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笔录

        

细雪飘飘,不一会儿,就为整个世界蒙上了一层薄薄的白纱。


        

开车的人年纪不大,正是热血上头的年纪,开着车频频从后视镜里偷看,眼看后面两人打情骂俏后,薛秋也不介绍一下他,整个人急得跟热锅上的蚂蚁一样。


        

他只好自己开了口:“嫂子,我叫薛景泽,你叫我景泽就行,”顿了顿有点兴奋的问,“你真的徒手夺了绑匪的刀?”


        

临依正在安静看窗外雪景,听到自己又被喊了一声嫂子,尴尬的直想翻下车去,谁知他下一句更劲爆。


        

不过细想一下,她好像还真的徒手夺了绑匪的刀,不过这也没什么可自豪的,谁想有这英勇事迹啊,在餐桌上品尝美食才是她的人生追求。


        

“谁瞎说的?我就是趁乱捡了把扔在地上的刀,捡了就交给警察了。”临依隐去了自己连踩带踹把刀疤男阴的嗷嗷惨叫的事,踢裆踩脚当时解气,但说出来总感觉……不太光彩。


        

薛景泽有些失望,随即又问:“我还听说……嫂子你用画框砸晕了一个绑匪?”


        

临依吃惊道:“谁跟你说的?”


        

他怎么连这种细节都知道?!


        

薛景泽有点为难,他手下转了转方向盘拐了个弯,才说:“不是我不想告诉你……那个姐姐不让我告诉别人她的名字……”


        

薛秋笑了笑说:“你在哪听到这些话的?什么时候知道的?地点时间总可以说吧?” 首发网址https://m.qitxt.com


        

薛景泽苦着个脸说:“堂哥,你这不是使诈吗?”


        

临依往手上哈了口气,替薛景泽解了围:“别问了。”


        

薛景泽刚松了口气,就听临依又开口了。


        

“我知道是谁,那天在破厂房里一共四个人,除了我就是绑匪、方文瑶、张鱼,张鱼不像是随便跟人大嘴巴的,是不是方文瑶说的?”


        

薛景泽满脸震惊,怎么这么快就破案了,当即不吭声了,老老实实的当起了开车司机。


        

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憋了一会儿,薛景泽就忍不住了,他神秘兮兮道:“嫂子,你知道吗?我听说那几个绑匪有奇怪的信仰,他们其中几个人在身上纹了奇怪的纹身……”


        

临依心里一突,想起了什么。


        

车辆平稳的行驶在铺了一层薄雪的道路上,轮胎碾过留下一道车辙。


        

到了地方,临依迷茫的眨了眨眼,她没看错吧,怎么把她带警局来了,脑子里瞬间闪过各种从小说里看来的阴谋诡计。


        

薛秋忍俊不禁道:“你脑袋瓜里想什么呢?带你做个笔录至于这么如临大敌吗?”


        

这么一起在大街上拿着火乍药威胁警方的案件,当然是要详细记录案件情况的,而临依作为绑架案的受害人,显然是逃不过到警局走一趟。


        

临依松了口气,揉了揉还有点发懵的脑袋,说:“你早说啊……吓我一跳,我能见老二一面吗?我有点事情想问他。”


        

脚踩着洁白的雪花,三个肩并肩走进了警局。


        

“什么事?是关于温穗的吗?”薛秋问。


        

临依一挑眉,模棱两可的说:“大概吧。”


        

一个女警察临依领进了一间办公室,还给了她一杯温水,态度称得上是温柔了。


        

女警察说:“你好,临小姐,我是负责做笔录的小倩,你可以跟我说一下当天的情况吗?”


        

临依回忆了一下说:“那天是我妈的婚礼,当时有一个张雪的服务员把一堆吃的倒我身上了,我早上没吃饭,随手从我身上的食物里拿了几个薄荷糖吃,然后就是去跟方文瑶一起换衣服的时候,路上被张鱼递过来的东西迷晕了——我没晕,方文瑶晕了,那薄荷糖太凉太苦了,我怀疑是解药。”


        

小倩说:“的确是,我们经过化验发现那的确能解迷/药,你当时既然有意识,为什么不求救呢?”


