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婚事

        

微风徐徐,秋日里的太阳照得人懒洋洋的,此时临依却有些紧张,毕竟是带着“假男友”见父母了。


        

临依拉过薛秋的胳膊,对着付芳菲两人介绍道: “妈,这是薛秋,我男朋友。”


        

介绍完薛秋,又对薛秋说:“这是我妈,旁边是这位是我方叔叔。”


        

接过薛秋手里的礼盒,递给付芳菲,许是太久没见,客气的样子不像是在跟自己妈说话。


        

“妈你怎么都不告诉我方叔叔也在,都没给方叔叔准备礼物,方叔叔千万别生我们的气!薛秋平时忙,这次是我临时拉他过来的,来的匆忙也没精心准备什么特别贵重的礼物,妈妈你也别介意……”


        

薛秋适时地向两人打了个招呼,拿出那副谦和温雅的脸孔,礼貌周到,让人如沐春风。


        

“伯母好!叔叔好!依依说的对,这次实在是不好意思了,下个月我再跟依依来赔罪。”


        

临依:“……”


        

道歉就道歉,你怎么还没事找事约时间见面?!


        

付芳菲刚开始还在感叹女儿会说句人话了,这时听两人你一句我一句的赔礼,顿时笑得合不拢嘴,拉过自己女儿的手道:“什么礼物不礼物的,你把人带来了就好!”


        

又对薛秋说:“早就跟依依说想见见你,结果跟藏宝贝似的,不肯给妈妈看!来来来,快进去坐!”付芳菲对薛秋是不是临依男朋友这件事疑心虽疑心,但当着薛秋的面却还是一副热情模样,招呼两人往屋里坐。 一秒记住https://m.qitxt.com


        

临依刚打开电视就听见她妈说了这句“藏宝贝”的话,险些把手里的遥控器扔出去。


        

“妈!”


        

临依恼羞成怒喊了一声,接着又小声说:“你在他面前胡说什么啊?!”


        

薛秋看她一眼,见她看天看地看电视,就是不看他,有点想笑,却又笑不出,心里酸涩,他知道付芳菲说的那个人根本不是他。


        

见临依不解释,他又左右无援,只好接下这口黑锅,赔笑道:“是我以前太忙,以后不会了,以后依依女士有什么事,我一定随叫随到。”


        

临依听到这话不禁看向薛秋,见他一双眼睛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心头一跳,鬼使神差道:“那今天的午饭交给你了”


        

“你这丫头说什么胡话,有你这样的吗?头一次来家里你让人家做饭?”付芳菲及时打断,别说是让薛秋下厨,就算是她平时在家也极少下厨,家里都是阿姨在做饭。


        

其实话一出口临依就有点后悔了,实在是不合时宜,她也知道她家是什么情况,做饭阿姨不是当摆设的,一时有些讪讪的,刚想顺着亲妈的台阶走下去,就听薛秋一口答应的下来,还说什么当做赔罪。


        

其实要说是他们家怠慢了客人还是小事,这位“客人”被小看了才是重点,毕竟还有订婚这事等着她妈点头。


        

却也不好直言反驳薛秋,只好干笑两声,假装电视里有大稀奇,聚精会神的盯着看,心想我真是两边不是人,简直夹心饼干一块。


        

任他们三人谈笑风生,我只置身世外……那是不可能的,不知薛秋跟她妈说了什么,竟真的放他去厨房了。


        

这火就直接转移阵地,烧到了临依头上,呜呼哀哉,天要亡我,某人见死不救,还真的溜去做饭了,只恨她刚才怎么就馋虫上头脱口而出了……


        

只听付芳菲语重心长道:“依依啊,这次叫你回来,本来也没想到你能把男朋友带回来,催了你那么久,妈也累了。”


        

转头拉过方文儒,道:“你方叔叔也说,婚姻大事不能着急,妈本也想着就顺其自然吧,但既然带回来了,妈就问你一句,你是真心喜欢他?”


        

可怜天下父母心,纵然被催婚催到看见老妈那张脸就生气,听了这话心里也软成一片了,但事已至此,也只能硬着头皮上阵了。


        

临依深吸口气,郑重其事的想要把薛秋大夸特夸一通,道:“我觉得薛秋人挺好的,然后……”


        

然后了半天没然后个所以然来,想到现在正在厨房的那个可恶的男人,临依脸上发烫,先不说俩人是假的“男女朋友”,她不想承认她更馋的是他的厨艺啊!!


        

付芳菲看她这幅“小女儿家娇羞状”却觉得女儿怕是真的陷入爱河不可自拔了,跟方文儒对视一眼,道:“既然你喜欢,那就先处着,妈也觉得他挺喜欢你的,那眼神骗不了人!什么时候找个时间给妈也见见他家里人,你也老大不小了,就你这迷糊性子,妈真的想想都替你急……”


        

什么眼神?临依心想薛秋不一直表面腻乎乎的温柔样子吗?看来她妈也被骗了!


