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背黑锅

        

都说食不言寝不语,临家却并不兴这一套,临依那个看着严肃的大哥吃饭时或许会少点话,但他此刻不在家。


        

就依着付芳菲的性子,一家人吃饭就是要热热闹闹,美食就是要夸,夸完美食还要夸制作美食的人。


        

可当这制作美食的人提出要订婚,脸上的笑意就淡了点,不是她改变主意不想让临依早日结婚,而是任她再怎么忽略,也没法不去想这前面的将近三年里,这位男朋友怎么就能一次面也不露。


        

女儿糊涂,她可不能跟着糊涂。


        

“小秋啊,你们俩想订婚是好事,也是个大事!这样吧,咱们不是说好了我跟你方叔叔婚礼上你跟你爷爷也来吗?到时候见了面先认认脸,然后咱们再约个时间见个面好好商量,你觉得呢?”


        

一段话说的合情合理,对这件事很是看重,认为需从长计议。


        

薛秋伸手夹菜正准备往临依碗里放,听到这话手上动作一顿,把菜放到临依碗里,自然是没有说不的理由,只和和气气的说了声“好”,像是根本不介意的样子。


        

但大概只有他自己知道,他有多想娶临依,以至于现在用这种卑鄙的手段哄骗着她跟他在一起,哪怕只是名义上。


        

只是可怜薛秋又无声无息的背上了一口黑锅。


        

他此时并不知道临依那个前任在一起三年之久,愣是一次面也没露,也不知道付芳菲早就对这位素未谋面的“临依男朋友”心有不满了,只是看在女儿的面子上,以及他此时的表现实在是合她心意,才能把话说的这么委婉。


        

说完这番话,付芳菲又主动扯到别的事情上去了,几人虽各有所思,但这顿饭明面上到最后吃的也算是宾主尽欢。 首发网址https://m.qitxt.com


        

吃完了饭,晚睡早起的临依就忍不住打起盹来,被她妈一脸嫌弃的把她推进了她自个儿房间,还捎带这个薛秋,说什么带人参观参观。


        

临依一头雾水,她都快睡着了还要带人参观她自己的房间,而且有什么她根本不觉得有什么好看的啊。


        

这算是制造二人世界吗?临依磨磨蹭蹭的领着薛秋进了门。


        

付芳菲让人提前打扫过房间,并不乱,只是这放假男朋友进“闺房”总有那么一点莫名的别别扭扭,此时回想起来才会觉得自己真是胆大包天,认识不到一个月的男人也敢往家领,还要说“这是我男朋友”。


        

想到胆大包天这个词,她觉得薛秋倒是浑身上下都是胆。


        

一会儿说拜访她家人,一会儿又说带他爷爷参加婚礼,最后还要两家人商量她和薛秋订婚的事,而她只想往后缩,得过且过把人糊弄过去,这跟她以为的应付应付催婚不太一样,这像是真的要结婚了。


        

关键时刻倒是脑瓜灵光了一次,临依寻思他真骗婚图什么啊,她也不是什么绝世美人,她家的产业也轮不到她来继承,难道薛秋是个同志,来骗她结婚的?


        

两人大眼瞪小眼,还是薛秋忍不住笑出了声。


        

“瞧你这防备的样子,我是土匪?”


        

这话问的临依面上一阵窘迫,内心吐槽土匪不长您这样,您这样的自己不开口都有人上赶着往前凑。


        

思来想去最好还是再观察一下,但临依向来也不是什么能把事情藏住的人,此刻为了这点疑心憋的直想敲晕自己,干脆失去意识,就没什么烦恼了。


        

纠结半天还是没忍住吐槽道:“你干什么说要带你爷爷参加婚礼啊,万一被发现了,你爷爷得多生气啊,就不能少生点事……”


        

旁边薛秋观察她半天,看她皱着一张脸在那抠桌角,都快要忍不住想把人捞进怀里狠狠地揉一通。


        

此时见她终于开了口,心头一松,说出来比憋在心里好,他拿起一本放在书架上的书翻了翻,头也不抬,话里话外竟还带着一股像是幸灾乐祸的笑意道:“现在发现上了贼船吗?想不想跳下去?”


        

猝不及防被噎了一句,临依垮下肩膀,说实话,她还真有点想跳船,哀叹一声,道:“我现在就想把你隔着窗户扔下去……说实话,我现在感觉我在做一个奇怪的梦。”


        

临依凑近薛秋,神秘兮兮的说起了眼前这人的八卦 ,道:“你知道我闺蜜多喜欢你吗?她平时喜欢一个男人的脸顶多喜欢一个月,她当初跟我逼逼叨了你一年,然后才被其他小哥哥迷住了……稀奇!多神啊,你怎么做到的?甚至前一段时间还给我嗷嗷叫着夸你……”


        

回忆起薛秋那几张白衣公子的照片,也忍不住感叹,这人真是生了张祸害众生的脸,可惜本人却……偶尔略有些恶趣味?临依摸摸鼻子,她一时也不知道怎么形容这人。


        

见薛秋头也不抬还在看那本书,临依一把抢过书,看薛秋终于无奈的看着她,她接着说:“而现在我跟我闺蜜喜欢了一年多的男人,也就是你,要假装男女朋友,还要谈婚论嫁,这是什么玄幻的走向?我难道是被闺蜜念得失心疯了做梦呢?”


