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转移

        

“可是……外面有人,他们好像、好像手里有刀!”张鱼听了临依的话,急了起来。


        

风微凉的穿过窗户,吹的三人齐齐打了个冷颤。


        

临依眼皮直跳,沉声问:“几个人?”


        

张鱼颤颤巍巍的伸出两个手指,道:“两个,手里都拿着这么长的棍子,棍子可以打开,里面是刀,我们进来的时候,有个人特意打开了吓唬我……”她比了下自己的胳膊,哼哼唧唧的眼看又要开始哭。


        

……拿管制刀具吓唬一个哭唧唧的女孩,简直坏出水了。


        

“砰砰”!


        

门口传来了拍门声,三人吓了一跳,出于生存本能,步伐出奇的一致,齐齐往后退了一步,想离门后带刀的歹徒远点。


        

都是没经历过这种事的女孩子,谁还不是个温室里的公主了,就连临依再怎么强装着,在带了刀的歹徒面前也怂的要退一步。


        

门外拍门的人还在喊:“老二?老二!你干什么呢?都半个小时了!你不会是看人小姑娘好看,起色心了吧……”


        

这人嗓音细细的,说话音调低的时候分明是个男人,拔高了让人分不清男女,柔柔的有股子柔媚劲儿,让人想起唱小曲儿的伶人。


        

方文瑶此时才意识到,自己正处于随时都能失去生命的险境中,也没闲心再去嘲笑临依一团糟的形象了。 首发网址https://m.qitxt.com


        

临依想的是这间房估计左右没什么人住,不然那人这么个喊法早就把人招来了。


        

三人大气不敢出,只盼着这位“伶人”赶紧滚,要是走两步摔死就更好了。


        

“伶人”喊了半天见没人应,门也不拍了,直接说:“老二!你想玩女人,那两个昏迷的随你玩!把那个爱哭鬼留给我!”


        

说完外边半天没有动静,应该是离开了,三人齐齐松了口气。


        

爱哭鬼张鱼:“……”


        

方文瑶“扑哧”笑了:“是不是这个人拿刀吓唬你?看来他还挺喜欢你。”


        

张鱼也不哭了,苦着个脸,一张脸红也不是白也不是,被这么个歹徒看上也不知到底该作何感想。


        

临依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直接来了招祸水东引:“看来这地上的男人也挺喜欢你。”


        

方文瑶一愣,想问你怎么知道。


        

可惜还没问出口,门口就又传来了动静,不知道怎么回事,那人三两下把外面的铁门打开了,里面的防盗门可能是有些棘手。


        

三个人心惊肉跳的盯着那门,张鱼直接捂着嘴缩到了临依背后,方文瑶也紧紧攥着临依的胳膊。


        

临依咽了口唾沫,又扫了一眼这个房间,这里实在是太干净了,除了那幅向日葵,就只有床了……


        

方文瑶说:“拿床堵门?”


        

张鱼人都快抖成帕金森综合症了,竟然还反驳说:“不、不行,这床太沉了……我们三个人根、根本推不动。”


        

床不行,剩下的就是那幅惨遭毒手的画了,临依突然想起,自己手里还捏着个小小的摄像头。


        

“这是支使他们绑架我们的人放的吗?”临依问。


        

“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情看它!”方文瑶简直服气。


        

“咔嚓”一声,门被人从外面打开了,呼啦啦的放鱼一样进来五六个人。


        

三人呆了,说好的只有两个人呢?


        

这一二三四五六……捅了绑匪窝了这是?!还一个个都拿着张鱼说的那种管制刀具!


        

要真是两个让还能搏一搏,这六个带刀歹徒往这一围,临依立刻变成了识时务者为俊杰的“俊杰”,举起双手做投降姿态,举手前不知出于什么心理,偷偷把摄像头揣进了兜里。


        

她大声道:“别伤害我们,想要什么都好商量,你们既然绑架我们,也就应该知道我们俩都是富小姐,有的是钱!”


        

为首的中年男人一张国字脸,左边眉毛上有一道疤,听到临依这番话,哈哈一笑,眉毛上的疤一动一动的,活像条毛毛虫。


        

刀疤男笑完说:“不愧是临家人,虎父无犬女,既然识相,就乖乖的跟兄弟们走,省的兄弟们手里的刀棍不长眼,伤了人就不好了。”


        

“你认识我爸爸?”临依有种不祥的预感。


        

刀疤男一指眉头上的刀口​,道:“看到这条疤了吗?你的好父亲砍的。”


        

说完还“呵呵​”笑了两声,看上去亲切的近乎慈祥。


        

临依感觉周身冷飕飕的,原来那条毛毛虫是她亲爸爸送给人家的!


        

印象里老好人亲爹竟然砍了人?怎么没把人砍死,临依心想这人难不成也铜皮铁骨。


        

“呵呵,看来你们关系很好哦。”临依搓搓手,一本正经的扯淡:“叔叔你们手里的棍子挺好看呀,一人一根?”


        

刀疤男冷哼一声,道:“别磨叽,再不出去我们可就动粗了!”


        

​“好好好,马上出去!”临依从善如流,身后缀着两条尾巴,乖乖的往外走。


        

房子外面没里面那么干净,看起来像是废弃的工厂,墙角还堆放着一些包装纸。


        

三个人被六个“带刀侍卫”围着带上了一辆车,车上还有刀疤男和被叫醒的老二,还有一个捂得严实的男人充当司机。


        

车子启动,方文瑶和张鱼坐在最后面安静如鸡,临依旁边坐着刀疤男。


        

临依不着痕迹的往车门边缩了缩,把手缩进口袋里:“叔叔,怎么称呼你?”


        

刀疤男手里把玩着那根表面是棍子,里面是刀的违法道具,听到临依套近乎,懒洋洋的抬了抬眼皮,道:“刀叔叔就行。”


        

“雕叔叔?”


        

刀疤男看临依一副没见识的样子,嗤笑一声,掂了掂手中的棍子,指这上面“刀”字:“刀!这个字!读‘diao’!年纪轻轻多看点书!”


        

临依:“……好的,雕叔。”


        

原来刀疤男真的姓“刀“,可惜读起来是“雕”。


        

薛秋把消息告诉了牛志清,自己一个人先到了临依发的定位地点。


        

是很大一个废弃工厂,厂房里面空荡荡的,只有一些墙角堆放着些废弃物,破旧的大门连锁都没有。


        

这里位置偏僻,只靠一个定位并不能找到临依所在的房间,但是路上没有车辙印,也没有脚印,总不能挨栋楼的翻吧?


        

薛秋站在离门口不远的门卫室旁,午后的太阳暖暖的,太阳光照在玻璃上反射进薛秋眼里。


        

有点刺眼,他条件反射的眯了眯眼,抬起手挡了下,一时没留神脚下,被绊了一下,抬起得手一巴掌按在了门卫室的玻璃上,“砰”的一声,也不知道这玻璃哪买的这么结实,安在这破破烂烂的厂房里,尽职尽责的挡着风雨,还要被人拍一巴掌。


        

薛秋手指动了动,擦掉玻璃上的灰尘,凑近了才看出来,这玻璃上竟然绘着这破厂子的地图!


        

根据临依的描述,肯定不是普通的员工住宿房,薛秋直接去了地图上标记的资本家专用休息室。


        

说是休息室,其实就是一栋三层的宿舍楼,只不过应该是给领导用的,装修的比较好,占地面积也大。


        

薛秋从一楼找起,大多都没有临依说的那么“干净”,一间一间翻过去,终于在楼走廊最末端,找到一间跟临依描述的一模一样。


        

只是地上还扔着绑人的绳子,人却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