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暗潮涌动

        

薛秋:“……?”


        

薛秋既然冲过来了,就是做好了要当挡箭牌的心理准备,但是他怎么感觉这剧情不太对劲,他这是猝不及防收获了个迷妹?


        

无奈骂上头的临依根本没察觉到薛秋的疑问,骂完狗男人拉着薛秋转身就走。


        

闷头走了半天才想起来还有薛秋这么个人,连忙尴尬的撒开了拽着薛秋的爪子,但这撒开了的爪子也不知道该往哪搁,别别扭扭的背着手。


        

她一副局促不安的样子,小声解释道:“那个,刚才谢谢你了,前任……嗯,让你见笑了哈哈……”


        

下午的阳光照在薛秋的脸上,给他原本就分外好看的眉眼镀上了一层柔和的光。


        

临依看呆了,只听他说:“没有见笑,你很勇敢。”


        

顿了顿又说:“收获你的喜欢我也很开心。”


        

什么喜欢……?临依想起自己刚才为了气叶青笙说的话,尴尬的耳根发烫,她怎么就一时上头说了那种话!


        

连忙解释道:“那个!我是你的粉丝!我很喜欢你cos的角色,还有我从小颖那吃了说是你做的点心,我觉得很好吃……”


        

见薛秋一脸温和的笑,更难为情起来,结结巴巴说:  “呃……就、就是刚才有点上头了……你要是介意的话就当我发疯了……” 首发网址https://m.qitxt.com


        

临依越是声音越小,感觉自己越解释越奇怪,说不是喜欢他好像有点不太礼貌,说喜欢他……怎么好像在表白一样?


        

她现在只想一巴掌拍死自己,让她直接消失掉吧,太难了。


        

薛秋笑了笑,几年过去了还是这样,依稀记得记忆里有个人也是这样。


        

放学后寂静的的操场里,少女脸涨得通红,焦急的摆着手对他说:“我不是说你不好,我是说我们现在最好还是以学习为主,而且我暂时不想谈恋爱……”


        

说完低头捏着衣角,忸捏道:“呃……那个……我觉得我们现在还小,我有点不知道怎么说……以后大学的时候要是还喜欢我,我……”害羞的低下头,声音越来越小,不知道的还以为是被人给欺负了。


        

薛秋的思绪从回忆里抽离出来,伸手摸了摸临依的头,道:“没关系,不用解释,我明白,要不要一起去玩?我今天下午没事哦。”


        

带她去坐坐云霄飞车什么的,到时候肯定吓得什么都忘了,薛秋恶趣味的想着。


        

临依躲了躲,没躲开,可恶的薛秋,她又不是小孩子,揉什么脑袋,但听薛秋这意思是要陪她散心?


        

临依乐了,这可是你自己送上门的,她乐呵呵道:“出去玩还是改天吧,我刚买了好多东西,估计现在快送到了,而且我今天早饭吃的晚,到现在还没吃午饭,刚好你厨艺好,要不你教我做几道菜?”


        

说是早餐,也勉强能算是午餐了,薛秋也知道她什么时候才出门。


        

临依此时虽然不饿,但是嘴馋,虽然对着薛秋有点不自在,但是馋啊!!


        

薛秋:“……?”


        

说好的是他颜粉?结果是看上了他的厨艺?还要学做饭?薛秋失笑。


        

“可以啊,菜市场离这里不远,我带你去菜市场买点菜再回去。”


        

薛秋指了个方向,对临依说:“穿过这条路左拐,一直走就能看到了,今天想吃什么?”


        

临依听到晚饭有着落了,心情十分好,美滋滋道:“都听薛老师的!不过我已经买了菜了,要不去直接回去?”


        

“你买了什么?”薛秋记忆里临依就是个小公主,几年不见还会买菜了?


        

临依老老实实据实以报。


        

薛秋点点头,只是说:“今天就当是庆祝你摆脱渣男,多做几个菜,我们再去一趟菜市场,还是说,你走不动了?”狭促的朝临依眨眨眼。


        

临依感觉自己的心口和膝盖都中枪了,叶青笙那个狗男人见鬼去吧!她要开始追星了!


        

临依捂住胸口夸张道:“粉丝经受不住这样的卖萌!卖萌可耻!而且你可不要小看我,我还年轻体力很好的!”


        

进了菜市场临依发现这里的菜可比超市的多多了!还比她买的便宜,甚至薛秋还告诉她有些食材看上去好看,但是并不推荐买,临依一脸夸张的说涨知识了。


        

不知道是薛秋太帅,还是因为他是菜市场常客,菜市场大妈都对他分外热情,又送葱又送香菜的,对着他脸都笑开了花。


        

临依怀疑自己走进了玛丽苏电视剧拍摄现场,而自己竟然还跟着万人迷作威作福,实在是……太幸福了!


        

两人并肩走出菜市场,玛丽苏主角薛秋手拎着一大袋子菜,临依则快乐的两手空空,临依感觉很羞耻,但是好开心!有种当小公主的感觉!


        

可惜美梦做了没几秒,就被打断了,她怎么感觉好像有水滴在脸上了,抬头看了眼天空,眨眼睛豆大的雨滴接连砸了下来,这是老天都不想看她太幸福吗?!


        

临依连忙拿出雨伞撑开,小小的折叠雨伞挡在两人头顶,建造出一小片避风港,临依莫名感觉不太自在。


        

她东拉西扯找起话题,说:“还好你提醒了我,我回去带了伞,诶?我记得你出去的时候拿了包?”薛秋提醒自己带伞怎么他自己倒是没带?