        

临依现在就是很懵,且莫名有一种背着闺蜜偷了她喜欢的人的负罪感。


        

薛秋听了这番可爱的话,大笑出声,道:“你怎么还会拐着弯的夸人了?”


        

临依眨眨眼,一脸茫然的说:“我在说实话啊,什么时候夸你了……”


        

薛秋注视她半晌,问了句:“你是不是在怀疑我会做什么对你不好的事?”


        

这点小心思拿话绕了半天,被人这么坦荡荡挑明了问出来,倒是让人觉得是她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薛秋见她不说话,接着说:“你有没有想过,我们现在假装男女朋友,虽然可以应付得了一时,但根本不是长久之计。”


        

临依震惊,道:“你想来真的?!”


        

“哈哈!”薛秋笑出了声,道:“假的假的!只不过是想一劳永逸而已。”


        

临依手里的书被她搓圆揉扁好一顿蹂躏,迟疑道:“你有办法?不是我自恋,我觉得你也太积极了点,像是真的想跟我结婚一样……我不是说你不好什么的,只是我……”


        

临依卡壳了,她不想说她对男人有心理阴影了,丢人。


        

薛秋这边想的是当然是真的想跟你结婚,此时薛秋半张脸隐藏在阴影里,让人看不清他此刻的表情。


        

临依只听到他温柔的声音缓缓的说:“你说了那么多次你是大龄剩女,但你根本不想结婚,尤其是现在,不是吗?”


        

临依沉默了,她没想到薛秋会说出这番话来,她现在刚结束一段糟糕的感情,再来一段,小心脏真遭不住。


        

可恶的薛秋,知道就知道呗,还非得揭开。


        

见临依不说话 ,薛秋又撒了一把盐,接着说:“你跟你妈妈说过你有男朋友,但是却没带回来过,所以你妈妈把我当成了叶青笙,为什么不带回来见一面呢?叶青笙不肯?还是你不肯?为什么?”


        

听到那个狗男人的名字,临依面色难看,挣开薛秋的手,道:“你到底想说什么?说我既然不想找个男人嫁,就找你合作?”


        

只听薛秋哼笑一声,刮了下临沂的鼻子,道:“生气了?我可没说过这话,我现在只想求求依依大小姐帮我这个忙,当一当我名义上的老婆,如果你愿意当真的老婆,那我就更开心了。”


        

临依只觉一口气憋在嗓子眼里上不去下不来,听到薛秋要她“当真老婆”整个人像是被扔进热水里烫了一下,再看薛秋那故作可怜矫的矫揉造作样,一时间竟笑了出来,也分不清自己是被气的还是被逗的,想再拿出生气的模样却是已经做不出来了。


        

只剩着点虚张声势的恶声恶气道:“谁要当你真的妻子了?不准碰我鼻子!”


        

“就叶青笙那点破事,说出来丢人的也不是我……好吧,我也挺丢人的,我也太好骗了……薛秋,你要是敢骗我,存什么歪心思,我做鬼也不放过你!!”


        

一番话说的前言不搭后语,觉得得自己坏的跟恶鬼一样,脸上也是一副自以为超凶的表情。


        

殊不知被威胁那人却看的心都要化了,只觉得临依可爱,伸手捏捏她气鼓鼓的脸,柔声道:“你放心吧,恶人有恶报,你就别为他生气了,嗯?”


        

临依被人又是刮鼻子又是捏脸的,生完气才开始尴尬,薛秋这人可真是仗着自己脸好看就孟浪的飞起。


        

方才那股汹汹气势被羞意击垮,脸红脖子粗,察觉到两人靠得太近,同手同脚往后退着拉开距离,都快要结巴起来,说:“你你靠这么进干什么?!”


        

哪知薛秋无辜的摊摊手,道:“是你自己靠过来的,书都给我抢走了,我也太惨了,你算算我这一天背了多少黑锅了?”


        

临依低头一看,书都快被她给揉烂了,乍一看去映入眼帘的一句话竟然是什么“你这女人真是个磨牙的小妖精!”


        

再一看书名,好家伙,冷酷王爷俏王妃?


        

临依:“……”


        

这就是刚才薛秋看了半天的书?不知道她现在解释还来不来得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