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牛副队

        

出了门抬眼望去,阴沉了大半天的天空,到了下午这会儿竟然漏出一丝光来,夹在片片乌云里,眼看着竟是要放晴了,总算是不让人冷的哆哆嗦嗦的了。


        

跟着薛大爷,不是老头子的那种大爷,是看着很是气派的大爷,两人到警局报了薛秋的名字说找他们郑队。


        

结果大爷也不顶用,人郑队出去办事了,再大的爷也得找到人再说事啊。


        

“薛秋?”


        

出声的人个头不太高,眼睛小嘴巴大,笑起来见牙不见眼,正是刑侦大队的副队——牛志清。


        

薛秋眼皮跳了跳,有种不祥的预感。


        

二人一阵寒暄后,薛秋道明了来意,简单说了温穗的事。


        

牛志清略一沉吟,笑呵呵道:“我跟你们走一趟先探探路,照你们这说法很有可能是熟人绑架,而且被害人身体还不好……”


        

果然这牛皮糖自己缠上来了。


        

牛志清又看了看临依,奇道:“这小姑娘是你女朋友?呦!长得真标致!完咯!我们队里的女孩子们心要碎咯!”


        

真是想什么来什么,这个牛志清满嘴火车跑的呜呜作响。 首发网址https://m.qitxt.com


        

薛秋也没反驳,只说:“牛副队,依依脸皮薄,你可别逗她,等下人跑了,我可没法给你带路。”


        

临依:“……我不是……”


        

刚一开口就被薛秋握了下手,临沂一愣,没再接着说下去。


        

这位牛副队不知道想到哪去了,眼神带着点说不清的意味在俩人中间转了一圈,干咳一声,装作刚才无事发生。


        

牛志清对临依说 :“那什么,小姑娘叫依依是吧,来来来!仔细跟我讲讲你闺蜜是怎么回事,等你讲完了,我跟你说说薛秋跟我们一起办案的事……”


        

临依听到警察要了解案子,也顾不上被调侃的尴尬了,絮絮叨叨的说着温穗平时和现在的差异,以及,她联系不上温穗了!


        

牛副队听完一点头,随意安抚了几句,见人还是一脸愁苦,还真的讲起来薛秋的事了。


        

临依本来心事重重,满脑子好闺蜜要遇难了怎么办,奈何坐上车没多久就被拉着听了一耳朵的“名人趣事”,什么徒手拆炸 弹、大战杀人狂魔、扮鬼吓暴露狂……


        

牛副队说的唾沫横飞,妙趣横生,给他一副块板都能连说带唱的演一场了。


        

只是这内容就明显的不太像是人能干出来的,临依真是觉得是既离谱又搞笑,你试试徒手接刀刃,还不伤分毫,当演武侠片呐?


        

还为了吓唬一个暴露狂,夜半身穿白衣凌空飘出几丈远,这到底是灵异片还是搞笑片?


        

纵然这事听着不怎么靠谱,奈何这故事讲的声情并茂又扣人心弦的,让临依从一开始的心不在焉,到后面已经听的津津有味,还能用同行人薛秋这张“秀色可餐”的脸下下饭。


        

薛秋开着车一时间也没插话,只听着牛副队长这漏洞百出、主角还大多是他的破案录,竟然还能吐槽句“你编书呢吧”。


        

牛副队摇头晃脑,又讲了一段:“还有一回,咱们队里接到个强奸案,那小姑娘脸皮薄本想忍气吞声吃个闷亏,嘿!谁知道一回家就被家里人发现了!硬押到警察局,到了警察局哭哭唧唧的说话颠三倒四,后来你猜怎么着?”


        

牛副队一脸神秘兮兮的看了眼薛秋,刻意压低了嗓子,道:“那天薛秋在局里,那小姑娘哭唧完,出去的时候刚巧看见薛秋!霎时间两眼放光上去就要签名!”


        

说着还抽空看了眼薛秋,见人家专心开车,又开始感叹:  “诶呦!也不知道这薛少爷到底是什么灵丹妙药,多少人连吓带哄都不管用,这见了他啊,突然间就活蹦乱跳了,话也能说清楚了!可惜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啊……人薛秋帮着审了一回,就避了十万八千里去!”


