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一起回家

        

夜色愈深,房间里一男一女对坐着的两人,一人神色惊疑不定,一人倒是镇静自若。


        

临依此时就跟个要被抓壮丁的小鹌鹑一样,一边瑟瑟发抖,一边又想乐于助人,真是难为死这个选择困难症星人了。


        

薛秋没给她由犹豫的时间,直言道:“爷爷说,只要我能把人带到他跟前,他跟我爸爸不一样,他不管门第,只要我喜欢。”


        

临依猜对了,可是,可是……她真的没在做梦吗?这是什么梦幻的走向?


        

又听薛秋前不着村后不着店说了句:  “我爷爷挺喜欢你的。”


        

薛秋注视着临依,整个人像是一池湖水,面上一派平静,心却如擂鼓,本来没打算这么早说出来,此时借着酒劲全倒出来了。


        

他脸上泛着红道:“我们先订婚,有我在,叶青笙不会,我也不会给他机会骚扰你……我……我们可以签合同……”


        

临依觉得自己就是砧板上的鱼,还得自己下手砍,砍是不砍,左右为难,一边觉得骗人不道德,一边觉得不乐于助人不道德,后面还有个亲妈逼着,那不是一个头两个大,那得是十个!亲妈必须占8个!


        

还有个叶青笙,她真怕这傻逼富二代被她搞得着急上火,一时冲动把她绑架了!就算不绑架,一回头就看到他那张脸也挺糟心的。


        

再说薛秋家里,这都什么年代了还逼儿子跟不喜欢的人结婚!比她妈妈都过分,她妈虽然上次电话里没怎么说,但她总觉得这次回去是鸿门宴,想想都后背凉风嗖嗖的。


        

左右摇摆的天秤,扛不住临依那位亲妈的“八个头”,“咣铛”一声倒向了薛秋。 记住网址m.qitxt.com


        

临依一脸窘迫,小声道:“你明天能不能跟我回家一趟?”


        

见薛秋一愣,临依尴尬的解释道:“我也不小了……我妈在之前我跟叶青笙在一起的时候就总催我把人带回家吃顿饭,我一直说工作忙没空,前段时间打电话说让我回去一趟,虽然电话里没提,但是……”


        

“ 好!我可以跟你一起回去!”薛秋脸上的喜色几乎抑制不住,不是平常的那种挂在脸上的笑,是发自真心的愉快。


        

甚至还问临依要了纸笔,要约法三章,那副发自内心的快乐让临依略感心酸,看看,好好一个大男人,给他爹逼成什么样了,真是世风日下。


        

完全没察觉到薛秋是在为这连哄带骗得来的婚约而高兴。


        

一晃神的时间,薛秋竟然趴在茶几上睡着了,高大的身躯委委屈屈的趴在矮小的桌子上,怎么就睡着了,临依哑然。


        

临依艰难的把人扶起来,让他躺在沙发上,这么折腾竟然都没醒,堪称睡神附体。


        

秋天的夜里凉的很,临依给他盖了张薄被子加一条厚毯子,才回了自己房间,瘫在了床上。


        

一看时间,半夜十二点多,临依揉揉眼睛,好晚了,脑子里迷迷糊糊闪过“薛秋不会是逗她的吧”的念头,就一头倒在枕头上,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临依是被敲门声叫醒的,先是一惊,然后想起是薛秋昨晚睡她家沙发了,放松下来,脑子又迷糊了。


        

磨蹭着,慢腾腾爬起来开了门,瞬间又被饭菜香气给馋清醒了,精神一振,薛秋还没开口就急吼吼的说了句我去洗漱,脚下抹油溜进了卫生间。


        

可谁又知道到底是馋吃食,还是看到薛秋尴尬呢?


