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婚宴 下

        

上午的太阳暖暖的,也没吹什么风,临依搓搓手,感觉自己还能接受,就是不知道付芳菲穿着婚纱冷不冷。


        

婚礼现场简直称得上花团锦簇,一大片人造的“春色”,看的人都不那么冷了——室外温度也就五六度吧。


        

在浪漫的伴乐里和众人的祝福里,付芳菲和方文儒交换了戒指,真是看起来甜蜜又幸福。


        

临依偷看身旁的薛秋,这个男人一眼就能看出他不是普通人家里长大的,优雅从容像是刻进了男人的骨子里,但此时的他跟平时厨房里的他不太一样,哪里不一样临依说不上来。


        

薛秋握住临依的手,视线仍旧是直视着前方,像是怕她听不见一样,微微倾斜了身子靠近了点说:“你在看什么?”


        

“我在看抓我手的流氓。”临依挣扎。


        

台上的仪式算是完成了,一群女孩子起哄嚷嚷着让付芳菲扔手捧花,两人离她们不算远,吵的薛秋没听清临依说什么。


        

薛秋稍微提高了音量问了句:“你说什么?”


        

“我说我要去抢手捧花了!”临依提高了音量,几乎是喊出来的,引得附近的人一阵侧目,连前面几个起哄的女孩子都往她这看了一眼。


        

薛秋这次听清了,松开了“流氓手”,说了句:“去吧,加油!我等你!抢到了下一个结婚的就是你!”


        

临依脸上发烫,瞪他一眼,自顾自找了把椅子坐下了,显然并没有往前冲的意思。 一秒记住https://m.qitxt.com


        

只是坐下不一会儿,就觉得嘴太闲,临依抬手喊住一个女服务员:“服务员!就是你,帮我拿点吃的来,谢谢。”


        

女服务员瘦瘦小小的,赫然是之前窗口腿疼的那位张雪,或许是性格内向,她听到有人向她搭话还有些惊慌,结结巴巴说:“啊?哦,好、好的,您稍等,我马上去……”


        

临依等人走远了,才说:“方叔从哪找来的人?还是个学生吧?”


        

“大概吧……”


        

薛秋刚说了半截就见方文瑶往这边来了。


        

倒霉精方文瑶边走还在叫着:“依依!依依!”


        

叫的人一阵头皮发麻,临依心想我又要倒什么霉了?


        

方文瑶走到跟前的功夫,张雪去拿食物也回来了,她端着个托盘,上面放满了各种食物,许不知道临依吃什么,拿了太多,走着路还要盯着手里的托盘,像是生怕食物不翼而飞。


        

方文瑶也看见她了,忍不住嘀咕:“一个托盘放这么多也……”


        

刚说了个话头,临依就有种不好的预感,开口打断她说:“你管人家拿多少……”


        

张雪一步一步慢吞吞向着她走过来,眼看着离临依就两步远了,突然一个踉跄,整个人跪倒在地,手上托盘脱手而出,砸了临依满怀!


        

临依:“……”


        

“哇哇!”方文瑶比被砸食物的人还夸张,吓得吱哇乱叫,她刚才的话还没说完呢!


        

没说完的话是什么她忘了,又想出了新的:“因果报应!你打断我说话,这个服务生也打断你的话!”


        

临依咬牙,方文瑶,你可真是我的好朋友,预测奇准的大预言家!


        

张雪慌慌张张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看到临依被砸了满怀食物,脸都白了,哆嗦着上去就要给人清理。


        

临依一手揪着自己的衣服,另一只手拦住张雪,温声道:“去拿扫把,把这儿扫一扫。”


        

然后从怀里那堆食物里摸出几个薄荷糖,一抖衣服,满怀食物就打了个转儿,干净利落扑进大地母亲的怀抱了。


        

……如果衣服上没沾着大片奶油就更美了,临依揪着那块衣服,没看到张雪见她拿了薄荷糖,紧绷的神经一松,吐了一大口气,眼圈都红了。


        

又问方文瑶说:“这儿有没有我能穿的衣服,带我去换身衣服。”


        

方文瑶奇道:“你怎么知道我在这有衣服?”


