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美食

        

天色也不算早了。


        

薛秋把游戏机递还给临依,伸了个懒腰 ,温声问:“饿了?花椒、麻椒、藤椒以后你用的时候就知道了,现在呢,我去做饭,你是要给我打下手,还是你自己等一会儿?”


        

临依表示她很想学,可她到现在还记得,她以前熬粥把锅都烧烂了,实在是一言难尽:“我想给你帮忙,但是我做菜是一窍不通的那种……”


        

“带上你的菜,去我家。”薛秋揉揉临沂的脑袋,温柔的双眼像是能包容万物。


        

临依捂住脑袋,妈妈!有人撩她!


        

又有点迷惑,像是在哪里见到过这双眼这么看着她,难道在梦里?不会这么狗血吧?


        

临依拎上菜,想到接下来的美食,立刻把刚才那点迷惑抛之脑后了,开开心心的薛秋走了。


        

说实话,临依跟薛秋刚认识没几天就让他进自己家,现在还要到对方家里,是不**全的。


        

不过薛秋这么一个名人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人帅厨艺好,性格还很温柔,临依寻思他总不至于对他自己邻居下手吧,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呢。


        

临依自己也说不清为什么,对薛秋有一种盲目的无从说起的信任,总觉得薛秋不会做什么出格的事,莫非是因为薛秋那张脸?


        

薛秋的家很干净整洁,进门除了沙发就是一张餐桌,几把椅子,角落里放着几盆绿植,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样板房。 记住网址m.qitxt.com


        

厨房里各种物品摆放的井井有条,入目能看到的有常用的一个炒锅、电饭煲和微波炉。


        

薛秋拿出排骨和鸡腿,对临依说:“先把肉类解冻再焯水,排骨和鸡腿这两种肉要分开焯水,排骨这种血污重的冻肉要用冷水,鸡鸭肉这种容易熟的肉用沸水就可以,明白吗?”


        

薛秋这一副大厨风范,一下子把薛秋镇住了,愣愣的地点头。


        

薛秋笑了,道:“先备好姜葱蒜,然后烧一锅水备用,天然气会用吗?”


        

天然气还是会用的,临依放松了,她还有点会的,总算派上用场了,她都怕薛秋嫌弃她……


        

临依连忙说:“可以!交给我吧!”


        

“那好,还有把这些菜洗一洗,然后用电饭锅蒸米饭,嗯……差不多这么多就可以……”薛秋把胡萝卜、土豆、青椒,还有米盛在碗里放在洗手池旁边。


        

“洗完这些菜你今天的任务就完成了。”


        

临依惊讶道:“就这些吗?”


        

薛秋像是想起了什么,拿起胡萝卜,心情颇佳的打趣道:“20g的胡萝卜大概就是这跟胡罗卜的一小半。”


        

临依:“……你怎么还记得这个?快点忘掉!!”


        

薛秋笑的更开心了。


        

临依:“……”


        

这个薛秋怎么跟她想象的不太一样?!


        

临依洗完菜,就站在厨房门边看着薛秋忙碌的身影,感觉自己真的是太幸福了,等着帅邻居做饭给自己吃简直就是撞大运,上辈子积了不知道多少福分。


        

然后临依越看越是抓心挠肝,食物的香气让她坐立难安,眼巴巴的看着口水都要流下来了。


        

薛秋把早上做好的糯米藕装进盘子里,浇上糖水。


        

莲藕的清香,甜润的糖水,软糯的糯米,还没吃到嘴里,临依就能想象出是多么的可口了。


        

薛秋看临依馋的两眼放光盯着他手里的糯米藕,心下还笑,这小馋猫,只怕是给点好吃的就跟着走了,不知道还以为穷的吃不起饭。


        

“饿了吗?饿了就先去吃。”说完把糯米藕递给临依,接着道:“其他的马上好,你在这盯着我我也是会很困扰的,别看了,去吃吧,明天再叫你别的。”


        

临依也不想先吃,很不礼貌,但是身体她竟然有自己的意志,身手矫健的快速接过了糯米藕。


        

尝了一口,顿时幸福的差点流下两行清泪,以前她外卖吃多了,吃的都快不知道美食是什么意思了,薛秋跟她家做饭阿姨做的菜不相上下了,可惜三年前她毕业后就搬出来了,很少吃到阿姨做的菜了。


        

糯米藕、青椒土豆丝、糖醋排骨、宫保鸡丁和甜甜的鸡蛋汤,可以说是很丰盛了,大概只是就两个人吃,而且还是晚上的原因,每道菜的分量并不多,两荤两素一汤两个人竟然吃完了 。


        

……虽然大部分是临依吃的。


        

临依瘫在椅子上,揉着滚圆的肚皮,还在回味美食,就听到一阵电话铃声响起。


        

薛秋的手机响了。


        

薛秋走到窗边,接起电话说:  “爷爷,怎么了……”


        

餐桌离窗户很近,她要是继续坐在这里不动,电话那头说的话虽然可能听不清,但绝对能把薛秋说的话听的一清二楚。


        

临依在继续坐着和回避两个选项之间犹豫了一瞬,艰难的选择了回避,带着一肚子美食端起盘子碗筷,溜进了厨房,非礼勿视,非礼勿听,礼貌使我快乐 。


        

窗外的雨还在下个不停,狂风把树木吹弯了腰,像是薛秋此刻的心情,不论是养育的恩情,还是刻在骨子里的孝道,都让他无法无视老人的要求和心情。


        

薛秋捏捏眉心,面对老人的无理取闹很是无奈,道:“爷爷你这是说的什么话,我当然想让你每天都开开心心的,但你难道想让我娶一个我不喜欢的女人吗?”


        

电话那头的薛老爷子一听这话吹胡子瞪眼,十分生气道:“你这是说爷爷挑的人不好?哼!也不看看你都做的什么事,人家去找你,看你把人凶的?你要是不喜欢爷爷给你挑的小姑娘,你自己带个女朋友回来,爷爷也没什么门第之见,就是想在死前看着你成家!”


        

临依这边正哼着歌,笨手笨脚的洗着碗筷,手一滑,盘子又差点飞出去,险而又险的捧住盘子,无比想念自己的洗碗机,可惜搬了家,她总不能把洗碗机也搬过来吧,也太丢人了……


        

薛秋视线所及,眼前的窗户被雨水一遍又一遍的冲刷,外面的天空灰蒙蒙的,倾泻的雨帘像是给人的眼睛罩上了一抹阴影。


        

薛秋抬首间看到了临依从厨房走了出来,雨水落地急促的声音像是薛秋的心跳,跳的飞快。


        

他从学生时代就一直梦寐以求的女人现在就在他的房子里,对他亦或是对所有人都不设防的一个小吃货。


        

沉闷的雷声轰隆响起,薛秋瞥了眼厨房,神色柔和下来,声音平静道:  “爷爷,给我一个月时间,我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好好休息,保重身体。”


        

说完挂断了电话。


        

薛秋按住狂跳的心脏,心里默念几遍她的名字,像是在问她,又像是在诱惑自己。


        

他脸上绽开一个温柔似水的笑,既然这么喜欢吃他做的饭菜,那要不要吃一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