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绑匪

        

两个大活人被塞进一个箱子里,空气都拥挤的没地方钻,人想动动胳膊那更是不可能。


        

临依心道绑匪没动她胳膊腿儿,倒是快被方文瑶压断了,简直是铁铸的的脑袋,往她胳膊上一歪,还没一分钟,她胳膊就麻了。


        

载着箱子的手推车晃晃悠悠走了一会儿,停了下来。


        

临依听见有人说话,像是临朔的声音,问道:“你们俩干什么的?这推的什么?”


        

女孩被临朔那张严肃的阎王脸吓到了,直接扯着嗓子哭了出来:“呜呜……我……”


        

女人直接插了进来:“里面都是些冰渣、果皮之类厨房的垃圾,我怕味道太大熏着人,倒箱子里封着拉出去倒掉。”


        

厨房垃圾临依:“……”


        

开口说话的除了临朔,就是这俩女绑匪,看来“送货”的就俩人,没办法,这推车轱辘滚起来声因实在是太大,她根本听不出来是几个人的脚步声。


        

女人顿了顿说:“这是我侄女,家里穷没见识,胆子小……我代她向您道个歉,您别介意。”


        

又训斥女孩:“别哭了!难看死了!以后再也不带你了工作了!”


        

女孩立刻噤声了,捂紧了嘴大气不敢出。 首发网址https://m.qitxt.com


        

箱子里一个晕着,一个被压的动弹不得,但不知道这俩人没当过绑匪还是怎么回事,只知道把人迷晕,不知道封嘴!


        

此刻临依只需要嚎一嗓子,她大哥就能发现这里面的猫腻,临依想到这张了张嘴……吐了一大闷气,没喊出声。


        

临朔看了眼哭哭啼啼的女孩,伸手在箱子上拍了两下,也不知道是信了没有,挥挥手,放两人离开了。


        

临依被拍的头晕目眩,这缺心眼的大哥简直神了,隔着箱子一巴掌拍到了她头顶上,没被绑匪迷晕,差点被自己人害了,等她逃出生天一定要糊他一脸蛋糕!


        

出了别墅,临依从箱子缝里看到开过来一辆黑色的面包车,她使劲移动自己的手,想把那点缝抠大点,奈何胳膊被方文瑶这胖妞压的一点知觉也没了,根本不听她使唤。


        

车上下来一个男人,问了句:“人在里面?”


        

“在里面,事情帮你办了!快给我们东西!”


        

男人哼笑一声,道:“还没验货呢!箱子打开!”


        

临依听到这话,赶紧调整呼吸,装作自己也晕的死死的。


        

女人咬牙打开了箱子,临依被箱子外面的冷气灌了满头,忍不住眼皮一动,还好她头埋在方文瑶胸口,男人没发现箱子里有一个是醒着的。


        

“怎么两个人?”男人问。


        

“这俩人形影不离,再不下手就没机会了!事先约好的,人带到了,快把‘调味料’给我!”


        

调味料?什么玩意儿?总不能是绑人换调味料吧?现在的人都走的什么骚路子?


        

过了一会儿,男人说:“把人抬到车里,你回去接着当你的厨娘,你叫什么来着……张雨?留下伺候这俩大小姐。”


        

女孩好不容易缓过来,听到自己要留下又吓哭了,上气不接下气道:“我……我不叫、叫张雨……是张鱼……”


        

男人诧异道:“什么?章鱼?”


        

临依一阵无语,这绑匪怎么跟闹着玩一样,还在这聊上天了?不管什么章鱼鲸鱼鲨鱼的,能不能快点把方文瑶这铁脑袋给移开,她胳膊真的要废掉了!


        

好在这男人也没仔细问她到底是什么鱼,直接把两人从箱子里拖出来,扔进了后备箱。


        

临依总算是解放了胳膊,一阵阵麻痒窜进大脑,那滋味儿,谁尝谁知道——销魂蚀骨!


        

面容扭曲的临依悄悄探出个头,看车里没人,又往外看去。


        

那女人也瘦瘦的,还在神神叨叨的要“调味料”:“说话算数!你快点给我‘调味料’!”


        

男人没说话,扔给女人一袋东西,女人急不可耐的打开包装,拿出一根吸管塞到鼻子里吸了一下,舒适的闭上了眼,那绝对是跟临依胳膊不一样销魂蚀骨。


        

临依后知后觉的怕了起来,后背窜上一股凉意,因为温穗才好不容易攒起的“胆”哐当一声散架了,这女人竟然吸毒!


        

这伙人究竟是什么人?跟盯着温穗的人有没有关系?又为什么绑架她和方文瑶?


