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做客

        

薛秋脑门上缓缓冒出个“?”。


        

临依囧的想打自己一巴掌,这张破嘴不能要就缝上!!


        

干巴巴的笑了下,挠挠头,道:“要不要进去坐坐?只不过刚搬过来,可能有些地方还没打扫好,刚好我也做了点甜点。”


        

看了眼薛秋手里的食盒,开了个玩笑想缓和气氛说:“既然你也准备了点心,那我们就可以开个下午茶会了哈哈……”


        

临依打开门,嘴上这么说着,也没指望薛秋能真和她一起开什么下午茶会,毕竟他应该也很忙吧。


        

“我觉得你的提议挺好的,你不是要学做菜吗?刚好有什么不懂的可以问我了。”薛秋一本正经,眼中笑意难掩,他都能猜到临依听了这话会是什么表情了。


        


        

临依呆住,薛秋这是同意了?


        

还有他们想的学做菜是不是不太一样啊?薛秋也太高看她了,竟然觉得她能做到请教问题这种高深的事情?她可是连蔬菜鸡蛋饼该放多少盐都不知道的啊。


        

临依想的是在旁边看薛秋怎么做饭,然后复制模仿,当然,她绝不是馋帅哥做饭的美好画面!!


        

说到问问题,临依感觉好像回到了上学的时候,艰难的咽下一口口水,把这个“烫手的山芋”迎进门。 一秒记住https://m.qitxt.com


        

没关系!为了帅哥!没问题她可以编问题,实在不行就问蔬菜鸡蛋饼放多少盐,脸是什么她不知道……


        

“随便坐吧,喝点什么?不过我推荐你喝红茶,甜点配红茶才是王道搭配!毕竟甜点吃多了不仅会腻,对肠胃也不好,来一杯醇厚回甘的红茶,既能解腻,还能暖胃顺气,中西搭配,走上人生巅峰!”


        

临依两眼发光,说完才察觉到自己有点过于激动了,而且这都是常识,薛秋应该也都知道,说不定还会觉得她在卖弄,看薛秋一脸笑意看着自己,尴尬道:“呃,我去把甜点拿出来……”


        

薛秋看着临依落荒而逃的背影 ,像是回到了以前,有点想笑,又有点失落,看样子是完全不记得他了。


        

兀自笑了笑,低头一眼便看到了临依随手放在桌子上的菜谱,旁边还有一支笔。


        

临依缩在厨房里,不知道该给薛秋拿什么喝的,要不每样都来一份?就当是给老师交作业!


        

但是这样一来光是饮料托盘都放不下了,红茶、咖啡、牛奶、果汁、可乐、白开水……


        

新邻居是我喜欢的cose


        

,并且救了我一命!此时来到我家做客,我该给他拿什么饮料招待?在线等,超级急!解决不了就跳楼!


        

……


        

跳楼是不可能跳楼的,帖子也不可能发出去,她又不傻!


        

临依决定先拿甜点出去,再把这一堆喝的端出去,只要她不露出尴尬的表情,尴尬的就是别人,总算是拿歪理说服了自己,理直气壮的出去了。


        

刚出厨房临依就被打脸了,她怎么就失了智把薛秋邀请到家里了?!


        

临依一脸生无可恋,她发现薛秋在翻她买的那本菜谱,并且刚好是蔬菜鸡蛋饼,她怎么就失了智在那页写下了“20g胡萝卜是多少?好想蹭饭啊”。


        

临依觉得自己可能在梦里,不然怎么会有这么一个盛世美颜的男人在她家看她买的菜谱?这下都不用临依自己暴露自己完全空白的做菜经历,他自己就知道了。


        

人的一生真的是跌宕起伏,波澜壮阔,起起落落落落落……


        

临依面无表情把甜点摆好,像是打趣一样说:“薛老师您要喝点什么咧?”


        

反正无脸可丢了,临依索性又问了一遍,还用上了敬称。


        

薛秋心情颇好,胳膊撑在桌子边上托着脸,笑意满满,声音有点懒懒的说:“既然是你邀请我参加的下午茶会,那搭配什么饮品当然是你说了算,不是吗?”


        

薛秋精准戳中临依的死穴,临依可以说不是吗?可以,但是她偏不说!


