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踪迹

        

薛秋这边左等右等等不到人,找也不知道上哪去找,这个别墅占地很广,不熟悉的人跟走迷宫一样,且里面玩乐设施一应俱全,两人说不定是去哪玩了。


        

但薛秋莫名有点焦躁,安不下心来,还是找了临朔来问。


        

临朔之前经过付芳菲介绍,才知道这位是薛家的少爷,临依的男朋友。


        

此刻见他找来,对着他的时候目光难免带上点审视,就是这家伙拐走了他妹妹?


        

又听到薛秋说临依和方文瑶一起去换衣服,换了一个多小时,当即脸色一变。


        

这时正好从外面疾步走进来个人。


        

那人进来后急匆匆的脚步一顿,看了眼薛秋,又看向临朔,欲言又止。


        

“郭琛!出什么事了,快说!”临朔道。


        

郭琛才开了口说:“小天刚才传了消息来,说那箱子里装的是昏迷的临小姐和方小姐!还说……”


        

“说什么?别吞吞吐吐的!”


        

郭琛为难道:“还说……临小姐好像是装的昏迷,小天看到临小姐趴在车玻璃上往外看……” 记住网址m.qitxt.com


        

临朔严肃的面瘫脸龟裂,这个死丫头,他当时就在跟前,还拍了两下那箱子!


        

她醒着不向他求救,是觉得被绑架好玩?!


        

“……那个司机给了年长的那女人……叫付云云,给了她一袋毒品,她还敢回来!我刚才已经让人把她抓起来了,小点的那个 ,跟外面接应司机一起上了一辆银色的面包车,车牌号是……”


        

他报了个车牌号,接着说:“小天现在正跟着这辆车,但那司机好像发现了有人跟着他,开着车在市里兜圈子……”


        

临朔沉着脸,道:“马上报警!你让小天继续跟着!告诉他注意安全,有什么不对立刻联系这边!”


        

薛秋拿出手机,发现手机竟然关机了,急匆匆的找了充电器来充。


        

刚开机就看到叮叮咚咚一连串的消息发了过来,除了短信,还有微信消息。


        

薛秋打开微信,看到临依对他发起了位置共享,可是从发起到结束总共历时15分钟,现在共享早就已经结束了!


        

这个共享真是发了个寂寞。


        

尝试给临依回拨,果不其然没人接听。


        

薛秋手机画面一闪,牛副队的电话打了过来,他立刻按了接听:“喂?”


        

牛副队说:“我这边接到了临依的报警,说是被绑进了一辆银色面包车,警方现在正在路上排查……”


        

薛秋打断他,说了刚才从临朔手下的人那里知道的车牌号。


        

“是警方?”临朔突然问,又问郭琛:“他们现在在什么位置?”


        

郭琛道:“城西区,福茂路附近。”


        

薛秋立刻把地址转告给了牛副队。


        

牛副队大喜,道:“我果然没有找错人!不多说了我安排一下人手。”


        

薛秋挂了电话,对临朔说:“先失陪了。”


        

临朔问:“你去哪?我也去!”


        

他实在是怕这个薛家的小少爷也跟临依一样,单枪匹马就敢闯绑匪窝。


        

薛秋停下脚步,按住他,道:“你留下,别墅这边需要你……查一下服务员和其他的员工。”


        

前脚温穗绑架案还扑朔迷离,后脚温穗的闺蜜临依也被绑架了,要说这两起绑架到底有没有联系,恐怕只有绑匪知道了。


        

温穗这边接收到临依的照片,显然受到了不小的惊吓,手机摔在沙发上,呼吸急促,一阵恐惧笼罩着她。


        

“穗穗姐?你怎么了?”苏澈摸摸温穗的脸。


        

温穗猝然回神,猛的抓住苏澈的手,像是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


        

“苏澈!苏澈!救救依依!”


        

苏澈皱了下眉,看着她说:“你别激动,慢慢说。”


        

温穗捡起手机,递给苏澈,做完这动作冷静了点,道:“跟绑了我给你发的照片很像,应该是同一伙人。”


        

苏澈神色一冷,道:“上不了台面的蠢货,也敢放出来乱跑!”


        

“他们要的到底是什么东西?苏澈,你告诉我。”温穗说。


        

苏澈脸上一笑,露出两个酒窝,看上去既纯真又可爱,像个无辜的少年,他捧住温穗苍白的脸,说:“温穗姐姐既然在求我……难道不应该给我点甜头吗?”


