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求救

        

眼看着天气越来越冷,稍微怕冷点的人都穿起了棉衣。


        

临依就是怕冷的这部分人,裹得一层一层,缩着个脖子,走起路来活像个小企鹅。


        

自从付芳菲那天知道她辞了职后,便以“你整日无所事事,不如陪陪你亲妈”为由,把人扣了下来,带着她整天跟着一群吃饱了撑的贵妇们混,今天去美容,明天去美发,后天再心血来潮逛个街,真是无趣又无聊。


        

本来她回家那天还算阳光明媚,要都是那个天气,出来陪着逛个街也还能接受,偏偏这短短几天里中间下了场雨,像是一下子入了凛冬,直冻得临依懒神附体,不想出门,只想窝在家里了。


        

又冷又无聊,耳朵里还要听着贵妇们的家长里短、秘闻八卦,什么李家媳妇给老公戴绿帽子被发现了,什么高氏企业商业机密被盗取了,听的她烦不胜烦,忍不住四处张望着找路,趁着无人注意到她的时候溜之大吉了。


        

想必回家有一顿气受,拐了个弯溜进珠宝店,挑了个满意的首饰带在身上,权当是给付芳菲的“过路费”了。


        

世风日下,亲妈堪比土匪哦!


        

不成想刚溜出来就碰上了熟人,临依刚开始还没认出来,只是那条路上落叶纷纷,地面也不怎么平,临依惊讶这购物附近怎么还有这么破的路,就多看了两眼。


        

这一看不得了,又看了两眼,确认后又是惊奇,又是惊喜,竟然跟闺蜜“破路相逢”了!


        

温穗平日里不常出门,大多混迹于网络上,但若要是出门,必然要盛装打扮,妆容、发型乃至于连穿衣都要精心搭配,老远都能看到什么烈焰红唇、闻到什么香水香气。


        

今天可真是奇了,她不仅素颜,头发随意一扎,里面穿个白色毛衣,外面只随意罩了个呢子大衣。 一秒记住https://m.qitxt.com


        

哦,身边还站着个看着年纪不大的男孩子。


        

临依喊了一声,走进了才发现这男孩子不是别人,正是被温穗夸过“可爱”的那位,还牵着她的手,甚是亲昵的样子。


        

“依依?你怎么在这里?”温穗一脸惊喜。


        

临依皱了皱眉,道:“你这脸怎么跟鬼一样,生病了?嗓子也沙哑了,看医生了吗?”


        

说着伸手便要摸温穗的额头,看她是不是发烧了。


        

却见温穗旁边的男孩子拉着她退了一步,临依摸了个空,挑挑眉,看着这个长得颇为可爱的男孩子,这是个什么意思?


        

男孩子勾唇一笑,脸上露出两个酒窝,生的唇红齿白的脸庞,这一笑更是显得人阳光开朗,朝气蓬勃了。


        

声音还带着点少年感的清脆,道:“穗穗姐最近有点感冒,小心别传染给你了。”


        

又问温穗说:“穗穗姐你觉得呢?”


        

这就有点意思了,一句话说的莫名的还有点威胁意味,这男孩子看着年纪不大,醋劲倒是不小,她一个温穗的闺蜜摸摸她额头也不让?


        

温穗勉强扯出个笑,看着简直像得了大病,命不久矣了。


        

喘口气,用沙哑的嗓子说:“依依,我没事,改天等我病好了 ,再约你一起去我们常去的美容店,这次我就先跟苏澈一起回去了。”


        

想起什么一样 ,害羞的笑了笑,指了指旁边的男孩子,说:“苏澈,我跟你说过的,我男朋友!好啦,不说了我们先走啦!”


        

说个话还气息不稳的,说完话倒像是病好了一样,投胎一样使劲拽着人疾步离开了,留下一头雾水的临依站在原地,一个头两个大。


        

温穗这打的什么哑谜,她们俩哪会去美容店?去美食店还差不多!还常去的,她以前工作忙,温穗又不爱出门,哪有什么常去的地方?


        

在寒风里愣了半晌,后知后觉的咂摸出那么点不对劲来,就说了两句话她急着走干什么?


        

突然想起她上次发给温穗的消息,温穗好像一直都没回复。


        

回忆起刚才温穗那副病鬼模样,一时间急得差点报了警。


        

但是……现在变态都从娃娃抓起了?还变态的还那么阳光可爱?


