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婚宴 上

        

婚礼这天,天气竟是放晴了,太阳升起,万里无云,湛蓝的天空如水洗一样,干净澄澈。


        

本来计划着移到室内的仪式,也搬到了室外,地点是方文儒的一处别墅。


        

仪式场地是被绿植和鲜花点缀过的一大片空地,核心位置铺了条长长的白色地毯,地毯两侧和尽头都是鲜花和白纱做成的花架。


        

临依恍惚,吸了一鼻子花香,难道春天已经来了吗?


        

临依戳了戳旁边面瘫脸的哥哥,惊叹道:“哥……你看方叔多会,快学学!”


        

临朔捏住妹妹的爪子,塞进去一杯橙汁,道:“自己玩,我忙去了。”


        

临依郁闷的晃晃手里的橙汁,一口喝完,心里吐槽临朔缺心眼,她都多大了,还给她拿果汁。


        

因为婚礼邀请的人并不很多,所以临依并没有跟临朔一起去招呼客人。


        

……反正去了也是添乱,只是老老实实找了个角落开吃。


        

出来的匆忙,早饭都没吃,临依感觉自己已经饿的前胸贴后背了,再不吃就要躺下了。


        

“啪”的一声,临依被从背后人狠狠拍了一下,临依咳嗽两声,艰难的把嘴里的食物咽下去,没被饿躺下,被噎的险些躺下。 首发网址https://m.qitxt.com


        

一双眼睛瞪得溜圆,猛的转过头去,没人,临依了然一笑,伸手往左手边一抓,成功抓获凶手。


        

“方文摇!你想呛死我,好继承我的蚂蚁花呗吗?”临依面无表情开了个冷笑话。


        

方文瑶身上胖滚滚,脸蛋五官生的倒是精致漂亮,此时正在哈哈大笑,上气不接下气道:“临依你、你好搞笑啊!”


        

临依模仿自家大哥,摆这个面瘫脸,趁其不备悄悄把另一只手上的奶油也抹到她身上,才撒开抓着她的那只手,道:“这话都过时几百年了,还能让你乐成这样,你是山顶洞人吗?”


        

不是她吝啬笑脸,实在是因为这个方文瑶功力深厚,每每都能把人气的七窍生烟。


        

不仅是个行走的倒霉精,还是个乌鸦嘴,尤其擅长闯祸,闯完祸还能把锅扔别人头上,简直人间罕见的盛世白莲。


        

临依生怕她上下嘴皮一碰,在付芳菲的婚礼上蹦出什么不吉利的话来。


        

方文瑶是方文儒的妹妹,比方文儒小了十几岁,年龄比临依还要小两岁,每次见了临依都不管不顾的的往跟前凑,把临依坑的看见她恨不能把她从人间除名。


        

“临依!你快看,那边在干嘛呢?好多人啊,难道……唔唔……里、里干嘛误我嘴!”


        

“你今天最好管管自己,要是再乌鸦嘴,我就把你剁了喂你的那只鹦鹉!”临依恶狠狠道。


        

方文瑶瞪大双眼,满眼的不可置信,这女人活脱脱一个屠夫。


        

“放、放开窝……啊唔!”


        

临依察觉到方文瑶张嘴欲咬,连忙撒开了手,还是没能来得及,被方文瑶的血盆大口蹭了满手的口水。


        

方文瑶一张嘴终于重获自由,吭哧吭哧大口喘着气,一蹦三尺远,离临依远远的,不知从哪摸出根香蕉在啃,边啃还边喊:“我家小六不吃人肉!”


        

临依:“……”


        

这哪来大傻子,谁行行好赶紧拖走。


        

方文瑶被吓唬了一通还不老实,远远的向着临依喊话:“你后面有人!”


        

临依一愣,转头看去,并没有什么人,眼角余光倒是看到个飞快跑过去的人影,不是方文瑶还是谁?