        

临依喝了口水,说:“我其实在我妈婚礼前两天见过我的闺蜜一面,是偶然遇见的,说了两句话就分开了,分开后我就感觉有人在跟踪我,而且我闺蜜……她叫温穗,她当时的样子很奇怪,看着就跟大病了一场似的……我跟她感情很好,我察觉到不对就报警了。”


        

小倩脸上闪过一丝不忍,她说:“临小姐,警方调查了温穗的身世,她是孤儿是吗?”


        

临依一愣,看着小倩的神情,有种不好的预感:“是……但是她绝对不是什么坏人!她大学的时候就开始经营自媒体账号了,她现在的一切绝对都是她靠才华挣来的……”


        

“临小姐,你别激动,我不是说这个,是温穗她……”小倩像是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硬生生的把话题拐回绑架案上:“临小姐,张鱼把你迷晕了之后呢?”


        

临依看小倩欲言又止,心里升起不好的预感,怔愣半晌,才接上刚才的话,说:“张鱼有帮手,张鱼叫其中一个云姐,她们把我和方文瑶装在箱子里运出了别墅,把我们交给了绑匪老二,老二给了云姐一袋子毒品,然后老二绕了几个小时把我们带到了破厂房里,房间里面只有一幅画和一张床……对了,那个监控器呢?”


        

小倩拿出手机,翻了翻照片,找到一张递到临依眼前,说:“你是说这个吗?”她有点激动,直接抓住了临依的手,“这个是非常重要的线索!临小姐,说实话,我挺佩服你们的,在那么危急的情况下还能那么冷静。”


        

临依被吓了一跳,说:“这个其实不是我看到的,是方文瑶捡的。”


        

小倩笑着说:“如果不是你急中生智用画框砸了绑匪,你们也不能发现这个,实话告诉你吧,临小姐,本来那几个绑匪还在往温穗身上泼脏水,但是这个监控器里记录不止有注射毒品的事,还有……”


        

小倩没有说还有什么,轻咳一声:“不好意思,我有点激动了,你接着说,带到厂房后怎么样了。”


        

临依把热水放到桌子上,说:“张鱼的情况你们应该也都知道了,她给我解开了绳子,但是老二很快去而复返,我逼不得已偷袭了他,把他砸晕了,然后我就报警了,但是很快被他们发现,带着我们要转移地点……哦,对了,他们应该是知道房间里有监控的,还说什么臭女人不让他碰我们……”


        

“你是说幕后有人在支使他们?”小倩问。


        

临依点点头:“张鱼说他给我和方文瑶拍了照,我猜是发给那个女人的,或者是发给温穗借此威胁她交出什么东西。”


        

总结下来,就是有人想得到温穗手里的一样东西,进而绑架了临依,以她来威胁温穗交出那样东西,绑匪的目的已经很明确了,如今温穗又失踪了,极有可能是临依口中的那个女人做的。


        

小倩点点头,沉思了一会说:“临小姐,你还有其他觉得可疑的事吗?”


        

临依摸了摸自己的脖子,上面还缠着绷带,但其实伤口并不深,这还是刀疤男被一群警察围着,狗急跳墙才划的。


        

她说:“幕后的人如果只是为了吓唬温穗,为什么会不让绑匪碰我?你不觉得很奇怪吗?连拍照摆姿势都要别人代替,她大可以让绑匪划伤我再拍照,或者干脆从我身上切点手指啊什么的……不是更吓人吗?”


        

小倩:“……”


        

这像是一个女孩子说出来的话吗?!


        

小倩震惊过后,发现她说的还挺有道理,心情复杂道:“你的怀疑的确是有道理的,但其实那个监控器里,还有温穗和其他几个女孩子被害的录像……”


        

她有点犹豫,“里面几个女孩子都被注射了毒品,根据录像来看,他们也没碰过其他女孩子,给被毕害人注射毒品的都是女性,注射完毒品,就把人转移了。”


        

温穗也被注射了毒品?!


        

如果不是她太过警觉,估计现在她也被注射毒品了。


        

可是他们图什么?报社吗?抓几个人回去注射毒品,注射完就运走?绑架人就为了让人染上毒品?