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婚宴 中

        

临依被气的脑壳疼,别以为她不知道,这香蕉皮就是方文瑶扔的,缺了大德了!


        

“随地扔垃圾,罚钱!”临依手一伸,向方文瑶讨起了债。


        

方文瑶一脸委屈,眼珠子一转,挑了个年纪大的,往薛老爷子身后一钻,也不管自己认不认识人家,人家认不认识自己,就诉起了苦:“爷爷,你看她,我好心提醒她,她还污蔑我乱扔香蕉皮……”


        

方文瑶又高又胖,薛老爷子既够不高,又不够胖,此时方文瑶往薛老爷子身后一缩,不仅遮不住她,还滑稽的露了上下左右一圈边角。


        

临依:“……”


        

这哪来的小学鸡!


        

薛老爷子被她们俩逗的哈哈大笑,朝方文瑶说:“小姑娘,你叫什么名字呀?带爷爷随便走走?”


        

方文瑶没想到这个老爷爷开口就让她当导游,犹豫了下,总算是拿出了东道主的气派来,一拍胸口,豪气干云道:“好啊!我哥这里我可熟了!走走走!”


        

“哎,薛爷爷……”


        

薛秋拦住临依,道:“没事,让他去吧。”


        

说完薛秋打了个哈欠,扬了扬手里的公文包,接着说:“这个安静的地方,我们研究下这个。” 记住网址m.qitxt.com


        

“这是……?”


        

薛秋笑道:“婚书。”


        

临依惊了:“什、什么!?”说完还做贼心虚的环顾了下四周,环境不错,也没人,很安全。


        

带着薛秋随便找了间偏僻的客房,门一关,问:“现在可以了吗?”


        

薛秋扫视一圈房间,又打了个哈欠,把协议拿出来,一本正经道:“这房间很适合睡觉……你别慌我不会对你做什么。”


        

临依倒是没有怀疑薛秋要对她做什么,手上接过“婚书”,疑惑道:“你没睡好吗?这到底是什么?”


        

刚才在外面就见他哈欠连天。


        

薛秋捏捏眉心,随意说了句“自己看”,坐倒在软绵绵的沙发上,闭目养神。


        

眼看着带合同来的人罢工了,临依只好自己打开了合同,一打开就见“结婚协议”四个大字。


        

临依被震了一下,不愧是薛秋,这还真的要签合同啊,她都以为薛秋那天酒后胡言乱语……


        

小心翼翼翻开,顿时一点神圣感也没有了,这包的里三层外三层的“合同”就两张纸,还一式两份,两张纸上写的文字一模一样。


        

临依仔细看了看内容,发现这合同虽短,却也符合主旨,比如配合对方当一对表面和谐的夫妇、不得将此协议告知任何人……


        

临依大笔一挥,签上了自己的大名,把那两张纸一收,装好,对薛秋道:“先放你那,等我从我妈这儿逃出去再给……薛秋?睡着了?”


        

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他竟然睡着了?!临依摸摸鼻子,果然不应该请他帮忙查那个人吗?这人难道不眠不休看监控去了?


        

临依把文件塞回文件包里,默念句“辛苦了”,然后准备出去,让他好好休息一会儿。


        

刚开门迎面过去个服务生,临依动作一顿,又回去了。


        

坐在沙发上差不多五分钟,就听薛秋手机一阵叮叮咚咚,消息提示连成了交响乐,成功把人叫醒。


        

薛秋睁开眼,看到一脸无辜的临依,还愣了愣,随即拿起了手机,看了两眼沉声道:“有人在盯着我们。”


        

临依扫了眼窗外,喊了声:“什么人?”


        

“是……”薛秋话说一半,发现她问的不是自己。


        

临依疾步走过去打开半掩的窗户,是个女服务生,见她气势汹汹冲过来还吓了一跳。


        

临依问:“你叫什么名字?你不去做你该做的事,在这干什么?”