        

薛秋看临依吃力的抬着手臂举着雨伞,伸手想要接过雨伞,说了句:“落朋友那了,把伞给我我来撑。”


        

他在车上看到临依和一个男人拉拉扯扯,包忘了拿就下车了,刚走到旁边就听临依说看见那个男人就恶心。


        

临依抓住伞不放,道:“你都拿了那么多东西,我来撑伞吧?”


        

“咔嚓”一声,朱小冬在两人看不到的角落里抱着相机满意地笑了笑,照片里薛秋跟临依同时握着一把伞,虽然薛秋戴了口罩遮了半张脸,但或许是因为角度问题,熟悉的人一眼就能辨认出那是薛秋。


        

朱小冬美滋滋的捧着相机,像是捧着一棵摇钱树,就这张照片的清晰度够他赚一笔了。


        

薛秋这种名气的cose


        

,盯着他的人可太多了,但是由于他平时除了出活动和拍cos图之外几乎行踪成谜,所以绯闻丑事就是想硬塞都塞不到人家身上,没想到他跟踪的这个女人竟然跟薛秋有一腿。


        

朱小冬还在幻想发大财,忽然一股邪风吹来把他的伞刮到了天上,漫天冰冷的雨水瞬间灌了满身,美梦一下子被冻没了,朱小冬打了个哆嗦,赶紧狼狈地跑着追伞去了。


        

天色愈发的暗沉下来,雨下又大又急,风也不要命的吹,排水口来不及排的水,不一会儿就在不甚平坦的路上积了一小片一小片的水。


        

临依艰难的举着伞,在狂风骤雨里用力抓住雨伞,她之前从事的都是长时间待在办公室的脑力工作,平时也不注重锻炼身体,细胳膊细腿的根本就没什么力量。


        

其实她早就抓不稳了,一直在强撑着,但眼看着雨越来越大,风像是要把人都吹走了,临依想着要不要跟薛秋说找个地方先避一避雨,四处张望着有没有能避雨的地方。


        

薛秋稍微侧着身体,替临依挡住侧面裹挟着雨珠的风,他早就发现这个小祖宗在强撑了,一边觉得搞笑,一边又想看她为难的表情。


        

看了会儿过足了瘾,才抬头扫了几眼,却忽然见前方闪过一道刺眼的灯光,此时天色暗淡,不知道车主是没看到这里有两个人还是怎么回事,开的飞快,直直的朝着他们冲了过来。


        

薛秋当机立断揽着临依用力把她往旁边一带,薛秋动作太快,等临依反应过来的时候,两人已经重心不稳齐齐摔倒在地上了。


        

身后轮胎急驶而过,带起一片水花打在临依的脚踝上,一时之间临依惊出一身冷汗,竟觉得打在脚踝上的积水比灌了满头的雨水还要冰冷。


        

轰隆隆的雷声里,临依懵了一下。


        

回过神来慌忙从薛秋身上爬起来,顾不得管疾驰而去的傻逼车主,急得要哭了。


        

“你怎么样?能起来吗?”双手急忙去扶薛秋,扶起人又急急忙忙去拿手机,嘴上还不老实,连声安慰薛秋说她马上叫救护车。


        

刚才薛秋垫在她身下摔了个结结实实,砰的一声,她都听到摔下那一瞬间薛秋的闷哼声了,一时间又急又怕,刚才要不是薛秋救她,她估计自己人都被撞飞了。


        

但要是薛秋为了救自己出什么事,那还不如不要救她,她没办法接受别人拿自己的生命去换她的。


        

不知道是冷的还是吓的,临依抖着手按了半天也没能拨出去,薛秋看她是真的慌了神,握住临依的手,还笑了下,温声说:“没事,就摔一下而已,我还没那么脆弱,我们先找地方避雨。”


        

临依感受到手上传来的热度,看着薛秋还能冷静的笑,心里这才稍稍镇静了点,点头道:“好。”


        

风雨交加中街道两边店铺都已经关门了,天色也越来越暗了。


        

薛秋指了指一家已经关门的店铺,示意临依扶着他先去那里,两人站在店铺的门檐下,薛秋打了个电话。


        

薛秋等电话通了后,说:“老刘,我在面馆门口,给我开个门避避雨。”


        

“你认识这家店的人?”临依觉得这店面有点眼熟,但一时又认不出来是哪。


        

过一会儿门从里面打开了,那人热情的招呼着两人:  “诶呦!小少爷?快进来快进来!诶?这不是上午那个小姑娘吗?你跟我们小少爷认识啊……”


        

这人身后还站着个中年女人,她感觉快要被这个混不吝给气死,小少爷跟这女孩子俩人身上都淋得湿漉漉的,他还在这跟人东扯西扯,真是要急死人了。


        

女人一把扯开那个碍事的,蔼的对俩人说:“你们俩人冻坏了吧?快去楼上洗洗换身干衣服暖暖身子,老刘!愣着干嘛?快去煮姜汤给俩孩子去去寒气,这大冷的天淋了一身雨,别给冻的生病了……”


        

老刘一拍脑门,如梦初醒道:“对对,我去给你们俩煮碗姜汤!”


        

临依好不容易得了个说话的空,扶着薛秋急忙说:“这附近有什么医院吗?薛秋他……”


        

薛秋按了按临依的肩膀,打断说:“就摔了一跤,没什么大事,去洗洗擦点药就好了,别担心。”


        

顿了顿,像是想到了什么,眉眼都是掩饰不住的笑意,对临依挑挑眉,有点俏皮的挑衅道:“我可比你年龄还小呢,身体很结实。”


        

临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