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薛爷爷

        

秋风瑟瑟,落叶纷飞,天气愈发的凉了,如今菜市场的大妈对于薛秋和临依成天结伴买菜已经见怪不怪了。


        

这些日子,临依几乎隔一两天就拿着学习的名头去薛秋家蹭吃蹭喝,也顺势学会了一些简单的菜式,发现她没自己想象中的那么笨,只是被以前烧烂的那一口锅给吓住了。


        

做菜虽然跟做甜点不太一样,但有些东西却是互通的,比如……调味?


        

此时临依正窝在家里画着动漫人物,她以前上学的时候就挺喜欢画画,尤其是动漫人物,谁还没有个中二病呢,但此时她看着笔下的白衣少年郎不禁又想起了薛秋。


        

算了算时间,没多久就到薛秋生日了,除了之前答应下的生日蛋糕,临依还在发愁该给他准备什么样的生日礼物。


        

随便送个什么感觉没什么诚意,人家也是教她厨艺了,算是她老师了,买贵的他应该也不缺,思来想去人都麻了,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


        

是时候召唤好朋友了!温水冻何在?


        

临:帅邻居生日快到了,送点啥?


        

温水冻这位住在网络里的花痴鬼却半天没动静。


        

奇了,难道跟男朋友约会去了?没错,勇猛的的温水冻同学已经成功攻略了可爱男同学了,甚至还催临依赶紧对帅邻居下手。


        

左等右等等不到温穗的回复,临依索性上网搜索了。 一秒记住https://m.qitxt.com


        

给男性朋友送什么生日礼物?


        

一搜蹦出来一堆,有说送手表领带的,好老套,这个不行。


        

还有说送自己做的甜点的,嗯?这个好像不错?但是平时也经常吃啊,送这个有点没新意,不行不行。


        

什么打火机,薛秋又不抽烟,要什么打火机?取暖?


        

再往下画风逐渐不对劲,什么专属爱情的礼物,什么爱情日记,什么钻石,她要送的是男性朋友不是男朋友啊!再往下还有个送已婚男性朋友的帖子,什么?按摩器?不是她思想不正经,这?关爱已婚男同胞的脖子腰肩颈椎?


        

想点进去看结果提示要下载APP,一阵难以言喻的窒息,她是昏了头,才会看这玩意儿,还不如直接问问薛秋想要什么生日礼物。


        

画了一下午终于画出一张满意地图,好久没练的画工,都生疏了。


        

临依拿出画好的几幅画,装好放进一个盒子里,起身准备去薛秋家蹭吃蹭喝。


        

刚出门就见薛秋门口有个老爷爷在按门铃,老爷爷长得面善,圆润润的一张脸,却硬要做出一副凶巴巴的表情,倒显得有几分滑稽可爱。


        

临依没忍住开口问道:“老爷爷,你找薛秋吗?”


        

这按了半天也没见薛秋来开门估计是出门办事去了。


        

薛老爷子见孙子家旁边门口出来个漂亮小姑娘,还一脸和善的问他,倒是缓和了一下脸上的凶色,却仍是气呼呼道:“这不肖子孙,也不知道跑哪去了!”


        

临依听这口气,像是薛秋家里的长辈,一时间想起薛秋在家不受宠的猜测,对这“面色不善”的老爷爷有些怀疑,犹豫了一瞬,还是说:“老爷爷,你是薛秋家里的长辈吗?要是找他有事的话,要不先在我家坐一会儿,等一下?”


        

要是真的要对薛秋做什么不好的事,她也可以先帮他探探口风,虽然可能探不到什么……


        

薛老爷子倒是不客气,说:“那就打扰了,”跟着临依进了门,扫一眼屋内,点点头,还算整洁,又问:“小姑娘怎么称呼啊?多大了?”


        

“老爷爷随便坐,我叫临依,叫我依依就行,要喝点什么吗?”