        

女孩子瘦瘦小小的,满脸惶恐,道:“我……我叫张雪,我腿有点疼,靠在墙上想休息一会,对不起!我马上去工作!”说完慌慌张张跑了。


        

临依挑眉,把那点疑心抛之脑后,关上窗户,顺带着拉上了窗帘。


        

薛秋见状,问:“你什么时候发现自己被跟踪的?”


        

“见了温穗之后……大概吧。”临依有点不确定,接着说:“我从小就对别人的视线很敏感,只是直觉,真正怀疑起来的时候是……”


        

临依凑近薛秋,压低了声音说:“这里没什么……东西吧?”


        

薛秋反问她:“你问我?”说完比了个噤声的手势,指了指房门。


        

房门不知道什么时候开了一条缝,临依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这些人怎么搞得跟鬼片一样,现在怎么什么人都能做跟踪的事,这办事能力简直了,能不能把事情办的不留痕迹点,一会儿发现一个人吓得都快神经衰弱了。


        

薛秋示意临依待在原地别动,他手里拿了个红酒瓶,蹑手蹑脚的走到门边,猛的打开门。


        

“啊!”


        

女孩子一声惊叫,见门被打开,转身欲逃,不成想自己左脚绊右脚,跌了个大马趴。


        

薛秋见状,默默把红酒瓶藏回身后,就这样还跟踪人,被跟踪还差不多。


        

他一只手握着门把手,一只手藏着酒瓶,并没有多余的手扶她,脸上扯出个礼貌的微笑,温和的问:“你是今天来参加婚礼的客人吗?偷听可不是淑女应该做的,能请你离开吗?”


        

女孩挣扎着爬起来,脸都红透了,道:“抱歉,我……我是你的粉丝……今天见到你太激动了,我、我马上离开!”


        

女孩逃也似的跑开了。


        

临依这次是真的无语了,是薛秋的桃花找上门了。


        

“你的粉丝到底有多少?”


        

薛秋乍一听这风马牛不相及的问题,有点不知道怎么回答,道:“你是问微博、论坛、还是直播平台?直播平台也就百万吧……”


        

临依咽了口口水,结结巴巴:“失、失敬了!”


        

薛秋挑眉,忽然说:“那你想不想嫁给我?”


        

临依按住心口,禁不住撩,耳朵发烫,毫不客气道:“我可太想了,不想也得想,协议都签了,贼船上定了!”


        

“这么不情不愿啊,那没办法,只能用美食继续诱惑你了。”


        

临依瞪他一眼,可恶的薛秋,还没完没了了,临依接上先前的话头:“你还记不记得我昨天发你的饺子照?我拍照的时候从手机里调了焦距,往窗外看了一眼……别误会,我只是看道路上有没有积水,结果就看到有人拿着望远镜往我家这边看……”


        

薛秋突然笑了,道:“的确有人跟着你,不然我怎么会直接带你去警局?估计盯着温穗的人已经快要狗急跳墙了。”


        

临依本来窝在沙发里懒洋洋的,一听薛秋这话猛的站了起来:“你怎么不早说!我们现在怎么办?”


        

“依依,”薛秋喊了一声她的名字,声音带着安抚的意味,道:“我们现在还不清楚威胁是来自于苏澈……还是……”


        

临依沉默了,的确,温穗说外面不安全,又莫名讲了被拴小狗的故事,临依只是不愿意相信,温穗竟然有可能是自愿被苏澈囚着,除此之外还有一股不知名的势力盯着他们,温穗投鼠忌器,连向她求救都不敢说!


        

薛秋摸摸临依的脑袋,道:“协议你已经签了?”


        

临依点点头,道:“我们出去吧,在房间里太久了。”


        

两人回去就看到婚礼仪式已经开始了,付芳菲身着洁白的婚纱,方文儒身着黑色西装,两人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微笑。


        

方文儒问:“芳菲,你愿意嫁给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