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醉酒

        

夜色如水,住在这么个不繁华的地段倒是清净,但人的心绪却一点也不平静。


        

两人走后,临依揉了揉不争气的耳朵,脑子乱乱的回忆刚才的事,刚才薛秋的声音。


        

奇妙的,继吃货与颜控之后,她临依又觉醒了新的属性,竟还声控起来了?低沉微哑的声音……


        

临依在心里怒骂自己的耳朵,动不动就发热,有没有点抵抗力啊?


        

对薛秋,大概真的没有,这个人,就像一道色香味俱全的菜,优秀,是不是女性杀手临依不知道,她只知道就他这手厨艺,绝对是临依杀手。


        

平复半晌心绪才吃了东西,临依又拿起画笔描描画画,照着薛秋的形象气质画了个小人儿,再给他穿上一起玩过得游戏“食物复兴”里的人物装束,自己把自己逗笑了。


        

先前跟薛老爷子那一顿聊,倒看得出他是真的疼爱薛秋这个孙子的,就是不知道为什么俩人一见面就剑拔弩张起来,想到她提起过生日的时候邀请家人薛秋的神色,大概是有什么误会。


        

在这儿画了半天,也不知道薛秋那边到底怎么样了,但这大晚上的薛老爷子不知道走没走,到底也不能再去敲门问个清楚。


        

百无聊赖见看了看手机,也是奇怪,温穗这么久都没回她消息,也不知道什么情况,最近她是跟那个可爱小男生打得火热,但感情这么好?


        

就算如此也不至于这么长时间连个手机也看不了吧,尤其是温穗那还是个网瘾重度患者。


        

经历了叶青笙这种事之后,可能是有点草木皆兵了,毕竟交往三年才看出一个人伪君子的真面目…… 首发网址https://m.qitxt.com


        

临依不想承认她有阴影了,她只是觉得人心实在难测。


        

临依只觉得自己怕是真的老了,操心这个操心那个,人家心情怎么样不知道,她倒是急得跟油锅上的蚂蚱一样,与其在这忧心人家还不如想想自己,明天怎么应付她妈妈……


        

临依头大如斗,恰好门铃响起,噎住了她即将脱口而出的哀嚎。


        

门外恰恰就是她刚忧心过的那位帅邻居,薛秋此时还穿着之前的那身衣服,不知道是不是比之前挨得近的缘故,身上的酒气似乎更重了点,眉眼仍然如往常一般温润如玉,嘴角还挂着一抹笑。


        

但一开口就暴露了其实他此时好像并不太清醒,竟然说了句:“依依……晚上好啊,呵呵……我可以进去吗?”


        

临依一时间也说不准薛秋到底是醉没醉,神色太正常,但……


        

大晚上你说是让人进还是不进?尤其是薛秋还没等临依回答就往前踏了一步。


        

临依当机立断要置美色于不顾拒绝薛秋的要求,但是这断的实在是慢了点,薛秋长腿一跨进了屋,还顺带关上了门。


        

临依寒毛竖起,完了 ,这人喝高了要发酒疯了,而且骨骼奇清,不知道怎么想的还跑她这发酒疯。


        

一时间竟完全没往薛秋要“劫色”这方面去想 ,她是觉得自己垂涎薛秋美色还差不多点,薛秋怎么会对她有什么想法,平时那些举动也大概就是恶作剧逗逗她。


        

猝不及防被薛秋抱了个满怀,酒香和一股不知什么味道的清香混在一起,扑了临依满脸,一颗脑袋还埋在她脖子里,呼吸间热气喷的人一个激灵,把临依整个人被蒸成了一只红里透白的虾,脑壳终于转了转,终于猜测着,他不会要劫色吧?!


        

慌得她连踩带推手脚并用,还喊着:“薛秋,你爷爷又回来了,快放开我!”


        

哪知薛秋还大声笑了起来,脑袋从临依脖子里抬起头来,只有眼角微红,一副神色清明的样子,嗓音低哑道:“怕什么?我又不会强迫你什么。”


        

又靠近临依耳朵,低低的说了句:“心情不好,让我抱一会儿,一会儿就好,等下跟你说正事。”


        

临依心说你这哪里是心情不好的样子,倒是我快被你玩死了,还说什么正事,现在的正事就是她面红耳赤,心态爆炸,还一副要被非礼的样子。


        

临依偏偏脑袋避过薛秋几乎要挨着她耳朵的嘴唇,木着个脸道:“非礼勿抱,你这样我会误会你暗恋我,再抱下去可要你负责了。”


        

好半晌,薛秋好像才听到临依的话一样,说:“那正好,我负责,正好告诉你一件事,爷爷来就是告诉我,我爸准备给我办生日宴会,正好带着你回去见见他。”


        


        

什么?临依怀疑自己听错了,刚才薛秋说的话好像分开她懂得,但是搁一块怎么跟天书一样。


        

“你……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是我耳朵出毛病了还是你真喝的神志不清了……”


        

薛秋松开临依,叹口气,懒懒的坐倒在沙发上,道:“你先坐,我给你说清楚。”


        

临依此刻脑子里乱七八糟,听到薛秋这话,却转身进了厨房,倒了杯蜂蜜水递给薛秋。


        

接过水,薛秋一饮而尽,看着好像是冷静了下来,实际上除了说的话不太对,好像做的事不太对……


        

好像也没啥能不对的了,说来大概就是表情一直都没变,让临依有点不确定人是不是喝醉了。


        

那是比平时略低沉的嗓音,像是在叙述别人的故事一样地说:“简单来说,场面话是庆生,实际上就是给我相亲,对象是我爸交好的和想要拉拢的政要女儿之类的,说白了就是巩固他的地位。”


        

还不等临依吃惊,薛秋就接着说了下去,道:“我妈生我难产死的,从我还小的时候就不待见我,长大更不待见了吧,我当了……在他看来上不了台面的cose


        

,平时对我不冷不热,小时候就把我扔给爷爷抚养,这时候想起来拿我当联姻工具……爷爷年纪大了,还只当他是真心地想为我找个好女人成家。”


        

遭到不公平的对待也没什么生气的表情,像是多稀松平常的事一样,就那么平铺直述的表达着。


        

临依心情复杂,愤怒和同情搅在一起,只觉自己口拙舌笨,也说不出什么漂亮话来,只干巴巴的问了句:“你打算怎么办?”


        

薛秋一双眼睛像是浸了水,雾蒙蒙的看不清里面的纹络,定定的注视着她,道:“帮帮我,好不好?”


        

一句话把临依刚觉醒没多久的声控属性勾了出来,终于体会到小说里、电视剧里那些被绝世美女瞟一眼就酥了半边身子的感觉。


        

临依莫名抖了下,这人虽然偶尔有点可恶,但声音是真好听。


        

临依直愣愣把脑子里蹦出来的“那一抹灵光”吐了出去:“你要我假扮你女朋友?”


        

临依想起了早些年看过的出租女友,人家假女友赚钱,但她现在不缺钱,缺美食,她赚美食?有点意思。


        

薛秋要是知道她脑子里在想缺钱还是缺没事的问题,估计得气的当场去世。


        

临依这一问出口,瞬间感觉自己被道德绑架了,薛秋要是真的有这想法,不答应感觉好像对不起薛秋,要是答应了,还有那么点莫名其妙的别别扭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