        

清晨里的光穿过枯枝残叶间的空隙,稀稀疏疏洒落在客厅的地板上,一派安然自在。


        

走出门,看到薛秋正在餐桌前等着她,一只脚往前迈也不是,不迈也不是,一时有些踟蹰。


        

薛秋见状,温声道:“不饿吗?来尝尝看合不合胃口。”


        

到底还是美食诱惑占据了上风,抑住了压面对薛秋这个“未婚夫”的尴尬,也不知道他还记不记得昨晚的事……


        

临依打了个哈欠,还是有点困,睡到等人来喊吃饭,丢人丢到大西洋了。


        

不过既然是自己家,胆子还是大了点,口齿清晰的问了早,演戏嘛,从她爸去世后就学起来了,不管心里怎么想,面上得过得去。


        

可惜都没发现薛秋盯着她发红的耳朵盯了半天。


        

等临依吃了一口闻着香,且卖相口感都好的早点后,就没心情去管这些莫名的小情绪了,甚至还想夸一夸厨艺极其优秀的薛秋。


        

可见人若是有极其喜好的事,其他的事情就有点不太上心了,一心二用到底是不太现实,尤其是在临依身上。


        

美味的早餐成功的让临依坚定了信念,就为了这口吃的,这个忙也得帮!何况她自己还被催婚呢,老一辈总想着结婚生子,传宗接代,大龄青年真的深受其害,她觉得自己还思想不成熟呢,不想结婚怎么了?


        

临依这边刚吃完,薛秋就开口了。


        

他说:“要给伯父伯母准备礼物吗?你跟我说一下他们的喜好?”


        

临依险些被自己的口水呛到,不是发酒疯啊?还记得这么清楚?


        

“没有伯父,我爸爸去世了,只有给我妈的,我已经准备好了,你带好你这个人跟我去就好了!”


        

薛秋笑了笑,没有说话,他记得高中的时候临依是有爸爸的,而且很疼她,经常会接送她上学放学,他见过很多次,身体很好的样子,竟然死了?


        

临出门前一刻,临依才知道薛秋竟然还有车,百万粉的cose


        

有车好像没什么毛病,但大概因为她从未见过薛秋开车,还惊讶了好一会儿。


        

从这个新家到临依母亲那并不近,开车大约需要将近两个小时的路程,到达目的地的时候已经将近中午了。


        

太阳高高挂起,映照着半山别墅,有名的富人区。


        

临依刚带着薛秋刚进了自己大门,就见妈妈从屋里迎了出来,身后还跟着个中年男人,恰是自从父亲去世之后就对他们家多加照顾的方文儒,跟其名字一样是个温文儒雅的男人,比她妈妈还要小了几岁。


        

“依依!妈妈的乖女儿!终于舍得回来见妈妈了?”付芳菲一脸娇嗔。


        

付芳菲年过四十,但因保养得当,并不显老态,只眼角那一丝细纹暴露了年龄,但其言笑晏晏间自有一股成熟女人的风情。


        

“妈!方叔叔,快管管我妈!”


        

方文儒哈哈一笑,道:“叔叔可管不了,回头你妈妈不让叔叔进你家的门,叔叔可要哭咯!”


        

付芳菲白他一眼,老不正经,在女儿面前说的是什么话,转头问:“依依,跟你一起回来的那个年轻人……是你男朋友?”


        

这一会儿的功夫,薛秋已经停好车往这边走来了,说的文雅点是身长玉立,好显眼一枚谦谦公子,说的直白就是长得过于好看了,往普通人堆里一放就是鹤立鸡群。


        

普通人可能看到薛秋这张脸就跪倒在他cos服下了,奈何临依虽是个颜控,但不知道是帅脸见太多,还是刚被叶青笙那人模狗样的给刺激的了,对薛秋那张脸还不如对他厨艺心动。


        

付芳菲乍一看,赞叹的同时,不禁疑心是不是自己逼得太紧,自家女儿包了个小白脸回来糊弄她,毕竟说有男朋友说了将近三年也没带来见个面,怎么这会儿突然就能带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