        

悬在拨打键上的手拐了个弯,翻起来电话薄。


        

这事不好找付芳菲,她后天就结婚了,也不好找她大哥,现在什么情况她不清楚,他大哥整天忙的跟陀螺一样,要是个乌龙……


        

翻来翻去,一时也不知道什么人既有能力又有这份闲心管这事。


        

恰巧此时看到了薛秋的名字,一晃神电话已经拨了出去。


        

临依:“……”


        

现在挂掉还来得及吗?


        

心头刚转过这个念头,就听电话那头“喂?”了一声。


        

薛秋好歹能糊弄住付芳菲,在她那里得一句夸,跟他商量?


        

临依只好揣着颗不上不下的心,说想约薛秋见个面。


        

薛秋到两人约定地点时,推开门就见临依坐在一个角落里,手捧着温热的饮料,一小口一小口的啜饮着,时不时还四处张望着。


        

他还没走到跟前,就被临依发现了,还朝他挥了挥手。


        

“什么事,那么着急?”


        

小小一家咖啡店里,人并不多,也不嘈杂,临依还是压低了声音,道:“还记得前几天在我房间,我说过的那个闺蜜吗?喜欢你一年的那个。”


        

薛秋表情复杂,上次说的还是喜欢他的脸,这次成了喜欢他,下次岂不是成了跟他两情相悦。


        

“记得,怎么了?”


        

临依把碰见温穗还没说两句话人就急匆匆的走了,以及她身上的异常都跟薛秋说了。


        

薛秋听完皱了皱眉,道:“按你这么说,肯定是出事了,她在向你求救,但又是走的那么急,必然是怕你被她连累。”


        

临依一听更急了,难道真的是那个苏澈有问题?不会吧?


        

“青天白日的在大街上,有什么好怕的?”


        

谁知薛秋反问她:“你觉得呢?”


        

临依噎了一下,也知道自己强人所难了,薛秋没有读心术,也不是人家肚子里的蛔虫,他怎么会知道?


        

谁知道薛秋顺着自己的话接着说了下去,道:“要么是温穗有把柄在人手上,要不就是有人让她畏惧,连在大街上也不敢跟你多说一句,你们说话的地方有安装监控摄像头吗?”


        

听完薛秋这一通冷静有条理的分析,临依稍稍镇静了点,回想起看见温穗的地方。


        

“我当时从购物城里溜出来,进了家首饰店,那家首饰店好像叫珠光宝气,走不远好像刚好有个岔口,路过那个岔口……”


        

临依越说越惊,被薛秋这么一问,也反应过来了,当即冷汗都要出来了,路都那么破,说不准还真没有摄像头,那岔口拐过去是一条单行道的路,两边都是小区的围墙,她就在那个岔口看到了在那条单行道路边的温穗两人!


        

那温穗……


        

临依猛的站了起来,一拍桌子道:“我们去查附近的监控,我就不信他们还能插上翅膀飞了!”


        

小小的一家咖啡店,一点响动都得传的到处回荡,临依这一拍桌子不打紧,引得店里的客人和前台的收银小妹都看向她,可真是赚足了眼球,捎带着还瞟了眼薛秋,离得远的没听清说什么,还在猜这男的干什么天怒人怨的事了,看给人小姑娘气的。


        

头顶上无声无息又多了一口黑锅,这理找谁说去。


        

薛秋:“……”


        

他觉此情此景似曾相识,这拍桌子真是跟她妈一模一样的,那天方文儒把他拉走并不是下什么棋,而是付芳菲和方文儒两人开门见山的盘问。


        

临依后知后觉察觉到周围似有若无的视线,尬的头顶冒烟,直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薛秋这边是情人眼里出西施,看临依她妈是猛虎下山,看临依总能品出点娇憨可爱来,想揉一揉她的脸,碍于大庭广众之下,只得心痒痒的把人拉着坐下来,知道背了黑锅也能言笑晏晏。


        

“依依,这件事我去找警察介入调查,你老老实实呆着等我消息,不过你可以想想你闺蜜说的话有没有什么言外之意……算了,我先送你回家,回头有什么事我们再联系。”


        

薛秋话说到一半,想到什么一样,突然转了个弯。


        

“报警的话,我可以提供信息,比如温穗的家庭住址什么的……对了我们要不要去她家看看?”


        

临依说完又拿出手机,翻出温穗的手机号,把手机递了过去,道:“这是温穗的手机号,我来的路上打了好几次都提示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薛秋沉思了一会儿,道:“好吧,保险起见,我们先去找郑队,要几个便衣一起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