        

“依依啊,有茶叶吗?还有啊,别老爷爷老爷爷的了,我姓薛,叫我薛爷爷就好了。”薛老爷子道。


        

“薛爷爷?你是薛秋的爷爷吗?”临依没想到眼前的老人竟然可能是薛秋的爷爷?!


        

说到薛秋,薛老爷子一声冷哼,道:“谁想当那个不肖子孙的爷爷,摊上这么个孙子真是前世欠下的债!”


        

话虽这么说,脸上却并没有真正的嫌弃之色,老人绷着一张弥勒佛一样的脸,非但不显得严肃可怖,倒反是老小孩一样的憨态可掬。


        

临依笑道:“我这里除了红茶就是小青柑,薛爷爷要喝哪个?”


        

薛老爷子没想到这小姑娘这儿还真有茶叶,现在的年轻人不都喜欢喝什么可乐之类的吗?


        

面上顿时一缓,道:“当然是你给我这个老头子泡什么,我就喝什么。”


        

临依:“……”


        

一个选择困难症碰见薛家这俩人真是要难为死了。


        

但只有一个泡茶的壶,思来想去还是泡了小青柑,


        

趁着泡茶的功夫赶紧给薛秋打了个电话。


        

响了好一会儿才被接起,那头还有些嘈杂,只听薛秋说:“依依?我今天晚点回去,你饿了就先吃饭不用等我。”


        

临依都不知道该感动还是该尴尬了,小声说:“你爷爷来找你了,现在在我家等你呢!”


        

“你说什么?能大点声吗?”


        

临依气结,她就不应该打这个电话,小声说了句:“先挂了,给你发信息。”


        

挂断电话后,临依简单说明了情况,将短信发了出去,才端着茶出去交差了。


        

“薛爷爷,我茶艺不精,也没什么好茶叶,你可不要嫌弃……”


        

薛老爷子闻着茶香,郁闷心情去了大半,闻言哈哈一笑,道:“老头子我也就是个粗人,就喝个味儿,也品不出什么门道。”


        

“薛爷爷找薛秋有什么很着急的事吗?大晚上的天又凉,出来跑一趟,身边怎么也不跟个小辈?”临依担忧的问。


        

薛老爷子像是感慨的长叹一口气,道:“孩子们都大了,谁愿意天天儿跟着我这个半截身子入土的老头子?就算跟着我也烦,今天就是突发奇想来看看这小子,结果这臭小子不知道人跑哪去了……”


        

老人嘴上倔强,但大概也是想要子孙陪伴的,却也并非不明事理,硬要人放下工作陪着他。


        

两人东拉西扯聊了快半个小时,虽然大部分时间是薛老爷子在说。


        

正当临依想着要不要再打个电话催一催的时候,门铃响了。


        

临依一看,果然是薛秋,连忙打开门,对薛爷爷说:“薛爷爷,他回来了。”


        

“依依,麻烦你了,路上顺便给你带了点吃的,我爷爷在里面是吗?。”


        

门外的薛秋身穿着一件黑色风衣,身上还带的外面的凉意和一股酒味,显然是从外面匆匆赶回来的。


        

薛老爷子见到薛秋回来了,坐在沙发上岿然不动,又板起了脸,道:“哼!大晚上的也不知道跑哪去了,我看你是越来越不着调了!”


        

“爷爷!先跟我回家,有什么事回头再说,”转头又对临依温柔的笑了笑,道:“我爷爷脾气挺怪的,没刁难你吧?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带他回去了,等会儿再跟你道谢。”


        

临依连忙道:  “没没没,你爷爷挺和善的,呃……那个……”


        

临依犹豫了下,趁老爷子还在屋子里面,小声说:“你有空要不多陪陪你爷爷?我感觉他挺寂寞的……”


        

薛秋像是没想到临依会说出这么一句话来,愣了一下,随即伸手揉了揉临沂的脑袋,笑的愈发温柔似水,手落在临依的肩膀上,想要把人拥进怀里,想到爷爷还在,生生止住了,或许是喝了酒,声音有些低哑的醉人,回了句:“好,我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