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温穗的家

        

温穗家是个双层的公寓,一楼除了客厅和厨房,其余房间都被她当成了储物间,二楼才是睡觉休息的地方。


        

温穗此时正在一楼客厅沙发上窝着,手里拿着新手机跟闺蜜汇报近况。


        

温水冻:外面不安全,现在市里治安不好。


        

温穗打完这几个字,像是想起了什么,手指翻飞又快速打下长一串字。


        

温水冻:你还记得我们上学的时候常去的那家店吗?店里有只小狗很亲人,总是跟着客人跑,后来店主没办法,只好把它拴起来了。


        

打完又补充了几句。


        

温水冻:苏澈对我很好,我的手机前段时候被坏人弄坏了,现在用的是苏澈给我新买的。


        

外面不安全?还有什么被拴起来的小狗……


        

临依捏紧了手机,温穗说的话别人或许会迷惑她这是什么意思,临依却一下子看懂了。


        

她记得很清楚,她跟温穗刚看到小狗被拴起来的时候还讨论过,她说小狗好可怜,失去自由了。


        

温穗却说了一堆在她看来简直令人匪夷所思的话。 一秒记住https://m.qitxt.com


        

她当时笑着说子非鱼焉知鱼之乐,如果是我,我也愿意被人好吃好喝伺候着,天天还有人陪着玩,不用为生活所困,多好啊?我根本就不想出门啊!


        

而且她说苏澈给她买了新手机,原来之前联系不上是因为手机坏了吗?


        

临依一时想不明白这其中的关联,心里却隐隐的有些不安。


        

陈阿姨看临依拿着手机,一看就是好长时间,她饺子都煮熟了,临依还呆站在那,脸上表情也变幻莫测的,她心下疑惑,小心翼翼的喊了声“依依小姐?”。


        

临依蓦然回神,看向陈阿姨,说:“阿姨,怎么了?”


        

陈阿姨松口气,看来临依不是大战饺子精战的精神失常了,总算是放下心来,道:“依依小姐,阿姨马上做好饭了,你这会儿要是没事的话,就可以去外面等着,咱们待会儿就可以开饭了,厨房里油烟大,别呛着你!”


        

临依点点头,走出厨房,给温穗回了句话。


        

临:我可以去你家看你吗?


        

温穗左等右等,等到临依这么句话,人都快气的冒烟了,此时手指悬在手机上,绞尽脑汁思考着怎么委婉的拒绝她。


        

苏澈端出两碗面条放在餐桌上,一抬头就见温穗坐在沙发上捧着个手机,不知道在干什么。


        

他故意放轻了脚步,走到她背后,见她还是丝毫没有察觉,才猛的伸出双手一把揽住她,如他所料的,听到了令他满意的惊呼声。


        

“温穗姐姐~让我看看你在干什么?”


        

苏澈迅速抓住温穗想要藏起手机的手,轻而易举的拿到了手机。


        

他靠在温穗耳边轻笑,声音软软的说:“姐姐不乖哦,竟然想把手机藏起来!真过分啊……”


        

边说边打开手机,一眼就看到了温穗和临依的聊天记录,噗噗直笑。


        

温热的气息撒在温穗耳边,使得她忍不住偏了偏脑袋,面红耳赤的伸手要抢手机。


        

“嗯……别乱动!让我再、再欣赏一会儿嘛……”


        

苏澈反手把手机装进自己口袋里,抓住温穗不安分的两只手,笑嘻嘻的说了句:“温穗姐姐是我的小狗吗?嗯?”


        

他眼看温穗放弃挣扎了,才略感无趣的松开了她的双手,在她背后拿出手机飞快的回复了临依。


        

温水冻:欢迎你随时来看温穗姐姐,我们一起等你哦!


        

苏澈回复完,把手机递还给温穗,轻笑着说:“温穗姐姐,我是不是很礼貌呀?”


        

温穗接过手机,看到苏澈的回复,一时间怒不可遏,反手给了苏澈一巴掌。


        

“你!你到底想干什么?!你不要把无辜的人牵扯进来!”


        

苏澈挨了一巴掌,脸上笑意消失了了一瞬,转眼又变回原样,脸上两个酒窝尤其可爱,他说:“温穗姐姐,你不想见她吗?”


        

临依这边正在跟付芳菲大眼瞪小眼。


        

付芳菲看到饭桌上的饺子,表示她迷惑了。


        

临依神秘兮兮说:“据说婚礼前一天吃饺子有什么祝福!这饺子有一半是你女儿亲手包的!它饱含着我的孝心!”