        

胖乎乎的一团跑起来跟个疯狂旋转的陀螺一样,还别说,跑的挺快,顺着她刚才指的方向 ,一头扎进了人群。


        

临依心道奇了,那么多人都挤在那干什么,难不成出什么大事了?


        

临依走过去,费劲的拨开人群,好不容易挤进去一圈,就看到人群中心站着俩人,正是薛爷爷和薛秋!


        

临依心里一急,就想再往里挤点,看看是什么情况。


        

人群外围那一圈围的水泄不通,挤进那一圈,到里面倒是不那么拥挤了,临依没费多大力气就走到了离薛家爷孙不远的地方。


        

刚要开口,就不知道被谁推了一把,一时重心不稳,直直的往前扑了过去。


        

丢人丢大发了,别让我知道谁推的,不然……


        

临依脑子里只来得及闪过这个念头,眼看着就要一个五体投地扑进大地母亲的怀抱,就听见两道声音喊了她的名字。


        

“依依?”


        

“依依!”


        

薛秋快步上前,一把接住了临依。


        

啃一嘴泥的场景没出现,临依饱受惊吓。


        

刚才的声音一个是薛秋,一个是从她身后传过来,正是方文瑶,以她以往被坑的经历来看,肯定是这胖墩在人群里站不稳,乱扑腾“失手”推了她。


        

回过神来,劫后余生的耳朵和脸皮才运作起来,不知是气的还是羞的,临依耳朵和脸全红透了,热滚滚的发着烫,估计婚礼的喜纸都没她的脸红!


        

临依挣扎着从薛秋怀里爬出来,狠狠一捏拳,回过头果不其然看到了方文瑶那个倒霉精,气的肺都要炸了,这憨批还敢一脸花痴的看着薛秋!


        

现在人太多,就算是她不要脸,也得给付芳菲留点脸面。


        

临依顶着一张红彤彤的脸皮,面无表情,在记仇本上为方文瑶画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可恶的倒霉精,你给我等着!


        

“依依,没摔着吧?”是薛老爷子一脸担忧的凑了过来。


        

薛爷爷刚问完,旁边就有人趁机跟他搭话。


        

“您认识这个小姑娘?”


        

“这小姑娘冒冒失失的,还好没撞到您……”


        

“我女儿跟她差不多大……”


        

嗡嗡嗡七嘴八舌的跟菜市场一样,临依皱皱眉,临朔去哪了?说好的招呼客人,这边都乱成一锅粥了。


        

临依道:“要不我带你们去房间休息一会儿?”


        

此时薛秋身着一身裁剪得体的黑色西装,俊美的脸上挂着温柔的笑容,惹得在场的女性恨不得把眼珠子黏在他身上。


        

临依感觉自己问出那句类似于“把人带走”的话后,背后的眼刀子就跟不要钱一样,一把又一把的朝她射过来。


        

薛秋笑着揉揉临依脑袋,柔声说:“好,听你的。”


        

如果人能听到心碎的声音,那这里的心碎声可能“劈里啪啦”跟放鞭炮一样,一声接着一声不绝于耳。


        

旁边薛老爷子见俩人刚见面,就说两句话的功夫,周身就乱冒粉红泡泡,也就乐呵呵的开口说他想去休息了,众人虽遗憾,但也没有阻拦的理由,人群自动分开了一条路,目送这三人离开了。


        

……如果后面没跟着个方文瑶就更好了,一张乌鸦嘴还在喊着:“依依,依依!等等我!你拉着他们走那么快小心再摔一跤!”


        

临依脚下一滑,连忙抓住身边的薛秋,及时稳住身形,深吸口气,好险控制住自己不对着方文瑶破口大骂。


        

方文瑶这个倒霉精,碰见她就没点好事 ,临依低头一看,也不知道哪个缺德的扔个香蕉皮在这!


        

方文瑶拖着圆滚滚的一身肉总算是追了上来,还一脸无辜的火上浇油,说:“你看吧,都说了走路小心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