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你真是个好人

        

临依洗了澡站在镜子前,盯着自己看,心痛的摸了摸眼睛,黑眼圈什么时候能下去啊,不会要等一辈子吧?


        

临依打了个冷颤,停止胡思乱想,寻思着还是赶紧穿上衣服出去吧,又冷又饿实在是太难受了。


        

这会儿也不知道薛秋怎么样了。


        

面馆楼上是老刘夫妇两人的住所,两室一厅,主卧住着夫妇俩,次卧住着夫妇俩的儿子,临依此时是在卧室的浴室里洗澡,薛秋则是在客厅的浴室里。


        

临依到楼下的时候,薛秋已经坐在那了,正捧着一碗热姜汤小口的喝着,看样子身体是没什么大碍,临依松了口气。


        

当时她看薛秋脸色发白,真是吓到了,第一反应就是叫救护车,此时想起来还有些搞笑,实在是有点反应过度了,都想到生死离别了,由此可见常识是什么?临依自觉她可能没那东西。


        

老刘的衣服穿在薛秋身上略小些,裤子也有点短,使得薛秋整个人看上去莫名的可爱了起来,临依绝不会说她觉得有点滑稽。


        

老板娘看到临依热情的招呼着临依坐下,言语里带着一股年长者的慈爱说:“来,小姑娘,先喝碗姜汤,老刘在里面煮面,我看小少爷进来的时候还拎着菜,你们俩都还没吃饭吧?估计这会儿都饿坏了吧?看你这瘦的,等会儿一定要多吃点!”


        

老板娘心疼的摸了摸临依的胳膊,看了眼外面说:“唉,你说这台风怎么说来就来了,等会吃了饭让老刘开车送你们回去,不然这么大风雨根本没法出去……”


        

临依一惊:“台风?”


        

薛秋道:“嗯,气象台有报道,这边不是台风中心,只是受了点波及。” 记住网址m.qitxt.com


        

临依默了,她怎么一点也不知道。


        

老板娘转了个弯,问了句:“小姑娘是叫依依是吧?”


        

临依点点头,回道:“老板娘怎么称呼?”


        

老板娘笑了笑,道:“我姓赵,叫赵晓雨。”


        

两人说话间,老刘端着面乐呵呵的走了过了,说起话来活像古时候沿街叫卖的商贩,说:“来啦!热气腾腾的牛肉面!小少爷,小姑娘,来,趁热吃!”


        

霎时间满室飘香,临依早就饿了,此时看到吃的恨不得一下子都倒进肚子里,大块的牛肉上面撒的葱花和芝麻,更是看的人食指大动。


        

老板娘看两人像是饿的狠了,也就没再插话,扯了把没眼色的老刘,瞪他一眼,老刘缩了缩脖子,老实了。


        

吃完面两人被老刘送回了家,临依疲惫的躺在床上,终于有空拿出了手机看了,发现手机关机了。


        

等充好电能打开手机 ,临依看到手机上有十来个未接电话,还有一堆微信消息。


        

电话都是备注“妈妈”的人打来的,临依疑惑,难道妈妈知道她搬家了?


        

临依拨了回去,电话响了两声就被接起,临依道:“妈妈?”


        

那头响起付芳菲,也就是临依妈妈的声音,温温柔柔的说:“依依啊,在忙吗?怎么跟你打电话打不通?今天下这么大雨,你没事吧?没冻着吧?多穿点衣服,实在不行就请假在家里休息几天,台风天出门不安全!”


        

临依莫名打了个寒颤,她妈被什么妖精附身了,说话这么好听?心里却是不由得一暖,道:“你女儿胆小着呢!这天气绝不出去冒险!”


        

瞥了眼窗外,看的她又往被子里缩了缩,道:“妈,你也是,这天气就别出去逛街了,我打算这几天在家做几样甜点,等过了台风天给你带过去。”


        

付芳菲笑道:“好!正好妈妈也有点事想跟你说,妈妈等着你的甜点!”


        

临依一凛,果然有事,完了完了,工作没了,男朋友没了,家也搬了,带着这三个大新闻回家,估计得被好一顿教育,临依感觉自己脑门隐隐作痛。


        

临依有气无力说:“好……”


        

付芳菲眉头一皱,道:“你也别太累了,注意休息!别的事不说,妈就想你健健康康的!”


        

临依头大如斗,心道你还想我找个男朋友赶紧嫁人,口头上却不敢说,只连连应好。


        

“早点睡知道吗?你每次回来都顶着俩熊猫眼,妈这看的心都快碎了,看看我身上掉下来的肉都被你养成什么样了?!”


        

临依被付芳菲气的话给逗笑了。


        

“哈哈哈,好啦好啦,生气会长皱纹的,我保证我一定好好保护妈妈的这块肉!”


