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笑面狐

        

“依依?你怎么了,进了门就开始发呆?你这样我可不敢让你动刀了。”薛秋手在临依眼前晃了晃。


        

临依回神看到薛秋近在咫尺的俊颜,脸一下子红了起来,耳朵也在发烫,连忙后退两步,道:“靠这么近干嘛?吓我一跳!咳……刚才在想做糖醋排骨的步骤,对,好想要先焯水对吧?”


        

“我说要做糖醋排骨了?前两天刚吃过,不腻?今天来一道回锅排骨!”


        

“啊?”她只知道回锅肉,还有回锅排骨?


        

薛秋解释道:“跟回锅肉做法一样,很简单,排骨先冷水煮熟,再下油锅炸,然后和红油豆瓣蒜苗什么的一起炒。”


        

临依懵懵懂懂的应了声“哦”。


        

然后就再次的在薛秋眼里看到了那种似是而非的笑,说是嘲笑,但并无恶意,带着一种让人难以形容的让人看不懂的愉悦。


        

薛秋没说什么,将排骨泡到水里去除血污,又洗了葱姜蒜之类的配菜和根莲藕。


        

看临依站的远远的,不禁失笑:“站那么远,我是豺狼虎豹吗?怕我吃了你?说好的教你切菜,是时候兑现了,来,把这些莲藕切片,先切给我看。”


        

临依赫然,走上前去,拿起刀,自认为自己还是会用的,没成想切了没几下就被薛秋打断。


        

“左手手指内扣,刀背向左倾斜,不然很容易切到手。”右手从背后绕过去矫正她握刀的手势,左手手覆盖在她手上,从侧面看去像是把临依整个人环在了怀里。 记住网址m.qitxt.com


        

温热的呼吸撒在临依后颈,她一时身体僵硬,耳朵不禁发烫,脸上也一阵发热,整个人好像一只煮熟的虾,她感觉这事情走向不太对劲, 俩人是不是靠的太近了,难道薛秋对她有不轨之心?难道他也金玉其外败絮其中是个伪君子?


        

“改掉坏习惯,刚开始可能有点不适应,但是能把伤害到自己的几率降到最小……”


        

但薛秋温柔的声音像是良师的淳淳教诲,她一时之间只好僵着身子跟着薛秋的力道像模像样的切着菜。


        

“怎么回去洗了个澡,好像把人洗洗了?”薛秋撤开身子,温润的眉眼漾着一股子宠溺似的无奈,说出来的话像是调笑,又像是在真真切切的疑惑。


        

临依对上薛秋这种温柔似水又坦坦荡荡的态度真是一点也发作不得,反而觉得是自己想多了,讪笑道:“跟朋友聊了几句,有点担心她被人骗。”


        

“什么事情?方便跟我说吗?”薛秋抿了抿发干的嘴唇,只觉她害羞的样子实在是既可爱,又撩人。


        

“就……她只说喜欢一个很可爱的男孩子,具体我也不太清楚。”临依终于切完了。


        

薛秋没有追问,指了指剩下的莲藕,认真的像是讲台上的老师,温声道:“这些切成条,等会儿跟排骨炒在一起,慢慢切别着急,但动作手势要摆对。”


        

然后又指挥临依切了其他的菜和肉,真的是教了切菜就只让人切菜,别的事都被他自己包圆了。


        

切完了所有菜时,薛秋已经做好了凉拌藕和糖醋豆腐,剩下回锅排骨和南瓜粥还没做好。


        

果不其然,临依又是馋的两眼放光,眼巴巴的看着做好的两道菜,谁看了都得说一声,这人怕是没吃饱过。


        

薛秋忍俊不禁,又说了相同的话:“饿了就先去吃。”


        

临依把菜端出去,却忍住了,坐在沙发上看着薛秋忙碌的身影,生出了点莫名的愧疚,人家忙忙碌碌,自己坐享其成,脸有点没地方放,而且做饭的男人真是迷人呀,感觉自己好像变成了泡沫剧等丈夫做饭的小女人。


        

养老生活+3!害羞+100!


        

等所有菜上齐,临依双手合十,感谢大师赐饭。


        

薛秋看她搞怪,只觉的自己被撩拨的心痒痒,忍不住想要触碰她,哪怕是捏一捏她的脸 。


        

忍字头上一把刀,只要忍得住,就死不了,深呼一口气,努力维持着岌岌可危的绅士风度,若无其事的吃着饭。


        

临依吃着饭,心理活动却没停下,百思不得其解,现在的cose


        

都这么多才多艺吗?厨艺这么好,还会作词唱歌,她还收藏了薛秋出活动的时候即兴唱的歌,这个薛秋简直逼死她这种普通人了。


        

丝毫没注意道薛秋看向她的目光。


        

吃完饭临依自觉的想要洗碗洗盘子,被薛秋按下,说:“我来,你的手留着,等下有事给你做。”


        

临依一头雾水:“什么事?”


        

薛秋神秘一笑:“等着。”


        

好奇心被勾起,临依乖乖坐在沙发上,坐了一会儿,无聊的拿出手机继续跟温穗聊天。


        

温水冻:他好像家里条件不太好?在咖啡店打工,我向他要了联系方式


        

温水冻:我感觉他好可爱啊,偶尔有点呆萌呆萌的,但是又很认真很好学


        

临:我觉得你已经喜欢上他了,他对你有好感吗?


        

温水冻:我感觉也挺喜欢我的吧?但是有时候我拉他手都不让……好惆怅。


        

临:你简直!人家还是个学生,你俩关系都没确定就拉人家手……我现在不担心你被骗色,我挺担心你的小可爱被你这个大灰狼一口吞掉


        

温水冻:依依你怎么跟个老古董一样,喜欢就要得到不是很正常吗?克制来克制去人跑了怎么办


        

这话看的临依一愣,有点道理?临依突然想到刚才被薛秋半拥着的场景,耳朵发烫。


        

“想什么呢?这么入神?”


        

还没来得及回复温穗就听见薛秋好听的声音响在身畔,险些把手机扔出去。


        

想什么不太方便说出口,临依顺口胡扯:“想你到底要我做什么。”


        

薛秋像是信了,递出手里的大盒子。


        

临依接过打开,里面是一些薛秋的cos照,还有大概是用来装照片的信封。


        

临依心里有一个大胆的想法,难道送她的?还有这等好事?


        

“帮我在这些信封上画跟这个信封上的一样的小人儿,然后把我签好名的照片装进去。”


        

好可惜,不是送她的,临依有点失望,不知道她开口要能不能要到,虽然能天天见到本人,但cos照跟本人不一样啊!!


        

薛秋看临依盯着照片,一副把失望写在脸上的表情,心下好笑又有点酸,照片主人就在这,你看也不看一眼,倒是执着于照片,状似不经意道:“画完可以送你一套,想要可以跟我说。”


        


        

瞬间百花齐放阳光普照大地生光辉!临依有了一套又想要第二套,慢吞吞开口说出了一句经典话语:“我有个朋友也想要……是真的朋友想要!前几天她还给我发了你的新照!”


        

完了,她怎么把这事儿说出来了?上头是病,得治,要被自己蠢哭。


        

果然薛秋愉悦的笑了,拿出白衣公子那组照片,问道:“是这个吗?”


        

“……嗯。”


        

“小人儿画的好看点,我可以考虑。”


        

此时的薛秋脸上仍是那副笑意盈盈都温雅模样,临依却觉得他像个笑面狐,着实狡猾又可恶。


        

不过,他怎么知道她会画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