        

被妈妈揪着一阵念叨,临依昏昏欲睡,依稀闻到诱人的饭菜香味,霎时一个激灵,恰好听到她妈好像说了句“我跟你方叔叔领证了”。


        

付芳菲见状,嗔道:“你这什么反应,你方叔叔守了你妈这么多年你可别说你不同意!咦,这做的什么菜,味道这么香……”


        

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付芳菲也是个爱吃的,闻到味道不禁感叹了句。


        

陈阿姨见菜都上的差不多了,招呼着一家人坐到一起,看薛秋回头,忙拦住薛秋,道:“哎呦!快去坐着,你也忙活了半天,剩下的交给我了!”


        

临依见状也拉着薛秋坐下,道:“陈姨,给你添麻烦了。”


        

陈阿姨在她家做了十几年的饭,算是看着临依长大的,临依平时也都把她当家人一样,离了家还一直想着她的饭菜。


        

眼巴巴的看着满桌子的菜,对薛秋说:“薛老师快别难为我陈姨了,快来吃饭吧!”


        

薛秋失笑,揉揉临依脑袋,道:“小馋猫,一会儿让我去做饭,一会儿嫌我难为人家,我到底该做什么?”


        

临依呆了一瞬,哑口无言,耳朵发烫,这人挺会甩锅,还说什么小馋猫什么什么的,从哪学的肉麻话?临依不动声色的搓了搓胳膊,就算是表演给付芳菲看也有点过头了吧……


        

默默地揪住薛秋那只作怪的手拉下来,这个可恶的薛秋动不动就动手动脚,以为当着她妈和方叔叔的面她不敢怎么样是吧?!


        

付芳菲和方文儒看了只是相视一笑,觉得这俩人着实可爱,也确信了两人感情如胶似漆的猜测。


        

付芳菲笑着开口道:“小秋这做的菜真实太香了,伯母光是闻着都要流口水了!”


        

这就从薛秋变成小秋了?临依目瞪口呆。


        

那边付芳菲动了筷子更是感觉停不下来,不住地夸薛秋,一副被厨艺征服的样子 。


        

“薛秋厨艺真的特别好!”临依见状也附和着,让付芳菲对薛秋印象好点,她妈早点也能松口让她跟他订婚了。


        

“真是便宜你这个臭丫头了!”


        

什么叫便宜她了,临依撇撇嘴,到底谁才是亲生的啊?


        

突然想起付芳菲之前的话,眨了眨眼,轻声问:“妈,你终于跟方叔叔领证啦?啊,不对,我们是不是该改叫爸爸啦?跟哥哥说了吗?”


        

说到婚事,付芳菲这么大岁数的人脸上还有抹羞涩,方文儒握住她的手,道:“称呼而已,你喜欢叫什么就叫什么,这事儿你哥已经知道了。”


        

顿了顿,像是给临依缓冲的时间,见临依没什么不开心的样子,又说:“结婚的日子也定好了,就下周六,叫你回来就是为了这个事,本来也想早点告诉你,但是这么大的事总感觉在电话里说不清楚,就拖到了今天,刚好跟你们俩都说一声了。”


        

领证和结婚两颗炸 弹扔下去,临依接受良好,她老早就觉得付芳菲跟方文儒早晚要在一起 ,听到也并不不惊讶。


        

临依笑嘻嘻道:“二位新婚快乐呀!百年好合!早生贵子!”


        

付芳菲见临依毫无异议,刚松了一口气,听见这话作势要打她,感觉要被这孩子气死,羞怒的斥了句:“生什么生!你想要了你妈的老命!”


        

方文儒拉住付芳菲道:“好了好了,吃饭吃饭!再说下去这么好吃的菜都凉了!”说完就连忙帮她夹了几筷子菜,成功的堵住了付芳菲的嘴。


        

自觉说错了话,临依缩了缩头。


        

这时一直静默当背景板的薛秋开了口,声音里带着一股笑意,道:“伯母别生气,依依就是太开心了 ,激动的有点口不择言了,不知道到时候我能不能带着我爷爷也一起庆祝伯父伯母的婚礼?”


        

?!


        

薛秋你在说什么?!你这个薛白莲!这人怎么这么会来事?这就安排双方家人见面啦?


        

临依险些把嘴里的菜喷出去,噎了半天总算咽下去,还没来得及开口,就听她妈开口了。


        

还一脸喜笑颜开说:“那有什么不可以?伯母高兴还来不及!”


        

付芳菲又叹了口气道:“依依这孩子,这么大了还没点脑子,以后就麻烦你多照顾着她点了。”


        

等等,怎么她就成了没脑子了?


        

谁成想薛秋不动声色的又扔下一颗炸 弹,道:“其实我跟依依这次也是想跟伯父伯母商量一下,关于我们俩订婚的事……”


        

临依:“……?!”


        

果不其然,男人的嘴,骗人的鬼,临依感觉自己被骗了,看人不能看脸和厨艺……


        

说好的这次来只是简单的见个面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