        

临依憋屈:“……是。”


        

然后临依就把那一堆喝的都端出来了?虽然从中做出选择真的很困难,但脸还是得要的,临依只给了薛秋三杯不重样的,自己一杯红茶。


        

薛秋静了一瞬,随即忍不住笑出了声,爽朗的笑声回荡在客厅里,将她的耳朵震得发烫。


        

临依有点尴尬又有点生气,但脸上还勉强维持着镇静,没好气道:“有什么好笑的?我这不是很周到吗?”


        

薛秋拿起一个蛋挞尝了一口,对临依说:“抱歉,太周到了,我太开心了,而且我觉得你很可爱,蛋挞也很好吃,我很喜欢。”


        

临依:“……哦。”被夸了,心情好转。


        

薛秋看她表情淡淡,心知自己逗过头了,道:  “我生日快到了,可以请你送我一个生日蛋糕吗?作为回礼,我会告诉你“20g胡萝卜是多少”,并且可以让你蹭一个月的饭。”


        

临依惊喜的瞪大了双眼,一点气都没了。


        

山穷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看来她临依仍然是欧皇,太快乐了,人生唯有美食诚不负我,品尝美食才是临依的最爱!


        

“这可是你说的!不能反悔!具体日期和时间告诉我,还有……你要几寸的蛋糕?”临依努力控制表情,在cose


        

巨巨面前必不能过于痴女,哪怕是对美食。


        

没想到她会问这些,薛秋挑挑眉道:“我生日圣诞节,还早呢,蛋糕就我们两个人吃,你觉得呢?”


        

“8寸吧,我挺能吃的……等等!我们俩?”就他们俩?


        

临依寻思是不是自己想歪了,这怎么有点像约会,忍不住喝了口红茶压压惊,又想到薛秋不会是没有人一起过生日吧,不会这么惨吧?


        

斟酌着问了下:“俩人会不会不够热闹,要不要喊上你的家人和朋友?”


        

“不用了。”薛秋想起自己那一大家子,一起过生日人太多了。


        

临依看薛秋提起家人朋友像是兴致不高的样子,有点心疼了,鱼儿哭了水知道,薛秋生日没家人朋友一起过生日谁知道?


        

嗯……做蛋糕的人知道。


        

表面光鲜亮丽的人不一定家庭美满啊,就像临依她自己,男朋友养鱼,爸爸也没了!


        

临依叹口气,顿时同情心泛滥,看着薛秋的目光像是老母亲看儿子一样。


        

薛秋被看的莫名其妙。


        

吃完甜点,临依拦住薛秋,哪有让客人洗盘子的?


        

还找了张纸让薛秋写写蛋糕的喜好,比如说是喜欢的甜度是多高的,水果多点还是奶油多点,又或者是喜欢造型好看一点,还有喜欢的水果和不吃的……


        

临依洗完餐具,看着薛秋写的要求人都傻眼了,这写了跟不写有什么区别嘛?


        

奶油水果用量多少都可以,水果都喜欢,造型无所谓,甜度都可以……结尾还写了以蛋糕制作人意见为准。


        

临依瘫在沙发上,但碍于薛秋还在,又不敢太豪放。


        

半晌,爬起来可怜兮兮的凑近薛秋问:“真的没要求吗?”


        

她好担心薛秋生日当天因为没家人庆生而难过,要是生日蛋糕再不合口味……那也太惨了吧?


        

薛秋看临依那副惹人怜爱的样子,喉结滑动了下,这个女人到底知不知道她在干嘛,孤男寡女还露出这样的表情,他往后仰了下头,声音微哑道:“都可以。”


        

临依看薛秋兴致不高的样子,又脑补了他过去可能是生日的时候发生了什么不愉快的事,没忍心接着问下去。


        

如今外面还在下着雨,也不能出去玩,临依扒拉出自己刚买不久的游戏机,问薛秋要不要打游戏。


        

“什么游戏?”薛秋问。


        

说到这个临依可就来劲了,一脸兴奋道:“是食物复兴!”


        

开了个头就打不住了,叽里呱啦说了一堆。


        

“讲的是主人公掉进了人类科技高速发展后的时代,那个时代人们每天的食物都只有营养液,靠喝营养液来维持身体所需营养的摄入,主人公觉得营养液没滋没味,开始自己想办法制作美食!啊啊啊啊这不就是我梦寐以求的事吗……”


        

薛秋:“……?”


        

还有这种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