        

临依心情复杂,她不知道,她就是随口一问。


        

她拖着叽叽呱呱问个不停的方文瑶,往客房的方向去了,走了一段路,剥了个薄荷糖往嘴里一塞,顿时被凉的一激灵,这薄荷糖也太猛了。


        

“依依!依依!松手松手啊!我的脖子……呼呼……你你这个禽兽不如的女人……”


        

临依松开拽着她衣服的手,说:“你衣服在哪呢?”


        

方文瑶揉着逃过一劫的脖子,匀了口气,道:“你……你走反了,在那边,你吃的什么?我也要!”


        

临依无语,塞给她一颗薄荷糖,说:“快点带路!”


        

方文瑶这小胖妞接过看是薄荷糖,嘴一撇,递了回去,说:“不好吃,我不要!”


        

临依简直服了这小祖宗,这么大人了还跟小孩儿一样。


        

“不要也得要!自己拿着,别给我。”


        

两人穿过走廊,拐角迎面撞上一个女孩,女孩看上去年纪不大,一张瓜子脸清秀可人,如果薛秋在这儿肯定能认出来这女孩正是之前把开了一条缝,偷听他和临依说话的女孩,可惜临依那时候在沙发上窝着,并没看到女孩,此刻也认不出她。


        

“没撞到你吧?”临依虚扶了一下女孩。


        

临依看到她莫名想到张雪,这两个人长得并不像,但俩人都是一副涉世未深的纯真模样,完全没有一点在社会里摸爬滚打的圆滑世故,甚至跟人对试一下都战战兢兢的。


        

临依见女孩不说话,抬脚要走。


        

女孩急了,凑上来张了张嘴,犹犹豫豫的看着两人,临依被这女孩的目光看停了脚步,问了声:“你有事?”


        

女孩一抖,像是终于下定了决心,从口袋里拿出个东西,朝两人递过来,圆圆的像个球一样,上面像是有水一样在灯光下反着光,显然是这女孩手上的汗沾到了上面。


        

“两位大姐姐,能帮我看看这是什么吗?”细弱的嗓子说起话来好像在抖。


        

临依看女孩这幅样子,皱了皱眉没接,旁边方文瑶见她不动,手倒是快得很,一把抢了过去,临依想拦已经拦不住了。


        

那个球不知道在女孩子身上揣了多久,一点事没有,刚到了方文瑶手里,就“嘭”的一声炸开了,跟迷雾弹一样炸的走廊拐角白茫茫的一片。


        

果然跟方文瑶在一起就碰不上什么好事!


        

临依嘴里的薄荷糖被口水化到了芯,糖芯又冰又苦,吃的她一阵龇牙咧嘴,正想着要不要吐出来,眼角余光就见方文瑶直直的往她这边倒了下来,临依一时避不开被砸了个正着,猝不及防喉间“咕咚”一声她直接把糖咽下去了!


        

方文瑶这胖妞不知道吃什么长大的,胖乎乎的一身肉,又高又壮的,她这一倒下当场就把临依掀翻了。


        

临依被压在下面险些一口气没上来给憋死过去,还没来得及喊救命,就听见那递迷雾弹的女孩子哭着开腔了。


        

“对不起……呜呜……我也不想的……对不起……”


        

然后像是有人从窗户翻进来了,一阵脚步声由远及近,临依听的一个女声严厉的训斥:“小声点!别哭了,等下把人招过来,我们谁都跑不了!”


        

在一片浓郁的白雾里,临依和方文瑶被后来到的女人和女孩子合力抬起,女孩哭的直打嗝,边哭还边问:“呜呜……不是……嗝儿……不是只说绑一、一个吗?她们……嗝儿……不会出事吧?”


        

女人有点不耐烦道:“如果把她扔这儿,一会儿就被人发现了,你别哭了,倒是使点劲儿啊!这家伙到底是不是个女人,怎么这么壮,沉死了……”


        

蹩脚的绑匪二人组把两人从走廊的窗户上递了出去,像是怕摔着两人,窗外还有人接。


        

临依心道绑匪二人组变成了三人组,也有可能是四人组,看来还是团伙作案。


        

临依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没晕,她闭上眼假装自己晕了,趁俩人没注意的时候给薛秋发了个位置共享,死马当活马医了,他能看见当然是最好的。


        

方文瑶体型实在是太大,临依都能听见绑匪二人组“吭哧吭哧”的粗喘,尤其那女孩还抽抽噎噎的,临依都怕她一个不小心把鼻涕眼泪呛进肺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