        

“你还笑!臭丫头就知道气我!好了,不跟你啰嗦了,耽误我敷面膜,挂了。”


        

挂了电话,临依又打开微信,最上面的是温穗,发了十几条消息,时间已经是几个小时前的了。


        

温水冻是临依的大学同学,现实名字叫温穗,微信名叫温水冻。


        

两人平时并不经常联系,却是那种无论隔了多久才联系,都不会有一点生疏感的好朋友。


        

之所以临依会有那么点颜控属性,全是拜她所赐,这人整天在各种哥哥的墙头上蹦来蹦去,反复横跳。


        

临依点开一看猝不及防看到了薛秋,正是她那天在门口看到的那身白衣飘飘的样子,共九张图片,有站着有坐着,还有睡颜和执扇而笑的,温润如玉,气质清雅。


        

还有有几张是在桃花树下,身畔艳丽的桃花给人添抹异样的风情,好一位风流倜傥的小少爷。


        

临依看呆了,有一种想把人藏起来的冲动。


        

她猛的摇摇头,扼杀了这想法 ,不行!你是个正常人,不能搞金屋藏娇这种事!


        

下面好长一排温穗的表白,看上去好像失了智,不过这也是常态了,临依表示这都是小场面,不带怂的。


        

临依曾经被她逼迫着一起去给别人应援表白,一开口被一群人盯着看,黑历史不堪回首,想想都恨不得捶死她。


        

温水冻:啊啊啊啊啊我不行了!怎么会有人这么好看!我要给他生猴子!


        

温水冻:我终于明白了什么叫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了!小依依!我要被帅哭了呜呜呜,不我已经哭了呜呜呜


        

温水冻:我终于明白商纣王为什么会为博美人一笑烽火戏诸侯了!!


        

温水冻:我终于明白什么叫近在眼前远在天边的痛苦了呜呜呜呜我也想跟哥哥合照!哥哥你在哪?


        

临依选择性忽略温水冻的胡言乱语,默默地保存了图片,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遏制住自己想敲隔壁门要合影的冲动。


        

不行,不能让薛秋看到现在的她,自己现在这满脸星星眼会被当成变态直接丢下去。


        

临依趴在枕头上对着温穗发出无情的嘲讽。


        

临:哥哥不收你这种三心二意的女人!


        

温水冻秒回了三个问号。


        

温穗心道奇了,她以往发了照片,临依大多是简单的回句“好看”,或者说什么“还可以”、“不错”,实在喜欢的顶多说句“爱了!已存!感谢安利!”,这次还会嘲讽她了!


        

温水冻:原来你也喜欢这调调!


        

两秒后又发过来一条。


        

温水冻:不过也对,哥哥这么好看谁不喜欢呜呜呜……


        

温水冻:臭依依,你不爱我了呜


        

临依起来喝了一大口水,耳朵微红,回复温水冻。


        

临:姐姐如春风爱嫩芽般爱你,只不过我不搞百合,只能勉为其难的放过你了,睡觉了晚安。


        

回复完,起身拉上窗帘,迅速爬上床,放下手机就准备睡觉了。


        

临依在一片阳光明媚里晒着太阳,正在美滋滋的吃着东西,面前突然冒出一个人,对她说:“你好,临依是吗?我叫叶青笙,很高兴你加入我的团队……”


        

临依脑袋上冒出个问号,什么玩意这是?


        

一会儿这个人又变出一大束玫瑰花,对她说:“依依!我喜欢你,做我女朋友吧!”


        

临依气结,这哪里冒出来的耽误人品尝美食,转身要走,那个人冲上来一把抱住她的腰说:“依依,你别走,不许走……”


        

临依挣扎不开那个男人,正想踩他一脚,此时不知道从哪又冲出来一个女人,张牙舞爪的要掐死自己,她那小胳膊小腿儿的哪里是二人的对手,感觉快要断气了……


        

临依被憋的猛地睁开眼,呼吸急促,看到眼前的天花板才反应过来自己已经辞职搬家了,也跟那个傻逼分手了,还好还好,原来是梦。


        

想抬手抹把脸,发现自己被被子缠的死死的,梦里作怪的就是这玩意儿吧,成精了还幻化成俩人!明天就解雇你!


        

临依面无表情挣扎着解开被子,大清早的,差点被被子谋杀了,这说出去谁信?


        

拉开窗帘,外面还在下雨,雷不打了,开始闪电了。


        

临依忙活到下午,总算是做好了几样小甜点,打算再带上自己买的菠萝蜜小零食,去拜访一下邻居。


        

当然,她绝不会把小零食带给薛秋,看他那样就不可能是会吃零食的人!


        

给小颖家送完,临依刚出来就看到薛秋站在自己门口,要敲门,愣了愣,道:“你找我?”


        

薛秋抬了抬手,他手里拎着个食盒,温润的声音在走廊里响起:“做了点吃的,要不要尝一下?”


        

临依感觉胸口中了一箭,这是什么绝世好邻居,长得帅厨艺好也就算了,还这么温柔!还会给邻居送吃的!她可以!当然要尝!


        

一时头脑发热,脱口而出道:“你真是个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