        

“啧啧啧,别装了,”温穗故意一脸嫌弃的往后躲,语带笑意道:“小白花早就变成老油条了,还在这装纯勾引我……”


        

话音刚落,就在苏澈脸上落下一个吻,短暂的停留片刻,作恶的伸出舌头轻舔了一下:“告诉我吧?”


        

被舔的人呆了片刻,摸了摸被舔过的脸,低声念了句:“我的小狗。”


        

“告诉我,苏澈。”


        

苏澈怜爱的用手指摩挲温穗苍白的嘴唇,道:“要他狗命的东西,绝对不能交出去……她叫临依是吗?我会想办法救她的,你放心。”


        

温穗抓住苏澈的胳膊:“我不想让她也变成我……”


        

苏澈按住温穗的嘴唇,组织她继续说下去:“穗穗姐一直都是最好的,我不允许你说她坏话。”


        

不等温穗接话他就接着说:“不可能交出去,你要是生气……就接着打我,我不会反手的。”


        

温穗一把挥开他的手,嘴唇抖了抖,眼圈泛红道:“苏澈……”


        

像是说不下去一样,止住了话,转身跑进了房间,砰的一声关上了门。


        

警方这边有了车牌号和位置,排查难度大幅度降低。


        

刚赶到的薛秋问:“牛副队,怎么样?”


        

“你要相信咱们刑警队的同志!放心把,俩小姑娘肯定没事!”牛副队关键时刻也不嬉皮笑脸了,一张脸皮绷得紧紧的。


        

西城区福茂路离已经北城区很近了,牛志清嘴上说的好听,但他心里很清楚,现在的情况不容乐观,一旦面包车进入北城区,他们肯定……


        

薛秋心里着急,本就心里压着火,牛志清还跟他打官腔,一张温润的脸瞬间冷了下来,直言不讳道:“是不是快到北城区了?到了北城区是不是就不好找了?”


        

“……你也知道,北城区路况比较复杂,半边是富人区,半边是贫民区,大街小道交错纵横,中间还有一条城市要道,真是人又多路又乱,有些道路年久失修,不仅没有监控,路面也坑坑洼洼……”


        

牛志清被薛秋的眼神看的头皮发麻,卡


        

了一下壳,硬着头皮接着说:“那路像是随意乱修的,这里修一段,那里修一段,不熟路况的人把车开进去,一头撞进死胡同都是常有的事……当然了,就算进了北城区,我们一定会尽力搜查的!”


        

警方很快到达了福茂路,但司机男显然比他们更快,饶了几圈把临朔的人甩掉,一头扎进了北城区。


        

眼看着要抓到人,竟然在这鬼地方被溜着兜了一个小时圈子,兜到了将近下午一点。


        

“快!绿灯了!他刚才往左边拐的!”


        

开车的警察把车往左拐,开了没一分钟就见又是一个大十字路口,简直被这神奇的路况搞疯了。


        

“往北去了,等会儿绿灯再追,这里车太多了。”开车警察耳机里传来了指挥。


        

十分钟后再次跟丢了,可惜这次耳机里的声音告诉他,那司机男把车开进了没监控的地方,他调再多的监控也于事无补。


        

其实这已经不是第一次失去面包车的踪迹了,只不过这次像是彻底找不到了。


        

将近下午两点,薛秋再次把自动关机的手机开机——他那手机时不时就叮叮咚咚奏一曲,电话消息全挤一块齐齐找上了他,临出门充的那点电很快就耗光了。


        

打开通话记录,就看到临依给他留了言,点开就听到临依的声音从手机里穿了过来。


        

“喂?薛秋,你怎么不接电话!我现在很好,接下来的话别告诉我妈,她今天大喜的日子……可以告诉我哥,你们一起瞒着……”


        

她也知道自己机智的共享位置没派上用场:“……我再给你发个定位,我不知道我手机电量能撑多久,长话短说,我被一个叫云姐的女人和一个叫张鱼的女孩绑架了,我和方文瑶还有张鱼被交给了一个男司机,他开着一辆银色面包车把我们带到了一间房里……我不知道这是哪,房间里只有一张床和一幅画着向日葵的画……”


        

留音里临依沉默了一会儿说:“我把他砸晕了,砸的挺狠的不知道会不会出事……也不知道他有没有同伙,现在我把门反锁了,薛船主!你的船员小命即将不保,快来救驾!哦对了,那个云姐是别墅的厨娘……还有……我有点害怕,我好想吃你做的菜……好饿……”最后几句话声音小到几乎听不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