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疑云

        

第二天一早,临依就被付芳菲从床上拖了起来,还盯着她吃了早餐。


        

外面细雨绵绵,风冷的刮骨。


        

一个激灵,人已经被付芳菲拽上了车。


        

“妈?你没事吧?明天你可是要结婚了哇?这是要去哪?”临依寻思她妈这不能是被夺舍了吧?


        

付芳菲穿的一身黑,庄重又严谨,活像去参加葬礼的。


        

瞥临依一眼,声音平静无波,道:“给你爸扫墓。”


        

险些把临依噎岔气:“……哦。”


        

这绝对是亲妈,结婚前一天给前任扫墓,嘶,更冷了。


        

一路无话,下了车,付芳菲接过司机手里的雨伞,示意他不要跟着,又扔给临依一捧花,这花无疑是等会儿要给临京的。


        

“依依,你爸下葬那天,也是下的小雨,天气也是这么冷,你知不知道那时候妈是什么心情?”


        

临依冻得鼻子红红,闻言只低头看路,怕说错话惹得人更加伤心,只沉默着并未开口。 记住网址m.qitxt.com


        

果然,付芳菲也没指望她能说什么话来宽慰她,只顿了一下,接着说:“都说是天灾人祸无法控制,但是妈不信,你爸……是个好人!但就是太好!”


        

天灾人祸跟临依她爸爸是个好人有什么关系?


        

临依猝然抬头,只见付芳菲红着眼眶伸手指了指墓园,接着说:“你看这墓园,里面躺了多少人,阴不阴森?可不可怕?你爸躺在里面七年了!你跟牛志清那帮子警察混在一起,是不是也想进去躺一躺?!”


        

临依呆了一呆,付芳菲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一阵风刮过来,临依抖了一下,顾不得疑惑付芳菲怎么认识牛志清,顶着寒风问:“妈……我爸不是车祸死的?”


        

付芳菲恍惚,笑了一下,轻声说:“是啊,怎么不是?妈就是觉得警察不吉利,在一起待久了人就倒霉了……”


        

她怎么不知道付芳菲什么时候变迷信了?还歧视起警察了,窦娥都没这警察冤。


        

临依道:“妈!我没跟他们混在一起,你还记得温穗吧,我最近联系不上她,昨天见了她,我怀疑她被绑架了!就报警了,我就是给人家警察指个路。”


        

付芳菲松闻言口气,遗憾这丫头果然不能高看她,又警觉她跟她那个死了的爹真是一个德行,就是个傻好人,她缓声道:“那既然指完路了,也就没你事了,以后别再跟他们沾边,知道了吗?”


        

“呃……”临依为难,怎么可能不联系,她可是还答应了人家帮忙的。


        

付芳菲一瞪眼,活像是猛虎又下山了!厉声道:“妈说的话,你都不听了?”


        

这也太凶了,临依缩缩脑袋,讪讪道:“哦……我尽力……”


        

付芳菲忽然叹了口气,步子停了下来,原来是到达目的地了,两人眼前正是临京的墓。


        

临依把花放到墓前,鞠了个躬,给死去的爸爸打了个招呼。


        

付芳菲看着墓碑上笑的和煦的男人,心头一阵刺痛,多好的人,怎么就死了呢?


        

良久,才说:“雨停了,你先去车里等妈,妈跟你爸说会儿话。”


        

临依抬头一看,雨果然是停了,只是天还是阴沉沉的,远处还有雷声隐隐作响,像是暴风雨前的宁静。


        

再次给临京鞠个躬,拿着伞走了,只是没走远,临依回头一看遥遥的能看到人,但是听不到付芳菲说的话。


        

每次来墓地都是这样,付芳菲总是要单独跟临京说会儿话,临依都习惯了。


        

她车祸后忘了很多事,几乎是半失忆的状态,只知道自己有个很疼爱她的爸爸死了,并且是因为她死的,心里的内疚大于伤痛,每次来墓地都好像做贼一样,心虚气短,快要被自责淹没。


        

此时人被支开,反倒松了口气。


        

大概有半个小时的时间,付芳菲就往她这边来了,看样子是说完了。


        

付芳菲伸手握了握临依的手,说:“回去吧,把他女儿冻坏了,说不定要爬起来找我索命!”


        

临依默默挣了挣手,没挣开,只得随着她去了,嘴上把心里的疑问问了出来,道:“妈,你认识牛志清?”


        

付芳菲脚步一顿,道:“认识不认识有什么区别?反正现在是不往来了。


        

临依急得快要抓耳挠腮了,忙问:“为什么不往来了?难道我爸是被他害死的?”


        

谁知付芳菲“扑哧”笑了,道:“你爸要是知道你这么污蔑牛志清,估计得从坟里一蹦三尺高!”


        

临依有点尴尬,心知猜错了方向,干巴巴的问:“那我爸……到底是怎么回事?”