        

而且听他们的话,本来是只打算绑一个,结果怕被发现绑了两个,这不闹呢吗?失踪两个人不是更显眼?要绑的人又究竟是谁?


        

这两绑匪脑回路显然跟临依不太一样,临依想不明白,只好怀揣着一大堆问号和那点后知后觉的畏惧,接着当围观群众。


        

男人拉了一把张鱼,张鱼一阵惊慌失措,拳脚并用使出了全身的力气挣扎起来,哭哑的声音嘶吼着:“云姐,云姐!云姐救我!唔唔!”


        

男人一把捂住住了她的嘴,张鱼口里的“云姐”正在享受毒品带来的快乐,并没有时间管她。


        

“云姐”不管她,男人倒是开口问了:“你的人怎么回事,在这里嚷嚷什么?我又不是要杀了你,你怕什么?”


        

“云姐”这才抬起头,懒洋洋的说:“张鱼,跟着他,他让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听话!不然后果你知道!”


        

临依趁他们“内讧”的时候,用没被压麻的手掏出手机,霹雳吧啦把手速飙到极致,打了一串文字群发给几个人,还顺道打开了录音,她自己都觉得自己可真是太机智了。


        

再看车外,张鱼果然被那句“后果”吓唬住了,刚才好不容易爆发出来的力气瞬间被抽空,瘦瘦小小一个女孩子,男人一只手就能把她提起来,男人见她不挣扎了,也没那么粗鲁,只是推着她,把人塞进了车里。


        

临依听墙角听的心情沉重,因自己的“机智”而生出的那点沾沾自喜,也烟消云散了。


        

车子伴着张鱼的抽噎声发动了,把“云姐”留在了原地。


        

车开的很快,但开车的人明显车技欠佳,临依不知道是被晃得还是被后备箱里难闻的气息熏的,一阵干呕。


        

真的吐出来可就露馅了,昏迷的人会不会吐她不知道,她只知道她要是吐了,肯定没那个演技再装晕了。


        

她这边憋吐憋的艰难,头也晕起来了,这滋味还不如晕过去算了!


        

这还不算,她这边正难受着,可能还有人觉得她不够惨,一阵手机铃声响了起来,也不知道哪个缺心眼的傻子这时候给她打电话!


        

开车的男人显然也听见了,从后视镜看一眼躺在里面的俩人,也不停车,对女孩说:“去把那两个人的手机搜出来。”


        

这车也不知道是不是被改造了,后备箱前面就是座椅,压根就没什么格挡,张鱼身材娇小,还真能轻而易举就从座椅缝隙里钻进后备箱。


        

张鱼听到男人支使她,跟惊弓之鸟一样吓得浑身一抖,又开了哭了,边哭边往后备箱里钻,钻进去看到俩姑娘躺在里面,又开始絮絮叨叨、翻来覆去那一句“对不起,我也不想”,时不时还哭的打个嗝。


        

张鱼翻完了方文瑶这个大块头,又去翻临依的,临依睁开眼一把捂住她的嘴。


        

张鱼瞪大了双眼。


        

临依用气声“嘘”了一声,见张鱼点点头,才松开捂住她的手,小声说:“哭。”


        

不知道是哭多了,还是本来就擅长哭,张鱼只愣了一下,一张嘴又哭了起来,还哭的跟刚才一样,边絮叨边哭,时不时还打个嗝儿,临依不禁感叹这张鱼真是个人才。


        

临依不敢耽误时间,指了指自己的手机,摇摇头,又指了指张鱼衣服上的口袋。


        

张鱼倒是机灵,一下子就明白临依什么意思,咬着下唇点点头,手里拿着方文瑶和自己的手机,哭着钻出了后备箱。


        

临依趁机把手机调成了静音,突然来这么一出,把临依吓得也不想吐了,但也怕被发现并不敢动,打算就那么安静如鸡的窝在后备箱,一直窝到目的地。


        

临依感觉自己都快睡着了,车子总算是停了下来。


        

临依和方文瑶被拖进了一个房间,绑起来扔在了一张床上。


        

男人指挥着张鱼给临依和方文瑶摆姿势,嘴里还在骂骂咧咧:“别哭了,都哭一路了,哭的我头疼,要不是那臭娘们不让我碰这俩大小姐……”


        

临依听到关门声,睁开眼就看到了张鱼那张哭的跟小花猫一样的脸,以及她背后的一幅画,画的是向日葵。


        

与此同时,温穗的手机上手收了一组照片,照片上的主人公正是临依和方文瑶。


        

温穗手一抖,手机掉落在了沙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