        

付芳菲听了这话不感动是假的,但她怎么记得“婚礼前一天吃饺子”是晚上吃的,且是祝福新婚夫妇早生贵子……


        

这臭丫头不清不楚的给她大中午的来了顿饺子吃,真是既搞笑又气人。


        

付芳菲叹口气,心道她迟早被这傻女儿气死。


        

“说吧,什么事?”


        

临依局促的笑了笑,磨叽道:“哪有什么……”


        

付芳菲瞪她一眼,道:“现在不说,以后就别说了,这星期都老老实实在我这待着!”


        

“哎!妈!我……等会儿吃了饭我能不能出去一趟?”


        

付芳菲闻言指了指外面,气道:“你看不见外面雨下的多大?电闪雷鸣的,你想上哪去?”


        

临依缩缩脑袋,脸上一片愁云惨雾,终究还是在母老虎面前屈服了,蔫蔫的回了句:“好吧……”


        

吃完饭,临依迅速的回了房间,打开手机就看道温穗的新消息,她一看那消息就知道,是苏澈拿了温穗的手机回复的。


        

看来温穗现在连手机都被“监视”了,她真的会是自愿的吗?她说的外面不安全又是怎么回事?


        

临依满头问号,郁闷的砸起了枕头,可恶的枕头,睡的人脖子疼!


        

她砸完枕头,给薛秋打了个电话,想不通就找军师商量,计划通!


        

“喂?”


        

临依听到薛秋的声音,把今天发生的事跟他复述了一遍。


        

薛秋听到她说要去温穗家,直接说了句:“我跟你一起去!”


        

临依“啊?”了一声,接着说:“你也去的话……”


        

薛秋打断她说:“你男朋友跟你一起去你闺蜜家探病,不可以吗?”


        

什、什么!我男朋友!临依整个人快跳起来,想说我们不是男女朋友,话到嘴边却变成了:“可是……”


        

“可是什么?”


        

“好吧……”临依心想多个人也好,紧接着又跟薛秋说了自己的猜测,她现在很担心温穗。


        

薛秋沉吟片刻,说:“温穗那边现在有警局的人盯着,暂时不会出事,这两天你安心待在你妈身边。”


        

他停顿了一下,看了眼桌面上拟好的合同,说:“明天结婚宴后找个时间,我们商量下订婚的事。”


        

临依道:“好。”


        

一时无话,薛秋应该是在家,他那边很安静,临依还能听到他浅浅的呼吸声。


        

“那个……”


        

“依依……”


        

两人同时开口,临依心头一跳,刚张嘴就听薛秋开口了。


        

薛秋道:“你先说。”


        

临依揉揉自己发懵的脑壳,忍不住笑了声 ,说:“还是你先说吧,我忘了要说什么了。”


        

说完又觉得丢人,但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是想收也收不了了。


        

果然薛秋低声一笑,不知是挨得近还是怎么的,临依感觉笑声和呼吸声好像响在耳边一样,听的人耳朵痒痒的。


        

临依眼皮一跳,脑海中突然闪过自己趴在教室里,偷偷跟人打电话的画面,那人的语气和笑声都跟此时的薛秋好像……


        

薛秋说:“有什么情况就像今天这样,第一时间告诉我,别太盲目信任牛志清了,我们毕竟还有约定 ,相信我,我不会害你的,但他是个刑警,要顾全大局……你懂我的意思吗?”


        

临依按了按隐隐作痛的脑袋,本就有些呆滞的思维,此时像是直接罢工了,薛他秋这是个什么说法?


        

临依愣了半天,甚至都没察觉到自己遇到难题第一时间找了薛秋,张了张嘴,慢吞吞的说出个“我懂了”。


        

然后她试探着问薛秋说:“薛秋,你去过兴瑞大学吗?”


        

薛秋道:“没有。”


        

临依闻言有点失落,想问“我们以前是不是认识”,但话到嘴边又憋了回去,这话跟路边搭讪的一样,她实在的!说不出口啊!!


        

她还在纠结该说什么的时候,就听薛秋说:“是你的母校吗?有时间带我去看看怎么样?”


        

“好啊!兴瑞风景很好的,里面有个人工湖,里面种了很多荷花,湖里还有锦鲤,据说里面养的锦鲤很好吃……”


        

临依说着说着想到了学校的传闻,突然馋起了鱼,应该说她果然是吃货吗?


        

薛秋失笑,道:“这么馋?看来你母校的鱼要遭殃,改天捞几条尝尝,就知道好不好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