        

付芳菲状似心不在焉道:“哪有什么怎么回事?不就被撞死了?妈不想你跟一群臭男人一起混怎么了?还非得给你讲八百个道理出来?”


        

付芳菲不肯说,临依也不能在她爸的墓地里一直问。


        

临依不问,付芳菲倒是问了起来,说:“薛秋怎么回事?是不是他带你找的人?”


        

临依一惊,视线在付芳菲的注视下游移不定,说到薛秋就莫名心虚得很,啃啃巴巴的解释说:“不是的,我们去警局找的是郑队,他不在,又刚巧碰上牛副队,就带着人去温穗家看看……”


        

付芳菲瞪她一眼,道:“我倒要问问,他愿不愿意你跟牛志清混在一起!”


        

临依一个头两个大,这火怎么烧到薛秋头上去了。


        

“妈!妈妈!我的亲妈!你可别!你这么跟他一说,我成什么人了?”


        

说话间两个人已经能看见她家的车了,付芳菲“哼”了一声,没再追究了。


        

回到家,临依瘫在沙发上,感觉整个人像是鬼门关走了一遭,身体冻得要失去知觉。


        

等冻僵的手脚渐渐有了知觉,又觉得嘴闲了,想起不知道在哪看的习俗,说结婚前一晚包饺子吃有什么祝福,寻思着要给付芳菲包点饺子吃。


        

陈阿姨看到临依进厨房,又是找面又是找肉的,心头一跳,这大小姐又要搞什么幺蛾子,这厨房也是多灾多难,从小到大不知道给炸了多少回。


        

临依找到东西才想起来,她好像不会包饺子,求助的看了看厨房门口的陈阿姨。


        

陈阿姨哭笑不得,问了句:“依依小姐,你想吃什么?”


        

临依说:“我妈明天婚礼,我今天想给她包饺子吃。”


        

拳拳孝心天地可鉴,陈阿姨也不知道这包饺子吃有什么祝福,只以为临依想要孝敬付芳菲,让她开开心。


        

陈阿姨一愣,喜笑颜开道:“好孩子,阿姨来和面,你啊,等会儿包几个就成!”


        

临依哪里肯,趁着陈阿姨和面腾不开手,又是洗菜又是切肉,把陈阿姨急得汗都要出来了,一阵兵荒马乱,总算了把面和馅都备好了。


        

把皮拿到手里,用筷子夹点馅放里面,再给它封上口,陈阿姨不觉得这有什么难的,说了这三步,就利索的包好了一个饺子。


        

临依看的两眼发光,心道这么简单!也有样学样,提起饺子皮要捏,奈何她手里这个跟成精了一样,处处跟她作对,馅也跟她过不去,争先恐后的往外挤。


        

临依看着满手馅汁,恍然大悟,这是成了精的皮馅冤家路窄,才不关她临依什么事!


        

可惜没人听到她这腹诽,不然真是牙都要笑掉了。


        

陈阿姨叹口气,可真不愧是依依小姐,包饺子跟和稀泥一样,弄得满手馅。


        

陈阿姨出手拿走临依手上饱经蹂躏的皮馅精,用了三秒把这俩精怪收服。


        

临依一阵惊叹,阿姨就是阿姨,厨房的天花板,永恒的最高者,她学习的榜样!


        

陈阿姨见临依拿起皮馅精二代,知道这千秋万代的皮馅精们是逃不过了,只得手把手的教起了临依包饺子。


        

好不容易包成一个,临依开心的要蹦起来,还拍了个照片发给温穗和薛秋,照片都发出去才想起,她早就联系不上温穗了。


        

临依蔫蔫的放下手机,接着大战皮馅精去了,没看到手机上弹出的消息。


        

“大功告成!”


        

陈阿姨笑眯眯的说:“快去洗洗手,等阿姨再做几个小菜,就能开饭咯!”


        

一排排皮馅精的后代——饺子精被码放的整整齐齐,大部分长的娇小可爱,是出自陈阿姨之手,剩下那一小部分生的“根骨奇清”的,无疑是临依包的。


        

临依洗了手,美滋滋的拿出手机,准备拍照纪念,就看见温穗回了一排的她消息。


        

温水冻:好棒!我好馋!!


        

温水冻:唉,我的依依长大了[沧桑]


        

温水冻:都学会包饺子了![流口水]


        

温水冻:不用担心傻依依嫁不出去了!


        

临依又惊又喜,顾不上跟她扯皮,只想温穗失联是怎么回事,难道真的是她多虑了?打起字来手指翻飞,恨不能舞出花来。


        

临:昨天见你跑什么?还说那么莫名其妙的话!我都以为你被你那个小男朋友绑架了!


        

窗外一声惊雷炸开,酝酿了一上午的雨,瓢泼而下,引得临依一阵侧目。


        

这声势浩大的雨,让她想起了那辆在雨里撞向她的车,她依稀记得那车带起的雨水溅在她脚踝上,凉的彻骨。


        

那辆车的车牌号……是多少来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