        

回过神来才发觉自己跟薛秋女朋友说这个貌似不怎么好,心虚的看了眼薛秋,发现他正阴森森的看着他。


        

临依牛副队这明显夸大又跟说书似的语气给逗得哈哈大笑:“哈哈哈!笑死我了!到处都是桃花!那女孩子后来没留下什么阴影吧?估计是他的粉丝,你知道cose


        

吗?他就是,在圈子里很有名的……”


        

牛副队立刻忽视了薛秋的眼刀子,接着跟临依吹完薛秋吹自己,吹完自己吹整个刑警大队,虽然明显是夸大了,但奈何这位副队讲故事讲的实在是一套套着一套,套娃套的人眼花缭乱,临依都听的对这些自称“人民公仆”的人肃然起敬了。


        

地方离警局不算近,又因着饭点堵车,天都擦黑了,一行人才说说笑笑的到了地方。


        

到了地方临依刚放松的心情又紧绷起来,察觉出不对劲了,温穗家的灯竟然是亮着的。


        

跟薛秋对视一眼,心想难道真的是她多疑了?但联络不上温穗是真的,而且那个苏澈也很奇怪,就连她摸温穗一下也不让。


        

这牛副队丝毫不怕摔着自己姓里的“牛”,说起话来吹的漫天牛飞,可办起事来却一点也不含糊,见灯家里亮着,想着三个人先别打草惊蛇,先是盘问了保安,又调了监控。


        

折腾了一个多小时,根据监控和口供能确认温穗和苏澈竟然住在一起一个多月了 ,且到最近十天俩人几乎全是同进同出。


        

算算时间温穗跟她说这个男孩子才半个月,跟温穗失去联系恰好是十天!


        

牛副队摸着自己光溜溜的下巴,跟俩人说:“先回去,我让人来盯着!”


        

上了车,回去的路上,牛副队小心翼翼的开口了,说:“小姑娘,我有个办法,想麻烦一下你……”


        

“牛副队现在办事都得求小姑娘上阵了?”


        

牛副队话到嘴边,被薛秋轻飘飘的一句话噎了回去,卡的要吐血了。


        

“什么事?是救温穗的事吗?你说吧,只要能救温穗我都尽力去做!”临依一下子着急了,这事情奇奇怪怪的跟罩着一层雾一样,好闺蜜温穗又病的跟个鬼一样,这谁忍得了?


        

薛秋猛的一踩刹车,车停在了路边,一贯的云淡风轻像是长了翅膀飞了,语气又急又气的说:“依依!刑警队那么多警察怎么可能轮得到你帮什么忙!”


        

人大多是摊到自己头上才知道着急,这要是素不相识的人被绑架了,她临依顶多帮忙报个案,但这是温穗!


        

临依跟她父亲一起出车祸后,醒来脑子不清醒了几个月才知道自己把亲爹害死了,她要是没有不依不饶的非得让她爸来接她回家,她爸要不是为了保护她……


        

当时临依一度要陷入抑郁,是温穗一直陪着她走出来的,温穗虽然跟她没有血缘关系,但是她已经把她当成一家人了。


        

临依眼眶发红看着薛秋,一想到温穗现在不知道在受什么苦,简直要哭出来了。


        

薛秋叹了口气,道:“牛副队,说吧,说完自己打车回去。”


        

牛副队跟临依简单说了几句话,又互相留了个联系方式,然后逃也似的溜下车了。


        

下了车撸了把脑壳,薛家老爷子爱孙,惹不起哦!打了个车回家去了。


        

薛秋重新启动了车子,一时间车里的静悄悄,古怪的气氛笼罩着俩人。


        

临依偷偷看他,一直看到了家门口,她感觉自己好像是惹薛秋生气了。


        

“还不下车?”


        

座椅都要被她抠出来个洞,薛秋看的真是又好气又好笑,胆大包天的做完事又在这怂唧唧的。


        

“哦。”


        

临依拽了拽薛秋衣角,小声说:“那、那个……我最近学了几个菜,你要不要留下来吃顿饭?”


        

薛秋失笑,一张俊脸在微弱的灯光里像是镀了一层光,摄人心神,可惜临依紧张兮兮的眼睛乱瞟,哪里都看就是不看他。


        

“既然你都开口了,那我就却之不恭了。”


        

进了家就见付芳菲好整以暇的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正等着她自投罗网。


        

临依差点跳起来,扯出个傻笑,问:“妈,还没睡呢?”


        

看见俩人一起进来,付芳菲心情复杂,但一颗心总算是落回了胸口里,她叹口气道:“女大不中留啊,小秋,她今天下午一直跟你在一起?”


        

看一眼缩的跟个鹌鹑一样的临依,薛秋点点头,回道:“伯母晚上好,她今天下午是跟我一直在一起。”


        

付芳菲没多说什么,只说:“我睡觉去了,你们俩小年轻想干嘛干嘛吧。”


        

“哎,妈!”临依摸摸衣服口袋,拿出一个小盒子,道:“妈,给你的!”


        

付芳菲愣了愣,随即笑了,揉了揉临依脑袋,上楼睡觉去了。


        

临依这边安抚完亲妈,又开始安置薛秋。


        

“你随便坐!”说完就风一样跑进了厨房。


        

薛秋:“……”


        

他怎么感觉他的地位在临依这儿直线下降?


        

不知道是不是被牛副队热情高涨给传染了,此刻她根本不想睡觉,也不想吃吃吃!


        

她冲进厨房后,撸了撸袖子,脸上露出一抹兴奋的笑,是时候惊艳薛老师一次了!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