梯。


        

临依一愣神,电梯在眼前已经合上了。


        

她心里还在想人家这哪里是冷淡,简直和蔼可亲!平易近人!也不管自己用词合不合适,她在心里夸了薛秋三分钟。


        

出师不利,又回到了十八层。


        

回到家,临依老老实实的拿了件外套,还背了个包,里面装着雨伞。


        

临依现在住的房子附近环境虽好,但却并不算繁华,临依转悠了半天才找了一家面馆坐下,试探问:“老板,现在营业吗?”


        

此时可以勉强算是饭点了,但店里一个人也没有,临依看了都有点怀疑了。


        

“营业啊,小姑娘看看想吃点什么?”见店里来了人,老板赶忙丢下手里的活,迎了出来。


        

还给临依端了杯热茶,满面笑容的走到人跟前,亲切的跟见了自己闺女似的,说:“小姑娘,今天外面挺冷吧?来,快喝点热茶暖暖身子!”


        

“就这个吧。”临依随意点了一份面,没指望这家店多好吃,能填饱肚子就行,她饿的肚子都快唱大戏了。


        

面端上来看着卖相还不错,临依尝了尝,意外地觉得很美味,不油腻,不咸不淡,面也很筋道。


        

“小姑娘面生啊,来这边办事啊?”


        

是面馆老板在跟临依闲聊。


        

临依咽下一口面,道:“我刚搬到这附近,这边环境挺好的。”


        

老板闻言笑了,美滋滋道:“那是!小姑娘刚来这还不知道吧,这附近有个公园可美了……”


        

出个门还碰上个话痨,巴拉巴拉天南地北的科普,吃个面的功夫,就听的人已经感觉自己对这片地方了如指掌了。


        

出了面馆临依就去逛超市了,还好事先在手机便签里记下了要买的东西,不然她看到超市琳琅满目的蔬菜肯定会不知道该买什么。


        

之前临依忙于工作连超市都很少逛,当她在水果区看到菠萝蜜的时候整个人惊呆了,原来一整个菠萝蜜竟然那么大,临依决定买一半回去吃,然后送小颖点,再送薛秋点,方便以后蹭饭……


        

还有酱醋油盐,米,面,蔬菜,再买点排骨,再来点零食……


        

等结账的时候临依发现她买了满满一购物车,她一个人根本没办法带走,还好超市可以送货到家。


        

临依一身轻松的走出了超市,准备下楼离开了。


        

超市在二楼,一楼是各种品牌柜台。


        

路过柜台时,临依看了下时间,感觉现在回去还能睡个回笼觉。


        

“临依?”一道低沉的男声从背后响起。


        

临依身体僵硬了下,怎么都搬家了还能碰上他,简直阴魂不散,临依没有回头,反而加快了脚步,快步走出了商场,出了商场直接跑了起来。


        

身后的声音还在穷追不舍:“临依!你等等!别跑!依依!”


        

临依跑的喘不过气,只得停了下来,回头看到那个人只觉得鼻子一酸几乎要哭出来。


        

男人追了上来,一把抱住了她,低声说:“依依,我好想你,你回来好不好?如果你不想我跟她订婚,我现在就去取消婚约。”


        

临依用力推开男人,嘴唇颤抖,嗓子发涩,心想这什么古早言情小说台词啊,简直够了,他根本不知道她为什么要跟他分手!


        

她苦笑道:“够了,叶总,咱们不是一路人,我也搭不上您的高枝,您就放过我吧,我就当没认识过你,你也别再纠缠我了,行吗?”


        

“依依!你知道的,我只喜欢你,那些女人都只是逢场作戏,你相信我好不好?”男人脸上满是焦急。


        

临依转开头,憋回快要溢出眼眶的泪水,狗男人话说的漂亮,该劈腿却还是劈腿,池塘里的鱼都装不下了。


        

临依都不知道她之前怎么就信了叶青笙的邪,此时听了叶青笙的屁话,一股火烧到了脑门,气的头晕目眩,感觉自己能拿刀砍人。


        

她握紧拳头,恨声道:“够了!叶青笙,你耍了我三年还不够吗?我以前真是傻,竟然会相信你的屁话,只喜欢我?哈哈哈!我看你是只喜欢你的利益,你只喜欢你自己!滚!我现在看到你就觉得恶心!”


        

“临依!你冷静点!你听我解释……”叶青笙还想拉临依的胳膊,却被人一把挥开了。


        

一个高大的男人挡在临依的面前道:“你谁啊?大街上拉拉扯扯干什么呢?”


        

转头拉下口罩又问临依,“你没事吧?”


        

临依突然看到薛秋那张俊美的脸近在咫尺,心猛的跳了一下,满腔愤怒卡了个壳,感觉整个人都懵了。


        

薛秋怎么会在这,怎么偏偏给新邻居看到这么尴尬的事,这以后可怎么相处啊……


        

叶青笙压抑着愤怒,大声问:“我是她男朋友!我才要问你是哪里来的神经病多管闲事!依依!你认识他?”


        

临依一口气没匀好,怒火死灰复燃,感觉整个人都烧的神志不清了。


        

临依十分清楚叶青笙这个狗男人的弱点,此时想要他难受,就得狠狠的气他。


        

她动作优雅地整理了下衣服,牵住薛秋的胳膊,下巴微抬,做出看不起叶青笙的样子。


        

指了指薛秋,道:“介绍一下,这是我现在喜欢的人,他的名字我觉得没必要告诉你,你也不配知道。我现在在追他,我已经移情别恋了!”


        

顿了顿,嫌弃的看着叶青笙说:“麻烦你不要再对我纠缠了,你的行为对我造成了很大的困扰,我现在对你一点感情都没有,麻烦叶总您也撒泡尿照照自己,你连他的一根毫毛都比不上!再敢对我拉拉扯扯我就告你性骚扰!”


        

一阵风吹过,落下了满地枯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